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reated The Salvation Organization Chapter 45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好在,Shen Yi 并没有强迫他们说出。

引出错误的回答,再给予反驳的方法虽然不错,但是,接下来只是传授经验的时期,而非强调重点,在场的都是能被称作精英的人类,并不需要太过繁复的传授。

“从进入工业化开始,文明就将在生产力带来的巨变之中,进入到一个真正的分流时期,塑造属于自己的特性。”

Shen Yi 缓缓的说道,每个人都极为认真的倾听者。

“自私、混乱、贪婪、高尚、团结……不但是不同的人类文明之间会开始产生价值和潜力上的分歧,就连同一个人类文明内的不同国家文明之间,也同样如此,诸如,有的文明因为信仰的问题,并不惧怕死亡,也没有反抗末日的勇气,这样的文明,如果你有能力进行引导、拯救,那自然更好,但是协会却不会耗费太多的资源……”

随着Shen Yi 的讲述,协会的观念和规则,逐渐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形成大概且模糊的印象。

特派员是拯救者,却只是人理拯救者。

他们带去希望,却不要求拯救所有人。

他们有引导的使命,但这个使命却是排在了人理守护之下,关乎“绩效”,无关“底线”。

当然,一些东西,仅仅依靠着Shen Yi 的讲述,并不足以清晰。

但留下个印象,也就足够了。

当真正作为特派员开始单独拯救world 的时候,接受的考验,和现在站在这里想象,将会完全不同,因为它原本就是一个充斥着黑暗、挣扎、道德、情感的复杂工作。

不过,在最后,一些人仍然明白了什么。

“会长。”昆蒂娜再次举起手,火red 的头发在身后subconsciously 的游走,标志着她内心情感的不稳定,“这样的world ,不再有被拯救人数的最低要求吗?”

面对着这个问题,Shen Yi 沉默了半响。

然后,吐出一个数字。

“两百万。”

“两百万?”昆蒂娜重复了一遍。

“这是能够inheritance 文明人理以及火种的最低人数,也是唯一的‘底线要求’。”Shen Yi 平静的replied ,“如果连这个要求都没有达到,将会被剥夺特派员身份,当然,只是达到这样的要求,也将面临着绩效低下的问题,评审的时候会是一个难看的业绩,将严重影响到特派员的晋升与成长,严重的仍然会被剥夺特派员身份。”

Shen Yi 虽然只是一副讲述规则,就事论事的语气。

但是,仍然引起了一片吸气声。

甚至一些人,连身躯都在颤抖。

让他们有这汇总表现的,并不是“剥夺特派员”身份这种后果。

而是“两百万”这个素质。

“只是两百万?”姬芬喃喃着低声道。

和六十亿对比起来,两百万这个数字,渺小到犹如沧海一粟。

如果这样的一个文明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两百万这个数字,那和真正的末日,又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也意味着。

哪怕一个文明,最终只剩下了两百万人,这在协会之中,也同样是可承受的。

协会不会出手支援,不会像古代文明那样,为‘百分之七十’这个承诺而兜底。

所以。

这份只剩下两百亿人的悲哀结局,将完全有特派员承担。

只是想到一个文明有可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面临着这样的结局,一些人就有种难言的惊恐,这才是他们颤栗的原因。

“拯救world ,并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Shen Yi 将每个人的反应都taking in the entire scene ,他的语气,也变得深邃起来,“哪怕只是lowest 的见习特派员,身上也肩负着一the entire world 的所有人类的未来,你们是协会的一部分,但是,因为你们的失败与无能造成的结果,协会不会为你们全部承担下来——没有足够的觉悟去承担这一切的人,便没有资格成为救世特派员。”

这并非是什么故意恐吓的话语。

而是Shen Yi 发自内心的声音。

更是他从自己的失败之中领悟的道理。

那就是——收起傲慢。

在最初意识到自己承担着拯救world 的使命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傲慢。

the entire world 的未来,无数人类的未来,都将在自己的手中。

savior ,多么崇高的身份。

可这份傲慢,并不是随随便便who 都能够承受的——无能的人,只能够承受着自己的无能带来的痛苦与灾难。

只有拥有了这样的觉悟。

特派员才能够在拯救world 的道路上走的根远,也更强大。

一些人真正明白了Shen Yi 的意思,一些人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态,一些人仍然满怀信心,也有一些人,因为没有信心而开始恐惧。

Shen Yi 并不指望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优秀特派员。

他们之中必然有人被淘汰,甚至可能会有人在拯救world 的过程之中,面临着崩溃。

但是,Shen Yi 已经将自己思想,自己的经验,自己的感悟,一点点的传递给了他们。

优秀者,将承担协会的重任。

失败者,也将承担失败后果。

给了他们一些world ,从这种徒然增大的压力之中缓过来。

Shen Yi 再次说道:

“那么,谁要成为this world 的见习特派员?仍然是两个人一组。”

this time ,并非是所有人都积极向前了。

很显然,有些人正在挣扎,正在退缩。

但也有人,向前一步,决心直面挑战。

昆蒂娜的表现是最亮眼的。

不但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太过强烈的反应,只是平静接受。

这也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毕竟,她原本就已经体会到了这种无力拯救,不得不带着整个人类文明,堕入灭绝深渊的绝望。

连毫无希望的责任,都已经承受过了。

这种拥有希望的责任,又有什么怕的。

“昆蒂娜,以及——”Shen Yi 的目光,放在了一个同样反应亮眼的人身上,“苏姚,现在任命你们为见习特派员,this world 的人理,就交给你们了。”

苏姚,同样拥有着强大的心理承受力。

如果说,在Shen Yi 的心中,这一些“学生”有着不同的成绩。

那么,昆蒂娜和苏姚,都是属于“尖子生”。

是特派员的Seeded Contestant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