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Don’t Want To Live Forever As An Eunuch Chapter 104

2023-07-16

  第104章 回京

  那是一只white 的狐狸。

  肚子上有着狰狞的伤口,大抵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伤了。

  没死。

  可要是没什么意外,也差不多是要凉了。

  狐狸啊……

  还是white 的。

  这的确是稀缺的种子。

  “以前看过电视,尤其是那些Strange Stories from a Chinese Studio 中,这狐狸可都得不得了的fortuitous encounter 。

  听说那狐狸精的体验感,更是直接拉满。

  怎么?

  会变人不?

  会勾引不?”

  Chen Luo 问着狐狸。

  狐狸一动没动……

  Chen Luo 觉得没趣。

  “救?还是不救?这是一个问题?要不烤着吃?”

  Small Fox 终于动了。

  挣扎了下。

  又没动静。

  “看来,还有点spiritual wisdom 啊!”

  Chen Luo laughed 。

  扒开它的尾巴,趁着没人瞄了一眼。

  “哦,母的啊,那就救下吧!”

  Chen Luo 对自己说着。

  其实,母的还是公的,没什么差别的。

  他只是一个Court Eunuch 而已。

  总impossible 连狐狸都不放过吧?

  自己又不是许仙和宁采臣……

  谁会那么变态?

  ……

  神授三十年。

  京都。

  Chen Luo 穿着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粗衣,站在京城城下。

  抬头看着那京都两字。

  心中颇有些感慨。

  “建武四年,咱家一身青衣北上,神授三十年,一身青衣已白……如今,却是过了三十四年……你知道,三十四年,意味着什么吗?”

  Chen Luo 回头问着背上的Little White 。

  Little White 抬着头,看了眼Chen Luo 。

  随即低头又躲入了背篓内。

  对于这些它没时间去懂。

  当然。

  若是给它拿上一条鱼,一块肉,Little White 的兴趣可能会更大。

  Chen Luo 觉得有些没趣。

  早知道当初就不救它了、

  一点也不配合自己。

  “从今天起,你改名叫小红吧!”

  背篓内传来了低声的吼音。

  Chen Luo 视若无睹。

  拒绝有什么用?

  小红这名字哪里不好?

  很好的好不!

  入了城。

  Chen Luo 看到了city wall 上的那六把剑。

  剑还在,可却已经逐渐腐朽……

  Chen Luo 还在上面看到了几朵菌子。

  “菌子?可以吃?”

  Chen Luo 眼睛有些亮。

  要不晚上过来摘了?

  涮火锅应该不错!

  【您重新踏上了熟悉的地方,您的心情变得格外的舒畅。

  心情愉悦度提高了。

  您的immortal dao 经验获得提升!

  EXP +100!

  您的自然之道获得提升。

  四艺获得了EXP +100!

  您的Formation Dao 获得了提升,

  您的Talisman Dao 获得了提升!

  EXP +100!

  PS:京都之地,National Fortune 之聚,万卷书,万里路,万千风景,三十四年旅途,风霜褪去,恭喜您有了不错的感悟!】

  system 声音出现。

  Chen Luo 吐了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数年前自己四艺早就进入了Level 9 。

  realm 也进入了5th layer 境。

  身上的attribute 最低的,便是Talisman Dao 和Formation Dao 。

  如今Formation Dao 顺利进入Level 8 ,而Talisman Dao 也进入Level 7 。

  这的确是不错的收获了。

  “好了,莫吵,回家了……”

  Chen Luo 对着身后的Little White 说着。

  Little White 伸出了脑袋。

  一双胖胖的爪子扒在背篓的檐上。

  歪着头、

  眼中有些迷茫。

  家?

  这个词,它有些不懂。

  Chen Luo 没解释……

  因为他实在没法对一只狐狸解释一个家的含义。

  有时候连他也都不明白。

  于是。

  这就更没法解释了。

  Chen Luo 远远的便看到Western District 的那一个院子。

  他以为这院前应该已满是落叶才是,结果,却并非。

  依旧干净。

  想来,是有人曾坚持的替自己清扫。

  但也就是门前。

  院子内……Chen Luo 已经不敢想。

  门前不远处那里不知什么时候竖起了一个stone tablet 。

  上书:百官下马,cultivator 禁空、

  这是神授帝下的令。

  以示对Reverent Eunuch 的尊敬。

  Chen Luo 看了下……

  slightly smiled 。

  推开院子。

  院中翠绿盎然……one after another Fruit Tree 恣意生长。

  小小的院子里。

  细数了下。

  有三十来株……

  原本趴在背篓中的Little White ,看到那满院子的果实,终在也按耐不住,窜了出去。

  跑到了一颗桃树上,抱着一颗桃子就吃了起来。

  “吃吃吃,幸好进来的时候卸了Formation ,要不就算这Formation 只是残缺,你也吃不完兜着走。”

  Chen Luo 对着Little White 鄙视道。

  这家伙,眼中只有吃的……

  都被自己养胖了、

  Little White 抱着一颗桃子,回头看了下Chen Luo ,又扭头。

  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那屁股就对着Chen Luo 。

  Chen Luo 也没在去管它。

  而是虚手一挥。

  院中飞出了数把剑……

  这剑是当初留下的formation eye 。

  时间有些长、

  加上这剑只是木剑,早以腐烂大半。

  连Formation 也已经漏洞百出。

  木剑刚落在手中,一阵风吹过,就已经成为了黄土……

  Chen Luo 微微楞了下。

  也没再说什么。

  顺手将院中的Formation 全撤了。

  自己已经回了来……这Formation ,也就不需要留着了。

  就是……

  “马丹,果然有蟊贼!”

  看着院子中多出的两三具尸体,Chen Luo 呸了一口。

  人心果然凶险。

  这就是本eunuch 有社恐的原因。

  自己如此单纯

  恐卖算啊!

  手一指。

  一股火焰顿时将骨头烧成了灰。

  火是灵火。

  是最为简单的一种spell 罢了。

  以Spiritual Qi 为引的小转换,毫无技术可言,无需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

  一阵风过来,最后那骨灰啥也没留下。

  坑也不用挖了。

  毕竟……

  废物是没营养的。

  Heaven and Earth 才是它的家。

  做完这一切,看着这若大的院子……Chen Luo 又是微微叹气。

  当初种树是种得很嗨。

  一颗接着一颗。

  桃树李子树橘子树杨梅树……

  杂七杂八全都有。

  还全是Fruit Tree 。

  现在好了……

  这满院子的落叶和杂草。

  “haha ~”

  Chen Luo 打了哈欠。

  睡觉吧……

  春困夏热。

  秋爽东寒。

  哪里还有比春天更适合睡觉的?

  自己刚回来,一路辛辛苦苦的。

  也是累了。

  那就……

  先睡个觉?

  搬出躺椅,拿出被子,盖在腿上。

  打个哈欠。

  紧了紧被子,闭上眼睛。

  微风吹过,带来果子的芬芳……这日子给钱,也不换了。

  【您打了哈欠,并紧了紧被子,温暖来袭,这是一个适合睡觉的天气。

  您隐隐约约有感Heaven and Earth 。

  immortal dao 经验+5!

  PS:虽不多,但睡觉,也是一种另类的cultivation ……】

  Chen Luo 表示赞同。

  他可不是睡觉。

  他只是在cultivation 而已……

  Little White 看了下Chen Luo ,继续吃着它的果子,或许吃得太多,还打了一个饱咳。

  “咳~~~”

  它好像有些羞涉了,偷偷看了下all around ,没人发现。

  继续拿出一颗桃子。

  啃一口。

  摸一圈肚子。

  继续吃……

  又摸一圈。

  想停,又舍不得。

  ……

  Chen Luo 回京的消息被知道了。

  第一个知道的是Great Zhou empress :武曌、

  Bright Gown Guard 来报。

  Reverent Eunuch Chen Luo 回京。

  武曌直接扔下了手中的奏折就出了imperial city ,直奔Western District 。

  只是她没进去。

  而是站在后院门那边等着。

  就好像一个child 一样……

  静静的等着。

  乖巧无比。

  萧天行也站在旁边。

  偶尔看了下那一位Emperor 。

  又看了下那院子。

  他有些敬佩……

  除天启朝之外,任何一个时代的帝王,面对Reverent Eunuch ,都是一个态度。

  恭敬。

  这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eunuch 不争。

  有人觉得他冷漠

  有人觉得他无情。

  甚至有人觉得他冷血。

  可实际上,就是因为他的不争,才使得Great Zhou 朝堂至今不乱。

  也是因为他的不争,他的存在、才使得不管人任何一个时代的帝王,对这京都,总有一分的敬畏存在。

  纵然是如今这满是cultivator 的时代也一样。

  无他……

  只因这有一人。

  他不争。

  也让这world ,需停缓下脚步。

  谁知道Reverent Eunuch ,什么时候愿意争上一争?

  如那一个入京被钉在city wall 上的immortal cultivator ?

  这一争……

  不就是另外一个结局了?

  “Your Majesty ,要不先回去?属下在这里等着,eunuch 他醒了,我就通知伱?”

  半个小时后。

  萧天行问着神授帝:

  “他还在休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

  神授帝shook the head :

  “等着!”

  她等了several decades 。

  又怎么会连这一会儿都等不了了。

  萧天行没再说话。

  ……

  Chen Luo 醒来的时候已经夕阳西斜。

  他fiercely 地伸展了个懒腰。

  这一觉,睡得真舒服……

  他已经忘记有多久没睡得这样踏实了。

  果然……

  “还是要在自己的家里睡得才踏实。”

  他撇了一圈院子。

  要是干净一些,那就更舒服了。

  Little White 跳了过来,站在Chen Luo 面前比手弄脚的。

  Chen Luo frowned 。

  looked towards 了门外。

  slightly nodded 。

  叹了气、

  站起来。

  推开了院门。

  那里……

  神授帝站在那里。

  她的目光和Chen Luo 的目光相对了起来。

  永乐二十年。

  Chen Luo 见到了她……那时候她七八岁。

  历经永乐,建武。

  人生已过百。

  Chen Luo 也终于再次见到她。

  此刻。

  她已不再是当初那不谙世事的little girl ,也不再是和她mother 一般,拉着自己的手,要自己将故事的小女孩。

  “见过Your Majesty ……”

  Chen Luo 道。

  他欲行礼。

  可神授帝错开了身体,不敢受:“eunuch ,何需这般生分?”

  神授帝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eunuch 莫非是忘了清溪村中的little girl 了不成?”

  Chen Luo said with a smile :“韶华易逝,光阴不退,但岁月的痕迹,却从不会后退,咱家自是记得。

  只是,当年的little girl ,已是empress 。

  一切,也都变了

  自己也该行礼的。”

  神授帝不说话。

  沉默着。

  Chen Luo 错开身体:“Your Majesty ,请!”

  院中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凉亭。

  神授帝也不介意,便就着落叶坐下。

  树上。

  Little White 偷偷瞄了一眼便不敢再瞄。

  这一个女人身上有一种让她不愿靠近的气息。

  Chen Luo 是不知道Little White 的内心的,要不便可以告诉它,这叫做National Fortune 之气……

  汇聚一国之气所在。

  虽无法抵挡Martial Artist 和cultivator 的攻击。

  可一些有灵之物,污秽之物却是最忌它。

  神授帝来这里其实没什么事情。

  就是见见Chen Luo 。

  以及问了Chen Luo 一些问题。

  问Chen Luo ……

  她做帝王,可比Martial Emperor Jian 好?

  可比永乐帝好?

  可比当初那一个Emperor Tianshou 好?

  Chen Luo nodded ……

  他不是傻子。

  人家皇帝问什么,你得说什么。

  这叫眼色。

  要不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当然。

  这也是Chen Luo 的实话。

  最少三十年神授皇朝,她给了Great Zhou 百姓安稳的三十年。

  Great Zhou 的National Fortune ,也从scarlet ,达到了yellow 的浓郁程度。

  那一只Vermilion Bird ,欲展翅高飞、

  这是前几代帝王都没做到的事情。

  除了这些。

  也就没说什么了、

  大抵,算是叙旧、

  她也知道,Chen Luo 不愿理会朝堂之事。

  故而能不说,也就不说了。

  算是给了Chen Luo 一个清净。

  夜深。

  Chen Luo 可不留宿。

  于是神授帝就回去了……

  看着这院子,Chen Luo 叹着气。

  “打扫一圈吧,最少屋内是要打扫了,要不今晚没得睡!”

  什么?

  睡了半天还睡?

  怎么?

  不睡等猝死??

  ……

  Reverent Eunuch 入京的消息一下子传开了。

  但并无多少人靠近这里。

  ordinary person 不敢靠近。

  有点身份的又不够资格。

  连Your Majesty 都要恭敬,你算什么?

  除了季云夫妇……

  还有圣后萧香凝。

  季云已经告老还乡。

  神授帝得到消息的时候是不同意的……可最后还是同意了。

  她很明白,当季云有这个打算的时候,继续强留下来,他的心就未必还在朝堂。

  索性……便同意了。

  Chen Luo 没时间招待他们。

  自己忙着打扫呢。

  拿起扫把。

  在院子扫一圈。

  落叶,灰尘……好像活了一样。

  不断的聚拢。

  有些省事。

  这便是打扫技能high level 的好处。

  【您打扫了一圈院子,院子变得干净了。

  打扫EXP 获得提升。

  EXP +50!

  PS:您,越来越熟练了!】

  Chen Luo 连看都懒得看。

  倒是……

  “你很闲?”

  他问着季云。

  季云立马秒懂,拉着媳妇,盛水……开始帮忙整理卫生。

  萧香凝挽起袖子。

  “你要做什么?”

  “帮忙!”

  “乖,别闹!”

  Chen Luo 连忙阻止。

  一国圣后,亲自帮自己打扫卫生?

  这因果……算了吧!

  Chen Luo 暂且没想和现在的Imperial Court 还有什么关系。

  求放过!

  萧香凝最终是没能下手的。

  站着也不是。

  回去也不是。

  最后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阳光落在她的身上,有些朦胧,斑驳……

  其实。

  她挺美的。

  Chen Luo 心中想着,最后连忙甩开这年头。

  “Chen Luo 啊Chen Luo ,你就是一个Court Eunuch ,你想什么呢?”

  “当初她还是brat 的时候,你还抱着她把过尿呢!”

  “禽兽!”

  “畜生!”

  “变态!”

  “呸!”

  于是,这一想,Chen Luo 又变得崇高了……

  他仿佛忘记了当年还想祸乱后宫。

  当然……

  至今他也还想。

  ……

  这几年来,朝堂不是很安稳。

  神授朝堂并没有什么能力特别突出的人才、

  这几年来,唯一算是比较有能力的,便是当今的丞相:黄维。

  可和张微正相比,还是不足了那么几分。

  好在……

  也算不错就是。

  因为有他在,神授帝也轻松了许多,至少一些事情也不用亲力亲为了。

  可惜了张微正……

  他于神授三年去世的。

  享年:92……

  算是此方world 高龄。

  Chen Luo 知道的时候有些可惜。

  他算是一个时代的Legendary 了……

  也是在Chen Luo 回京的第五天,他的院子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当然。

  这个不速之客Chen Luo 并不怎么想要见他。

   求月票,支持下,掉出榜当了难受……还有,其实大多不建议跳订的,因为章节大,somewhat 伏笔,加上进度比较快,真会少了很多信息的……

    

   

  (本章完)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