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想要真正成为泛人理守护协会的一份子,除了智慧、实力、决心之类的,还要有最重要的一点。

——对自身身为人类的认同和骄傲。

Shen Yi 认为,泛人理守护协会固然是以Savior 的身份,降临在这一个个没有他们就会毁灭的world 。

但是,这并非是施舍性的拯救,而是使命性的拯救。

以自身对人类身份的认同为前提,拯救一些值得拯救的同胞,也拯救拥有光明未来的人类文明。

所以,认同感十分的重要。

让武曌以这种深入的方式,来沉浸in this world ,与in this world 的人们相处,甚至是建立起羁绊,继而感受到拯救人理这一使命的伟大,这便是对武曌的教育过程。

顺便,再在这个过程之中,完成一些推动的任务。

而Shen Yi 真正的关注点。

并非是在“本土Savior ”团队的那边。

那些人自然是英雄,但即便没有他们,Shen Yi 也能够轻易而居的想到替代的方案,甚至能够做的更好,毕竟无论是制作解药,还是及时释放,对于他而言并非是什么难处。

但是——

另一面真正的战场,才是对in this world 的人们真正的考验。

考验他们是否能够拥有与绝望和末日斗争的勇气。

现在,接受考验的是屹立于人类顶端的超能力者。

那一个个或成熟、或稚嫩、或勇敢、或胆怯的能力者,已经站在了战场之前。

“不知道,这一场战斗会给他们带来希望,还是绝望。”Shen Yi 看着这一些超能力者,也忍不住轻声道。

“我觉得,应该是希望。”丁香开口道,“因为他们已经在绝望之中。”

“那是少部分。”Shen Yi 摇摇头,“多数人还以为这是一场能够胜利的战斗。”

没错,这场战斗,失败了。

那是先知看见的结果。

躺在病床上的先知,将这个结果告诉了最高会议,而年轻的苏姚,却将这个结果压in the heart ,谁也没有告诉,哪怕是最高会议,也没有将结果告诉所有即将参战的能力者们。

因为,如果知道了那令人绝望的未来,他们未必有勇气站在这里。

——团灭。

肯迪的确不负众望的打开了Space Crack ,所有人进入,甚至阻止了敌人进一步的投放毒素——这便是拯救那本应该死亡的十五亿人的原因。

但除了将十五亿人的死亡拖后这一个“insignificant ”的成功之外。

剩下的,只有惨败。

三位Level 5 的能力者,一百三十二位Level 3 和Level 4 的能力者,无一归还,甚至因为这悲惨的命运,就连先知,也不知道这缝隙中的战斗详情。

但不得不说。

在背负了百年的重担之后,背负压力的人类,迸发出了属于人类的光辉。

即便是知道这样的结果。

最高会议依然组织了这样的战斗。

哪怕只是让敌人稍稍有种“惊讶”,让他们看见被他们视为蝼蚁的人类的勇气,让人类不是obediently surrender 的等待死亡……就已经足够了。

没错,最高会议,就是这样想的。

想起那场绝望中的会议,纵然是Shen Yi ,也久违的涌现出些许热血。

有一种,“或许,这些人才是我拯救人类真正的意义所在”的感触。

“舰长,要开始了。”丁香轻柔的声音,打断了Shen Yi 的思绪。

“en. ”Shen Yi complied ,看着那些也逐渐紧张起来的warrior 们,slowly said ,“丁香,我曾经,一度对人类极为的失望过。”

丁香没有说话。

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做一个倾听者。

“膨胀的欲望、卑劣的自私、愚蠢的争斗、麻木的情感……任何你能够想象出来的人类的劣性,都不断的展现在我的面前,几乎浇灭了我所有的热血。”Shen Yi 的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讲述无关紧要的事情,“所以,我对待他们,是严苛的,如果再让我遇见这样的情况,我想,我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甩袖而去。”

Shen Yi 很清楚,自己的这种心态,也同样是人类的劣性之一。

其名为愤怒。

当自己的热血耗费在一群不值得付出的人身上,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会感到愤怒。

但是他不打算改正,因为他不想做无情的救世机器。

于是便有了协会的规则。

没有勇气面对末日、无法团结一心、愚昧且有自我毁灭倾向……

这样的人,不值得拯救。

这便是基于“创始人自身的愤怒”而建立的规则,在Shen Yi 看来,这恰恰是协会充满人性的标识。

但是——

Shen Yi 此刻却忽然明白了另一件事。

人形除了劣性,也同样拥有充满了光辉的一面。

而作为泛人理Guardian 的协会,理应继承这光辉。

“但是——”Shen Yi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面带微笑的发出了宣言,“热血既然会被劣性所浇灭,也同样应被光辉所燃烧,丁香,我现在,感觉到了久违的热血!”

看着人类在一片漆黑的world 里,奋力奔跑。

让Shen Yi 有种冲动。

有种撕碎黑暗,缔造rays of light 的冲动!

而此刻的这一场战斗,这就连先知都宣判的绝望的战斗,就将是第一束光开始的时刻!

“我已经准备好了,舰长。”丁香的声音中,也似乎带着些许的愉悦,那是和Shen Yi 一样的热血,或者说,那是因为Shen Yi 的愉悦而愉悦起来的心情。

也就是在此刻。

在悄无声息中,裂缝,打开了。

说裂缝,其实并不准确,因为没有切实的裂缝,甚至可以说,仅仅只是空间的波澜,不过是有什么东西跨越了空间,被投放在了这片大地上。

而带来的后果。

就是黑暗。

从最中心开始,一个接着一个人不断的倒下,这terrifying 的场面却没有带来怎么样的惊恐,因为人们甚至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就陷入了黑暗。

这一幕,无疑是异常terrifying 的。

武曌曾经在Immortal Monarch 给予的未来之中,看过这样terrifying 的一幕,但那又如何能有亲眼所见这样terrifying 。

上一秒还是喧哗的world ,人声鼎沸。

下一秒,在一片几乎同时出现的”pu 通”声之后,便陷入诡异的安静。

只剩下了自动播放的广告,和音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