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406

  第406章 机缘,Heaven and Earth Furnace !(7k大章为Alliance Leader 4401大佬加更)

  “刚才进入登仙楼之时,有人托我给Brother Chen 带句话儿,说是东瀛柳生家族的人,想要求见Brother Chen 一面,化解恩怨。”

  叶尘白如是道。

  “柳生家族?”

  Chen Yuan 眉头一挑,目光闪动,他的确与柳生家族结怨过,当初在南陵府的时候,那名东瀛Martial Artist 柳生真一曾经挑战过他。

  最后被他生生打死,夺了luck 。

  从那所谓的云江龙神身上拿到了那片True Dragon 遗鳞。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消息传出柳生家族的人要为柳生真一报仇,但是由于姜河放出了话,才让那些东瀛倭奴不敢妄动。

  本以为此事至此了结,didn’t expect 这些倭奴又找上了门来!

  想想也对,据Chen Yuan 得到的情报,柳生真一的兄长柳生武义曾是Hidden Dragon List 前五十的powerhouse ,只不过后来由于Hidden Dragon List 的混战,将其挤了下去。

  他原本还想着趁机灭了那家伙,只可惜他被挤下去之后,便再无动静,Chen Yuan 的想法暂时也就作罢了。

  毕竟,他总impossible 专门去一趟东瀛。

  眼下,居然上赶着找上了门来,有意思.还专门找上了叶尘白。

  “东瀛的柳生家族。”Zhang Xuan 眉头一蹙,显然听过这个名字。

  东瀛虽然只是Eastern Sea 之外的蛮夷之地,但毕竟也是一国,而柳生家族则是东瀛one of the Three Great Families ,更是隐隐为Three Great Families 之首。

  实力不容小觑,根据他father 曾经说过的话,柳生家族的实力足以比肩江湖中的top sects ,族中极可能有Yang God 层次的真君powerhouse 坐镇。

  “Brother Chen 还曾与东瀛蛮夷有过仇怨?”上官御目光一惊,有了与之前Zhang Xuan 差不多的感触,cultivation base 实力提升算是一绝。

  但这招惹仇家的速度也是一绝。

  中原大地的还不止,连海外蛮夷都有仇家,还真是不凡。

  “不错,柳生家族的人的确是这么拜托我的,希望由我牵线,能与Brother Chen 见一面,当然,若是Brother Chen 不愿,也只当this Ye 没有说过此话就是了。”

  叶尘白said with a smile 。

  柳生家族的人的确给他送了些礼物,但这些还不足以让他借着自己的面子邀请Chen Yuan ,对他而言,Chen Yuan 不仅仅只是一个朋友。

  更重要是对方能带给他利益。

  以利益作为纽带的朋友,才是最好的朋友。

  Chen Yuan 沉思了片刻,said solemnly :

  “既然对方都托到了brother Ye 身上,陈某见他们一面倒也没什么,不过,让他们先等着吧,等到宴会过后再见。”

  他还不至于连一个柳生家族的人都不敢见。

  “好。”

  叶尘白爽朗一些,接着,直接带着Chen Yuan 、Zhang Xuan entire group ,来到了他之前准备好的地方,仍然是位于登仙楼,只不过是Fifth Layer 。

  里面的装饰非常不错,古色古香,倒真有点****的意思了。

  this time 的送行宴叶尘白花了不少心思,从Chen Yuan 还没有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准备了,就是等到对方登顶第一之后再当做庆功宴。

  只不过之前Chen Yuan 在登仙战中受了些伤势,接连几日都没有时间这才拖到了今日。

  宴席之上一共准备了十余道High Level 佳肴,每一道都是稀世珍品,有Eastern Sea Sea Territory 的无骨灵鱼,有Southern Border Monster Race 的三蛇羹。

  有北蛮边疆的天Spirit Insect 草,有西域的.

  也就是Martial Emperor 城all-inclusive ,天下各处Martial Artist 都能在此见到,也能得到那些地方的特产,不然,想要凑齐这些东西还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

  最为珍贵的还是spirit tea 和灵酒,据叶尘白说这些都是化阳daoist 才能品用的,能得到可废了他不少的功夫。

  上官御说,单单就这么一席酒宴,至少也得价值十枚essence crystal ,叶尘白此次绝对是下了血本了。

  宴会一共有五人,Chen Yuan 居于首,无人有异议,接连两次为上官御出头,他已经将Chen Yuan 奉为兄长,叶尘白此次主要也是因他。

  Zhang Xuan cultivation base 毕竟低一些,也不会多说什么。

  apart from this ,最后一人便是上官虹了。

  显然,上官御还是没有熄了他的小心思,想将younger sister 托付给Chen Yuan ,然后一跃而上,成为Chen Yuan 的大兄。

  这些上官虹毫不知情,专门还敬了几杯酒水给Chen Yuan ,感谢他为兄长上官御出气,之后便连干三碗灵酒,

  让几人侧目。

  不得不说,上官虹的身上的确有一股valiant and formidable looking 的气质。

  被Chen Yuan 夸赞为巾帼not conceding to men 。

  宴席上的气氛很热烈,因为本质上来说他们都算是自己人,关系本就不远,自然不会有多少疏远。

  Chen Yuan 几人品茗着灵酒,谈论着Cultivation 之事。

  Chen Yuan 已经告诉了他们,准备在近日Core Formation ,不会再继续耽搁下去,让Zhang Xuan 有些艳羡,要知道,当初他Astral Condensation Peak 的时候,Chen Yuan 还只是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Realm 。

  等到他breakthrough 通玄之后,Chen Yuan 也breakthrough 了通玄。

  如今他连通玄后期都还没有达到,但Chen Yuan 已经在准备Core Formation 之事了,如何能不让他心中羡慕?

  上官御也表示说会在近期Core Formation ,登仙战过后,再压制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接下来就是Core Formation ,正式成为Grandmaster 。

  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他也算是看出来了,没有Grandmaster cultivation base 在家族中终归还是没有话语权,他的目标是取而代之,

  从他father 手中拿到patriarch 之位,唯有如此,才能在Shangguan Family 拥有stand by one’s word 的权势,绝不会像是现在这样,

  因他起的事,可家族也给不了他太多的帮助。

  着实有些憋屈。

  上官虹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谈论,没有发表什么话,她现在虽然也是通玄cultivation base ,但相比较他们几人来说,差距还是有点大。

  距离丹境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接着,话题一转,几人又开始说起了江湖中的一些major event ,说Imperial Court 局势,说景泰为人,说起了Wind Cloud List ,

  说起了.Supreme 榜。

  这一说,便是半日时间,几人都很畅快,感觉无比舒心,有时候,一壶老酒,几个朋友,就能让身心彻底放松下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上官虹最先不支,由于cultivation base 比Chen Yuan and the others 稍弱,本身就有些抵御不了灵酒的强大力量。

  脸上已经露出了些许红晕。

  正说着话,外面忽然进来一名登仙楼的Martial Artist ,躬身走到叶尘白的耳边,轻轻喃语了几声,让叶尘白brows slightly wrinkle ,said solemnly :

  “让他们继续等着。”

  Chen Yuan took a deep breath ,将手中酒杯放下,indifferently said :

  “是柳生家族的人?”

  “正是,想必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他们已经喝了半日时间,对方等的不耐烦也很正常。

  “些许倭奴,也敢逞凶?”上官御轻snorted 。

  中原大地since ancient times 都是天下中心,乃是各方蛮夷的天朝上国,尤其是前楚之时更盛,为各方所敬仰。

  他们这些中原人,自然而然的也就油然而生的了一些傲气。

  即便柳生家族是东瀛one of the Three Great Families ,可在众人的眼中,仍然算不了什么,发自内心的便有一股鄙夷。

  Chen Yuan 摇摇头,indifferently said :

  “既然他们这么想见我,就让他们进来吧。”

  叶尘白看了一眼Chen Yuan ,见他不似说笑,冲着身旁的Martial Artist instructed :

  “让他们进来吧。”

  “是,属下遵命。”

  “哒哒.”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经过通禀,外面的几个东瀛Martial Artist 走进房间,为首之人是标准的中原打扮方式。

  一袭棕色条纹长袍,长发被扎起,一双眼睛细长,充满着锐利的rays of light ,唯独腰间挎着的是一柄不同于中原的长刀。

  比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的制式长刀要更加修长一些。

  男子嘴唇略薄,aquiline nose ,reserved ,周身逸散着一股通玄后期的强大气息,整个人都好似一柄长刀。

  在此人身后跟着的则是几个随从,但cultivation base 也不算低,都有通玄cultivation base ,统一的东瀛衣衫,面无表情的跟在为首之人的身上。

  为首男子在上官御and the others 的身上环视一遍,定格在了Chen Yuan 的身上,躬身道:

  “东瀛柳生氏,柳生武义,见过陈青使。”

  柳生武义躬身过后,其身后的几个东瀛Martial Artist ,也都随之轻轻弯腰,以示敬意。

  而Chen Yuan 则是subconsciously 的张开了Heavenly Eye ,然后

  便看到了对方身上浓郁的一抹azure luck ,心中一动,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this time 的luck 来的还真快。

  他本以为要到之后才能随缘得到,didn’t expect 这么快就送上了门。

  还真是.

  好事。

  “柳生家族见我,有什么事儿要说?”Chen Yuan indifferently asked ,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常神情,动手肯定是要动手的。

  但最好肯定还是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不然,屡次如此,必然会让人察觉到异常。

  柳生武义站直身躯,said solemnly :

  “此次来,是想与阁下交个朋友。”

  “先坐吧。”

  Chen Yuan 指着一旁的座椅道。

  “many thanks 陈青使。”

  柳生武义再度躬身,接着缓缓坐下。

  东瀛的倭奴的确是这样,知小节而无大义,Chen Yuan 也并没有感觉到什么诧异之色。

  “柳生真一死在我手中,你却要与我交朋友,有什么目的直言就是了。”

  柳生武义听到柳生真一这个名字,brows slightly wrinkle ,自己的亲younger brother 死在对方的手中,他当然想要报仇,但被家族给阻止了。

  以免引得姜河震怒,影响家族在中原的大计。

  后来他打算在登仙战上彻底将Chen Yuan 灭杀,但还没有等着过多久,对方就已经登上了Hidden Dragon List 第一,this time 就不是他想不想报仇的事儿了。

  而是Chen Yuan 杀不杀他了。

  所以他才决定不参加此次登仙战,任由排名被顶下去。

  “江湖纷争,生死由天,真一死在陈青使手中,是他之幸事。”柳生武义低下了头颅,当日登仙战他是亲自观战了的。

  只不过站的非常远,不引人注意。

  亲眼见证了Chen Yuan 的恐怖。

  以一敌众,强势登顶,尤其是与左承宗的那一战,更是不输于丹境Grandmaster 的争锋,令他心中震撼进而便是恐惧。

  这是东瀛的传统,向来都是慕强的。

  他承认,观摩完那一战之后,他对于Chen Yuan 心有恐惧。

  只可惜,家族还是将他派来见了Chen Yuan 。

  “hehe .”

  Chen Yuan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生死勿论的本质,是因为他有着让柳生家族重视的背景,不然,根本impossible 是这样。

  当初若不是姜河放出了话,柳生家族的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罢休。

  换句话说,现在他如果有Ten Great Immortal Sect 这等背景,有真君护持,Gu Family 当日还敢放出那等狂言吗?Azure Cloud Sword Sect 和Yun Family 还敢联手截杀他吗?

  “武义此次来,一是恭贺陈青使登顶第一,送上一些东瀛的礼物,二则是想与阁下谈一桩交易。”

  柳生武义低声道。

  “东瀛倭奴能送上什么礼物?”上官御轻笑了一声,就当着柳生武义的面直接说他是倭奴,让柳生武义的脸上闪过一抹怒意。

  “阁下虽说中原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也不可辱我东瀛。”

  “呵,辱你又能如何?”上官御faint smile 的看了对方一眼。

  “你”

  “好了,柳生Fellow Daoist 想说什么,直接说就是了,Brother Chen 的时间有限,没工夫在这里与伱掰扯。”叶尘白适时的插了一句嘴。

  柳生武义轻snorted ,目光转向Chen Yuan ,said solemnly :

  “柳生家族为陈青使准备了High Level 美姬七名,具都是我东瀛Aristocratic Family 女子,为陈青使准备了High Level 灵刀一柄,

  essence crystal 三十枚。”

  Chen Yuan 指着桌上的酒菜,indifferently said :

  “单单这一桌酒菜就价值十枚essence crystal 。”

  “方才说的只是开胃菜,只要陈青使答应与我柳生家族做交易,还有更大的treasure 奉上。”柳生武义立刻道。

  “说说吧。”

  “登仙战登顶都能得到一枚登仙果,此物我柳生家族有大用,只要陈青使愿意拿出来,柳生家族的条件一定让阁下满意。”

  “我柳生家族乃是东瀛Three Great Families 之首,坐拥一座大岛,富可敌国,便是中原也没有多少能够比得上,

  即便是辅助Core Formation 的treasure ,也有不少。”

  说到家族,柳生武义的脸上凝现出一抹自傲。

  在中原柳生家族的确被称作蛮夷,但是在东瀛,柳生家族便是堪比皇帝的存在,掌控万千人的生死。

  “就这些吗?”

  柳生武义没有听出Chen Yuan 话语中的意思,继续道:

  “apart from this ,柳生家族还希望陈青使能帮我们一个小忙。”

  “说说看。”

  “我东瀛Martial Artist 想要融入中原,准备在Qing State 之内供奉一些长生牌位,希望陈青使能在姜河金使之前美言几句。”

  “长生牌位。”Chen Yuan 目光一寒凝声问道:

  “云阳府golden flower 寺里面的东瀛Martial Artist 牌位就是你们柳生家族的手笔吧?”

  “不错。”

  柳生武义nodded ,said with a smile :“除了golden flower 寺,还有Qing State 以及Yun Prefecture 的一些州府,都有我东瀛Martial Artist 的牌位,

  我等蛮夷仰慕中原文化,心向往之,只望青使答应,东瀛百姓必将永生铭记青使的恩德。”

  在他的眼中,一些中原Martial Artist 自诩天朝上国,十分倨傲,但若是将自己的地位放低,说仰慕中原,那便会让不少人帮忙。

  而这其中真正的大计,则无人能知。

  是的,这些长生牌位的供奉关乎一桩东瀛Martial Artist 的大计划,那些供奉牌位的州府也不是disordered and in a mess ,而是有迹可循。

  只可惜真正的大计划他地位太低不得而知,但从father 的口中他猜也能猜到,绝对是一桩关乎家族崛起的谋划。

  中原,since ancient times 都是东瀛Martial Artist 所向往的地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也就生出了一些不该生出的想法。

  Chen Yuan 笑了,他看着柳生武义道:

  “那你可知道,golden flower 寺准备在Qing State 汤山府立下寺院被我诛灭的事情?”

  “en? 青使为何如此?”

  显然他现在还并不清楚这件事。

  “因为.你trifling 东瀛倭奴,何敢在我中原立下长生牌位。”Chen Yuan 目光一凝,站起身直接将面前的桌子掀翻。

  借口找到了,大义名分!

  当然,他本身也很对这件事生气,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中原都是天朝上国,trifling 倭奴,卑贱如狗的东西,

  也敢在中原大地逞凶!

  桌子一翻,Zhang Xuan and the others 立刻站起身,looked towards 柳生武义的目光中充满murderous intention ,只有叶尘白还不太明白状况,不清楚为什么Chen Yuan 突然暴怒。

  还直接将桌子给掀翻了!

  还好,酒菜算是吃完了,不然损失可就大了。

  “Brother Chen 息怒。”叶尘白连忙劝道。

  柳生武义僵在当场,还没有从Chen Yuan 突然爆发的态度中回神儿,Chen Yuan 强横的imposing manner ,直接笼罩整间房间。

  直到身上打了个shivered ,柳生武义才匆忙站起身,不解的问:

  “陈青使为何震怒?”

  “因为你东瀛倭奴,不配在我中原被供奉,知小节而无大义,若是你没有被我碰上尚且罢了,但你既然为我所知,东瀛在Qing State 的任何牌位一个都别想留,这些东西,就该被扔到茅房污秽之地,被万千人践踏。”

  Chen Yuan 甚至这些倭奴的习性,一旦崛起必将backlash 。

  原本他还以为只有云阳府一府之地有那种东西,现在看来,这些东瀛倭奴所图不小,力所能及之下,

  他不会坐视不管。

  听到这些话,柳生武义瞬间有些慌乱,但随之便是大怒,怒视着Chen Yuan 道:

  “陈青使,你可知这么做的后果?”

  “君子有所为,些许后果又能算得了什么?”从对方展露luck 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宣告了死亡,而他,在有限的条件下当然要为自己搞一个好借口。

  如此,就算是为人所知,也不怕什么。

  “既然如此,那便没什么好谈的了,吾等告辞!”柳生武义took a deep breath ,压制住心中的怒意,在Chen Yuan 的面前,他可不敢拔刀相向。

  说罢之后,柳生武义便准备带人离开。

  但Chen Yuan 怎么可能给他机会,目光微寒的看着对方,indifferently said :

  “谁允许你走了?”

  柳生武义step one stopped ,转过头,目光平静的说:

  “陈青使还有何事?”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叶尘白瞬间一惊,立刻劝道:

  “Brother Chen 不可!”

  他很清楚Chen Yuan 的性格,这是准备直接将对方给留下来了。

  但.Martial Emperor 城可是不允许私斗的。

  若想解决恩怨必须去专门的擂台上解决,不然,Martial Emperor 城的那些守卫可不管动手的是who ,尽皆都会镇压。

  这样的事情,已经出过无数次了。

  他不是反对Chen Yuan 击杀柳生武义,只是不想他因此而惹上麻烦。

  柳生武义凝视着Chen Yuan :

  “怎么,陈青使难道还想将我留下不成,你敢吗?”

  “why not dare ?”

  Chen Yuan 抬起手,直接阻止了叶尘白继续劝说的话,而Zhang Xuan and the others 则是拔刀相向,警惕的盯着柳生武义带来的几个随从。

  “Martial Emperor 城不许私斗,你若敢杀我,你自己也活不了,”柳生武义轻snorted ,indifferently said :

  “在下就站在这里,你若敢动手,尽管动手便是!”

  Chen Yuan 笑了,笑的很impudent ,next moment ,身形猛然动了,在虚空中划过一道残影,接着,皇屠刀一股强横的凶戾气息笼罩整个登仙楼。

  让柳生武义的身躯猛然一顿。

  “shua!”

  一缕锋锐的blade glow 瞬间闪过,冲霄而起。

  ”peng!”

  柳生武义的脑袋瞬间落在地上,眼睛瞪的很大,仿佛在临死之前见到了什么恐怖的场景,以Chen Yuan 现在的实力。

  即便是通玄Peak 的Martial Artist ,只要不是Hidden Dragon List 前十,他就有把握瞬杀,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机会,他弯下腰抓住柳生武义的脑袋,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这辈子没有见过这样的要求,陈某向来心善,自然要满足他的愿望。”

  周围寂静无声,听着Chen Yuan 的呢喃,柳生武义带来的那几个通玄随从刚想抽刀动手,上官御和Zhang Xuan 即刻上前。

  可还没有等他们动手,皇屠刀内的凶戾气息直接将他们笼罩,各自狰狞着面孔,不甘的轰然倒在地上。

  trifling 通玄,蝼蚁而已!

  Chen Yuan 的眼底闪过一抹azure luck 的rays of light ,如同游dragon-like ,钻入了他的灵台,意识深处,将那股luck 吸收之后。

  一股无形的波动震颤,很快,一抹新的luck 指引便涌上了Chen Yuan 的心头。

  “Eastern Sea 孤山锁龙川,Heaven and Earth Furnace Spirit Refinement Pill !”

  机缘,指引!

  Chen Yuan 睁开双目,眼底射出一抹精光,果然,this time 的机缘就是他目前所最为急需的High Level 福地,Heaven and Earth Furnace

  看来,他Core Formation 不远矣。

  还好,这High Level 宝地所在之所乃是Eastern Sea ,无需跑的太远,事后只需调查调查,以登仙楼的ability ,想必找到这所谓的锁龙川也并非一件太难的事情。

  终于

  快要Core Formation 了!

  唯有结成真丹,才能算是江湖中的中坚层次,拥有莫大的权势,而他,也将向着更高的层次再度攀升。

  “Brother Chen .你.”

  叶尘白看着满地的尸体,一时之间有些说不出什么话,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在Martial Emperor 城,尤其还是在登仙楼动手。

  绝对会引得巨大的震荡的。

  而这些事都是因他而起,如果不是他将那些东瀛Martial Artist 引荐,也不会引得Chen Yuan 震怒了,想到此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brother Ye 你也听到了,是他自己刻意求死的。”Chen Yuan 转过头,轻笑一声。

  他在此处动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登仙楼是最好的时机,一旦错过,对方万一被柳生家族的powerhouse 护持,

  他的机会就小多了。

  而且,他也等不了那么久,在对方将他激怒,自身找到了借口之后,顺势也就直接动手了。

  当然,他也清楚,这或许会有一些麻烦。

  不过还好他动手的时候也算是迅速,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叶尘白帮帮忙,此事想必也不会闹的太大。

  叶尘白低头看着死不瞑目的柳生武义,took a deep breath ,挤出一抹笑容:

  “Brother Chen 说的对,是柳生武义自己求死,怨不得旁人,this Ye 找一找family elder ,将此事压下去。”

  “brother Ye ,柳生武义and the others 进入登仙楼,见到的人多吗?”Chen Yuan 忽然目光一动。

  “倒是没有几人。”叶尘白狐疑的看了一眼Chen Yuan ,没明白他话语之中的是何含义,登仙楼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除了登仙战的时候让那些Hidden Dragon List 俊杰入住,其他时候基本都是封闭的,即便是开放,也只是下面三层而已。

  “这就很简单了,柳生武义的死跟陈某又有什么关系?”Chen Yuan 嘴角一勾,随手一挥,地上的几具尸体瞬间化为飞灰。

  随风飘向了外界。

  “不错,方才Brother Chen 明明就是兴之所至,习练了一招Blade Technique 而已。”

  Zhang Xuan said solemnly 。

  “柳生武义是谁,在下没见过啊。”上官御爽朗一笑。

  叶尘白corner of the mouth twitched ,this time 算是见到了Chen Yuan 的行事风格,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谁能说他动手杀死柳生武义了?

  再加上方才Chen Yuan 只出了一刀,动静算不上大,若是他找一找family elder ,此事遮掩遮掩,也就过去了。

  当然,这个过去指的也只是Martial Emperor 城的规矩,柳生家族的人一定会知道柳生武义and the others 是怎么消失的。

  但虱子多了不怕咬,为了luck 招惹几个仇家很正常。

  反正他们之前就已经结怨了。

  “几位说的对,吾等只是在喝酒而已。”叶尘白目光动了动,随即said with a smile 。

  “是极!是极!”

  “几位先稍后,this Ye 先去处理一些首尾。”

  “brother Ye ,many thanks 了。”

  “无妨,些许小忙this Ye 还是能帮的。”

  ————

  感谢4401大佬八万点币的打赏,这一章七千两百字为大佬加更。

  感谢少年董书友打赏的五千点币。

  还有一件事

  真不是水,之前有书友说进展太快了没有细节,石头也只是听从大家的意见而已,大家勿喷,我多更就是了。

  这个月三十一天,我已经更了快二十九万了,平均每天日万,写书以来,更的最多的一个月,在这里求个月票,本月没有双倍了,大家手里有的话就帮忙投一下。

  马上就两千月票了,感谢大家支持!!!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