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 Daycare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28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Pokemon world 当Pokémon Day Care Boss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从Pokemon 私人会所回去的时候,正好路过警局,Yuzu 就进去打听了一下,事实证明,并不是Yuzu 消息不灵通,而是古植物Laboratory 那里的确没有向镇上求助。

警局甚至不知道古植物Laboratory 的事情。

Yuzu 倒没急着跟警局说这件事,而是打算亲自去看看,既然Laboratory 那边没动静,说不定只是个乌龙呢!还是先调查清楚再说。

回到家之后,Yuzu 找到了Xatu Boss ,让它带几只Xatu 去古植物Laboratory 那里看看情况。

Xatu Boss 听完,默默地nodded 后disappeared 。

最近Xatu 们忙着教导新住户Reuniclus 们,打算把它们也纳入YuYu’s Day Care 的监视system ,好把YuYu’s Day Care 的监视system 构造的更加完善。

Yuzu 现在想想还挺后悔,当时他就应该把那个增幅Reuniclus Inner Force 和强化Zoroark 幻觉Characteristic Trait 的机器给偷偷带回来,给Mewtwo 研究研究,说不定能派上大用场呢。

可惜那台机器特殊,现在已经到了Unova Alliance 手里,想再拿回来恐怕不容易。

不过Unova 那边说要给他的奖励还没到,不知道提一提能不能成功!

Yuzu 决定回头打电话过去问问。

把调查古植物Laboratory 的事情交给几只Xatu 之后,Yuzu 就没再把这件事taking seriously ,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然而直到天快黑,他也没见Xatu 们回来报告调查结果。

按理说古植物Laboratory 就在Verdanturf Town 郊外,这Xatu 们一来一回至多不过十几分钟,就算调查要花点时间,可Yuzu 只是让它们去看看,没让它们干别的啊,不至于天黑都回不来。

察觉到事情不对后,Yuzu 立马唤来了Dragonite ,骑着它便朝古植物Laboratory 的方向飞去。

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他带上了Ninetales 。

Dragonite 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载着Yuzu 到了郊外。

远远的Yuzu 便看见整个古植物Laboratory 被大片的绿色覆盖住了,一点儿建筑的影子都没有。

等飞近了Yuzu 才发现,这植物上开满了粉色的花朵,花朵只有硬币大小,却散发着Attract 的馨香。

正当Yuzu 忍不住要多闻几下的时候,Ninetales 焦急的声音突然在Yuzu 的耳边响起:“不要闻啊,这花香好像有致幻的效果。”

Yuzu 突然打了个shivered ,他刚刚好像的确有点儿迷糊,仿佛被什么操控了一样。

再看看旁边的Dragonite ,反应和Yuzu 简直一模一样,正伸着脖子要往一朵花上凑呢。

“赶紧离开这个地方!”Ninetales 大声提醒,Yuzu 赶紧催促Dragonite 一起离开。

直到离开古植物Laboratory 的范围,Yuzu 才感觉自己的脑子完全清醒了下来。

Dragonite 用力摇了摇脑袋,心里一阵后怕。

Yuzu 心有余悸地对Ninetales 道:“真是多亏你了,不然我根本发现不了自己中招了。”平时钱真没白花。

Ninetales 摇摇头道:“没什么。”它的Inner Force 非常强韧,花香的致幻效果一发作,它就察觉到了。

“那些植物是什么?怎么会长成这样?Laboratory 里的人不会都出事了吧?”Yuzu 远远看着早就变了模样的古植物Laboratory ,皱着眉说道。

至于这些植物的来历,不用说肯定是Laboratory 作死弄出来的。

此刻Yuzu 非常担心自己那几只Xatu ,千万可别出事了。

Ninetales 表示自己也没见过这种植物,blunt 地对Yuzu 说道:“要不我一把torch 那东西都烧了吧!”

Yuzu 没好气地瞪了它一眼:“要是里面还有人,你想把他们都烧死吗?还有Xatu 它们。”

Yuzu 想了好久也didn’t expect 解决办法,不知道该不该先回镇上找别人一起商量,他甚至把自己其他Grass Type Pokemon 都放出来一起想办法。

植物的事情,也许Grass Type Pokemon 们有办法解决。

最后Venusaur 表示自己可以进去试试。

不过Venusaur 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一定能处理好,所以打算独自进去。

Yuzu 担心Venusaur 也会出意外,满脸担忧地说道:“要不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吧。”回镇上想别的办法或许会花点儿时间,但更加安全。

就是不知道Xatu 们能不能坚持的住。

“sa~um~ ~”

Venusaur 摇摇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小心,让Yuzu 不要担心。

Yuzu 因为担心Xatu 们的安全,加上Venusaur 坚持,只得同意Venusaur 独自进去。

Venusaur step by step 走向Laboratory ,就在即将踏入花香领域的时候,Yuzu 见它背上的花朵突然涌出一团团粉色雾气。

雾气环绕在Venusaur 周身,保护着Venusaur 走进了Laboratory 。

Yuzu 这才想起来,他这只Venusaur 的Sweet Scent 和别的Grass Type Pokemon 的Sweet Scent 不同,因为加入了微量毒素,同样具有致幻和迷惑的效果,和那花香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效果不如花香强烈。

难道这就是fight poison with poison ?

Venusaur 刚走,Yuzu 就看到Laboratory Sky 一只路过的Taillow 因为闻了花香,直挺挺地掉进了树丛里。

覆盖Laboratory 的植物应该是一种荆棘类植物,上面长满了倒刺,一根根刺藤交缠在一起,有的甚至比Yuzu 的大腿还要粗。

Yuzu 不明白,这植物是怎么在短短的时间里长到这个地步的。

Venusaur 离开后,Yuzu 立马拨通了警局的电话,把Laboratory 的情况告知了白井雅人,白井雅人表示他立刻会带人过来。

Yuzu 叮嘱他,must 多待防毒面具,不然来了也没用。

就是不知道防毒面具管不管用。

不过不等白井雅人带人过来,Venusaur 就回来了,它还用藤蔓拖着好些只Pokemon ,其中就包括Yuzu 派来的那几只Xatu 。

这些Pokemon 都是被花香迷晕,倒在Laboratory 外面的。

看到Xatu 们还有呼吸,Yuzu sighed in relief 。

将Pokemon 们扔到一边,Venusaur 收起Vine Whip ,然后告诉Yuzu ,Laboratory 大门被大量荆棘给拦住了,它根本进不去。

那些荆棘非常坚固,无论它怎么轰炸,荆棘will not 断裂,仅仅破了外层的表皮。

不多时,白井雅人带人过来了,还带来了防毒面具。

Yuzu 让警局分出一部分人,把昏迷的Pokemon 送到Pokemon 中心去,剩下的人则跟着他和白井雅人一起进Laboratory 查探情况。

警局带来的防毒面具有Pokemon 用的,所以Yuzu 给Ninetales 也带了一个。

至于Venusaur 就不用了,它也戴不上。

警局的那些特制防毒面具只适合向Growlithe 、Arcanine 这些Pokemon 戴,可没有适合Venusaur 这大脸盘子的。

于是一群人在Venusaur 的带领下,来到了Laboratory 的大门口。

和Venusaur 说的一样,整个Laboratory 都被荆棘包裹住了,大门的位置更是缠了一层又一层,加上藤上还有倒刺,根本靠近不了。

不过Venusaur 破不开荆棘藤,Ninetales 却没问题,只见它扬起尾巴用力一抽,那些荆棘就一根根断裂开来。

荆棘上有倒刺也挡不了Ninetales 的Iron Tail 。

“好了,我们进去吧。”

Laboratory 的大门并没有关,清理掉荆棘之后,入口就显露出来了。

可正当Yuzu 准备抬脚进去的时候,突然感到脑袋一阵眩晕,同时还伴随着胸闷、恶心等症状。

“Not good ,防毒面具没有完全挡住花香!”Yuzu 扶着门框说道。

果然,白井雅人和其他警员、Pokemon 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Venusaur 见状赶紧伸出两条Vine Whip ,分别把Yuzu 和Ninetales 拉到自己背上,只见它身上一阵粉色雾气流转,花香被隔绝在了外面,Yuzu 的眩晕之感顿时消失。

Yuzu 赶紧对白井雅人道:“白井局长,你赶紧带他们出去,这里就交给我了。”

白井雅人此时难受得很,只能nodded 应承道:“好,那你要小心。”说完他便带着手下们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要不是防毒面具减弱了花香,他们恐怕早就和那些Pokemon 一样,直接昏迷当场了。

白井雅人他们退出去之后,Yuzu 便由Venusaur 驮着继续往Laboratory 里走。

Yuzu didn’t expect Venusaur 竟然能用自己Sweet Scent 形成的雾气,制造了一个Barrier ,把花香都挡在了外面。

Yuzu 的Venusaur 体型非常大,在Laboratory 的入口处移动并不方便,加上有荆棘的拦路,所以他们前进速度特别慢。

因为有了Venusaur 的Help ,轻微的花香已经不能对Ninetales 造成影响,Ninetales 干脆直接脱了防毒面具,路上遇到荆棘就一把火烧过去。

不过Ninetales 把火势控制的很好,并没有烧到Laboratory 里别的东西。

走到Laboratory 深处的时候,Yuzu 渐渐发现荆棘上的花朵有的已经开始凋谢,one after another 嫩绿的果实挂在刺藤上。

再继续往里走,刺藤上的果实开始出现成熟的个体,由绿色变成了紫red ,散发着淡淡的果香。

当然,这果香有Venusaur 的Sweet Scent 遮挡着,Yuzu 和Ninetales 并不能闻到,只有Venusaur 能清晰地闻到。

“嘶哈~”Venusaur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想:这果子看着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然后它就忍不住用Vine Whip 摘了一颗放进了嘴里,嗒吧嗒吧,真好吃!

“Venusaur 别……别吃……啊……”Yuzu 连阻止都没来得及。

“Venusaur ,你没事吧?怎么能乱吃东西呢,吃坏肚子怎么办?”Yuzu 责备道。

“sa~um~ ~sa~um~ ~”没事啊,我觉得很好吃呀!

“真的没事儿?”Yuzu 看了看Venusaur ,发现它精神的很,这才放心。

继续往里走,Yuzu 发现刺藤上成熟的果实越来越多,每颗果实都有拳头那么大,果子油光水亮,看着很诱人。

Yuzu 让Venusaur 摘了一颗给他看看,可他闻着诱人的果香,很快就陷入了迷怔,还是Ninetales 一巴掌拍醒的他。

Yuzu 醒过来后,吓得赶紧把果子扔了。

他见Venusaur 一边走,一边用Vine Whip 摘果子往嘴里扔,吃的满嘴汁水四溢,忍不住道:“真的很好吃吗?”

“sa~um~ ~sa~um~ ~”好吃,好吃!

Venusaur 鼓囔着嘴说道。

Yuzu 和Ninetales 看着那些紫red 的果子,纷纷望而生畏,这东西也就Venusaur 消受得了。

这荆棘开出的花和结出的果实,大概都具备大量致幻的毒素,普通Pokemon impossible 受得了毒素的侵蚀。

Venusaur 还说这果子吃了之后,浑身warm 的,非常舒服。

Yuzu 心想:Venusaur 能吃,也不知道Roserade 能不能吃。

可Roserade 和Yuzu 他们一样,一到花香就dizzy and eyes blurred ,根本不能章Venusaur 那样do as one pleases 地穿梭在荆棘丛里。

接下来,Yuzu 他们陆陆续续找到了几个Laboratory 里的研究员,这些研究员全都处于昏迷状态。

Yuzu 检查了一下他们的身体情况,发现他们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中,怎么叫都没办法醒过来。

有的甚至还在Doduo 囔囔地说着Sleep Talk ,Yuzu 也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美梦,反正一个个龇牙咧嘴地笑得很开心。

因为还要继续查探Laboratory 的情况,Yuzu 没办法立刻送他们出去,只能把他们都集中在了一个地方暂时安置着。

反正他们已经昏迷多时,也不在乎这in a short time 的。

奇怪的是,Yuzu 带着Venusaur 和Ninetales 虽然清理了大量的荆棘条,但始终没发现这种荆棘的根部在哪儿。

就算他们想顺着藤条找,可藤条们乱七八糟地缠在一起,根本没办法判断该往哪个方向找。

只要能破坏荆棘的根部,这些荆棘就不足为惧了。

一路上边走边吃,Venusaur 很快就吃得饱饱的,还让Yuzu 拿出一个空间背包,吃不完的它就往包里装。

Yuzu 拗不过它,只能把自己随身带着的空间背包清理出来,东西塞进system 背包,把空背包递给它。

直到把空包装满,Venusaur 才罢手,然后把空间背包递给Yuzu ,让Yuzu 帮它保管。

Venusaur 这连吃带拿的,了解情况的知道它是来救人的,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古植物Laboratory 是它自己家的果园呢。

其实Yuzu 并不想碰这玩意,实在有点危险,但Venusaur 眼巴巴看着他,他只能接了过来。

好在装进空间背包后,果子的气味并不会泄露出来,否则Yuzu 连碰都不敢碰。

不知找了多久,Yuzu 他们找到了古植物Laboratory 的植物园,终于弄清楚了荆棘是从哪儿长出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