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reated The Salvation Organization Chapter 45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这个小小的咖啡馆,已经被不止一波人盯住。

只是谁也没有探查清楚情况,更没有把握先行动手,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中。

这种平衡极为的脆弱。

很显然,苏姚和昆蒂娜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又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同寻常,直接将这种平衡打破,而那位清纯女仆的上级,更是要抓住这个机会,将表面上的这一点纱衣也完全揭开。

哪怕手心冒汗,但是,这位女特工知道自己没有选择。

她端着做好的咖啡,调整好心态。

“两位,你们的咖啡,请慢用。”

脸上依然是作为伪装色的清纯笑容,这份过于甜美的容颜,也是她能够从一众竞争者之中被选中进行二度强化的原因。

如果是和平时代,她大概能够轻松的当个明星,再不济也能找个高富帅嫁了。

可惜,this world 从来没有和平过。

脑海之中回想起了自己短暂的一生,就这样毫无killing intent ,毫无波澜的,在转身的最后一刻,出手了。

纤细的胳膊猛地threw away ,被强化后的身躯,在这thousand hammers, hundred refinements 的一击之下,甚至能够让指尖的速度在霎那间逼近一百二十公里each hour ,equivalent to 一辆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汽车。

再加上指尖皮肤上细微的毒刺。

她有充分的信心,哪怕是接受过第三次强化的特工,也难以在这个距离下挡住this move 。

而事实上,作为被她攻击的目标,昆蒂娜动也没动。

可仍然挡住了。

清纯女仆瞪圆了她那让人怜惜的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指尖上缠绕的一根头发丝。

即便是钢铁都有可能击穿的一击,竟然被一根头发丝挡住了?

哪怕是深处world 黑暗,知晓world 真相的特工,这个时候也陷入到极致的自我怀疑之中,甚至immediately 想要验证自己是不是unconsciously 之中受到了medicine 影响。

然而,昆蒂娜动了。

直接站起来,一只手抓住她的衣领,就像是丢块破布一样threw away 去。

peng sound 。

撞破了玻璃,直接砸在了一辆汽车上。

一下子,尖叫的声音四下响起。

咖啡馆之中的客人似乎是被这骇人的场面吓到了,一个个惊恐的四处逃窜。

“想要fish in troubled waters ?想法倒是不错。”昆蒂娜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手中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柄red 的长鞭,就和她的发色一模一样。

只是抖了抖胳膊。

长鞭就犹如拥有生命一样,轻易的卷起几个想要fish in troubled waters 的特工,然后一样甩飞出去。

最后更是卷起那个作为目标,穿着女仆装的少年,似乎想要拉到自己身边。

机会!

几个躲在暗处的人看见了机会,霎那间,三个人同时重踏大地,就犹如炮弹一样moved towards 二人冲来,速度明显超过人类极限,拳头上甚至爆发出清脆的空鸣声。

目标并不是昆蒂娜,而是坐着的苏姚。

哪怕一头猛虎在这里,也要含恨当场。

然而,在几人惊骇的目光之中,苏姚只是慢悠悠的晃动了一下身子,犹如未卜先知一样,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轻易的避开了每个人的攻击。

next moment 。

这几人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天旋地转,在猛地撞击在地面上。

已经是距离咖啡馆十几meter away 的距离。

“怎么回事?”

有躲在暗中的人已经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

这可是三个经受过三次强化后,仍然能够活下来的powerhouse !the entire world 也最多只有不到五百之数,面对三人在那种位置上的强攻,竟然能够这么轻易的解决?

“撤退!撤退!”

“查清楚these two people 的身份!”

“可恶,really strong 的过江龙。”

“盯紧了,不要让他们跑了!”

虽然说此刻已经有数把狙击枪瞄准了她们,但是目标人物就在她们的手中,无论是哪一方的势力,都不敢轻举妄动。

even more how 。

这么大的动静……

刺耳的警报声也at this time 响起,然后才是机车的rumbling sound ,十几个身穿半驱动装置Battle Armor ,骑着拉风机车的warrior 赶到。

兰登快速机动部队,简称LE。

虽然每一个人都只接受过一次强化,但是加上他们身上的Battle Armor ,以及本土优势,哪怕是三度强化的powerhouse 也只能撤退。

不过…….苏姚和昆蒂娜毫无反应。

难道这两个人是兰登国的人?

就在诸多人进行着各种各样的猜测的时候,昆蒂娜看这样仍然laughed 苏姚,知道这个丫头在等着她提问。

虽然觉得有些child 气,不过昆蒂娜并不在乎这点面子问题。

“接下来呢?你应该早有计划吧。”

“其实我一直在想……”

苏姚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看了眼外面正在cautiously 靠近的部队,那双清澈的大眼睛,似乎是眯起来一些。

“哪怕我们找到,并且解决掉了secret mastermind ,真的能够阻止this world 跌入深渊吗?”

“什么意思?”昆蒂娜也坐了下来。

她们此时的谈话,动用了一点超凡之力。

因此,其余人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

“你看看外面的那些人。”苏姚扬了扬下巴,“自从八十九年前,那位名叫菲尔德·爱尔柏塔的Academician ,从一众特殊植物之中提取出了被命名为菲尔德的特殊化合物,this world 的欲望,就走向了错误的方向。”

昆蒂娜也顺着她的视线,looked towards 了外面。

菲尔德,这个人,这种物质。

说是大自然的奇迹也好,是科技的命运也好,正如苏姚所说的那样,这种似乎是可以强化人体,解放生命极限的物质存在之后,this world 的欲望,就变了。

不再是追求着科技的发展,文明的发展。

而是追求着生命的极限,追求着超越同类的力量。

昆蒂娜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她已经知道自己之前那种不安,是来自于哪里了。

拿出一根香烟,仿佛嘴边,点燃,缓缓吸了一口。

再缓缓吐出,鲜艳的红唇slowly said :

“你是对的,解决掉secret mastermind 也无济于事,只要有这种错误欲望的存在,this world 的人们就不会停止对地狱的探索……他们最终仍然会被他们无法掌控的欲望毁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