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327

  第327章 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这个自己期待已久的luck 之子,终于来了!

  纵然现在Chen Yuan 因为资源充沛的原因,cultivation progress 的can’t be considered 慢,可体会过开挂的快感之后,if there is an opportunity 的谁不想继续?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看似一句非常简单的话,其实却蕴藏着真正的至理。

  压制住心中的喜悦,Chen Yuan 面色淡然的said solemnly :

  “何人在殿外喧哗?”

  左下首的宋Vajra 拿起手边的酒杯,低头轻抿了一口,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tone barely fell ,一名身着玄black 长袍,背负着两柄长刀的middle-aged man ,脸上挂着笑意走入了巡天殿之内,在其身后还簇拥着几个Heaven Patrol Guard 。

  显然是想拦,但又不敢拦的情况。

  男子脸型方正,unibrow ,双眼有些细长,眼角处还有一道细微的伤疤,配上一副颇为精壮的fleshy body ,周身imposing manner 很是不凡。

  “在下沈永志,见过.陈青使。”

  刚进来的沈永志目光直接定格到了居于上首的Chen Yuan 身上,眼中闪过一抹惊诧的神色,似乎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直接占了宋Vajra 的座位。

  而下首的宋Vajra 则是老自神哉抿着手中的酒水,连他进来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让沈永志心中冷笑了两声,

  Chen Yuan 目光在沈永志精壮的fleshy body 上打量了一遍,眼底划过一抹眼热之色,可面色却依旧淡然,轻声说:

  “原来是汤山府赫赫有名的菜刀帮Gang Lord 。”

  他之前听过不少关于这个沈永志的事情,倒是能将对方跟现在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些许薄名,何足挂齿?”

  沈永志脸上挂着笑拱拱手道。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乃Imperial Court 重地,沈Gang Lord 不打一声招呼的就干擅闯,莫不是将陈某不放在眼中,莫不是将Imperial Court 不放在眼中!”

  Chen Yuan 目光一凝,周身murderous intention 缓缓升腾。

  一旁的宋Vajra 目光垂低,对这个Chen Yuan 又有了新的认知。

  说变脸就变脸,temperamental ,方才还挂着笑问询,next moment 便翻脸欲动手.这样的人最是very ruthless 难缠,江湖传言不虚啊。

  沈永志听着Chen Yuan 威胁的话,不急不恼,said with a smile :

  “非也非也,沈某早听说过陈大人的威名,岂敢不放在眼里?只不过沈某此次也不算是擅闯,之所以前来其实是宋青使派人送信,希望沈某能来恭迎一下陈大人刚好之前沈某unfilial son 曾在泸水县得罪了陈大人,

  沈某便想着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化解为上,所以思索良久之后,才决定亲自来拜见一下陈大人。”

  “陈大人胸有沟壑,气量惊人,还望陈大人勿要发怒,一切皆为沈某之过.”

  一番咬文嚼字的话说的很漂亮,但也算是彻底将沈永志肚子里的东西给掏空了,并且还直接将宋Vajra 给卖了。

  对方想让他跟Chen Yuan 碰一碰,他沈永志也不是傻子,能在汤山府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这么多年,除了martial power 之外,还得需要一些脑子。

  就算结怨,也是应该等到宋Vajra 之后,刚来就给对方下马威,若是对方从Qingzhou City 调来powerhouse 怎么办?

  沈永志说完,宋Vajra 的脸瞬间便黑了一下。

  “是吗?宋青使?”

  Chen Yuan 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

  “this Song 也是想着陈大人与Brother Shen 不如turn hostility into friendship ,所以才自作主张派人告诉了Brother Shen ,陈大人恕罪。”

  嘴上这么说,可宋Vajra 也知道就沈永志的这么一段话,直接将他之间建立给Chen Yuan 的‘好印象’没有了。

  心中不由得闪过一抹murderous intention 。

  “化解恩怨?你可知沈涛在泸水县做了什么?”Chen Yuan 不再去管宋Vajra ,话音一转,直接looked towards 了沈永志。

  “都是沈某教子无方。”

  “一句轻飘飘的教子无方就能揭过了?沈涛敢如此狂妄,恐怕都是因为你在纵容吧?当街杀人视Imperial Court 律法如无物,菜刀帮已经凌驾于Imperial Court 之上了吗?

  Chen Yuan coldly snorted 。

  “沈某知罪,此次来也正是特意前来赔罪的,自此之后,在下一定管教好手下的帮众,为Imperial Court 出力,

  陈大人初来乍到不宜大动干戈,只要大人愿意揭过此事,沈某日后一定对大人对Imperial Court 言听计从,这一点.宋青使是明白的。”

  沈永志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并且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显得很有诚意,只可惜,无论如何他都impossible 活下去。

  他是个聪明人,一直想将Chen Yuan 的注意力放到宋Vajra 的身上。

  “Brother Shen 这是说的什么话?this Song 岂会明白?”宋Vajra 冷笑了一声。

  “宋青使是个装糊涂的expert 啊,”沈永志laughed ,随后看着Chen Yuan 又道:

  “大人,沈某还有一句肺腑之言不知当不当讲。”

  “沈Gang Lord 想说什么?”

  Chen Yuan 凝视着他。

  心中却在盘算着自己在不动用丹符的情况下能否迅速斩杀沈永志,以他通玄后期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确实有那么一点棘手。

  最重要的是宋Vajra 会不会插手?

  要知道,他可也是一位通玄后期的powerhouse 啊!

  沈永志took a deep breath ,said solemnly :

  “沈某是个粗人,其实不太会说什么场面话,只想跟陈大人说几句肺腑之言,咱们汤山府地处三州交界,物产丰富,Cultivation 资源庞大,是一块非常大的肥肉。”

  “这些肥肉,沈某吃不下,宋青使也吃不下,但如果我等联手的话,绝对可以吃得下,有了如此庞大的资源支撑,何愁不能结成Heavenly Pill ,自此享受三甲子life essence ?

  沈某知道陈大人innate talent 高绝,年纪轻轻便能位列Hidden Dragon List 第二十位,前途不可限量,但.前提是能将这innate talent 转化为实力,

  沈某虽然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可也在汤山府内经营了多年,人脉庞大,若有沈某相助,陈大人with no difficulty 便能彻底掌控汤山府。

  换句话说,若是沈某与陈大人为敌,必将给陈大人带来不少麻烦,这些争斗的时间放到Cultivation 上面难道不是一个双赢的事情吗?”

  沈永志侃侃而谈,整个巡天殿都变成了他的独秀,宋Vajra 脸色沉静的听着这些耳熟的话,心中冷笑了两声。

  “陈大人觉得如何?”

  最后沈永志又问了一句。

  他的话的确带有煽动性,仿佛只有跟他合作才是一个最明智的选择,但合作可是要分给他们东西的。

  小child 才做选择分来分去,大人全都要!

  “沈Gang Lord 的真是胆大包天啊,当着本使的面居然都敢说这些话,难道你觉得天下所有官员都贪腐吗?”

  “还有,本使刚刚杀了伱的儿子,转头就来说合作联手,你觉得本使很容易骗吗?”Chen Yuan 眼神微冷。

  沈永志笑了几句:“或许天下不是所有官员都会贪,可贪腐的官员放眼天下绝对是九成九的,陈大人正直令人敬佩,

  但.这可不是什么双赢的选择,至于a trifling 儿子根本不被沈某放在眼中,沈某别的不多就是子嗣多,

  只有子嗣多了才能诞生真正的天才,一个沈涛又算得了什么?陈大人杀了他,沈某没有一丝一毫的怒意。”

  “当然,如此确实有些不让人放心,这样吧,沈某膝下还有几个未结亲的女儿,长的也算delicate and pretty 可人,陈大人挑一个,你我结成翁婿之好如何?”

  他的脸上洋溢着笑意,最后又加了一句:“若是陈大人喜欢,全部收走也无妨。”

  沈永志自以为自己的条件不错,跟Chen Yuan 加起来算是强强联合,而且若是能收他为婿,借着他的innate talent 和背景,

  Shen Family 独霸汤山府也不是impossible 。

  但Chen Yuan 的脸色此刻却是沉了下去,沈永志算什么东西,居然想当他半个爹,真是上赶着courting death !

  而且自己似乎也真的受欢迎,已经有好几个人想收他为婿了

  “砰!!!”

  Chen Yuan 直接将面前的桌子掀了,直视着沈永志coldly said :

  “混账,你沈永志真的胆大包天,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收我为婿?是可忍孰不可忍!不仅违反Imperial Court 律法在下,犯下诸多罪行,如今居然还敢恬不知耻,谁给你的胆子!”

  一声怒喝,巡天殿内absolute silence ,气氛凝重到了极点,宋Vajra 眼睛一眯,心中冷笑,从沈永志刚进来的时候,

  他就已经感知到了Chen Yuan 流露出的那一抹murderous intention ,可笑沈永志居然毫无察觉。

  看来

  今天有好戏看了。

  最好both sides suffer ,双双陨落!

  被Chen Yuan 一顿怒骂,沈永志的脸色此刻也沉了下来,不过他还是保持着基本的镇定,直视着Chen Yuan 道:

  “陈大人若是不愿便不愿,何必如此动怒?沈某也只是起了爱才之心而已,这样吧,沈某派人送上二十枚essence crystal 化解你我恩怨如何?”

  “你我的恩怨化不开!”

  Chen Yuan 将之前刘岩所写的罪状拿了出来,coldly said :

  “菜刀帮罪行无数,为祸百姓多年,罪大恶极,今日便是菜刀帮覆灭之日!”

  “宋大人觉得呢?”

  Chen Yuan 目光一转。

  “本使觉得可行,只可惜今日Cultivation 不善,导致true essence 有些紊乱,恐怕帮不上陈青使了。”宋Vajra 凝声说道。

  沈永志想背弃投奔Chen Yuan ,也不看自己how many catties and how many taels ,现在必须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之后才能更好的帮他做事。

  “无妨,宋大人便看着好了。”

  Chen Yuan indifferently said 。

  宋Vajra 不愿插手自然是最好,他不怕跟沈永志both sides suffer ,宋Vajra the fisherman profits ,他只是忌惮对方跟沈永志联手。

  如此的话,或许他就得动用丹符了。

  只不过那样有些得不偿失,丹境powerhouse 一击,用在通Black Tortoise 者的身上着实有些大材小用了。

  “好。”

  宋Vajra laughed 。

  “Chen Yuan ,你不要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

  看到Chen Yuan 竟然跟宋Vajra 商量着杀他,这一刻,沈永志是真的有些怒了,从进入巡天殿开始他便放低了姿态。

  不惜让出利益和女儿,就是为了跟Chen Yuan 交好,要知道,他可是还有儿子死在对方的手中啊!

  但对方却一直overbearing ,丝毫颜面不给他,让他如何能忍?

  难道要等Chen Yuan 将刀架在他脖子上吗?

  Chen Yuan 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

  “what thing are you ,trifling 垃圾也敢威胁本使?”

  “你敢骂我是垃圾?莫不是真要courting death 不成?莫以为你身为巡天青使沈某便不敢动手,at worst 放弃菜刀帮,沈某在血州一样可以潇洒。

  Hidden Dragon List 二十又如何?你不过天元cultivation base 而已,真觉得自己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了?”沈永志coldly snorted ,直接抽出了背后的两柄双刀。

  刀刃cold light 乍现,逸散着一股sharp aura ,这两柄刀乃是他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请得Master 铸就,不输Spiritual Artifact 。

  早年间他凭借着两把菜刀杀穿了十条街,如今,靠着手里的两柄寒刃,死在他刀下的通玄亦有一掌之数!

  “别误会,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一句话直接骂了在场的所有人,宋Vajra complexion azure-white ,知道Chen Yuan 是因为沈永志前来的原因,牵扯到了他的身上。

  心中强行将这股积郁之气压下,而他身边的一众巡天使也脸色各有不同,但也丝毫不敢有丝毫的不悦之色。

  “courting death !”

  “你才是truly courting death !”

  in a flash ,Chen Yuan 话音一落,接着一步踏出,周身气血汇聚,true essence 躁动,轰然递出一拳。

  “bang! ”

  恐怖的fist strength 直接炸裂在沈永志身前,他周身护体astral qi 撑起,以双刀forcibly 的挡住了this fist ,但这股力量实在太强。

  将他forcibly 轰出了巡天殿。

  地面颤动,great hall 似有灰尘落下,将沈永志轰退之后,Chen Yuan 也不停留,随之出了巡天殿。

  沈永志凌空而立,身上black robe 被那股fist strength 撕裂,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他俯瞰着下方直冲而来的Chen Yuan ,断喝一声:

  “Chen Yuan ,我要你死!”

  双臂一震,one after another 暗red 的纹路遍及沈永志周身,身上一层暗red 的astral qi 迅速汇聚,像是燃烧的火焰。

  双刀一挥,两blade glow 轰然落下。

  Chen Yuan 直冲而上,握住腰间Goose Plume Blade 直接拔出,紧接着,一道高亢的dragon roar 彻底震动了整个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

  暗red 与玄black 交织的blade glow 爆发,霎那间便将沈永志的手段破灭,moved towards 其fleshy body 斩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