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 Daycare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28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古植物Laboratory 这边。

尽管那株荆棘因为被Venusaur 吸干了能量而枯萎了,但警局的人为了能将Laboratory 清理出来,整整花费了两天的时间。

这两天里,Yuzu 负责管着Laboratory 这边的事情,白井雅人则负责那些昏迷的研究员和联系Devon Corporation 。

Devon Corporation 的Laboratory 出事了,理所应当通知他们过来处理后续的事情。

Yuzu 这边带着人把枯萎的荆棘条从Laboratory 的建筑上弄下来,然后再一把火给烧了,那些完好的果实则被集中收了起来。

这果实虽然危险,但很有研究价值,比如Venusaur 就表示吃这种果子对它很有好处,Alliance 的科学家一定会对此感兴趣的。

Yuzu 这边刚把Laboratory 收拾出来,医院那边就通知说那些研究员苏醒了,和Nurse Joy Ce 检查得到的结果一样,荆棘的花香只具有致幻和使人昏迷的效果,并没有别的危害。

苏醒过来的研究员们身体除了有些虚弱外,其他方面都挺正常。

不过据医生说,因为荆棘花香的致幻效果,研究员们在昏迷的过程中一直在做梦,而且还是那种特别美的梦,导致他们醒来之后,身体虽然虚弱,情绪却很亢奋。

研究员们苏醒没多久,Devon Corporation 派来处理这件事的人也到了Verdanturf Town ,Yuzu 在白井雅人的安排下匆匆和那人见了一面,并把Archeops 的Poké Ball 交给了他。

来人名叫兹伏奇紫荆,Steven 的一个堂叔,他和Yuzu 见了一面后,就到医院看望那些研究员去了。

Yuzu 见完了紫荆,接着又见了Alliance 派来的人,在通知Devon Corporation 的时候,他也同时把这株荆棘的事情上报给了Alliance 。

Alliance 来的人把Yuzu 采集的果实带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他们让Yuzu 还给古植物Laboratory 。

数日之后,没等那些研究员们出院,Yuzu 就发现那些果实开始出现腐烂的情况,Yuzu 只能通知紫荆,让他把果实都带走。

Yuzu 自己留下准备给Venusaur 当零嘴的那些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Yuzu 只得把它们一股脑存进了system 背包里。

system 背包具有保鲜作用,等Venusaur 醒过来之后,那些没坏的依旧可以吃。

不过Yuzu 在一颗完全腐烂的果实里找到了一颗种子,这让他很惊讶,因为之前Venusaur 吃了that many ,一颗种子都没吃到过。

也就是说,大部分这种果实里都是没有种子的。

为了验证这个猜想,Yuzu 特意切了几颗果实来检查,果然没有再发现其他的种子。

后来Alliance 的研究员在研究那些果实的时候,同样发现了一颗种子。

那些研究员告诉Yuzu ,这种植物的Characteristic Trait 就是这样的,成千上百的果实里,往往只有数颗里会有种子,这也是这种植物稀少的原因。

Alliance 的研究员最终决定那颗种子种植下去,虽然发生了古植物Laboratory 的事情,但这种植物的研究价值太高了,白白浪费就太可惜了。

得知Alliance 那边研究员的打算后,Yuzu 也决定把手里的种子种下去,他可不担心古植物Laboratory 的事情再发生。

古植物Laboratory 那株荆棘会出现意外,是因为古荆棘能量的缘故,现在那些能量已经被Venusaur 吸干了,现在种子就算发芽,也只会和正常植物一样慢慢Growth 。

需要担心的只有以后植物开花后散发的花香。

不过这点也好解决,不随便靠近就是,他的Ecology Park 那么大,随便找一个远离其他Pokemon 的地方种下,不会出现意外的。

Yuzu 最终选择种植这颗种子的地点自然是Sea of Flowers Sub-Park ,那里更加适合植物Growth ,而且居住的都是Grass Type Pokemon ,Grass Type Pokemon 对这植物毒性的抵抗能力比别的Pokemon 要强上一点儿。

这点Yuzu 在Laboratory 的时候就发现了。

种子被Yuzu 重在了Sea of Flowers Sub-Park 一个远离Pokemon 群落的角落里,照顾种子的任务他交给了Roserade 。

本来最适合这个工作的应该是Venusaur ,可Venusaur 目前还在沉睡中,不知道何时能苏醒,所以暂时只能由Roserade 照顾。

反正现在种子既没有发芽,又没有开花结果,不会对Roserade 产生影响的。

Roserade 和Venusaur 虽然都是Grass Type 和Poison Type Pokemon ,但二者身上毒性的侧重点并不相同。

Roserade 身上的毒性更加强烈,具有超强的腐蚀性,而Venusaur 的毒性则侧重迷惑和控制,offensive 没有Roserade 那么强。

因为Venusaur 的毒性和荆棘高度重合,所以它才会Immunity 荆棘的花香,可Roserade 并不能完全Immunity 。

Yuzu 试着让Roserade 吃了一点荆棘的果实,Roserade 虽然没有昏睡,但依旧产生了幻觉。

Roserade 为了提高对果实致幻的抵抗能力,要求Yuzu everyday all 给它喂一口果肉,渐渐的,它陷入幻觉的时间果然越来越短。

显然,这种果实也可以用来培养Roserade ,这更加坚定了Yuzu 种植这颗荆棘种子的决心。

Yuzu 还拿果肉给其他Grass Type Pokemon 试过,不具备Poison Type 的Grass Type 的Pokemon 完全抵抗不住果实的毒性,吃完的表现和那些研究员几乎一模一样,就是昏迷的时间比较短。

草、毒Dual Type Pokemon 吃完的表现则和Roserade 差不多,不过它们本身对毒的抗性不如Roserade ,所以陷入幻觉的时间远比Roserade 长的多。

倒是有一只Pokemon 吃完的表现比Roserade 还要好,那就是败露球菇,它吃完果实后,仅仅陷入幻觉十来秒就恢复正常了,让Yuzu 很意外。

可是Yuzu 剩的果实并不多了,他又交了一部分给Mewtwo 它们研究,不能让他随便用来做试验。

接下来的几天,Roserade everyday all 会用Grassy Terrain 去滋润那颗种子,可是种子一点儿发芽的迹象都没有。

这天Yuzu 刚从Ecology Park 出来,就听Suzuki Mina 说有人找他,他走进会客室一看,发现来人正是兹伏奇紫荆。

“紫荆先生,你怎么来了?”Yuzu 意外地问道。

这些天紫荆一直忙着重建古植物Laboratory 的事情,除了他刚到Verdanturf Town 那天,Yuzu 再没见过他。

紫荆连忙起身,一脸歉意道:“真是失礼了,本来我应该早点儿来拜访的,可the past few days Laboratory 有太多事要处理,一直没有抽出时间,太抱歉了。”

Devon Corporation 和Yuzu 属于合作伙伴,Steven 能登上冠军的位置并坐稳,得益于Yuzu 和Gotto 先生的支持,紫荆来了Verdanturf Town ,reasonable in every circumstance 都是要来拜访Yuzu 的。

虽然Steven 现在有让位给Wallace 的打算,但Wallace 和Steven 属于同一派系,他和Steven 谁坐冠军的位置,对Devon Corporation 影响并不大。

但他们依旧需要Yuzu 和Gotto 先生的继续支持。

Yuzu 不在意地摆摆手道:“理解,发生那样的事,你也是不容易。”

“不过你今天来是?”Yuzu 又问道。

“哦,对了。”紫荆hearing this 从兜里拿出一颗Poké Ball 道,“这个给您。”

“这是……”Yuzu 一脸疑惑。

“这是那只Archeops 。”紫荆说道。

Yuzu 当然知道Poké Ball 里装的是那只Archeops ,他自己扔的Poké Ball ,他能不认识吗,他只是不知道紫荆为什么把这只Pokemon 给他。

“Laboratory 的事情我已经完完整整地告诉我big brother ,我big brother 让我把这只Pokemon 送给你,感谢你帮我们把Laboratory 的事情平息了。”

紫荆口中的那个big brother 正是Devon Corporation 的掌权人,Steven 的father ,兹伏奇木槿。

“送给我了?”

Yuzu didn’t expect Devon 这么大方,一只即将突破到Champion Level 的Pokemon 说送就送了。

紫荆nodded 道:“是的。”

其实古植物Laboratory 复活Archeops 和种植那株荆棘的事情,Devon Corporation 总部并不知情,要不是出个这件事,总部还不知道有这只Archeops 存在呢。

木槿送Pokemon 给Yuzu ,就是想加深和Yuzu 以及Gotto 先生的关系。

Yuzu 能猜到木槿的意图,他没拒绝,对紫荆说道:“那替我谢谢木槿先生了。”

紫荆并没有在Yuzu 这儿多待,送完Archeops ,他和Yuzu 随便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紫荆离开后,Yuzu 看着Archeops 的Poké Ball 有点儿为难,把这家伙放出来,它不会闹事吧?

突然他想到了Shallow Sea Beach 的Archeops ,不如让它来治一治这只?

想到这里,Yuzu 进了Shallow Sea Beach ,叫着Archeops 一起去了沙漠Sub-Park 。

到了沙漠里,Yuzu 对自己的Archeops 说道:“待会儿我放它出来,你上去和它交流交流,它要是敢撒野,你就动手揍它。”

“唳~”Archeops nodded 同意。

Yuzu 这只Archeops 虽然在Champion Level Pokemon 里实力垫底,但压制一只Elite 级Pokemon 还是没问题的。

Yuzu 之所以让Archeops 来和Poké Ball 里的Archeops 交流,就是考虑到Poké Ball 里的Archeops 刚复活没多久,对New World 还不适应,看到同族也许能安慰到它。(以下将把原本的Archeops 称为Archeops 一号,新的Archeops 称为Archeops 二号。)

和Yuzu 预料的差不多,Archeops 二号一出来就想发疯,不过在看到Archeops 一号的瞬间,它愣了一下,但并不妨碍它发疯。

一头撞向Archeops 一号的Archeops 二号被Archeops 一号一爪子按住脑袋,死死地按在地上,整个头都埋进了沙子里。

Archeops 拼命Struggle ,把身下的沙子撒的到处都是,Yuzu 不得不远远跑开。

原来Archeops 二号之前和Ninetales 战斗受的伤,一直没得到治疗,加上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所以这才一个照面就被Archeops 一号拿下了。

本就受伤的Archeops 二号Struggle 没一会儿就耗尽了体力,趴在地上不停喘气,仿佛一条死鱼。

Archeops 一号一只爪子踩着Archeops 二号的脑袋,叽里呱啦的对着Archeops 二号叫着,反正Archeops 二号就是没反应。

不过Archeops 一号一定didn’t expect ,后来Archeops 二号成了它老婆,今天它这么趾高气昂地踩着自己未来老婆的脑袋,将来都是要还的。

Yuzu 见Archeops 二号一副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让Archeops 二号放开了它,然后让Chimecho 给它简单治疗了一下。

可Archeops 二号还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它赖以生存的荆棘被Yuzu 给毁了,现在哪还有活下去的欲望。

当年Archeops 二号一族的栖息地爆发了巨大的Volcano 喷发,Archeops 二号带着古荆棘的种子逃难,但didn’t expect 最后还是死了,还和种子一起成了化石。

古荆棘种子对它们一族来说太重要了。

Yuzu 拿出一颗荆棘果实放到Archeops 二号的嘴边,它这才有了些许反应。

Yuzu 又说道:“我从果实里找到了一颗种子,说不定不久就能种出一株荆棘来。”

Archeops 二号这才突然抬头looked towards Yuzu ,过了一会儿,突然张嘴把那颗果实Swallow 。

但一颗显然是不够Archeops 二号吃的,没一会儿Yuzu 所有的存货就都被它吃光了,Yuzu 只能默默在心里对Venusaur 说了句“对不起”。

以后再想用果实培养Roserade ,只有等荆棘种子重新发芽、开花、结果了。

吃了果实后,Archeops 不再发疯,默默地趴在地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Yuzu 将它收回Poké Ball 它也没反抗。

之后Yuzu 便把它和Archeops 一号安置在了一起,方便Archeops 一号看住它。

但Yuzu didn’t expect Archeops 二号在那之后变得非常老实,而且还和与Archeops 一起生活的那只Archen 相处的非常融洽。

那只Archen 也是从化石中复活的,可能它们之间比较能理解彼此的感受。

之后Archeops 二号不知道从哪得知了荆棘种子的种植地,竟然everyday all 带着Archen 去那儿观察种子的Growth 情况。

Archeops 一号为了看住它,不得不每天跟着一起,这三只Pokemon 放一起,还真像一家三口。

一来二去,Archeops 二号竟然和照顾种子的Roserade 也熟络了起来。

这天比Roserade 还要早来看荆棘种子的Archeops 二号,惊喜地发现种子发芽了,顿时激动地发出了一声长鸣。

那嫩绿的芽儿正lightly 抖动着叶片,看上去可爱极了。

与此同时,沉睡中的Venusaur 缓缓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