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Pokemon world 当Pokémon Day Care Boss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最后压轴的是一只azure Aptitude 的Ralts ,Ralts 的图片一出现在在大屏幕上,auction 现场的气氛就被点燃了。

本来Yuzu 也想掺一脚的,但竞争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最后只得无奈放弃,反正他的Ecology Park 里不缺这么一只Ralts ,没必要跟人争的头破血流。

Normal 的Pokémon Day Care 还很少会把azure Aptitude 的Pokemon 放在on the surface 销售,要么直接内部私下消化了,要么就被送到了auction 上,总之average person 要是没门道,想要买到一只azure Aptitude Pokemon 并不容易。

况且如今出现的还是Ralts 这么稀有的Pokemon ,谁不想要一只Gardevoir 呢。

这次auction 上出现的Ralts 是雌性,进化成Gallade 是impossible 了,但进化成Gardevoir 正正好。

众人竞争Ralts 的势头非常激烈,最后这只Ralts 被人以九百五十万的高价拍走了,这个价格对Normal azure Aptitude 的Pokemon 肯定是贵了的,但如果对象是将Ralts ,贵这么一点不算过分。

这场auction 结束的时候,天都快黑了,Auction House 的人在auction 一结束就把Yuzu 和Mayor Ishida 拍下的东西送来了,Yuzu 和Mayor Ishida 则直接在侍者那里刷卡付款。

结完账以后,阿亮就帮着Yuzu 和Mayor Ishida 把东西提上,打算送两人回去。

走到auction 大厅的时候,Yuzu 就见细川洋带着阿江迎面走来,他看见Yuzu 后,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颜:“Gym Leader Shimizu 这是要走了吗?我送送您吧。”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忽略了Mayor Ishida ,不过Mayor Ishida 阅历丰富,who 没见过?所以并不把这种低端的Taunt 放在眼里。

Yuzu hearing this 摆摆手道:“不用麻烦细川副行长了,阿亮送我们就行了。”

细川洋laughed 道:“那您慢走。”说完却暗中瞪了阿亮一眼,让阿亮头皮直发麻。

回到家之后,Yuzu 先在Audino 的安排下吃了晚餐,然后then went Ecology Park 。

他把Throh 和Sawk 安置在了主园,那里生活着和它们同是Fighting Pokemon 的Meditite 和Medicham ,彼此可以互相切磋,而且它们的蛋组相同,彼此繁衍后代也方便。

要是Throh 和Sawk 看不上Medicham ,还可以追求漂亮性感的Lopunny ,Lopunny 的蛋组里也有人型。

Throh 和Sawk 的性格似乎有点认真,到了一个新环境后,举止很拘束,好在Meditite 和Medicham 它们很友好,所以它们适应的还不错。

Yuzu 叫Throh 和Sawk 没问题后,就带着auction 让上拍到的那枚Prism Scale 去了Shallow Sea Beach 。

到了Island Core Lake 后,Yuzu 对着湖面喊了一声Milotic ,只听oh la la 一声,Milotic 的脑袋冒出了水面,用疑惑地眼神询问Yuzu :找我什么事儿?

晶莹的水珠顺着Milotic 光滑的皮肤往下流,把Milotic 的美貌再度提高了几分,紧跟着钻出水面的Gyarados 被迷成了星星眼。

Yuzu 把自己想要用Prism Scale 帮一只Feebas 进化的想法告诉了它,让它帮忙挑一只Feebas 出来。

Milotic hearing this 把长长的尾巴往水里一搅,一只Feebas 就被它拍到了岸边。

Yuzu 打开Divine Vision 看了一眼这只Feebas 。

Feebas

Attribute :水

Characteristic Trait :适应力

性别:雌

Aptitude :绿

Level :25

Ability :Splash 、Tackle 、Mirror Coat 、Water Pulse 。

Yuzu didn’t expect Milotic 随便一拍就拍出了一只Implicit Characteristic 的Feebas ,不是说Implicit Characteristic 的Feebas 就好一点儿,而是它不常见。

Yuzu 走到湖边将Feebas 从水里抱起来,Feebas 和很老实,一点儿也不Struggle 。

带着Feebas 离开Ecology Park ,他去了Pokemon 中心,天虽然黑了,但时间还早,Nurse Joy Ce 和Blissey 还没休息。

得知Yuzu 是来帮Feebas 进化的,Nurse Joy Ce 头都没抬,直接让Yuzu 自己动手。

Feebas 戴上Prism Scale ,在通过通讯交换后,顺利地进化成了Milotic 。

Milotic

Attribute :水

Characteristic Trait :Cute Charm

性别:雌

Aptitude :绿

Level :26

Ability :Splash 、Tackle 、Mirror Coat 、Water Pulse 、Refresh 、Twister 、Captivate 、Aqua Tail 、Dragon Pulse 。

看完Milotic 的Ability 列表,Yuzu 发现Refresh 、Twister 、Captivate 这三个Ability 是Level 到了领悟的Ability ,但Aqua Tail 和Dragon Pulse ,Milotic 如果不学习,是没办法领悟的才对。

难道这就用Prism Scale 和Fair&Lovely 颗粒两种不同方法进化的区别?

Yuzu 知道,用Fair&Lovely 颗粒进化的Milotic ,除了通过靠升级学习Ability ,其他的Ability 都要靠一步步学习才能领悟,而不是在进化的时候直接领悟。

想到这里,Yuzu 怀疑Prism Scale 里印刻着它先前主人会的部分Ability ,然后用Prism Scale 进化的Feebas 就有probability 在进化时领悟这些Ability 。

当然,这都只是Yuzu 的猜测,毕竟他这里就只有这一个案例,形不成有力的证据,实际情况还有待证实。

Feebas 成功进化,Yuzu 带着它返回了Ecology Park ,并嘱咐Milotic Boss 多照顾照顾它。

2nd day 一早起来,Yuzu 就在Gym 里复活那十一颗化石,好歹花了一百多万,他很期待十一颗化石里能不能复活出高Aptitude Pokemon 。

事实证明,明珠Auction House 说这些化石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说法应该是真的,因为复活的十一只Pokemon 里,高Aptitude 的有一只绿色Aptitude 的Tirtouga 、一只绿色Aptitude 的Archen 和一只azure Aptitude 的Tyrunt 。

Yuzu all of a sudden 就赚翻了。

单就一只azure Aptitude 的Tyrunt ,价值就不低于auction 上的那只Ralts ,更别说还附带了绿色Aptitude 的Tirtouga 和Archen 。

Tirtouga 被Yuzu 放到了Shallow Sea Beach 的海里去了,它很喜欢在海里慢悠悠飘着的感觉。

虽然看着有点慢性子,但事实上,Tirtouga 非常机灵,眨眼间就和水里的各个Pokemon 打好了关系,意外的竟是个外交小能手。

Archen 被Yuzu 送到了Archeops 那里。

刚刚复活的Archen 非常不适应新的生活环境,且胆小怕生,别的Pokemon 一靠近它,它就会紧张地四处乱窜并发出尖锐的鸣叫。

但它对同族的Archeops 很依赖,Archeops 难得遇到一个同族,倒是挺愿意带Archen 的。

至于一直在Archeops 那里“服刑”的Luxray 终于在得到Yuzu 的同意后“刑满释放”了。

重新回到Prairie Sub-Park 的Luxray 性格改变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么不可一世,也老实了很多。

因为很久没见到自己老婆了,Luxray 免不得要和四只Ampharos 亲热亲热,说不定要不了多久,Yuzu 的Ecology Park 就要诞生新成员了。

至于Tyrunt 自然是要送到Dragon’s Cave Sub-Park 。

Yuzu 把Tyrunt 托付给了Druddigon ,它现在很有带child 的经验,反正带Helioptile 一个是带,再带一个Tyrunt 也是带。

不过Tyrunt 和性格很粗暴,第一次见到Helioptile 的时候就想欺负它,只不过被Druddigon 给教训了。

Yuzu 可不觉得Tyrunt 是那种教训一次就老实的主,Druddigon 这个“监护人”以后还有的头疼呢。

剩下的低Aptitude 化石Pokemon 都被Yuzu 送去了新园。

等Yuzu 安置好所有的化石Pokemon ,却听Officer Jenny 瞳急匆匆跑过来告诉他一个令他惊愕的消息,细川洋在家被人杀害了。

Yuzu 听完愣了好几秒,细川洋死了?

“走,带我去现场看看!”

Yuzu 面色严肃地对Officer Jenny 瞳说道,作为Verdanturf Town 的Gym Leader ,镇上发生了命案,他不能不去看看,只是他实在didn’t expect ,前不久还在向他献殷勤的细川洋竟然就这么死了。

在Officer Jenny 瞳的地带领下,Yuzu 来到了案发现场。

细川洋是死在自己家里的,他的家是在Verdanturf Town 刚建好的一个别墅区里,Yuzu 到的时候,白井雅人正在安排人在探查保护现场。

等Yuzu 看到细川洋的尸体后,差点连隔夜饭都吐了,实在是他的死相太难看了,和一具干尸没区别,

Yuzu 忍着不适向白井雅人问道:“确认是细川洋本人了吗?”

“已经确认了。”白井雅人nodded ,“我们提取了尸体的DNA,就是细川洋本人。”

Yuzu 沉默了一会儿才感叹道:“也不知道他得罪了who ,这是被用Ghost 系Pokemon 杀死的啊。”

因为常年和Ghost 系Pokemon 打交道,Yuzu 一眼就能辨认出细川洋是怎么死的。

Yuzu 正和白井雅人聊着,突然听到了一阵哭声,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细川洋的助理阿江在哭。

阿江是被警察叫过来问话的,想问问他细川洋平时有没有得罪过who ,然后阿江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

不过阿江哭可不是因为细川洋死了而伤心难过,而是被吓的,还一边哭一边不住念叨着“肯定是他。”

显然这个阿江肯定知道点什么。

经过警察的不住盘问,最后阿江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原来这个细川洋真不是个好人,他经常利用职务之便,侵吞顾客送来明珠Auction House 拍卖的拍品。

不久前他还在总部的时候,有一个人就拿着一样宝贝开Auction House 拍卖,接待的人正是细川洋。

可细川洋私下昧了别人的宝贝却死不承认,还仗着对方无权无势找人把人家打了一顿。

不久之后细川洋就被调到了Verdanturf Town ,didn’t expect 那个人也跟着来了,想要找细川洋要个说法。

这个人Yuzu 还见过,就是那天在Auction House 被人扔出来的人。

细川洋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拿了别人的东西,于是私下里又找人把那人打了一顿,这次他更过分,直接打断了对方的两条腿。

当时阿江就在场,他到现在都记得他们离开时那个那人顺的话,他说细川洋害的他没有活路,他也一定不会让细川洋活着的。

果然,这才隔天,细川洋就死了。

阿江现在害怕的不得了,他是细川洋最忠实的henchman ,他害怕那个人杀了细川洋还不过瘾,还要再来杀他这个henchman 泄愤。

听完阿江的话,Yuzu 和白井雅人都非常气愤,这个细川洋真是死了活该。

据阿江说,这样的事细川洋不是第一次做了,否则也不会那么驾轻就熟,didn’t expect 这次不仅翻了车,还丢了性命。

阿江说的那人到底是不是凶手还待定,但警察的确没在细川洋家里找到阿江说的那件宝贝。

据阿江说,细川洋很喜欢那件宝贝,所以他来Verdanturf Town 的时候,老婆都没带,却把那件宝贝带上了,时不时就要拿出来把玩。

警局很快就发布了对阿江口中那人的通缉,目前这人正处在失踪状态中,他是凶手的probability 最大。

虽说Yuzu 也觉得细川洋death cannot wipe out the crimes ,但杀人了就是杀人了,不管对方有什么理由,杀人都要承担法律责任。

arrest warrant 发出去后,那个人的下落还没找到,细川洋的家人就到了,得知丈夫死了,细川洋的老婆哭得那叫一个惨呀。

不过Yuzu 可注意到了,细川洋老婆看到他的尸体时,吓得连连后退,之后就再不愿靠近了,就是哭都离那尸体远远的。

不过Yuzu 也能理解,毕竟细川洋的死相的确难看,他一个大男人都差点看吐了,更别说一个女人了。

全场最淡定的就要数细川洋的grandfather 了,他在看了孙子的尸体一眼后,就全程板着脸一句话没再多说。

据说这Old Master 八十多快九十岁的人了,现在却要白发人送black hair 人,也是可怜。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要是早能把孙子教好,也不至于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所谓养不教父之过,Yuzu 看细川洋的那个father 也是个不着调的人,和细川洋几乎一个德行,虽说他年纪不小了,但他的身上看不到一点儿那个年纪的人该有的稳重。

要说仅仅是孙子一个没教好,那还可以说情有可原,但要是孙子、儿子全都一个德行,那就只能说明这位Old Master 的教育有问题了。

细川洋的grandfather 后来私下里又分别拜访了Yuzu 和白井雅人,希望Verdanturf Town 这边能早日抓到凶手。

送走这位Old Master 之后,Yuzu 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不信这些年细川洋做的那些恶事Old Master 一点不知情。

既然做都做了,那就要做好迟早迎来这天的心理准备,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