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文赤想过很多种情况。

毕竟有先知的预言在先,无论是怎么样悲惨的情况will not 让他惊讶,甚至包括他们只是一出现,就敌人以未知的力量全部碾压。

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primordial 的山洞,无尽的insect ,疯狂的self-destruct 。

simply 没有见到敌人的模样,所有人就陷入到无法敌对的绝境之中。

更terrifying 的是。

这并非瞬间死亡,而是一点点的感受这份绝望。

“moved towards insect 少的地方突围!”文赤咬着牙齿,已经是念能力全开。

身为Level 5 能力者,给他一定的时间,甚至可以摧毁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仅仅只是这种程度,还不足以让他连挣扎的there’s no possibility 。

“那就向上!”那位感应系的能力者也十分果断,“我们的位置应该是在地下,向上突围,怎么也不至于……”

轰——!

巨大的爆炸声打断了他的话。

那是明亮的rays of light 。

携带着巨大的冲击性,fiercely 的撞向了屏障,然后猛地爆发开来。

屏障能力者猛地突出了a mouthful of blood ,直挺挺的到了下去。

只剩下了文赤一个人支撑起念能力屏障。

然后,明亮的rays of light 再次从黑暗之中爆发。

this time ,所有人都通过这一闪而逝的rays of light ,看见了rays of light 的来历。

那是一只无比巨大的insect ,形状就犹如beetle 一般,庞大的身躯被漆黑的铠甲包裹,而腹部的地方闪耀着明亮的rays of light ,猛地一吸,一团silver white 犹如闪电一样的rays of light 再次轰来,甚至将沿途的其余insect 、掉落下来的岩石、包括了这黑暗,全部消融。

文赤也犹如遭遇了重击一样。

“还有,还有很多!”感知系能力者的声音也开始有些颤抖,“这绝对不是自然诞生的生物!这种insect 的体内有一团蕴含巨大能量的能量核心!”

“所有人,集中火力,moved towards 上方杀过去!”文赤面无表情的下令。

包裹在所有人all around 的念动力发生了变化,变得犹如疯狂旋转的钻头,更是doing two things at the same time ,托起了所有人moved towards 上方不断的发起了充分。

而其余的人也纷纷展开了攻击。

雷电、火焰,寒冰……

除了这些较为常规的能力者,更是有能力者挥手就是one after another 炙热的光线,不断的摧毁着那些疯狂涌来的insect 。

哪怕this World 的灵能活跃极低,但是,高浓度的灵能依然赋予了他们强大的力量。

尤其是这些能力展现为offensive 的能力者。

每一击都能够释放着巨大的威能。

“个体的battle strength 都还是很不错的。”Shen Yi 低声道。

“毕竟this World 的灵能浓度也就是堪堪Level 6 ,理论上,Level 5 就是顶级的powerhouse 了。”丁香轻声道,然后摇摇头,“只可惜,技术上相差太大了……无论是生物技术,还是其它的技术。”

这些insect ,并非是所谓insect race 。

而是被制造出来的生物武器。

每一只insect 都进行了特定的改造,从基因再到身躯结构,而看看这种毫不在意的消耗方式,很显然,生产的成本极其低。

“文明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生产力会得到进一步释放,人海战术,并非是特定种族的特权。”Shen Yi 的眉梢微微皱起,“但是,拥有这种爆兵式生产力的文明,对于没有拥有这种力量的文明而言,是完全的碾压。”

这就好像一边装配一些铠甲长刀就已经是竭尽全力,而另一边大规模的生产无尽导弹,二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

even more how ,差距绝非仅仅如此。

文赤实际上,已经开始发现不对了。

他的念能力,托起所有人向上疯狂飞行,速度一点都不慢,此时飞行的高度,足以从地表到达外太空。

然而一切都没有变化。

依然是那个好像没有尽头一般的洞穴,甚至连不断涌来的insect 都没有甩开半点。

这些insect 的移动速度,明明比不过他。

再这样下去。

纵然他是Level 5 能力者,他的spirit strength 也坚持不了太久。

“不对!不对!”肯迪忽然大喊,表情带着难以控制的焦虑,“我们的空间坐标陷入了循环!只不过是周而复始的回到原处!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一个永远没有尽头的循环。”

文赤停下了飞行,如果是这样,他必须要节省体力。

屏障能力者还没有恢复过来,一旦他倒下了,所有的能力者顷刻间就会全死掉。

“有没有办法打破这个循环!”文赤看着肯迪。

“做不到!impossible 做得到!”肯定一脸的绝望,几乎要抓狂了一般的大喊,“这里的空间完全封闭,拥有无限的坐标,但是无论怎么样穿梭都只能够出现在这个空间中的某一处地方,这些insect 也是无限的!”

在肯迪的感知中,此刻的他们,就是在一个充满了镜子的房间里。

怎么样穿梭空间,也不过是从一个镜子里到达另一个镜子。

他从未有见过这样的空间。

而这也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如果真的是你所说的这样,那也只有你这位唯一的空间能力者能够解决。”文赤依然冷静的看着肯迪。

“该死!该死!我说了我做不到!我为什么要来!”这位年仅十四岁的少年捂着自己的头,无比的懊恼。

“你以为你不来,你就逃得了吗?”文赤猛地加大了声音,“你以为你的养母会愿意让你送死?看清楚,全人类的生命都将走向终结,包括你!肯迪!责任不是逃避就有用的,总有一些责任是你无法逃避!要么背负你的责任拼劲全力,要么就在无尽的绝望中死亡!我们都选择了前者,你也该醒醒了!”

all around 依然不断的传来爆炸声,每一道silver white 的rays of light 出现,文赤的身形都会晃动一下。

但他依然死死的盯着肯迪。

其余的所有人也都盯着肯迪。

无尽循环的空间,无尽的袭来的敌人,除了死亡之外看不见任何的probability ,而肯迪,就是此刻所有人唯一的希望,也是他自己唯一的希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