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 Daycare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519

Risa 成功制作出Peak Level 品质的薰香之后,Yuzu 并没有急着把Peak Level 薰香上架,而是先让Risa 稳定一下技术,又屯了一阵子货,这才最终上架了Peak Level 品质的薰香。

薰香本就是昂贵的奢侈品,Peak Level 品质的薰香更是如此,条件Normal 的Trainer 根本用不起,再加上幼幼Pokémon Day Care 的上货量少,所以Yuzu 这边几乎没怎么宣传,那点货就都被Robert 、Steven 、Shirona 、Wallace 等幼幼Pokémon Day Care 的会员们给预定掉了。

Peak Level 薰香师可是比Peak Level Pokéblock 制作师还要稀少的职业,所以哪怕Steven 、Shirona 这些Peak Level Trainer 想弄点Peak Level 品质的薰香也是不容易的。

后来Yuzu 想着,既然短时间内Peak Level 品质薰香的产量上不去,那就不公开对外销售了,只内部消化。

于是他让Finn 在幼幼Pokémon Day Care 的官方网站上设置了一个特殊的通道,只有幼幼Pokémon Day Care 会员的特殊账号才能登入,而Peak Level 品质的薰香和部分Peak Level 品质的Pokéblock 只有在这个通道里才能预定。

Yuzu 这个决定得到了Robert 他们的一致支持,这样和他们竞争的人就少了许多。

Risa 成为Peak Level 薰香师后,Yuzu 对于薰香的练习也更加上心了,everyday all 会仔细研究system 奖励的小视频,然后再和Risa 探讨。

Risa 虽然已经成了Peak Level 薰香师,但system 的小视频依旧能给她极大的启发,所以她非常好奇“指点”Yuzu 的到底是哪位Grandmaster ,非常想和这位Grandmaster 当面交流,可是Yuzu 死活都不告诉她Grandmaster 的身份和联系方式。

经过Yuzu 的努力,他制作薰香的水平的确在稳步提升,不过他的技术本来就和Risa 差远了,所以他想成为Peak Level 薰香师,短时间内today i’m afraid i can’t 。

这天Lopunny 闲着没事,就出了Ecology Park 帮多多和Gothitelle 一起给店里打扫卫生,Flabébé 看到了便过来一起帮忙。

“歌绮~歌绮~歌绮~”

过了一会儿,三只Pokemon 突然听到一阵欢快的歌声传来,紧接着,Gothita 骑着Cubchoo 高高兴兴地跑了出来。

“歌绮~歌绮~”Flabébé ,我们一起出去玩呀!

远远的Gothita 就moved towards Flabébé 大声呼喊。

Flabébé 不太想出去,所以就没有吱声。

这时Gothita 已经跑到了Flabébé 跟前,急切的催促着Flabébé 一起出去。

Flabébé 因为千海的事情至今还没有走出阴影,所以经常闷闷不乐的,Yuzu 这才嘱咐活泼好动的Gothita 多带Flabébé 一起玩,希望能够让Flabébé 也变得活泼一点。

不过Flabébé 性格和Gothita completely different ,所以Gothita 十次邀请Flabébé ,Flabébé 有九次都没答应。

好在Gothita 这家伙虽然爱胡闹,但很听Yuzu 的话,不然被Flabébé 拒绝这么多次,它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Lopunny 觉得Flabébé 一直这么闷闷不乐下去的确不是办法,于是推了推Flabébé 道:“去吧,你天天闷在家里,出去透透气也好。”

Gothitelle 和多多也同样劝说起Flabébé 来,Flabébé 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下来。

“歌绮~”出发喽!

Gothita hearing this 欢呼一声,小手一挥便驱使着Cubchoo 飞奔出去,Flabébé 只好无奈跟上。

此时虽然Hoenn 已经是深秋,但气温却没怎么降低,所以刚一跑出大门,Gothita 就抽了一口气,然后赶紧拍着Cubchoo 的后背让它退回到走廊下面。

有点热……

Cubchoo 自己是不怕的,因为它身上佩戴着Never-Melt Ice ,它想了想,鼓起嘴巴轻轻一吹,一块圆熘熘的冰块就出现了。

“给你!”

Cubchoo 指了指地上的冰块对Gothita 说道。

“呀,Cubchoo ,你真聪明!”

Gothita 用Psychic 控制着冰块飘到身前,捧着冰块往脸上贴了贴,寒意顿时驱散了炎热。

(*RQ)真凉快!

突然Gothita 灵机一动:“你能不能用冰块弄一把伞出来?”

Cubchoo 犹豫了一下:“我试试吧!”

随即它鼓足气又吹了起来,没一会儿一柄亮晶晶的冰伞就出现了,造型精致,除了不能收叠,其他和真伞几乎没区别。

“Cubchoo 你真是太棒了!”Gothita 拿起冰伞,高兴地夸赞小伙伴,“你去参加Pokemon Contest 肯定能得奖!”

Gothita 没参加过Pokemon Contest ,也没见识过,但听Ecology Park 里其他Pokemon 闲聊时提到过。

Cubchoo 摇摇头,它对Pokemon Contest 可没兴趣。

Gothita 个子不高,冰伞也不用太大,它撑着伞,感受着冰凉的寒气,very pleased in one’s mind 的。

这时它looked towards 一旁的Flabébé ,本来想着让Cubchoo 给Flabébé 也弄一个,但Flabébé 撑着一朵和伞差不多的Fairy 之花,哪还有手再撑一柄冰伞呀!

最后Gothita 又想让Cubchoo 给Flabébé 制作一把Ice Fan ,但Flabébé 拒绝了,它倒是不怎么怕热,就是怕自己的花被晒的失去水分,所以只让Gothita 把Cubchoo 之前弄出的冰块给它,好让Fairy 之花能补充点水分。

“走喽!”

Gothita 臭美地撑着自己的小伞带着Flabébé 和Cubchoo 出去逛街,它那把亮晶晶的小伞在太阳的照射下会折射出美丽的光辉,走在大街上回头率百分百。

Gothita 和周围的街坊邻居早就混熟了,所以大家看到它的时候,都会happily 的夸赞它美丽的小伞,可把它美的不行。

Gothita 乐颠颠的样子挺可爱的,所以大家都喜欢逗它。

不知不觉三只Pokemon 就熘达出了幼幼Pokémon Day Care 的范围。

这时Gothita 突然发现前面有很多人在排队,于是就招呼着Flabébé 赶紧跑了过去。

大家一边排队一边交谈着,很快Gothita 就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原来它们已经熘达到了Verdanturf 市体育馆附近(原Verdanturf Town Pokemon Contest 会场),今天是Verdanturf 市举办Pokemon Contest 的日子,这些人正是等着排队入场的观众。

Pokemon Contest ?

Gothita 顿时来了兴趣,它还没见识过呢。

于是三只Pokemon 滴滴Hoothoot 了一阵,决定进去看看。

Flabébé 也难得来了兴趣,所以没有反对,Gothita 一起排起了队。

其他的观众见三只Pokemon 像模像样的排起了队,觉得很有趣,就没有阻止,更没有告诉它们,没有Trainer 陪同,单独的Pokemon 是不能进去的。

果不其然,等排到三个little fellow 的时候,门口的工作人员拦住了它们。

“little fellow 们,你们的Trainer 呢?”工作人员非常温柔地询问道。

Gothita 三个傻眼了,它们哪来的Trainer ?

Gothita 手舞足蹈的比划着,然而工作人员并不能听懂,只保持着职业的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对不起,没有Trainer 陪同,我不能放你们进去。”

这工作人员的脾气算不错的了,换做其他人,三个little fellow 大概率已经被驱赶走了。

为了不让Gothita 们耽误工作,工作人员继续安排着其他观众有序入场,留下Gothita 在一旁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

排队的队伍越来越短,Gothita 它们还是没能说服工作人员放行。

就在Gothita 想着要不要从别的地方偷偷熘进去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mother ,那不是Mr. Shimizu 家的Gothita 和Cubchoo 吗?”

Gothita 认识说话的人,心想:这不是常来店里的smelly brat 嘛!

说话的正是夏彦。

原来夏彦和春树的mother 都是Pokemon Contest 的hobby 者,今天正好带着两个child 来看比赛。

这两家人都经常去幼幼Pokémon Day Care ,当然认识Gothita 这个幼幼Pokémon Day Care 的Little Demon King ,尤其是夏彦这个brat 还跟Gothita 起过冲突呢,双方很难不对彼此印象深刻。

很快就要轮到夏彦和春树他们进场了,所以他们也走到了Gothita 附近。

“你们也想进去看Pokemon Contest 吗?”春树抱着自己的Chikorita ,走到三只Pokemon 的面前温柔地问道。

Gothita 立马nodded ,随即又Rage 地指着工作人员哇哇大叫。

于是春树走到mother 跟前,lightly 扯了扯mother 的衣袖道:“mother ,我们能不能带他们一起进去?”

春树mother 略一思考便同意了,毕竟他们家和幼幼Pokémon Day Care 的关系还不错。

“好吧,不过里面人多,春树可得照顾好它们幼。”春树mother 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道。

“嗯,我会的。”春树用力地nodded ,然后looked towards Gothita 它们道,“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进去?”

当然要啦!能just and honorable 地进去,Gothita 当然不想偷偷摸摸,于是对春树的好感顿时提了一大截。

一旁的夏彦觉得春树烂好人,不满的朝他和Gothita 做了个鬼脸,正好被他的Buneary 看见了。

Buneary 悄无声息地给了他一拳,捶的夏彦脸色都扭曲了,可是又不敢跟mother 告状,以前的惨痛教训还历历在目,只得忍着痛苦把头扭到一边。

对于如何隐秘的揍夏彦这件事,Buneary 已经摸出门道。

它moved towards 夏彦twitched his lips ,转眼间又换上了一副可爱面容,乖巧地和夏彦mother 卖萌,把夏彦mother 逗得眉开眼笑。

在春树mother 的沟通下,工作人员勉为其难地将Gothita 它们放了进去。

三只Pokemon 跟着春树他们进场后,立马兴致勃勃的打量起来,因为春树他们来的比较迟,所以此时场内已经坐满了人。

一群人找到自己位子坐下来,这时一个人突然从他们旁边经过,不小心蹭到了Gothita 的小伞上,只听“卡察”一声,伞柄应声而断,伞面跌落在地上摔了个稀碎。

那人顿时foul-mouthed 道:“你们怎么回事?干嘛把this thing 带进来!”说着他patted 衣服,只见衣角有一团水渍。

Gothita 是个暴脾气,见这人不仅碰坏了自己的小伞,还骂自己,当即就想骂回去,但被春树mother 阻止了。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不管谁对谁错,这种场合闹起来总归是不好的。

蹭到小伞的是个黄毛青年,本来还想骂两句的,但见春树mother 长得漂亮,又骂不出口了,于是板着脸走了。

这个小插曲之后,Pokemon Contest 终于开始了,众人开始安心地看比赛。

这场比赛有许许多多的New Generation Pokemon Coordinator 参加,其中就有一个girl 子是夏彦mother 和春树mother 都很喜欢的选手,所以她们今天才会特地跑来观看。

两个mother 还想着,夏彦和春树目前年纪还小,都没有决定将来要做什么,要是因为Pokemon Contest ,激发了当Pokemon Coordinator 的兴趣也不错。

天阿降临

家里要是出个Robert 或者Wallace 那样的Pokemon Coordinator ,想想都兴奋呢!

这场比赛很精彩,最终夏彦和春树mother 喜欢的那个girl 儿获得了优胜,引得两个mother 欢呼连连。

不过夏彦显然对这种比赛不这么感兴趣,全场都在走神,而被它抱在怀里的Buneary 早就睡着了,口水都留了夏彦一声,夏彦敢怒不敢言。

倒是春树挺感兴趣的,时不时就低头和Chikorita 讨论,看上去兴致勃勃。

Gothita 本来还对Pokemon Contest 很期待的,但看着看着就觉得没意思了。

什么嘛,还没家里的senior 们表演的精彩!

Flabébé 则乖巧地看完了全程,它也有点喜欢过得优胜的那girl 儿的表演,觉得台上的girl 儿和她的Delcatty 都在闪闪发光。

比赛结束后,夏彦mother 和春树mother 意犹未尽的带着child 们离场,本来她们还想去见见偶像,但人太多了,只得作罢。

等出了体育馆,春树对mother 说道:“mother ,你和婶婶先回去吧,我送Gothita 它们回去。”

“好,不过早点回家啊,路上注意安全。”春树mother warned repeatedly 。

“嗯,我知道了。”

夏彦眼珠子转了转,对自己的mother 说道:“mother ,我陪春树一起。”

夏彦mother 道:“也好,不过你要保护春树,不准欺负他呀,不然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想起mother 的Iron Fist ,夏彦缩了缩脖子小声应道:“知……知道了……”

说完便拉着春树跑了起来,Buneary 见状赶紧跟上了自己的Young Lord ,心想:回家Rest 不香嘛,干嘛跟着乱跑,有你什么事!

(皿#) hetui~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小说,免费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