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异界有座城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连续陨落两名Divine King ,这已经是极大的损失,任何一个cultivation 组织都承受不起。

Demon Race 纵然凶悍,依旧不能拿Divine King 当做儿戏,毕竟这是最high level 别的battle strength ,维持阵营稳定的主要根基。

损失任何一位Divine King ,都可能导致根基不稳。

不要拿wizard world 做比较。那是一场真正的灭绝之战,出现再惨烈的损失也毫不奇怪。

双方参战的Divine King powerhouse ,总数已经超过了六百位,而且是全部参与了一线作战。

衍天宗和Demon Race 的战争却不一样,这只是一场利益之争,战争进行到最后一刻,Divine King powerhouse 都未必会亲自上场。

就算是上场厮杀,也会在可控的范围之内,轻易不会出现以命换命的情况。

没有任何一位Divine King powerhouse ,会如此的无脑莽撞,在没必要的情况下付出牺牲。

可能是战争at first ,Demon Race 表现的太过强势,才会导致情况渐渐失控。

唐震意外参与战争,四名Demon Race Divine King 遭到镇压,才是一切矛盾激化的开始。

利用Innate Divine King 发动突袭,则是唐震出于自保的对策,自从镇压了Demon Race Divine King ,他和Demon Race 就已经处于对立面。

对于衍天宗来说,唐震的这一项计划,却是极为难得的翻盘机会。

只要有获胜的机会,衍天宗就愿意赌上一把。

执行计划的时候,浩淼Immortal King 也是在赌博,并不认为能够达到预期效果。

若是能够干掉一名Divine King ,这笔生意便稳赚不赔,若是多干掉几个,那就是大赚特赚。

四名Demon Race Divine King 被镇压,若是再有几名被干掉,Demon Race 的根基必然会严重受损。

就算衍天宗什么都不做,Demon Race 也必然会陷入内乱,为了利益争斗而厮杀不休。

除了唐震之外,simply 没人想到,Divine King powerhouse 会被如此轻易的被灭杀。

连续两名Divine King 陨落,彻底刺痛了Demon Race 的神经,意识到了这场灾难的terrifying 。

若是不竭尽全力求生存,被这terrifying existence 锁定的Demon Race cultivator ,一个都别想活着逃离。

打肯定是打不过,这是恐怖的Innate Spiritual God ,实力与太Ancient God 王不相上下,普通的Divine King 根本不是对手。

想要化解危机,势必要same level 的存在出手,也就是Immemorial Divine King Level 别的powerhouse 。

在Demon Race 的阵营中,确实有太Ancient God 王存在,却已经许久不同现身。

即便是几十万年之前,双方阵营杀得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Demon Race 的太Ancient God 王也视若不见。

只因那一场战争,并不会伤及Demon Race 根本。

但是this time ,却遭遇了变故,碰上了真正的灭族危机。

四名Demon Race Divine King 失踪,有极大的可能已经遇害,还有两名Divine King 当众陨落。

六名Divine King 的损失,真正伤及了Demon Race 的筋骨命脉,没有几十万年的时间,怕是根本无法恢复过来。

如果不能控制损失,而是任由情况继续恶化,Demon Race 当真是前途堪忧。

就算这次战争侥幸不灭,可接下来还要面对无数仇敌的报复,必定是一波接着一波。

除非真的能够远遁天涯,否则亡族灭种是迟早的事情。

这一刻,Demon Race 的众Divine King 诚心祷告,请求太Ancient God 王出手相助。

就在同一时间,又有一名Demon Race Divine King 被Innate Spiritual God 锁定,一口咬掉了半截神躯。

“I am not willing to !”

负伤的Divine King roar ,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愈发悲切的嘶声呼唤,恳求算是先祖的太Ancient God 王出手救援。

或许是感受到了彻骨悲切,又或者知晓这确实是灭族浩劫,众Divine King 的呼唤终于有了回应。

“哪里来的畜生,竟然敢在这里impudent !”

无比苍老的声音,从虚空深处激荡而来,紧接着就见一只巨手appear out of thin air 。

这是一只斑驳的巨手,表面覆盖着碎石尘埃,仿佛从地底的最深处探出地面。

带着无法形容的荒古气息,fiercely 的拍在Innate Spiritual God 的背上,紧接着就是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般的巨响。

“roar! ”

Innate Spiritual God 发出roar ,显然是被this slap 打得不轻,同时也变得越发愤怒。

这里有着太多的美食,让Innate Spiritual God 垂涎欲滴,想要全部吞噬下去。

却偏偏有那讨厌的家伙,跳出来进行阻挠,甚至还将自己一巴掌打伤。

这亏不能白吃,必须要报复回来。

Innate Spiritual God 发出roar ,Divine Realm 锁定了苍老巨手,恐怖的大嘴fiercely 一咬。

“ka-cha !”

仿佛Heaven and Earth 崩裂,巨手猛的一抖,顷刻之间表面布满了裂纹。

尘土和碎石仿Buddha Mountain 崩,接连不断的滚落下来,又在掉落的过程中化作滚烫lava 。

lava 又汇成滚滚洪流,被Innate Spiritual God 吸入口中。

“连old man 的神之本源都敢吃,你倒是不怕坏肚子!”

又coldly snorted 传来,正是那巨手的主人,Demon Race 的太Ancient God 王。

就在同一时间,巨手化作拳头,接连不断的猛砸下来。

每一拳,都裹挟着规则的力量,砸得Innate Spiritual God 怪叫连连。

“我让你吃,让你吃,无论吃多少,都给我乖乖的吐出来!”

声音中带着恼火,还有无法言说的霸道,确定就是Demon Race 的行事风格。

谁都别想占Demon Race 的便宜,若是给Demon Race 造成伤害,就必须要十倍百倍的讨回。

既然Demon Race 的后辈cultivator ,感觉受到了欺负,就替他们将公道讨回。

从来只有Demon Race 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Demon Race 的道理。

被恐怖的拳头一通狂砸,Innate Divine King 不停roar ,尝试着进行反攻。

只是这样的Innate 存在,虽然有着诸多的优势,却无法与一步步进阶提升的cultivator mention on equal terms 。

Innate Spiritual God 的先期优势极大,可是越到后期,彼此之间的差距就越小。

等到晋升为Divine King 之后,比拼的就是规则力量的掌控,这偏偏就是Innate Spiritual God 的弱势。

Innate Spiritual God 对于规则力量的掌控,全部源自于bloodline 中的divine ability inheritance ,或许会有mutation 的情况发生,但是万变不离其宗。

cultivator 却不一样,自身所拥有的一切,全部都是通过努力获取。

对于规则力量的运用掌控,远远超过了Innate Spiritual God ,如果不是比拼神之本源的储备,cultivator 必定会稳胜Innate Spiritual God 。

此刻的太Ancient God 王交锋,就是最经典的例子,Demon Race 的太Ancient God 王仅用一只手,就打得Innate Spiritual God 叫苦不迭。

原本还想着吞噬报复,现在却尝尽了苦头,只想尽快的逃离此地。

若是再不逃走,面对这只巨手的锤击,很有可能会被砸成肉泥。

在巨手的一痛狂炸之下,Innate Spiritual God 吞噬的两名Demon Race Divine King ,也被不情不愿的吐了出来。

虽然已经萎靡不振,可终究是保住了性命,休养几万年的时间,或许就能重新恢复Peak 状态。

Innate Spiritual God 这样做,其实就是一种认输妥协。

释放了被吞噬的Demon Race Divine King ,双方之间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他也可以从容撤离。

若是Demon Race 不守承诺,Innate Divine King 也会拼命,at worst 来一个both sides suff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