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 Daycare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517

千海和吉列被抓后,Yuzu 和白井雅人都没急着审问他们,就这么静静地把两人关着。    千海还好一点,自从他的身份被揭穿之后,就一直呆呆愣愣的,仿佛没了魂似的,自然老实的不得了。    吉列就不一样了,天天嚷嚷着自己冤枉,见没人理他,他又说要communicator 打电话,还说要告Verdanturf 市警局非法拘禁,打量着谁不知道他想搬救兵似的。    三天之后,千海的父母抵达了Verdanturf 市,他们想要见千海一面,但千海竟然拒绝和父母见面,无论警局的人怎么劝说他都不愿意出面。    就在白井雅人想着强行将他带出来的时候,狱警突然来告诉他,千海自杀了,真是打了白井雅人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    不过千海死之前留下了一封遗书,是留给千海父母的。    那与其说是遗书,还不如说是忏悔书,遗书里,他把自己和真正的千海认识的经过without omission and in detail 的告诉了千海父母,同时也将自己怎么杀死千海,怎么冒充千海的经过说了出来。    遗书里满是忏悔,可以看出,千海(假)是真的把千海(真)的父母当作是自己的父母了,所以他才会在身份被揭穿后无颜面对二人。    身份被揭穿后,他无法面对自己不能再作为千海存在的事实,所以选择了自杀。    不过在Yuzu 看来,千海这种心态恐怕已经不正常,也许与他从小被天堂组织掳走的经历有关。    最终千海的遗体被其父母领走了,至于最终该怎么处理,那就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了。    真正千海的几只Pokemon 也被他的父母带走了,他们的儿子没了,余生只能在儿子留下的Pokemon 身上寻求安慰了。    只有Flabébé 被Yuzu 留下了,千海买Flabébé 花的钱Yuzu 退给了千海的父母。    千海的遗书里除了对父母的忏悔,并没有交代其他的东西,但他人虽然passed away ,可该查的还是得查。    而调查的关键点就在千海(假)留下的那几只Pokemon 身上,这几只Pokemon 从千海(假)还在天堂组织的时候就跟着他了,和真正千海那几只被他用来掩人耳目的Pokemon 不同,这几只Pokemon 对千海大部分的事情都了若指掌。    本来几只Pokemon 也是嘴硬,死活不肯透露和千海有关的任何事情,但当得知千海自杀死亡之后,就什么都交代了,包括千海在当Bounty Hunter 时做过的事,和他来Verdanturf 市的目的。    主人都没了,它们嘴硬还有什么意义呢?    也是这时候Yuzu 才知道千海原来盯上的是自己的巨石碎片,还有他和吉列的交易也是为了谋取巨石碎片。    说实在的,当初争夺巨石碎片的时候在场的人不多,有人怀疑Yuzu 私藏了并不奇怪,谁能保证没人怀疑当时同样在场的Steven 呢?    不过Alliance 都不深究这件事,别人又能说什么呢?毕竟巨石碎片大部分都已经上交给了Alliance 。    Yuzu 还从千海的Pokemon 口中得知,千海前不久还投靠了一个人,只不过这件事千海做的隐蔽,所以即便身为他的Pokemon 也知道的不多。    Yuzu 虽然好奇千海投靠了谁,但见实在问不出,只得作罢。    既然千海这边的Pokemon 招了,那吉列那边就更简单了,这两个人没少狼狈为奸,再加上之前从吉列住的地方搜到的东西,足以让吉列牢底坐穿了。    千海的Pokemon 还交代了大量前天堂组织残党的罪行和下落,Yuzu 都one after another 记录了下来,打算上交给Alliance 。    从警局回到家之后,Yuzu 又去见了Lopunny 和Delphox ,把案件的新进展告诉了它们,两只Pokemon 在得知吉列的罪行已经证据确凿后,一个高兴的不行。    Yuzu 问道:“等吉列的事情结束之后,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两只Pokemon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不你们留下来?”Yuzu 试探着问道,“我看the past few days ,你们在这里和大家相处的不错。”    Yuzu 的Ecology Park 里本来就有Lopunny 族群,Lopunny 这些天和同族们相处的非常不错,与好些都成了朋友,大家对它也非常照顾。    Volcano Sub-Park 倒也有一只Braixen ,是以前Professor Sycamore 送Yuzu 的Fennekin 进化来的,不过Delphox 和那只Braixen 关系Normal ,倒是在Lopunny 群里很受欢迎。    听到Yuzu 的话,两只Pokemon 的eyes shined 。    “foke?”真的可以吗?    Delphox 问道,它非常喜欢这里,之前还想着要是能留在这里就好了didn’t expect Yuzu 却主动提出来了。    Delphox 知道Yuzu 的身份和实力,清楚如果自己能留下来,那么以后生命安全就有保障了。    跟着吉列的这些年,它真是担惊受怕够了。    “当然可以了。”求之不得呢!    听到Yuzu 的回答,Delphox 和Lopunny 都高兴的不行,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决定留下来。    从Ecology Park 出来,回到自己房间后,Yuzu 发现Flabébé 正闷闷不乐的在窗台上眺望着远方。    “Flabébé ,你怎么了?”Yuzu 走过去问道。    Flabébé 回过头来,Yuzu 却看见它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迷趺纯蘖耍遣皇歉绲卤Ρτ制鄹耗懔耍俊庇佩壬厮档馈    (Gothita :不带随便冤枉人的!)    然而Flabébé 却摇摇头,带着哭腔问Yuzu 千海是不是死了。    Yuzu 被Flabébé 问的浑身一僵,Flabébé 回来的这些天,他一直避免在它面前提到千海,就是想着让它对千海的记忆慢慢随着时间淡去。    “是不是谁跟你talk nonsense 了?”Yuzu 柔声对Flabébé 说道。    Flabébé 摇摇头,说Ninetales 已经把千海的事情都告诉它了。    “你没事都胡七八咧地对Flabébé 说什么呢!”    正好Ninetales 这时从门前经过,Yuzu fiercely 地瞪了它一眼,Ninetales 顿时就炸了。    “我还不是为这个little fellow 好,瞒着它做什么,总有一天它要知道的!”  “那也不用这么着急呀,缓一缓又不是不行!”Yuzu 梗着脖子道,他其实也知道一直瞒着Flabébé 不是个事,但就是不忍心。    他是想着缓一缓,等Flabébé 把千海忘得差不多了,那时它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Ninetales coldly snorted 说道:“长痛不如短痛,你懂什么,不知好人心!”    Yuzu 摆了摆手:“赶紧走吧,经净捣乱。”    Ninetales 也不理Yuzu ,哼哼了两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Flabébé 非常懂事,心里虽然难过,但见Yuzu 和Ninetales 和自己吵架,立马含着眼泪安慰Yuzu ,说自己没事,让Yuzu 不要担心,把Yuzu 心疼的呀,大骂千海不做人。    要不是他那么会伪装,怎么能把大家耍的团团转,又怎么会骗走Flabébé 的真心。    不过既然Ninetales 已经把事情捅了出来,Yuzu 就把千海的事情完完整整地给Flabébé 说了一遍。    “所以那不是真正的千海,他平时的和善与温柔都是装出来的,之前那么友善地对你也不是他的本性。”    其实Flabébé 之前也察觉到了千海的异常,在YuYu’s Day Care 接受考验的千海和带它回去的千海简直判若两人,现在听Yuzu 这么解释,Flabébé 算是明白原因在何处了。    等将Flabébé 安抚好之后,Yuzu 才sighed in relief 。    又过了几日,Verdanturf 市这边决定将吉列移交到Alliance 总部,他和千海的罪行差不多已经定了,只是千海已死,他的事自然也就过去了,但吉列是跑不了了。    吉列一直想替自己脱罪,但奈何Yuzu 和白井雅人手里证据确凿,容不得他狡辩。    不过他的几个靠山最终还是知道了他犯事被捕的事情,还试图走关系让Verdanturf 市警局释放他。    但那怎么可能,Yuzu 他怕别人吗?    Yuzu 扭头留给自己master 打了电话,把千海和吉列的事情告诉了master ,有master 撑腰,那些个demons and ghosts 立马就销声匿迹了。    不是Yuzu 自己没面子,只是他虽然实力强,还有个Master Trainer 的头衔,但毕竟在Alliance 的职务只是个Gym Leader ,且和Alliance 各部门打交道不深,真要是想以权压人,还是master 名头好使点,速度也更快。    本来吉列在得知自己的靠山向Verdanturf 市施压后还非常得意,但没多久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从Verdanturf 市把他移交到Alliance 总部,再到Alliance 总部那边对他进行二审、定罪、判决,in one go ,他的靠山连面都没敢再露过。    吉列被移交给Alliance 总部后,Yuzu 的日子又恢复了正常,每Lesotho 旧坚持练习制作Pokéblock 和薰香,不仅制作Peak Level Pokéblock 的技术越来越娴熟,让他的Pokemon 们全部吃上了自己Trainer 制作的Pokéblock ,制作薰香的技术也进步的很稳定。    值得一提的是,在Yuzu 利用小视频的Help 下,Risa 告诉Yuzu ,最近她觉得自己成为Peak Level 薰香师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apart from this ,Delphox 和Lopunny 也彻底在YuYu’s Day Care 安定了下来。    这个月月底的时候,Yuzu 突然接到system 的通知,他的主线任务终于结算完成了。    Yuzu 的主线任务是要求收集一种或一种以上的Electric Type Pokemon ,并把它培养到足以上架的地步。    Yuzu 上个月才上架的Heliolisk ,时间有限,他也就收集到this ,直到这个月月底才最终结算,搞的Yuzu 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因为只达成了主线任务规定的最低标准,所以Yuzu 只得到了一个“良”的评价。    system 结算一结束,奖励就来事发放了,之前Yuzu 完成主线任务得到的是进化石矿脉,所以这次他同样非常期待。    不过等他看到奖励内容后,微微有些失望,是好几大包的球Fruit Tree 种子,而且种类还很齐全,Red Apricorn 、Yellow Apricorn 、Blue Apricorn 、Green Apricorn 、Pink Apricorn 、White Apricorn 、Black Apricorn ……每种都有一大包,而且还都分门别类的标注好了。    虽然球果也是好东西,能够用来制作Poké Ball ,但相比较进化石矿脉来说,就差的多了。    不过聊胜于无吧,谁让他不够努力上进,只拿了个“良”呢。    球果种子也好,等他种出一片球果果林后,就能大量收获球果,然后卖给制作Poké Ball 的工厂,当时候就能continuously 的赚钱了。    像红白球、Great Ball 、Ultra Ball 这些Poké Ball 都是现代高科技的产物,属于流水线作业,制作时是用不上球果的,只有Heal Ball 、Friend Ball 、Love Ball 等特殊球的制作才会用到球果,这些球都是手工制作的。    Poké Ball Factory 虽然主要以生产红白球为主,但同时也会雇佣和培养制作特殊球的制球师。    当然,现代Poké Ball (特殊球)比古代的Poké Ball 更加先进,哪怕是手工制作,也是要用到高科技的。    特殊球之所以卖的贵,不仅是因为它有特殊效果和制作费时费力,还因为球果的产量也一直不高。    Pokemon world 古代为什么Trainer 这个职业只存在于贵族之中?就是因为球果产量低且被掌握在贵族手里,制作Poké Ball 的技术也被贵族所垄断。    直到现在球果的产量也没有明显的提高。    Alliance 当年打破贵族统治的Trainer 解放运动之所以会成功,现代工业Poké Ball 的诞生就是重要原因之一。    不过现代工业Poké Ball 有现代工业Poké Ball 的好,手工的特殊球也有特殊球的好,现在制球师依旧是个非常了不起并受人尊重的职业,最典型的就是成都Region 的Mr. Kurt 。    想清楚这些后,Yuzu 就觉得system 的奖励是球果种子没什么不好了,他虽然不会制作Poké Ball ,但单卖球果也非常有的赚。    至于球Fruit Tree 不好种这件事,Yuzu 根本不担心,他的Ecology Park 在种植方面一直没有让他失望过,对环境要求再高的植物到了Ecology Park ,都长得枝繁叶茂。    看完奖励后,Yuzu 没记着把它领出来,而是再次looked towards 了system 的任务栏。    他之前的主线任务已经完成,不出意外的话,新的主线任务恐怕又要公布了。    果不其然,很快system 的任务栏上便真的出现了新的主线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