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reated The Salvation Organization Chapter 45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资源限制,其实是一个需要平衡的“模糊点”。

在其余的人看来,它代表着“拯救更多world ”。

毕竟,在面对着几乎无穷无尽的末日world 的情况下,无论是能够节省下多少资源,哪怕insignificant ,都可能会积攒出多拯救一个末日world 的资源出来。

但是,在Shen Yi 看来。

关键的平衡点,却在于收益的最大化。

即被拯救world 的数量,和被拯救世within the realm 获得的积分总量,二者结合的最大化成果。

这无疑是需要一个复杂的摸索阶段的。

而为了避免在以后出现问题不好调整,此刻的“教学”模式,Shen Yi 几乎是将资源限制在了一个比较严苛的程度。

之后或许会有所放松。

可是现在,楚义和蔺忆然,不得不面对着“极具挑战性”的任务。

“基本上可以排除从根本上解决冰河世纪这一点。”楚义沉默着说出这个结论,“那就只能从存活条件上出发。”

Divine Kingdom 内的褚林暗自nodded 。

this world 的灾难,和他的world ,何其相似。

都是基于生存环境大变而导致的人理灭绝。

这样的灾难,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让人们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之中活下来。

就像是他的world 所做的那样。

此时,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开始思索着一个又一个的办法。

居住到地底下,依靠着低热躲避冰河世纪。

建立能够抵抗寒风的城市。

建立防护屏障。

想办法提expert 类的抗寒能力。

…….

不单单是Divine Kingdom 内的人在思索,蔺忆然和楚义更是展开了详细的讨论,对着资源列表,基本上所有的probability 都拿了出来。

对比Shen Yi 当初lottery 的方式,他们现在的条件,无疑好得多。

毕竟所有“资源”,全部都被放在了面前。

要做的,无非就是从其中选择最低成本,最高成果的方式。

经过了三天时间的准备,他们终于做出了决定。

“建立地下城市!”蔺忆然若有所悟的说道,“想要消耗最低的资源,就需要将本地文明的潜力尽可能的发挥出来,动员所有人,在气温下降到无法抵抗之前,建立能够生存的地下城市,我们可以兑换对应的地下生存技术,再辅以对应的mystic 手段攻克难点。”

随着蔺忆然这一番话。

Divine Kingdom 内的一些人,也恍然大悟。

没错,这才是“节省资源”的前提条件下,作为一个特派员主要的思考方向。

——最大限度的动员本地文明。

“看来,你们都已经想到了。”Shen Yi slowly said ,“动员本地文明,不单单是为了节省资源,也是为了挖掘出整个文明的潜力,遭遇world 末日的,终究是他们,他们需要参与,需要从灾难之中历练,这并非是泛人理守护协会的规则,却是规则和理念延伸的结果。”

“so that’s how it is ……”褚林低声喃喃。

他想到了他的world 当初的那一段岁月。

他们不单单是被拯救者。

更是参与者,是自救者。

整个文明同样付出一切,并且在灾难之中reborn from the ashes ,才有了现在的海城纪元,海城文明,并且naked eye 可见的,将会拥有越来越光明的未来。

world 上,顾言他们的world ,昆蒂娜他们的world ,又何曾不是一样。

这条规则来自于Shen Yi 的“无力”,却在一个个world 的结果之中,被证实了“正确”。

最终成为泛人理守护协会的救世特点。

此刻,楚义和蔺忆然,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解决了食物的问题后,他们将所有的人,分散在了十个不同的区域,都是天然盆底,或者被高山包围,可以简单的挡住风暴。

然后开始全力的打造地下居所。

一直到两个月过去之后。

迎来了第一次的“交流期”。

回到Divine Kingdom 。

“我会按照命运,在特定的时间点,重返一次,大概只有十二个小时的时间。”Shen Yi 看着楚义和蔺忆然,“你们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选择你们需要的资源,如果有必要追加资源,也需要给出理由来证明这个文明有这个价值。”

这是流程的一部分。

“需要追加!”楚义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说道。

蔺忆然有些惊诧的看着他。

他们之前可没有这个讨论。

按照他们的计算,在规定资源范围内,就已经大概足够拯救百分之七十的人口。

“this world 的人民,有资格活下更多的人。”楚义打开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准备好的projection ,“他们中的大部分,没有接受过教育,没有多少知识、道德、在灾难的面前麻木且自私,并且很多人不够珍惜自己的生命。”

projection 上展现出一个个画面。

大多数,都是代表着穷苦人民的农民,而这也是这个时代之中的大部分人。

就如同楚义所说的一样。

有的人迷信并不听从安排,有的人为了一点insignificant 的利益而大打出手,残害他人,有的人被欺压而毫无反抗的意志,有的人更是安静的接受着死亡,死的犹如鸿毛一般……

这是时代的局限性,也是这个文明此刻的悲哀。

许多人在此刻都是面露不解。

因为楚义说的these all are 缺点。

但想要申请更多的资源,应该是要展现文明的价值。

不过没有人出声质问,因为他们清楚,楚义肯定还有话要说。

果然,楚义微微提高了语气。

“但是——他们的生命,也非常的廉价,廉价到只需要最低的,能够活下来的条件,就可以付出一切,心满意足的活下去!”

projection 的画面,出现了变化,开始展现人们领取到了一点点的粥米时候的渴望表情,展现他们在食物的激励下,亢奋的工作。

哪怕穿着根本不能抵御寒冷的衣服,吃着根本没办法吃饱的食物,做着根本没办法完成的工作。

仍然有相当多的人,心满意足。

仿佛只要能够活下来就足够了。

这样的画面,让一些人动容。

他们已经明白了楚义的意思。

同样都是一条生命,这些人活下来需要的条件,比其它很多world 的人,都少太多了。

——就真的只是或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