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328

  第328章 机缘,Blood Bodhi !(八千求订阅)

  “bang! ”

  虚空发出一道巨大的震动,热浪席卷而出。

  只一刀,沈永志便感觉气血在震荡,脏腑在移位,他不敢置信的看着Chen Yuan ,心中满是惊骇,对方怎么可能这么强!

  天元cultivation base ,竟然将他这个通玄后期的Martial Artist 压在下风!

  这impossible !

  但即便心中再不愿意相信,可事实就摆在他的面前,让他不得不接受现实。

  是的,Chen Yuan 很强!

  之前未曾breakthrough ‘blood energy 如龙’realm 之时,他就有实力能跟通玄后期的Martial Artist 过招,如今再配合上强大的fleshy body 气血。

  实力直接倍增!

  even more how ,他这近一个月来的苦修也不是白修的,cultivation base 增长了不少,所以才能一爆发就展现出过人的实力。

  “bang! bang! bang! ”

  虚空中震荡不断,Chen Yuan 连连爆发,blade glow 像是不要钱一样,疯狂的moved towards 沈永志宣泄,dantian 内的Innate true essence 像是出现了一个漏斗,迅速消耗。

  但消耗的同时,周身百窍大开,又在吸纳着周围的World’s Essence Qi ,虽然跟不上消耗的速度,但也能弥补不少。

  Chen Yuan 不仅是个粗人,还异常的持*!

  “杀!”

  被击退百米的沈永志狂吼一声,双目泛红,显然已经是杀红了眼睛,周身凝绕着强大无比的murderous aura 。

  next moment ,双刀横空,直击Chen Yuan !

  下方的观战的众人也被Chen Yuan 和沈永志交战的场景惊到了,心中翻起无限骇浪,目光灼灼的盯着这一幕。

  二人的每一次交锋都像是两颗巨石在碰撞,发出的rumbling sound ,甚至能传到万米之外,宛如thunder 怒吼。

  宋Vajra 的面色极为凝重,他清楚既然Chen Yuan 敢率先动手,那一定是拥有不弱的实力,不然也不会登上Hidden Dragon List 前列。

  可在他的判断中,最多Chen Yuan 也就是跟沈永志打个平手,毕竟,他坐镇汤山府多年,跟沈永志之间很了解。

  也见过他出手

  每一次动手前,沈永志都很平静,甚至还会嬉笑怒骂,可一旦杀红了眼,那实力便会凭空增强不少。

  他甚至怀疑沈永志身上有什么隐藏的bloodline 。

  也正是靠着这股疯劲儿,沈永志才能以一介白身短短数十年威震汤山,可跟他的交手的Chen Yuan 比他还要疯!

  再配合上恐怖的实力,直接便将对方压入了下风。

  震撼!强大!

  现在宋Vajra 终于明白Chen Yuan 敢独身前来汤山府上任的底气从何而来了,并不是靠着什么其他隐藏的expert 。

  就是单单凭借着自己恐怖的实力!

  足以与任何人匹敌的强大实力。

  甚至就连他在见识到Chen Yuan 的手段之后,都没有丝毫的把握能够胜过他!

  算盘打错了.

  方才Chen Yuan 欲动手,他表明态度不插手,其实就是希望沈永志给Chen Yuan 来一个教训,让他知道the sky is how high ,the earth is how deep 。

  等到他重伤之际自己再出手相救。

  在之后,找人直接做掉Chen Yuan ,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会觉得是沈永志动的手,他就可以置身事外。

  但现在,他要救援的人恐怕就要换一个目标了。

  相比于其他看客,Yue Shan 几人就要显得比较calm and composed ,没办法,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们对自家大人的实力就是有一股盲目的自信。

  连丹境Grandmaster 都因自家大人而死,even more how 一个trifling 的通Black Tortoise 者。

  虚空中的战斗还在继续,短短数ten breaths 的交锋,二人直接高下立判,Chen Yuan 衣着不乱,imposing manner 高涨,反观沈永志却是颇为凄惨。

  corner of the mouth flow blood ,衣衫破碎,连气息都有些不稳。

  刚刚的那股疯劲儿也在Chen Yuan 的爆锤之下恢复了清明,想对付发狂的人,就要比对方还要发狂!

  “杀生刀!”

  败退,尤其还是败退在一个cultivation base 比自己弱的人手上,是沈永志不可接受的,他有预感,this time 就是真正的Life and Death Battle 。

  要是输了,自己可能真的会死。

  所以,他直接爆发了,身上one after another 殷红的血色融入手中双刀,他的气息在拔高,他的体型在衰小。

  这是他早年间得到的一种demonic path secret technique ,曾经他就是靠着这门secret technique ,数次反杀比自己实力强的Martial Artist 。

  虽然backlash 有点大,但在死亡的威胁面前全都算不了什么。

  this time ,他要杀了Chen Yuan !

  管他背后有什么背景,管他有什么绝世的innate talent ,这些他都不管了,他要撕碎了Chen Yuan ,at worst 舍弃基业投奔Demon Sect 。

  就不信还真有人敢追到血州为Chen Yuan 复仇。

  手中杀生之刃的威势愈来愈强,在沈永志的身后,此刻已然凝成了一道血幕,恐怖的murderous intention 从其周身爆发。

  目光一寒,沈永志动了,在虚空中划过一道blood light ,直冲Chen Yuan 的头颅!

  而此刻,面对沈永志的开大,他没有选择阻止,而是早早的闭上了眼睛,一股隐晦的imposing manner 开始酝酿。

  murderous aura 、煞气、元气、blood energy .

  这一刻,Chen Yuan 周身所有的力量凝为一体,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淡漠的看着blood light 环绕的沈永志,双手握刀至头顶。

  恐怖的气息环绕,一柄近四十米的玄black blade glow 横空。

  ‘无间Slaughter Dao ’!

  this time ,Chen Yuan 施展的是许久都未曾用过的无间Slaughter Dao !

  这一门Blade Technique 是他的机缘Blade Technique ,早期对Chen Yuan 有着巨大的帮助,所以他一直都在默默Cultivation ,如今在将那枚black 石头损毁spirituality 的情况下。

  他终于在this style Blade Technique 上面comprehended 真正的essence 。

  随之而来的,也代表着他的实力再度提升。

  原本想留着当做一张小小的底牌,可随着自己的对手越来越强,根本无法再隐藏下去了,单凭一招‘dragon roar ’面对强敌根本不够。

  在沈永志抵达近前的时候,Chen Yuan 双手握刀的动作终于有了变化,他看似缓缓劈了下来,实则动作非常之快。

  转瞬即斩!

  “bang! ”

  blade glow 斩下,与沈永志化作的scarlet rays of light 碰撞在了一起。

  发出了一道自交手以来的最强rumbling sound 音,响彻万米,好似平地一声惊雷,接着,仿佛整个虚空都凝滞了。

  下方的众人全部都目不转盯的看着上面的场景,想知道谁胜谁负。

  凝滞了约莫一息时间,交锋的中心开始有了变化。

  “咔吧.”

  沈永志惊愕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双刀,满是不可置信,他的最强手段,失效了.他最引以为傲,视为底牌的手段抵不过Chen Yuan !

  双刀寸寸崩裂,能比肩Spiritual Artifact 一般的双刀碎了。

  紧接着,酝酿已久的热浪轰然爆发。

  moved towards 远方swept away 。

  沈永志脸色殷红,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的喷出一口老血,原本精壮的fleshy body ,像是瓷器一般开始裂出了一道Dao Pattern 。

  backlash 来了!

  且是伴随着极重的伤势一起爆发的。

  “bang! ”

  热浪裹挟着沈永志,从数十米的高空上砸落在地面之上,直接砸出了一个数米的大坑,灰尘随之而起。

  寂静无声,宛如真空!

  在Chen Yuan 一刀将沈永志轰下地面之后,偌大的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数百围观之人齐齐沉默了,没有人敢发出一丝声音。

  看着虚空中仅仅只是衣角被吹动的Chen Yuan ,像是在看一位Immortal God 。

  一位即将在汤山府冉冉升起的新神!

  with no difficulty ,干脆利落的击败沈永志,意味着Chen Yuan 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汤山Peak 的地步,丹境Grandmaster 不出,谁与争锋?

  要知道,沈永志通玄后期的cultivation base 虽然在汤山府can’t be considered 顶点,但绝对是前五的人物,对某些人来说,那就是aloof and remote 的great character 。

  如今great character 跌落凡尘,他们如何能不震动?

  虚空中,Chen Yuan 胸前微微起伏,淡淡的出了一口气,this blade 的威能还不错,绝对能轻易斩杀一位通玄后期之下的Martial Artist 。

  他不像是表面的那么轻松,实际上他方才的那一刀已经近乎出了全力,如此才能一刀重伤后期realm 的沈永志。

  对方也不是凡俗,只可惜遇到了他!

  step by step 的从虚空中走下,像是有着一个个台阶,众人全部都惊疑的看着Chen Yuan ,知道他要准备下杀手了。

  一般这种时刻,都是下杀手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的时候。

  坑里的沈永志嘴里吐着血沫,意识有些模糊,隐隐间仿佛看到了Chen Yuan 有好几个化身,怎么也找不清真身。

  从数十米高轰然跌落,让他伤上加伤,如今还剩下最后一缕生机。

  “Chen Yuan !”

  沈永志撕心揭底的喊出了这一道声音,但这一道声音只有Chen Yuan 自己能够听得到,因为实在是太轻了。

  “菜刀帮这个名字,自今日起就要彻底除名了!”

  Chen Yuan 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抬起了手指。

  这是他来汤山府的第一个目标,至此算是了结,imposing manner 说来沈永志真的很是不凡,forcibly 的凭借着自己的一腔热血,杀出了一片Heaven and Earth 。

  绝对是身怀luck 之辈。

  如果不是Chen Yuan 突然上位汤山青使,一沈永志建立起来的人脉和势力,他未来有不小的机会能够breakthrough 丹境,进而成为汤山的王者。

  这样的人,足以称之为formidable person 人物了。

  不过,管他是who 物,落在Chen Yuan 手里都impossible 有善终,他的性格不似别人,对敌人会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他的敌人,必须死!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看着地上濒死的沈永志,Chen Yuan 忽然对自己即将到来的luck 有了些好奇,会是什么呢?希望是能够增强cultivation base 的东西。

  “陈大人且慢动手。”

  在即将动手的这一刻,准备许久的宋Vajra 终于出口了,他想救下沈永志,一是为了给Chen Yuan 添一个fleshy body ,

  二是不想自己日后独自面对Chen Yuan 这股棘手的家伙。

  但他开了口,Chen Yuan 却没有丝毫的停滞,甚至都没有回一句话,掌中astral qi 汇聚.

  见到Chen Yuan 一点面子不给,宋Vajra 面色一沉,一道astral qi 打出,刚好挡住了Chen Yuan 的那一掌,附近的气氛开始骤降。

  Yue Shan and the others 当即拔出了刀,与附近汤山府的Heaven Patrol Guard 对峙。

  “滚。”

  冷冷的瞥了一眼宋Vajra ,现在沈永志已败,他也无需再顾忌二人联手了,手中再度punched out ,正好对着沈永志的头颅。

  ‘砰’的一声,好似西瓜迸裂,血水四溅,残骨渣子崩了出去,菜刀帮Gang Lord 沈永志身死!

  甚至他连最后的遗言都没有说出来,就被Chen Yuan 一拳轰杀。

  轰杀之后,Chen Yuan 凝神静气的看着那道luck ,迅速被Altar of Luck 吸收,很快,一道新的指引出现了脑海中。

  这是一句顺口的歇语。

  “水淹汤山大佛膝,一直行遇Blood Bodhi !”

  心中默念了几次,Chen Yuan 目光一凝,看来自己的this time 机缘就是跟这股汤山大佛有关系了,看来此事过后还得再调查一下这个所谓的大佛有没有什么古怪。

  至于最后的那一句‘一直行遇Blood Bodhi ’就简单的多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等到水淹大佛膝的时候一路直行,便会遇到自己此行的目标‘Blood Bodhi ’!

  听名字,似乎应该是是跟气血有关的东西。

  希望能助自己直接晋升Heavenly Origin Realm Peak 。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儿,Chen Yuan 刚好看到了一脸阴沉的宋Vajra 盯着坑洞内的残尸:

  “怎么,宋青使有什么感慨?”

  put out a long breath ,压住心中的murderous intention 与被Chen Yuan 呵斥的愤怒,宋Vajra 道:

  “此次,陈大人冲动了,沈永志不可杀之啊!”

  “我杀了又待如何?”

  开玩笑,身怀luck 又跟自己有仇的,怎么可能不杀?

  不仅要杀,还得速杀,他可不希望自己找个机缘还要费劲。

  “菜刀帮势力庞大,遍及近半汤山范围,而沈永志在汤山江湖盟友众多,他的子嗣和女儿多有与那些江湖势力联姻。

  牵一发而动全身,难道陈大人不怕他们动乱?”

  宋Vajra 如实说。

  “本官身为Imperial Court 命官,难道就要因为顾忌而不杀?正是宋青使你这种心态的纵容,才养出了沈永志这样的人,

  谁要是敢动乱,直接灭杀了就是,陈某还嫌刀下的冤魂还不够多呢!”

  还有一句话Chen Yuan 没有说出口,无需他们动乱,等到他腾开手,这些势力都是要one after another 处置的,要是跳出来最好,

  也省得找什么借口了。

  畏惧?

  他陈某人从来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都是别人畏惧他!

  ————

  八千字奉上,求订阅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