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 Sword, Immortal Flying Over The Heavens Chapter 202

  第202章 三招败敌

  “如今已是民怨沸腾,光重楼城中,便有大量百姓抗议,要将Ying State 剑客驱逐出去。”

  “Sect Master ,快些决定好吧!”

  Ying State 剑客百年后再度到来,且十分嚣张,令楚福震怒无比。

  hearing this ,Sect Master nodded, said :“this Sect Master 决定,在重楼城东部设立一片区域,供Ying State 剑客居住,也会派遣诸多Divine Heaven Sect Disciple 日夜巡逻。”

  “若有Ying State 剑客坏了规矩,当关入我Divine Heaven Sect 大牢,听候发落!”

  “楚福,今后万不可当街杀人!”

  “……是!”

  无奈应下,楚福见Sect Master 并没有别的事情交代,便闷声离去了。

  他实在想不通,Ying State 剑客都欺负到了这个份上,Sect Master and the others 为何还要submit to humiliation ,展现自己的大度。

  难道,脸面比人命重要吗?

  回到重楼城,楚福听了各Disciple 的汇报,得知Ying State 剑客消停了后,顿时暗自relaxed 。

  他实在不想面对此等蛮夷,但Sect Master 有令,不得不听。

  若连他这位Sect Master 血亲都公然违抗命令,其他人又会怎么做?

  很快,一队执法Disciple 带着Sect Master 的意思前来,他们将重楼城东边靠近货仓的一片地方划给了Ying State 剑客暂时居住,并且制定了相应的规则。

  此地虽然被货仓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但不远处皆是富庶人家的居所,为了Ying State 剑客,一些人主动搬离,不想与他们同住。

  “总算将这些家伙都安排好了!”

  一日后,看着Ying State 剑客躲在划定的范围内不曾现身,楚福躺在Imperial Tutor 椅上,重重的relaxed 。

  这段时间,Ying State 剑客完全不遵守Divine Heaven Sect 的规矩,将所到之处弄得鸡犬不宁,还好当初强势斩杀了一人,这才让他们消停了不少,但与此同时也得到了疯狂的报复。

  trifling 弹丸之地的剑客,只因百年前赢了Five Great Sects 便如此嚣张,也不知他们哪来的勇气。

  身旁,Ye Feixian slightly nodded ,说道:“Senior Brother Chu ,我等还是不可松懈。”

  将当初Seawatch City 的经历讲述后,他继续说道:“那种隐匿身形之术,几乎impossible 察觉。”

  “所以每日需派遣Disciple 弄清人数,确保万无一失。”

  “many thanks Junior Brother Ye 提醒,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此事。”

  “据Sect Master 所说,百年前的Ying State 剑客便是利用此等concealment technique ,盗走了我宗不少sword technique 与资源。”

  “等发现时,他们已经回到了Ying State ,再无追寻的可能。”

  “我知道,Ying State 剑客是在试探Five Great Sects 的底线,好在百年之约上出尽风头。”

  “这段时间就有劳Junior Brother Ye 与我一同看管了,不要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en! ”

  休息了一会儿,见闲来无事,Ye Feixian 便与楚福出门,准备巡视一番。

  将Ying State 剑客安排到一处后,他们果然消停了不少。

  crackle ——

  突然,正当两人走在大街上时,只见one silhouette 撞破木墙,battered and exhausted 的倒在了大街上。

  三两步上前将这人扶了起来,Ye Feixian 见对方已是进气少出气多,便对楚福shook the head :“他没救了。”

  tone barely fell ,有位Ying State 剑客从破碎的木墙后走了出来。

  见到两人的刹那,此Ying State 剑客有片刻的失神,而后说道:“抱歉,方才我们在比试sword technique ,我收不住力,一时间将他杀了。”

  “比试sword technique ?”

  看了看怀中的人,又看了看此Ying State 剑客,Ye Feixian 根本不相信对方的说辞。

  毕竟,怀里的人不过是一位普通百姓,可能有武艺在身,但绝不是cultivator 。

  “既然如此,那让在下与你比试一番sword technique ,如何?”

  将怀中人交给附近百姓,Ye Feixian 手持仙魂,一步步朝对方走去:“你我各凭实力,以三招为限。”

  “若within three moves ,我败不了你,自当认输!”

  hearing this ,Ying State 剑客冷nodded with a smile :“好哇,那我就wait and see 了。”

  锵——

  霎时间,Ye Feixian 疾冲而出,待众围观者还未看清他是如何动作时,仙魂已经落在了Ying State 剑客头顶。

  后者仓促之间退后数步,低头看去,其佩剑上多了个深深的缺口,顿时令他ugly complexion 至极。

  可还未多想,Ye Feixian 再度猛攻而来,一剑刺中了他的大腿,顿时令Ying State 剑客发出惨嚎。

  “还剩最后一招!”

  微微笑着,他高举仙魂,在对方惊恐的目光中,轰然落下。

  pu chi ——

  一截断臂,被巨力轰飞,同时还有Ying State 剑客失了声的惨叫。

  用其衣衫擦去仙魂之上的鲜血,Ye Feixian 居高临下的望着对方,道:“对不起,刚才一时失手,收不住力了!”

  “你没事吧?”

  “好!”

  “太解气了!”

  “大人总算为我们fiercely 地出了口恶气,这些Ying State 剑客俱是该死。”

  对Ye Feixian 的赞美之声顿时不绝于耳,重楼城的百姓面露笑容,丝毫不在意这位Ying State 剑客的死活。

  见状,此Ying State 剑客狼狈的起身,而后默不作声的逃离了现场,又是引来阵阵哄笑。

  “诸位,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

  指挥着众人离开,楚福对Ye Feixian 竖起了大拇指:“Junior Brother Ye 干得漂亮。”

  “Ying State 剑客如发了疯般四处惹事儿,一脸的肆无忌惮!”

  “今日能教训此人,便再度警告,我Divine Heaven Sect ……不,Divine Province continent 的cultivator ,也不是好惹的。”

  “Senior Brother Chu 过奖,我只是尽到了一个Divine Heaven Sect Disciple 的责任。”

  两人talking and laughing 的离开,顿时吸引了无数敬佩的目光。

  当天傍晚,两人正在居所中休息,同时聆听sect disciple 的汇报,忽见文清清到访。

  “文姑娘,你怎么来了?”

  “听说Ying State 剑客在城中伤了不少人,小女子对医术略懂一二,便想着能不能来帮忙。”

  “不过……看样子你们二人将此地管理的很好,小女子倒是担心过度了。”

  “hahaha ,文姑娘果然心善,来来来,快请坐!”

  三人相谈片刻,文清清便暂时在此地住了下来,而楚福急忙吩咐Divine Heaven Sect Disciple ,将近几日产生的伤员都送过来。

  as the saying goes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些伤员也只得到了简单的医治,有文清清相助的话,会好的更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