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242

  第242章 a real man 身居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超过Chen Yuan ?’

  沈雁舒心中bitterly laughed ,以Chen Yuan 如此变态的Cultivation 速度,她凭什么超过?她很清楚,这只是Chen Yuan 的安慰之言而已。

  不过她倒也没有什么失落之意,以她和Chen Yuan 的‘交’情,她巴不得Chen Yuan 的实力和cultivation base 更强一些呢。

  不说其他的一些情愫,那门上古technique of cultivation 上可是记载过,随着Cultivation 的加深,cultivation base 越低的一方所能得到的好处更大。

  而且Chen Yuan 的实力强了,也能成为她的依仗。

  沈雁舒:“雁舒身怀Spirit Physique ,好像Brother Chen 没有一样.”

  Chen Yuan 微不可察的一愣,他确实之前说过自己身怀Dragon-Roar Physique ,与沈雁舒刚好相合,也是他的一个借口。

  毕竟,他成长的速度确实有些让人震惊。

  尤其是等到他成功踏入通玄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一定会引得更多人的关注。

  “hehe .”

  Chen Yuan 旋即laughed ,没有多说什么。

  “Brother Chen 破境通玄,不知日后.”沈雁舒神情关切的看着他问道。

  Profound Opening Realm 界,按理来说,已经不能再继续担任巡天使的职位了,要么另放一地,要么就会调到Qing State 金使麾下听命。

  而Chen Yuan 最大的可能还是调到州城。

  想成为一府之地的青使,所需要的可不仅仅只是cultivation base ,还要有过人的功勋和temperament 。

  一府青使位高权重,已然能够算得上封疆之吏,受到上面的掣肘很小,也是诸多通Black Tortoise 者的首选。

  “这个,还要看上官如何安排,不过短时间内陈某不会离开就是了。”面对这个问题,Chen Yuan 也算是心中明白。

  他breakthrough 之后,南陵府就已经有些容不下他了。

  或许,真的有极大的的可能会调走.

  “雁舒明白了。”

  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Chen Yuan 道:

  “快天亮了,沈姑娘早些回去歇息吧。”

  昨晚二人鏖战了许久,再加上Cultivation 已经过去了数个时辰,天色已然有些蒙蒙亮,要是待下去,沈雁舒说不得便会被人察觉。

  当然,这并不是说Chen Yuan 怕人知道,他只是顾忌沈雁舒的想法而已。

  “好。”

  沈雁舒也不迟疑,踱步走到了门前,忽的,figure stopped ,回首said with a smile :

  “Brother Chen ,你我之间日后还需要多多来往啊。”

  目光在沈雁舒的身上微微停留片刻,Chen Yuan nodded and said :

  “沈姑娘放心,日后了,自然一定多多来往”

  “告辞。”

  沈雁舒轻轻欠身,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看着其离开的背影,Chen Yuan 目光停留了许久,缓缓移开,望向天际那刚刚泛起的一抹white 。

  天亮了,南陵府的局势,种种恩怨.

  差不多也到了清算的时候了!

  晌午时分。

  唐谦alone 登山了Dragon Tiger Sect ,之前他便将Dragon Tiger Sect 通缉的那人联想到了Chen Yuan 的身上,经过两日补充细节。

  他有把握说服许凌天认为Chen Yuan 就是那人。

  而且,唐谦心中是真的有些怀疑Chen Yuan ,不管是实力还是行事风格,都跟Chen Yuan 的作风差不了多少。

  也许真的是他也说不定。

  经过通传,唐谦在一位Dragon Tiger Sect Disciple 的带领之下,moved towards Dragon Tiger Sect 议事great hall 中而去,看着all around 还没有清理完的痕迹,

  唐谦心中也不由的有些震惊。

  看来那一日造成的影响确实很大,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些怀疑传闻中的那样,有人杀穿了Dragon Tiger Sect 之事夸大了。

  但现在亲眼所见之后,唐谦相信了。

  尤其是之前看到那一道地上的刀痕,虽然锋芒早已经散去,但数十米长的印记至今还在停留着。

  ‘如果真的是他,他难道已经拥有能够比肩我的实力了吗?’

  唐谦心绪不宁。

  既希望那人真的是Chen Yuan ,同时又希望不是。

  希望是,是他想要借此跟许凌天联手顶住一些压力,将Chen Yuan this child 铲除,如此才能让他心中稍安。

  希望不是,则是因为如果那一刀真的是Chen Yuan 所斩出的话,这也意味着Chen Yuan 已经成长到了能够比肩他们地步。

  真的说不好是谁想杀谁了!

  一路上,唐谦的面色都很凝重

  Dragon Tiger Sect 议事great hall 内。

  许凌天独坐Sect Master 之位,空旷的great hall 内再无一人。

  唐谦人未至,音先到。

  “Brother Lingtian !”

  “Brother Tang 。”

  许凌天的脸上calm and composed ,看不出喜怒哀乐,伸手示意唐谦坐到自己旁边。

  “Dragon Tiger Sect 可还好?”

  “无妨,Brother Tang 此来为何?”

  许凌天直接straight to the point ,没有寒暄的意思。

  前几日发生的事情,即便是到了现在,许凌天也没有放下,相反,对那贼人的恨意愈发的大了,堂堂Dragon Tiger Sect ,

  inheritance 上百年之久的势力,居然被人打上了山门,最后还全身而退。

  他没有怪Disciples 不用命,只怪自己教出了一个不肖女,为了一个男人背叛了养她长大的sect ,肚子里还怀上了野种!

  Xu Family 的脸面都丢尽了。

  听着许凌天有些不善的语气,唐谦不以为意,indifferently said :

  “唐某此来,是为了Brother Lingtian 排忧解难的。”

  眼中精light flashed ,许凌天凝望着唐谦:

  “Brother Tang 找到了那贼人的踪迹?”

  现在他的忧愁,只有这么一个。

  唐谦笑而不语,为自己斟上了一杯茶水,neither fast nor slow 的抿了一口,在许凌天有些等不及的眼神中才道:

  “唐某有一个问题想问问Brother Lingtian 。”

  “Brother Tang 有话尽管问。”

  唐谦直视着许凌天,said with a smile :“唐某想知道那贼人上Dragon Tiger Sect 是为了什么?为何最后会从Dragon Tiger Sect 逃离”

  “之前已经说过了,那人是为了报仇。”许凌天面色不变,这是Dragon Tiger Sect 放出去的消息。

  “许兄不愿说实话,也罢.唐某告辞。”

  唐谦做势就要起身离开。

  关于Dragon Tiger Sect 放出去的那个消息他可不信,如果是为了复仇的话,那人为何又杀穿Dragon Tiger Sect 逃走,不应该是将Dragon Tiger Sect extinguish sect 的吗?

  如果说其实力不足的话,更加可笑。

  只是为了闹一场?

  而且,他还得到了一个消息,许凌天的女儿许采月被禁足了,据说还被许凌天打了一巴掌,这里面的信息量可是巨大的。

  rigorous schemes and deep foresight ,在南陵府屹立十数年的唐谦岂会听凭传言?

  “Brother Tang 且慢。”许凌天took a deep breath 出口阻拦。

  “嗯?”唐谦顿住身形。

  “frankly ,那贼人其实是为了我Dragon Tiger Sect 的一桩treasure ,被察觉之后,惊动了Old Sect Master ,最后不得已才逃下了Dragon Tiger Sect

  这件事关乎我Dragon Tiger Sect 隐秘,还望Brother Tang 不要泄露出去。”

  许凌天目光不自觉的闪烁着说。

  “什么treasure ?”

  唐谦再度追问。

  能让人铤而走险的杀上Dragon Tiger Sect ,或许是一件让他都为之觊觎的treasure 。

  “Ancestor Master 传下来的一件treasure 罢了,Brother Tang 看不上眼的。”

  “许兄不要误会,唐某只是好奇而已。”唐谦讪笑了一声,岔开话题。

  “好了,Brother Tang 手中如果真有那贼人的踪迹,只要查明确认之后,许某日后一定重谢。”许凌天直视着他。

  “踪迹倒是有一些,只不过许兄恐怕不敢动。”唐谦没有直言,继续卖着关子。

  如果直接往Chen Yuan 的身上牵扯,许凌天一定会认为他是故意的,必须要让其发自内心的确认那人的身份。

  许凌天冷笑了一聲:“南陵府還没有我不敢动的人,不论是谁,胆敢大闹我Dragon Tiger Sect ,必须要爲此付出代价。”

  “当真?”

  “当真!”

  “好,许兄有胆气。”

  “Brother Tang 有话直言。”

  “唐某想问一句,当日那人的Blade Technique 如何?”唐谦faint smile 的看着他問。

  许凌天眉头一蹙,低声道:

  “Blade Technique 绝伦,用的绝不是普通Blade Technique ,在Astral Condensation 境中都属极强的层次。”

  “实力如何?”

  “能从Old Sect Master 的手下全身而退,实力自是无需多言,恐怕Astral Condensation Martial Artist 中无人能够匹敌,那人的实力恐怕已然达到了Hidden Dragon List 前五十之列。”

  “temperament 如何?”

  “狠辣阴险,从采月身上下手.”

  “最后如何逃离的?”

  “遁入云江。”

  唐谦站起身,上前一步,直视着许凌天说道:

  “遁入云江,消失在江底,意味着此人要么是早有谋划,要么是对南陵府各处地界了如指掌,如此才敢戏耍徐Old Sect Master ,

  唐某倾向于后者。”

  “Brother Tang 想说什么?”许凌天眯着眼睛。

  “Blade Technique 绝巅、实力强劲、temperament 狠辣、手段过人,同时又对南陵府附近极为了解,许兄,这几点一联系起来,贼人是谁还需要多言吗?”

  许凌天‘腾’的一声站起,frowned 道:

  “你是说巡天使Chen Yuan ?”

  目光有些狐疑的看着唐谦,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唐谦对Chen Yuan 的killing intent ,现在再度提及,不得不让他怀疑唐谦的动机。

  不过唐谦面对许凌天的审视却并不以为意,继续说:

  “论Blade Technique ,Chen Yuan 在南陵府几次交锋,Blade Technique 崭露无疑,甚至还能博得一个‘妖刀’的称号,论temperament ,几次对挑衅他的人痛下杀手,绝对称得上狠辣。”

  “之前更是于东瀛Martial Artist 柳生真一会战于云江之上,斩杀蛇妖于云江江底,对云江的了解远超常人,加上其巡天使的身份,

  必定有人为他卖命,更可以对南陵府的地形有所了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