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而在next moment ,就连这音乐,也没有了。

因为武曌他们的all around 已经开始扭曲,极为缓慢的泛起了涟漪。

那是楚义的能力。

建立一个以自身为中心的时间领域,在时间交错之处,建立强大的屏障,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末日求生社团之所以能够拯救world 的基础。

——拯救world 之前,先要能拯救自己!

“卢克,你感觉怎么样?”苏姚的声音将武曌从这变化之中拉回来。

武曌猛地看过去。

时间领域最初的时候,并没有将卢克包裹在内。

因为卢克的任务,是与毒素正面战斗。

他将会是毒素的载体。

而Level 4 的肉体强化异能,果然和ordinary person 不一样,此时的卢克已经进入到一个早已经准备就绪的封闭营养液之中。

他并没有陷入昏迷。

而是死死的睁大眼睛,浑身那犹如古希腊雕塑一般的肌肉都在散发着淡淡的rays of light 。

“还好!”他从牙齿缝之中挤出了这几个字,便不再说话。

这个毒素最先作用的,是人的神经,昏迷是第一反应,一旦陷入了昏迷,失去了意识,异能就不能很好的激发。

所以卢克要做的,就是与这毒素,与昏迷战斗。

这需要强大的体魄,以及强大的意志。

“马上注射一支AH-23!”秦青立刻下令,这位正太科学家此时的脸上满是严肃,“每过三十秒汇报一次意识百分比。”

“是!”回答他的是姬芬的一个Avatar 。

此时这一个被时间包裹着的领域内,已经布满了姬芬的Avatar ,她将会担任秦青的助手。

而楚义,则盘坐在地上,闭起眼睛,没有言语。

这对于他而言,也将会是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他必须要达到自己能够达到的极限,甚至是breakthrough 极限,因为每多出哪怕一秒钟的时间,都有可能在最终多拯救数十万人,乃至于several millions 人的生命。

接下来,对于他们而言,便是战斗的开始。

而另一边的战斗,也是在毒素开始被投放的霎那间,开启。

一个Level 4 的屏障能力者,以自己的力量给所有人建立了一个隔绝一切的屏障,保证所有人不会受到毒素扩散的侵害。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肯迪的身上。

要在这种甚至连裂缝都不是的细微的空间变化之中,找到另一边的空间坐标,这并not simple 。

但如果肯迪都无法做到,那the entire world ,也没有人能够做到。

此时的肯定,面色无比的terrifying ,甚至连呼吸都subconsciously 屏住,显然已经接近全力!

他讨厌压力,讨厌束缚。

但是此刻,他却承受着从未有过的,incomparable 的压力。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找到了!”肯定长长的松一口气,好像脱虚一样倒在了地上,额头和背脊早已经被汗水浸透,可脸上却带着得意笑容。

“打开!”文赤下令,“第一梯队准备就绪!”

“不要命令我!”肯迪一脸的倨傲,然后抬起手掌,fiercely 的一撕!

霎那间,一处涟漪出现在了屏障的面前。

这便是Space Crack 。

打开Space Crack 并不是说将空间完全撕开,而只是将其连通变薄,就好像将坚硬的镜面变成可以沉浸进去的湖面一样。

第一梯度的人,一个个离开了屏障,鱼贯而入。

他们都穿着完全密封的服装。

一来预防毒素,二来预防另一边无法呼吸。

“没有问题。”消息很快传来,“这里的空气成分和Earth 内的大气高度相似,重力有所不同,等等——这重力和月球高度相似!”

和月球高度相似?

文赤的eyes flashed 。

“能不能链接月球基地的信号?”

如今的月球表面,已经有好几家采矿公司。

起码有超过十万名工人在月球上长期居住。

如果能够链接月球基地的信号,那就可以确信,向人类发起灭族战争的存在,是隐藏在月球上。

“不,不能,我没有看见任何的光源,似乎是处于某个within cave ,目前也没有发现危险。”消息进一步的传来,却是否定。

文赤最终nodded ,没有再说什么。

月球上的大气也没有理由和Earth 高度相似。

可能只是重力类似的小行星,又或者是其它的什么地方。

总而言之——

那里,应该就是外星人藏身的地方。

“吸入空气,没有任何不良反应,这里的空气中没有毒素。”又是消息传来。

文赤并不意外,如果有毒素的话,那这里的很多人will not 进去,自然,也不会是先知看见那样。

他转过头,看着所有人。

这些,并非是全人类最强阵容,原本应该是的,然而,根据先知看见的结果,即便所有能力者集体进入,也不过是一样的结果。

最终,只选择了一部分。

这个配置,是能够中止毒素的投放,拯救十五亿人的最小参与数。

换句话说。

包括他自己在内,这里的所有人,都将用自己生命,来拖延十五亿人的死期,以及,向敌人宣告人类的复仇。

而大部分人还不知道这一点。

他们只知道,this time 要抱着死亡的觉悟,为了全人类的希望而战。

这也是最高会议的意思。

怀着希望而战,至少,他们能够在死亡的时候感受到自身的荣耀。

“所有人,出发!”

文赤最后,只说出了这一句话。

然后第一个踏入了那一片涟漪。

接下来是第二个,第三个……

一些人虽然恐惧,但是在接受这个任务的过程中,他们有很多次退出的机会,没有理由会at this time 退缩。

等到所有人进入之后。

正如先行部队的人所说的那样,这里,似乎是一个within cave ,能够看见凹凸不平,毫无人工痕迹的大片岩石。

但就在这一瞬间。

肯迪充满了恐惧的大叫声忽然传来。

“打不开了!打不开了!”

所有人subconsciously 的转过头。

那一处他们进来的空间涟漪,已经完全消失。

他们大概能猜到,是什么打不开了。

而此刻的Earth 上。

昆蒂娜依然坐在她的小店里,一头red 的长发没有像往常一样到处游走,而是无力的垂在身后。

“最后的时刻,他应该会无比怨恨我吧……”她忽然笑了起来,“果然,我没有做mother 的资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