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reated The Salvation Organization Chapter 45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苏姚大概没有想到会喊出她的名字,愣了一下,但转而兴奋了起来。

是真正的兴奋。

为自己能够有机会拯救一个world 而兴奋。

某种程度来说,苏姚早就将拯救world 视为“先知”的责任和使命,只是在她的world ,她没有这个能力,但是面对着这个新的world ,她想自己可以做到。

也必须做到。

两个人选好了自己第一批带入的资源,并不算多,但是十分的有用。

然后迈入了这个新的world 。

“虽然是上个世纪的风格,但是和能力者小镇好像。”苏姚兴致勃勃的打量着all around 。

无论是再大的压力,她总是能够像这样活泼的活着。

昆蒂娜自然清楚苏姚的性格。

毕竟能力者小镇就只有这么大,她在苏姚还只是小学生的时候,就认识了她。

“别耽误时间了。”昆蒂娜将苏姚从一个甜点屋之中拉出来,“看看未来吧。”

先知的力量对于拯救world 而言,非常有用。

他们可以节省大量的用来探查情报的时间。

甚至,先知的力量足够强大的话,可以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找到解决world 末日的办法。

“已经在看了。”苏姚玩归玩,可不会耽误了正事,她眨了眨眼睛,“一个典型的‘人祸’末日呢。”

“人祸?”昆蒂娜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我们之前的末日求生社团,对于这样的末日有足够的猜想,没有想到这里就遇到了一个。”苏姚的目光有些虚无,明显沉浸现在未来的画面之中。

“难道是zombie ?”昆蒂娜越发的好奇了,但是很快摇摇头,“zombie 病毒只是为了营造末日的紧张氛围而进行一定艺术加工的幻想,实际上不太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病毒,即便有,zombie 也impossible 在缺乏食物的情况下存活太久。”

让人类变成只被本能驱使的walking corpse ,这种病毒是可能实现的。

但除非空气传播,短时间内席卷全球。

否则并不足以毁灭全人类。

而苏姚果然摇头。

“并不是zombie 病毒,但也有一定类似,我看见的未来之中,充斥着战争、变异、崩溃,病毒传播,直至最后的灭亡……”

苏姚给昆蒂娜大概讲述了一下自己看见的未来。

她虽然是先知,并且经过了十几年的“预言师”超凡职业的cultivation ,但仍然不能够轻易的从River of Destiny 之中找到事件本质。

而只能够看见一些未来的景象。

首先是战争。

由wild ambition 的兰登王引发的“暗world ”战争,随后变本加厉,战争的幅度逐渐扩大,引发了某种特殊强化medicine 的滥用,再到最后,全面爆发的战争再加上某种病毒的爆发,渐渐毁灭了全人类。

就如同苏姚所说的那样。

堪称人类作死导致末日的典型。

“这样的话,解决掉兰登王……”

“没用的,我已经演算了这种变化下的未来。”苏姚摇摇头,“兰登王,也只是棋子而已,而且应该还是被人利用的那种,解决掉他,说服他,都不能改变人理灭绝的未来。”

“这就有些头痛了。”昆蒂娜拿出了一根女士香烟,点燃,缓缓的吐出,“这种人为的灾难,在一切还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前,将其扼杀在源头,应该是最高效的做法,我们不能放弃这种probability 。”

“我也是这样想的。”苏姚眯起眼睛,笑的像只Small Fox ,“作为先知,要是连一些躲在下水道的老鼠都揪不出来,也太失败了。”

她现在差不多明白,为什么会长会选择她了。

在this world 真正进入到末日之前,就是她的战场。

这样一想,整个人都fighting intent 昂扬起来。

“先找个地方,好好的收集一下this world 的情报,再结合命运,找到突破口。”苏姚拉着昆蒂娜,moved towards 某个一看就十分高档的酒店走去。

身份的问题,对于她们而言自然with no difficulty 。

而此刻,Divine Kingdom 内的众人,也差不多了解到this world 的情况。

人祸啊……

“人为产生的world 末日,在诸多的末日之中,其实比较常见。”又到了Shen Yi 的讲课时间,“在大基数下,出现一些inhuman 并且有能力的个例,要比出现各种意外的probability 更大,even more how ,人类本身无意间导致人理灭绝的probability 也不低,而面对着人祸型的灾难,苏姚和昆蒂娜的思路其实很正确,在一切发生之前解决掉少数人,要比直面灾难高效更多。”

Shen Yi 经历的第一个world ,其实也是属于人祸,这也是等到一切都变得一团糟的时候,他才知晓这一点。

而这种类型的末日,通常有高效解决的机会。

比如人祸型灾难最常见的病毒类,扩散前和扩散后的解决难度,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少人也暗自nodded 。

如果是他们的话,也会采取苏姚类似的思路。

因为这是很容易想到的。

“但是,别觉得人祸型就比较容易解决。”Shen Yi 忽然加重了语气,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有能力灭绝人理的,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往往是一the entire world 内最强大的存在,再加上主场优势,要是大意的话,说不定,会与the entire world 为敌。”

这也是Shen Yi 的惨痛经验。

一下子,一些表情原本还有些轻松的人,此时也变得严肃起来。

因为他们也意识到会长所说的那种后果。

真到了与world 为敌的那一刻,那几乎impossible 引导文明听从自己的安排行动,要么靠着资源强行解决,要么,就是彻底失败。

连带着,看着苏姚和昆蒂娜的目光都开始紧张起来。

这可是六十亿人的未来!

而此时的苏姚,就在酒店里面打开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充分的发挥人工智能的优势与自己的能力的优势,寻找着相关的信息。

最终,她的表情愈发的兴奋起来。

“找到了!”

一句话,顿时让昆蒂娜看了过去。

“找到突破口了?”昆蒂娜问道。

虽然昆蒂娜的性格更加沉稳,但是,this time 任务主要还是靠着苏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