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 City An Another World Chapter 401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作为神城的铁杆支持者,无论有任何商品出售,佰骥都会immediately 购买。

若是统计交易量,佰骥也必定名列第一。

用异族的性命,换取海量的战争物资,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

所以这段时间,佰骥变得异常活跃,频频主动灭杀异族。

甚至跑到其他防区,友情帮助杀敌,完全不需要报酬,只会带走异族的尸体。

灵活凶狠的战术,打得异族completely unprepared ,过去时不时的骚扰边关,现在却竟然疲于防御。

有cultivator 提出反对意见,认为这样的战术并不合理,很有可能会刺激异族,导致对方展开疯狂报复。

对于这样的言论,佰骥根本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甚至还会破口大骂一番。

涉及理念之争,佰骥从来不会客气。

他就是要杀异族,杀的the more the better ,如此才能让敌人心惊胆寒,才能让手下的cultivator 越来越强悍。

terrified and over-cautious ,对于异族妥协的家伙,佰骥从来都看不起。

带着刚刚获得的物资,佰骥重新返回边关,却发现cultivator 们早就翘首以盼。

每次主帅前去交易,都会带来海量的物资,关于神城的事情也在边关传开。

这次斩敌几十万,算是少有的一次大胜,必然能够获得海量的物资。

对于佰骥此行,cultivator 们期盼无比,都想知道换回了什么东西。

当此行交易的物资,释放并堆满边关广场时,围观cultivator 们全都陷入震惊状态。

他们确实没有想到,从异族尸体上采集的器官,竟然能够炼制如此之多的东西。

护甲,兵器,medicine pill ,灵符……

还有战争傀儡,巨型war chariot ,简直是废物利用,而且还是利用到极致的状态。

就算是难以收集的宝贵材料,经过精心炼制之后,也未必能够达到这般效果。

这让cultivator 们开心又难受,didn’t expect 恨之入骨的仇敌,竟然还能够转化为万能的cultivation 物资。

不过这样更好,将异族斩杀之后,就能够创造更大的价值。

在unconsciously 间,cultivator 们的心态发生转变,将原本视为生死大敌的异族,当成了一种价值昂贵的猎物。

这种心态的转变,其实相当了不得,让Human Race 从苦大仇深的迫害者,转变成为穷凶极恶的hunter 。

Dark Forest 中,唯有killer 长存。

原本在异族眼中,Human Race 是斩杀吞噬的猎物,这才会疯狂的发动攻击,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占领Human Race 的地盘,再将Human Race 当作食物,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是随着神城的出现,这种局面得到了扭转,异族成为了更high level 的战争资源。

当Human Race 成为猎杀者,将异族当做捕猎对象时,混乱时空的局势也将会发生扭转。

这就是神城的真正功劳,只是短时间内无法显现,但是起到的作用却越发明显。

佰骥心里却很清楚,因为手下cultivator 的精神面貌,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转变。

当他们兑换某种装备,却发现战功不足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多杀一些异族。

异族在他们眼中,已经不再是terrifying 的敌人,还是等同于金钱战功的一种item 。

不再像过去那样,麻木的抵抗异族侵袭,直到死亡降临为止。

军心可用,最佳的时机已经降临,接下来就要看如何操作。

佰骥的目光,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那里有他所期待的一切。

短短的时间里,装备物资就分发下去,全军的面貌焕然一新。

眼看士气高昂,佰骥适时公布了自己的计划。

他要趁着兵强马壮,再次深入异族的腹地进行sneak attack ,而且这次的斩杀数量要突破百万。

只要计划能够成功,他就有把握打造出一支超强Legion ,并且由原本的积极防御转换为主动进攻。

身为一名warrior ,最大的荣耀就是开疆拓土,用敌人的鲜血铸就丰功伟业。

听到主帅的计划,numerous cultivators 齐声欢呼,显然是早就心怀期待。

这些Human Race cultivator ,已经在悄然间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

由原本的厌战惧战,不得不战,转换成为渴望战争,向往战争,仿佛如饥似渴的猛虎饿狼。

他们不知道楼城cultivator ,否则一定会发现,双方之间有着太多的共同点。

兵贵神速,迟则生变,只用短短的时间,大军就已经出关征战。

因为行动隐秘快捷,敌人impossible 发现踪迹,只用了短短的时间,就抵达了一处异族城市。

这座城市归属幽狼异族,因为建造在边关区域,所以一直都在骚扰Human Race 边关,试图占领Human Race 的领地。

因为clansman 数量较少,又被强大异族刻意安排到边境区域,幽狼族就成为了攻击Human Race 的先头兵。

对于幽狼族,边关cultivator 们恨之入骨,巴不得将他们全部屠灭。

只是过去的Human Race ,只能苦守边关,simply 没有机会进行报复。

但是这次不同,Human Race 兵强马壮,必然要让幽狼族付出惨痛代价。

不杀个人头滚滚,绝对不会撤兵。

佰骥尤其如此,眼中murderous aura 十足,这一天他等待许久,如今终于得偿所愿。

“弟兄们,跟我杀!”

伴随着一声嘶吼,Human Race cultivator 如同开闸的洪水,in a flash 涌入幽狼族的city 。

就听哀嚎声四起,沿途所遇的幽狼clansman ,被Human Race cultivator 接连不断的屠灭砍杀。

烟火四起,遍地横尸,幽狼clansman 遭遇了灭顶之灾。

in the past 的日子,一直都是他们主动进犯Human Race ,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Human Race cultivator 会杀入到他们的老巢当中。

The Dog acts fierce when his Master is present 最凶残,却也最怕被抄老窝,一旦沦为丧家犬,必定魂飞胆丧苦不堪。

这一刻的幽狼clansman ,面对凶神恶煞的Human Race cultivator ,simply 没有招架之力。

族中倒是也有powerhouse ,却被佰骥等cultivator 死死压制,并且被接连不断的斩杀。

从神城获得的武器装备,在战争中发挥出了极大的效果,让Human Race cultivator 化作一群战场屠夫。

在不断杀戮的同时,还专门有一批cultivator ,负责收集异族的尸体。

在这些Human Race cultivator 眼中,异族尸体都是宝贵的财富,必须要全部收起,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遗漏。

战争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主要胜在心理压力。

当看到用异族尸体打造,拥有着terrifying 杀伤效果的战争装备时,幽狼clansman 陷入了崩溃状态。

他们竭尽全力,与这些战争兵器对抗,最终却被with no difficulty 的斩杀。

这样的死法,当真是可悲可笑,却又偏偏没的选择。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持续的时间并没有太久,当Human Race cultivator 撤离的时候,幽狼族的城市已经被fire sea 笼罩。

没过多长时间,成群的异族cultivator 便齐聚而来,却只看到了一片废墟。

偌大的一座城市,没有一个活口留下,甚至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看到。

城中的狼神庙,这是幽狼族的信仰之所,同样被大火burn to ashes 。

狰狞的幽狼Divine Idol ,已经被一刀砍掉了脑袋,同时在躯体上面刻下一行字。

犯我Human Race ,no matter how far away you are you will certainly be punished ,昔为鱼肉,今化刀俎。

斩尽万千异畜头,换我Human Race 江山秀,今日只是试刀锋,明朝必将血河流。

在幽狼神的头颅上面,有一个大大的“殺”字,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心惊胆颤。

闻讯赶来的异族cultivator ,这一刻面色阴沉如水,看着化作灰烬的幽狼部落,心头升起了一丝不妙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