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Pokemon world 当Pokémon Day Care Boss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天很晚,Yuzu 正准备Rest ,突然听见有人在敲他的窗户,于是疑惑地打开了窗子,只见一只鬼斯晃晃悠悠地飘了进来。

鬼斯

Attribute :Ghost 、毒

Characteristic Trait :Levitate

性别:雄

Aptitude: Azure

Level :44

Ability :Hypnosis 、Lick 、Spite 、Curse 、Mean Look 、Shadow Ball 、Dream Eater 、Disable 。

Yuzu 非常意外,竟然有一只azure Aptitude 的鬼斯半夜来找自己,难道他的魅力已经能吸引Pokemon 自动靠近了吗?

而且这只鬼斯Level 还不低,就是不知道怎么没有进化成Haunter 。

通过交流,很快Yuzu 便发现鬼斯并不是来投奔他的,而是来求助的。

陌生的Ghost 系Pokemon ,Yuzu all of a sudden 就想到了那个杀死细川洋的凶手。

这只鬼斯焦急地催促Yuzu 跟它走,却不肯跟Yuzu 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Yuzu 问它为什么会想起来找自己,鬼斯说它向镇子上的流浪Pokemon 们打听过了,它们说Yuzu 是好人。

Yuzu didn’t expect 这只鬼斯还挺聪明,于是他就装备好Poké Ball 跟它走了,

不管这只鬼斯找他是为了什么,他都应该跟过去看看。

夜色里,Yuzu 跟着鬼斯一路来到镇子的东边,然后进了一条被废弃的Waterworks ,在水道的深处,Yuzu 看到了两个人。

一个憔悴的middle age person ,他正处于昏迷中,双腿明显是断的,还在发着高烧,嘴里fuzzy 地说着什么。

另一个是个更加瘦弱的小男孩,看着大概只有四五岁,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

他倒是没有昏迷,但同样躺在草堆里不能动弹。

此刻接近半夜了,整个Waterworks 里黑漆漆的,Yuzu 借着手电筒的光,一眼就认出了那昏迷的middle-aged man 就是正被通缉的那个。

Yuzu 到来的动静引起了小男孩的注意,他用细弱的声音迟疑地问道:“鬼斯,是你回来了吗?”

“高斯~”

鬼斯立马飞到小男孩的边上,关心地查看着小男孩的情况。

注意到Yuzu 后,小男孩微微仰起头问道:“你是鬼斯找来救我father 的吗?”因为身体不能起来,所以小男孩looked towards Yuzu 的时候是扭着脖子的。

看到如此凄惨的father and son 二人,Yuzu 的心里一酸,replied :“是啊,有我在,你father 不会有事的。”

“very good ……”小男孩非常高兴,但由于情绪太过激动,他剧烈地咳嗽起来,“cough cough cough 咳……”

Yuzu 一看就知道小男孩的身体有问题。

接着Yuzu 检查了middle-aged man 的伤势,发现他身上到处都是伤跟痕,尤其是双腿的伤最严重。

这都是细川洋做的孽。

Yuzu 最后决定先把这father and son 俩带回Gym ,不管这人有没有杀害细川洋,他现在都必须先保证他能活着。

Yuzu 让Chimecho 使用Psychic 仔细地托着father and son 俩回了Gym 。

Gym 的学徒们都出去旅行了,Aya 也不在家,所以Gym 里现在只住着Brandon 一个。

找一间客房安置好father and son 俩后,Yuzu 让Brandon 去找了Nurse Joy Ce ,然后又让Audino 给father and son 俩准备了点吃的。

these two people 一看今heaven knows 饿得不轻。

Nurse Joy Ce 很快就到了,对middle-aged man 一番检查后,就和Blissey 一起忙活了起来。

大概天快亮的时候,middle-aged man 的伤势才稳定下来。

忙活了一夜,Nurse Joy Ce 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说道:“要是再治疗的晚一点,这个人的命就要保不住了。”

Yuzu nodded 道:“辛苦你了。”

Nurse Joy Ce 白了他一眼:“你突然这么客气我很不习惯。”

Yuzu laughed 然后低声对她说道:“今晚的事不要告诉别人。”

Nurse Joy Ce nodded and said :“放心吧。”

接着Nurse Joy Ce 又和Yuzu 交代了一些middle-aged man 伤势上需要注意的问题,还提了小男孩的身体状况。

小男孩身上倒是没有伤,但他患有Innate 疾病,想治好这个病,需要花很大一笔钱。

听到这里,Yuzu 觉得他或许猜到middle-aged man 为什么会去明珠Auction House 了。

Nurse Joy Ce 走后没多久,middle-aged man 就悠悠地醒了过来,当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几后,激动地想要坐起来,但因为扯到了伤口,又不得不倒抽一口冷死躺回去。

“father ,你醒啦!”

见自己father 醒过来,小男孩惊喜地喊出声来。

看到儿子平安无事,middle-aged man 终于sighed in relief 。

小男孩因为已经喝了Audino 准备的Moomoo Milk ,现在气色好多了。只是他之前饿久了,Yuzu 没敢给他吃太多东西,怕他肠胃受不了。

“small dragon ,我们这是在哪?”middle-aged man 疑惑地边儿子问道。

小男孩高兴地replied :“Big Brother 说这是他的Gym ,father ,Gym 是什么?”

听到儿子的话,middle-aged man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他们现在正在被通缉,怎么能待在Gym 里呢。

这时候Yuzu 正好推门进来,middle-aged man 一眼就认出了Yuzu 的身份,那天在Auction House 门口他听阿亮说过Yuzu 的身份。

“Big Brother !”

看到Yuzu ,叫small dragon 的小男孩很高兴,因为Big Brother 不仅救了他father ,还给他吃好吃的东西。

Yuzu 对small dragon laughed ,见middle-aged man 要起身,连忙说道:“你的伤势很重,还是躺着吧。”

middle-aged man 这才顺从地躺了回去。

Yuzu 见middle-aged man 欲言又止的样子,开口说道:“你先安心养伤,一切先等你的伤好了之后再说。”

听到这话,middle-aged man 明显sighed in relief 。

“不过我想知道你和细川洋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是不是你杀的。”Yuzu 突然又问道。

middle-aged man 看了看Yuzu ,又看了一眼儿子small dragon ,突然觉得他或许可以赌一把。

沉默了片刻,middle-aged man 开口说了自己的事情。

middle-aged man 名叫古贺,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他是个孤儿,从来都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直到后来他捡到了small dragon 。

small dragon 患有Innate 疾病,身体非常弱,动不动就会生病,古贺猜测就是因为这样,small dragon 的亲生父母才会丢弃他的吧。

这种Innate 疾病其实是可以治好的,但是需要一大笔治疗费用,Normal 家庭根本负担不起。

因为都是孤儿,古贺不忍心放着small dragon 不管,于是就收养了他。

他照顾small dragon 很细心,从最初因为同情small dragon 收养的他,到渐渐的开始把small dragon 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

尽管很穷,但古贺从来没想过放弃治疗small dragon 的疾病,他赚到的钱全部都用来给small dragon 买药调养身体了。

small dragon 这种病Normal 会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而越来越严重,看着small dragon 越来越虚弱的身体,古贺越来越着急。

small dragon 是个后很乖巧的child ,越和他相处,古贺就越喜欢他,他不想small dragon 这么小就要因为病痛失去生命。

后来古贺无意中得到了一件宝贝,那是一块巴掌长短的fiery-red 晶体,看上去非常漂亮,触手温热,里面似乎还有fire bird 在飞舞。

这一看就知道是了不得的宝贝。

古贺当时就想,只要把这件宝贝卖了,那给small dragon 治病的钱是不是就有了?

经过多方打听,古贺找上了有名的明珠Auction House ,只可惜接待他的是心术不正又贪婪的细川洋。

细川洋比古贺有见识,古贺都知道是宝贝的东西,细川洋自然也能看出来,于是他和古贺说,东西需要鉴定,让古贺回家等通知。

古贺什么都不懂,于是就迷迷糊糊地回家了。

可是他回家那么一等,明珠Auction House 那边刘没了消息。

正好这时候,small dragon 的病犯了,医生告诉古贺,small dragon 的病正在急剧恶化,如果不抓紧时间治疗,small dragon 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着急的古贺立马就去找了细川洋,但对方却说他没有拿过东西但他那儿去,他也没见过古贺,这让古贺傻眼了。

之后,不管古贺去找多少次细川洋,人家都不见他。后来他去报警,警察也说古贺没有证据,就算事情是真的,他们也没办法抓人。

细川洋在得知古贺去报警以后,偷偷派人去将古贺打了。

拖着一身伤回家的古贺发现,small dragon 的病又犯了,他赶忙送small dragon 去医院,small dragon 这次的病来的尤为凶猛,差点儿就要了small dragon 的命。

花了好大一笔钱,small dragon 的病情才逐渐稳定下来,但此刻古贺已经身无分文。

在得知细川洋被调到Verdanturf Town 后,古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了,didn’t expect 这次细川洋更过分,竟然直接叫人打断了他的双腿。

他伤成这样,以后small dragon 怎么办?

绝望之下,古贺对细川洋动了杀心,既然他们没活路了,那细川洋这个祸害就要跟他们一起死,于是他悄悄让鬼斯对细川洋施加可Curse ,很快细川洋就在痛苦中死去了。

那件宝贝也被鬼斯在细川洋家里找到,然后带回来交还给了古贺。

这只鬼斯是他们在来Verdanturf Town 的路上认识的,当时鬼斯突然现身想要吓唬small dragon 。

但small dragon 不仅不害怕,还把自己的食物分给了鬼斯,鬼斯没有吃small dragon 的东西,却黏上了small dragon ,一路跟着他们来了Verdanturf Town 。

被警方通缉后,要不是有鬼斯照顾,father and son 俩现在该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

要不是实在走投无路,鬼斯不会向镇上其他Pokemon 打听,然后再来向Yuzu 求助。

说完了自己的经历,古贺沉默了很很久才开口道:“我想请Gym Leader Shimizu 帮一个忙。”

出于同情,Yuzu 并未拒绝:“你说,我尽力。”

古贺道:“我打算去自首,但又不放心small dragon ,所以想请您帮我把这件东西处理掉,得到钱之后,先把small dragon 的病治好,然后给他找个能安身立命的地方。”

说着古贺将那件宝贝拿了出来。

古贺之所以愿意相信Yuzu ,就是因为在醒来后发现宝贝还在,要是Yuzu 和细川洋一样,那东西早就被收走了。

宝贝就装在他身上的一个空间背包里,并不难发现,这个空间背包还是鬼斯从细川洋家里拿的。

Yuzu 的视线不自觉落在了那件宝贝上,难怪细川洋会使坏昧下它。

宝贝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整体通红,上面隐隐有火焰Constrict ,仔细往晶体内部看去,似乎还有一只浑身Constrict 着火焰的鸟儿在飞舞。

Yuzu 立马向system 询问这件东西的来历,system 回答说,这是Moltres 的心脏经过成千上万年演transformed into 的晶体。

Yuzu 听后involuntarily 的mouth opened wide ,好家伙,这可真是宝贝种的宝贝啊。

他想了想replied :“我可以出价买下你的东西,之后不仅会负责治好他的病,还会把他留在Gym 当学徒。”

没办法,Yuzu 实在是对着颗Moltres 心脏太动心了。

听到Yuzu 的话,古贺眼睛一亮:“您说的都是真的?”要是有Yuzu 照顾,small dragon 以后就不用担心生活问题,也不会被人欺负了。

“真的,我说到做到。”Yuzu replied ,

“好!”古贺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small dragon ,答应了Yuzu ,要不是身体不允许,他都要给Yuzu 下跪了。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Yuzu 又说道,“你自首之后,就会成为罪犯,而small dragon 作为你的儿子,身上会留下污点,这对他未来会造成很大影响,所以我想把small dragon 的身份重新登记成孤儿,然后在接到Verdanturf Gym 。”

虽说重新登记身份有点麻烦,但以Yuzu 如今的身份,走个后门问题不大。

“行!波您说的来!”

古贺咬牙答应了下来,他要给small dragon 一个光明的未来,不能成为他的拖累,否则也不会想到要去自首,small dragon 还这么小,不能跟着他过那种all black, no daylight 的生活。

“好,那你就好好养伤,自首的事情等你伤好了再说,在我这里,没人会打扰到你们的。”

Yuzu 作为Gym Leader ,没办法包庇古贺杀人,虽然他杀的是人渣,但律法是不讲情面的。

不过他可以尽量让这father and son 俩多相处一段时间。

“真是太谢谢您了。”古贺含泪向Yuzu 道谢,要不是Yuzu ,他还能不能活着都未知,small dragon 的将来也一片昏暗。

现在都解决了。

“不用谢,我们是各取所需。”Yuzu 摆手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有事直接叫人,不用拘束。”

说完Yuzu 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