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异界有座城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禁区之外,Demon Race cultivator 云集。

能够参战的Divine King powerhouse ,如今已经全部到位,有Divine King 负责外围围堵,还有Divine King 深入禁区探查。

分工有序,目标明确。

各种情报信息,接连不断的传递而来。

为了获得此次胜利,Demon Race 阵营倾尽全力,势必要将几名衍天宗的Divine King 擒拿。

就算是无法擒获,也必须要想办法将其击杀,借机展示Demon Race 的强大手段。

Divine King Level 别的存在,关乎战争的胜负结局,如果遭受致命重创,甚至会导致战争提前完结。

Demon Race 一方的指挥官,翻看着汇集而来的情报信息,却face revealed a trace of 疑惑之色。

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搞清楚浩淼Immortal King 的真正目的,潜伏在衍天宗的高层人员,同样没有收集到有效的情报。

虽然心存顾虑,却并没有影响行动的展开,毕竟机会稍纵即逝。

战争便是如此,有一多半都是在赌博,谁都无法保证必然获胜。

只盼望此次顺利成功,能够对衍天宗造成重大打击,彻底扭转前期的不利局面。

四位Divine King powerhouse 的失踪,被Demon Race 阵营严密封锁,就是害怕军心士气受到影响。

衍天宗却大肆宣传,导致前线人心浮动,各种流言四下传播。

受到这件事情影响,Demon Race 的攻势不得不暂时放缓,由疯狂进攻转变为积极防御。

时间过去越久,事情造成的影响就越大,四名Divine King 的阵营下属渐渐失控。

所以this time 的战斗,势必要获得胜利,甚至可以不惜任何代价。

负责探查的四名Demon Race Divine King ,已经深入禁地,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

外围的cultivator 负责静等,一旦信号传来,就会立刻发动致命一击。

时间缓缓流逝,却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负责围堵的一些Demon Race cultivator ,变得焦躁不安,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仿佛会传染一般,不安的感觉迅速蔓延,最后连Divine King powerhouse 都觉察到了一丝异常。

“Not good !”

这是一种危机示警,意味着即将会有major event 发生,指挥官肯定不会掉以轻心。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预兆?”

指挥官极速推演,试图寻找不安的源头,却发现根本没办法得出准确判断。

正在暗自惊疑时,禁区却传来消息。

浩淼Immortal King 消失无踪,其余三名Divine King 也是如此,很可能已经从禁区逃离。

倘若真是如此,就意味着围堵计划彻底失败。

若是仔细探究分析,就会发现这件事情并not simple ,浩淼Immortal King 的真正目的,可能就是为了将Demon Race cultivator 们聚集于此。

指挥官心头一惊,倘若真是这样,衍天宗必然会有后续手段。

刚刚冒出这样的念头,警兆就变得越发强烈起来。

“这是……”

指挥官陡然转头,looked towards 远方的区域,面露无法掩饰的惊恐。

就在那个方向,他感受到了无比恐怖的气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靠近。

即便是Divine King cultivator ,也会感到心惊胆寒,由此可知对方有多么恐怖。

“so that’s how it is ……”

就在这in a flash ,Demon Race 指挥官恍然大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衍天宗的cultivator 设局,浩淼Immortal King 等四名Divine King 亲自做饵,将Demon Race 大军全部引诱过来。

然后又以特殊的手段,招惹来恐怖powerful existence ,从而实现mur­der a per­son with a bor­rowed knife 的目的。

“这帮该死的混蛋!”

Demon Race 指挥官roar ,心头越发surprised and angry 恐慌。

连他都感到恐惧不安,甚至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其他的Demon Race cultivator 又如何应对?

只是事已至此,再痛恨抱怨都没有用处,唯有尽快躲避这场危机。

别人死活且不管,自己必须保住命。

“at all costs ,立刻逃离此地!”

随着指挥官下达命令,原本严密如Copper Wall Iron Bastion 般的Demon Race cultivator 阵营,竟在in a flash 土崩瓦解。

所有的Demon Race cultivator ,moved towards 不同的方向狂奔,他们同样觉察到危险来临,根本impossible 留下来等死。

至于阻击拦截,纯粹是脑袋有坑。

像这种terrifying existence ,Divine King 都避之唯恐不及,他们又凭什么去拦截对抗?

再说这样的拦截对抗,又有什么意义可言?

跑跑跑!

此刻Demon Race cultivator 的心头,只有这么a single thought ,而且已经竭尽全力。

可是所有的Demon Race cultivator ,都小瞧了这terrifying existence 的速度,它或许追不上唐震,却未必追不上其他的Divine King 。

就听一声roar 传来,方圆数million li 的范围之内,无数Demon Race cultivator 化作团团浆液。

又是猛力一吸,浆液化作滚滚洪流,被那terrifying existence 不断吸入口中。

Demon Race 阵营遭遇重创,不知有多少的Demon Race cultivator ,化作这terrifying existence 的一口美食。

侥幸不死的Demon Race cultivator ,个个惊恐无比,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杀戮。

这些Demon Race 的精英cultivator ,足以针对一座高能位面发动入侵,如今却陨落的悄无声息。

何其可悲,何其倒霉!

即便是竭尽全力,拼了命的想要逃离,最终却也只是徒劳。

想必在before death ,心头必定怨念冲天。

那些Demon Race 的Divine King cultivator ,倒是侥幸逃过一劫,却并不意味着危机已经结束。

原来就in this brief moment ,terrifying existence 已经将他们锁定,并且展开了疯狂追击。

恐怖而变态的速度,让Demon Race Divine King 们恐惧不已,竭尽全力的试图逃离。

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情况远比想象中的更加terrifying ,自己竟然陷入了terrifying existence 构建的特殊Divine Realm 。

无论如何逃窜,terrifying existence 总在身后位置,一路上穷追不舍。

期间稍有松懈,就会被那terrifying existence 追上来,然后再一口吞噬。

若是速度太慢,又落入这terrifying existence 的Divine Realm ,必定会落得一个悲剧的下场。

很快就有一声惨叫传来,一名Demon Race 的Divine King powerhouse ,成为了terrifying existence 的口中美食。

Demon Race Divine King 们心头惊恐,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离奇失踪的四名Demon Race Divine King ,是不是也被terrifying existence 一口吞噬?

否则impossible 突然消失,始终都杳无音讯。

再想到两次事件当中,都有浩淼Immortal King 的参与,Demon Race Divine King 们越发确认了这种猜测。

这个混蛋捡到了便宜,成功的坑害了四名Divine King powerhouse ,this time 又选择故伎重施。

越想越是可能,心头不禁恨意滔天,恨不得将浩淼Immortal King 碎尸万段。

同时他们也注意到,在这片Divine Realm 当中,还有一道陌生的silhouette 。

此前那terrifying existence ,就是追逐这道silhouette ,有极大的可能是衍天宗cultivator 。

冒死充当诱饵,将terrifying existence 引到禁地,再mur­der a per­son with a bor­rowed knife 的展开攻击。

此时果真如此,就比浩淼Immortal King 更加可恶。

只是mysterious person 的速度奇怪无比,terrifying existence simply 追不上,此刻的状态非常安全。

甚至时不时的停下,恶意拦截Demon Race Divine King ,让他们更容易被terrifying existence 追上。

“莫让old man 得到机会,否则必然将你碎尸万段!”

一名Divine King powerhouse roar ,被mysterious person 气的七窍生烟。

若不是此刻疲于逃命,Demon Race Divine King 们必定要出手攻击,让这mysterious person 付出惨烈的代价。

就在Demon Race Divine King 相互联络,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时,凄厉的roar 声再次传来。

又有一名Demon Race Divine King 遇难,被那terrifying existence 追上来,然后一口吞进了肚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