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496

  虽然对于摩罗前辈支开自己有些失望,但他也没有多想,因为this world 确实有太多的神异,或许以他的cultivation base 根本不足以保守住这个秘密也说不定。

  从Wudang Mountain 顶一跃而下后,Chen Yuan 见到了早已经等候着的左承宗,他见到Chen Yuan 竟然出来的这么快有些惊诧:

  “Brother Chen .怎么这么快便说完了?”

  他还以为Chen Yuan 如此庄重的支开他,一定是有着什么重major event 情要说的。

  “说完了,自然便下来了。”

  Chen Yuan laughed ,没有透露出关于摩罗的事情,虽然心中依然还有知道其真实身份的一些惊诧余韵没有散去,

  但他的表面上并没有表露太多。

  左承宗slightly nodded ,心中疑惑不少,可也没有多问,从方才Chen Yuan 的态度就能看出,这件事估计很重要。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连Chen Yuan 自己也不清楚。

  “既如此,那Brother Chen 你我不妨便寻个隐秘之地论道一二?”左承宗说起了之前约定好的事情。

  “自无不可!”

  Chen Yuan 含笑答应。

  接着,在左承宗的带领下,他们二人直奔Wudang Mountain mountainside 处的一处小峰,在此处神色郑重的各自盘膝而坐。

  左承宗率先开口,阐述了自己对于cultivation 的理解,尤其着重讲的是thunder technique ,让Chen Yuan 都感觉十分的精彩,觉得左承宗不愧‘shocking and stunning ’四个字。

  未来有极大的可能成就Yang God 真君。

  等到左承宗讲述完后,Chen Yuan 都仍然还有些意犹未尽,‘thunder technique ’对他而言,绝对是不曾触及的方面。

  也是cultivation path 上的一个补充。

  毕竟,摩罗前辈都曾说过,世间大道万般profound mystery ,可实则却different routes to the same destination ,离不开一个Dao’ 字,佛道是道,demonic path 是道,邪道是道,世间一切都是道!

  左承宗讲述的是Thunder Dao ,Chen Yuan 讲述的却是自身的武道之意,Blade Intent 、拳意、sword intent 、killing intent 、也离不开一个武道之意。

  Chen Yuan 的另辟蹊径也让左承宗looked thoughtful ,因为他讲述的东西,跟曾经Ancestor Master 说过的话大抵相近,不由的便对Chen Yuan 更加佩服。

  不过丹境cultivation base ,便有如此深的领悟,让他有些追之不及。

  “说吧。”

  Wudang Mountain 顶,等到Chen Yuan 的身形彻底离开之后,老Heavenly Master 神色凝重的看着面前的这位曾经的Spiritual Mountain Divine Monk ,如今的mysterious 摩罗。

  Kṣitigarbha 这个名字老Heavenly Master 并不陌生,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但曾经同属Yang God Peak ,还是听过这名号的,毕竟西域虽远,却也是还在这天下。

  当年他游历天下时,便去过西域,初见便为Spiritual Mountain 的强大而感到震撼,单单是真君层次的Bodhisattva 便有数位,下面的Primordial Spirit spirit refinement Arhat 更是不下十位。

  绝对称得上first under the heavens 仙门。

  而这,还只是对方on the surface 的实力,真实实力如何,还尚未可知,这样的实力,中原任何一个仙门都impossible 是对手。…

  除非道门归一才能抗衡,但这更是impossible 的事情。

  而Buddhism 的野心显然也不止于此,将疆域可比拟小半个中原的西域彻底掌控后,便开始了入主中原,听闻现在连海外都曾有高僧远渡传道。

  原以为Buddhism 同心,但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因为据他所知的消息,Spiritual Mountain Kṣitigarbha Bodhisattva 早已经died during meditation 轮回。

  那么面前的摩罗又是何人?

  想来这其中还有他所不知道的世间隐秘。

  white clothed 摩罗slightly nodded ,一步踏出,Primordial Spirit 直接融入了面前的门户当中,进入了这一方Secret Realm ,与Wudang 老Heavenly Master 面而对立,沉吟片刻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Fellow Daoist 可知immortal domain ?”

  “知道。”

  老Heavenly Master slightly nodded ,他乃是Wudang Mountain 如今当代Heavenly Master ,仙门inheritance 久远,自当知道一些ordinary person 所不知道的隐秘。

  immortal domain ,便是其中之一。

  而‘Void Refinement 入道’境,被称作陆地immortal ,以他的cultivation base 日后时机一到,足以飞升immortal domain ,脱离人间浊世。

  “那Fellow Daoist 可知为何自千年前楚太祖cultivation base 达到人间Peak 后,便突然在短短立国数十年后便消失无踪?”

  “飞升?”

  老Heavenly Master 眉头一挑,开口问道。

  “如真是飞升,前楚自impossible 覆灭,实际上据this poor monk 所知,此方world 数千年来only one 位有可能飞升者,只有一人。”

  “Martial Sovereign ?”

  “善。”

  “摩Fellow Daoist Luo 究竟想说什么?”老Heavenly Master 凝视着对方问道。

  “immortal domain 不可入。”

  “因何?”

  “人间如棋盘,众生如棋子,你我皆不是执棋人,一枚棋子何以能得享长生?若Fellow Daoist 未来飞升immortal domain ,

  唯有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Fellow Daoist 觉得仅凭你一家之言,便能乱old man Dao Heart ?”老Heavenly Master 皱着眉头看着摩罗问道。

  摩罗轻叹一声:“this poor monk 之所以叛出Buddhism ,主因便是如此,况且,难道Fellow Daoist 就真的没有察觉到丝毫吗?”

  老Heavenly Master 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后才道:

  “这便是你让Chen Yuan 来山顶见old man 想说的话?”

  “其实Fellow Daoist 内心中早已经对此有怀疑了,this poor monk 只不过将这件事更加明确的告诉你,千年之前发生的事情很大,

  但都被天机遮掩了下来,即便是inheritance 千年的Wudang 仙门也impossible 知道当年之事。”

  “看来Spiritual Mountain 掺和了其中?”

  “是,所以this poor monk 离开Buddhism ,誓要覆灭Spiritual Mountain ,再立Buddhism ,佛言All living things are equal ,但某些人已经忘了一点,只知道佛之下All living things are equal 。”

  “那依Fellow Daoist 所言,该如何做?”

  老Heavenly Master 神色平淡的问道。

  “先覆Imperial Court ,再伐immortal domain !”

  摩罗said solemnly 。

  “Imperial Court ?”

  “前楚Xiang Family 八百年江山,不会简简单单就那么容易覆灭的,这其中必有immortal 插手,当年前楚覆灭,

  想必Fellow Daoist 也察觉到了吧?”

  老Heavenly Master 沉默不语,当年前楚覆灭时,他的确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因为前楚覆灭的太快了,就算是江湖expert 群起而攻之,覆灭的依然不太对劲。…

  如今被摩罗一语点破,着实有些恍然。

  “真若是如Fellow Daoist 所言,连楚太祖那等cultivation base 都只能陨落,难道Fellow Daoist 觉得仅凭你我就能妄言伐仙?”老Heavenly Master 眉头一蹙。

  “不仅仅只是你我,届时想来还有Fellow Daoist 会出手,天下之变,察觉到异常的impossible 只有this poor monk 一人,况且,

  this poor monk 觉得immortal domain 虽强,但绝不是没有一丝希望。”

  “Fellow Daoist 何出此言?”

  摩罗:“楚太祖失踪后,前楚仍然矗立了八百年之久,this poor monk 觉得这其中亦有隐秘。”

  老Heavenly Master 面色gloomy and uncertain ,凝声道:

  “Fellow Daoist 不怕old man 将你现身的事情泄露出去?”

  “不怕。”

  “哦?Fellow Daoist 还有依仗?”

  老Heavenly Master 抬起头凝视着面前的Primordial Spirit 之躯,有些curiously asked 。

  “因为以Fellow Daoist 的行事作风,不会做出这等事情,况且,Poor Daoist 之前说的句句尽是肺腑之言,若this poor monk 陨落,

  Wudang Mountain 也不会存在太久,你我这些六境,终将会被one after another 除去。”

  摩罗的神情毫无惧色。

  “Fellow Daoist 说的话,old man 会好好考虑的。”老Heavenly Master 并没有因为摩罗的一番话就立即答应与对方建立盟友关系。

  impossible 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因为对方说的话true or false ,现在还不能完全笃定,需要以时间来判定对错。

  “无妨,Fellow Daoist 尽可思虑一些时间,不过this poor monk 觉得,留给吾等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摩罗抬头望向虚空中的一片虚无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en? ”

  “Imperial Court 衰落之势早在立国之时便埋下了根,天下大乱的时间不会很久,烽烟四起时,this poor monk 断言必是immortal domain 临凡日。”

  “所以,恐怕Fellow Daoist 也已经提早做准备了吧?”

  老Heavenly Master 话音一转。

  摩罗mysterious 一笑问:“Fellow Daoist 觉得Chen Yuan this child 如何?”

  回想着之前那个youngster ,老Heavenly Master 沉吟了许久,面露grave expression :

  “有真君之资,未来若有机缘,六境亦可窥视。”

  之前Chen Yuan 见他的时候,他一眼望去便感觉到Chen Yuan 身上稳固而内敛的imposing manner ,周身运道亦是非凡,竟能压住承宗一头。

  innate talent 算是他生平仅见了。

  怪不得摩罗一直守在此人的身边,想来是对其寄予厚望了。

  “this poor monk 觉得只要Chen Yuan 不陨落,未来必是你我强援。”

  摩罗十分自信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至于陨落

  有他在,只要不是六境immortal 出手,尽可保其平安,而守在他身边的时间也不会太久,因为Chen Yuan 成长的太快了。

  自身的运道也是他第一次见到,且.似乎隐隐比初见之时更强了!

  对于这件事摩罗一直很好奇,因为人的运道天注定,像是姜河便是如此,天生sword heart ,luck 非凡。

  像是Chen Yuan 这种逐渐提升自己运道的人,着实有些可怖了。

  因为这代表Chen Yuan 未来的成长会越来越快,很难会遇到bottleneck 蹉跎时间,这也是他逐渐将未来的谋划算作他一份子的原因。…

  未来cultivation base 逐渐profound 时,若有Sovereign Dao 国运加持,Chen Yuan 恐怕比他都还要强。

  绝对是一大助力。

  “何以断定?”

  老Heavenly Master 略有些惊疑,不明白摩罗对此人为何会有如此信心,六境那可是已经被称之为immortal 了,可不是谁都能够跨入的。

  纵然是如今Supreme 榜上的几位,老Heavenly Master 也只觉得叶向南有不小的希望,其余倒也不凡,可若是说breakthrough Yang God 天堑晋升六境,那就有些难度了。

  即便是他,也是花费了两百年的时间才悟通这一境,于百年前晋升六境。

  所以他很不理解摩罗的自信从何而来。

  “Fellow Daoist wait and see 即可。”

  “好,那old man 便wait and see 。”

  “除了Chen Yuan ,Fellow Daoist 培养出的那位左承宗施主,未来亦有希望breakthrough 六境。”

  “摩Fellow Daoist Luo 高看了,承宗比之Chen Yuan 还是差了不少,未来能有Yang God cultivation base 已属不易,不可妄谈六境。”

  老Heavenly Master 不动声色的回应道。

  摩罗转过头看了一眼Secret Realm 之外的True Martial Palace ,mysterious 一笑,仿佛已经看透了左承宗的来历,而这个眼神也让老Heavenly Master 心中一沉,微微眯了眯眼睛,沉吟片刻后才道:

  “old man 希望摩Fellow Daoist Luo 不要泄露此事。”

  “这是自然,this poor monk 不是一个多嘴的人,若是左施主真有机缘breakthrough ,亦是天下之福。”摩罗单手合十道。

  ”en. ”

  双方沉寂了片刻时间,摩罗忽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this poor monk 此次来,除了告知Fellow Daoist immortal domain 之事外,还想请Fellow Daoist 帮this poor monk 一个忙。”

  “Fellow Daoist 请说。”

  老Heavenly Master 的目光逐渐变得凝重,从对方一眼看出左承宗的一些隐秘时,他就知道此人绝对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甚至比他还要强,自然不敢大意。

  “this poor monk 想”

  摩罗与Wudang Mountain 的老Heavenly Master 共商major event 时,Chen Yuan 与左承宗的论道也已经结束,双方论道one hour ,时间虽然不长,但二人都收获良多。

  左承宗还与其他人不同,之前与Chen Yuan 论道时要么cultivation base 比他强太多,要么cultivation base 比他低太多,能与他平行者很少。

  能跟这样的Fellow Daoist 论道,对Chen Yuan 而言,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左承宗对于thunder technique 的领悟非常深厚,甚至直指大道至理,也着实让Chen Yuan 见到了仙门direct disciple 的恐怖。

  而对于左承宗而言,今日论道亦如是。

  论道过后,摩罗仍然没有回来,Chen Yuan 也就没有急着下山,而是在左承宗的邀请下,决定在此地小住一晚。

  领略一下仙门的底蕴。

  江湖中传闻的Wudang 七子,Chen Yuan 没有见到全部,只见到了第七子Daoist Zhang ,对方面对Chen Yuan 很和煦,丝毫没有摆出化阳daoist 的架子。

  交谈中左承宗得到Chen Yuan 的应允后也向那位Daoist Zhang 透露出了其已经成为Liang Province 金使一事,此来便是上任的。

  面对官府的人,和左承宗的好友,那位Daoist Zhang 也向Chen Yuan 表态,日后若是有麻烦的话可以寻到Wudang Mountain 上来。…

  即便是北凉王魏烬锋也会给Wudang Mountain 几分颜面。

  Chen Yuan 表示感谢。

  Wudang Mountain 对他怀有善意,Chen Yuan 自也不会报以恶意,君以礼待我,自以礼待君。

  当晚,Chen Yuan 便住进了Wudang Mountain 的High Level 客房,周围的World’s Essence Qi 异常的浓郁,可他却无心cultivation ,一直在思索摩罗为何至今还没有回来。

  跟那位Heavenly Master Zhang 究竟在聊些什么?

  再想想今日所知的一些事情,Chen Yuan 能够断定,那位Wudang Mountain 顶的老Heavenly Master 必是陆地immortal 无疑,不然,摩罗前辈也不会如此。

  因为只有同境Martial Artist ,才能真正的平等相待。

  至于其真实cultivation base ,知道的没有几人,所以才隐隐被誉为Supreme 榜第一。

  或许叶向南正是清楚这一点,才没有将老Heavenly Master 罗列进去。

  直等到近乎凌晨时,Chen Yuan 才猛然睁开眼睛,凝视着前方道:

  “前辈回来了?”

  “论道耽搁了一些时间,倒是让Fellow Daoist 久等了。”white clothed 摩罗的silhouette 缓缓自虚空走出,凝现在Chen Yuan 的身前。

  算是向Chen Yuan 透露出了一些情况。

  不过这一点Chen Yuan 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他可不觉得摩罗前辈此来Wudang Mountain ,还专门支开所有人只是为了与那位老Heavenly Master 论道。

  这其中必有一些不可说的大隐秘。

  但摩罗若是不说的话,他也不会去过多的问,只是said with a smile :

  “前辈隐藏的倒是很深,Junior 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前辈居然就是曾经的Spiritual Mountain 四Great Bodhisattva 之首,Kṣitigarbha Bodhisattva 。”

  “前尘往事,一切随风而散,正如this poor monk 之前所说的那些话,Spiritual Mountain Kṣitigarbha Bodhisattva 已经陨落,现在this poor monk 是摩罗。”

  摩罗单手合十,周身逸散着一股无形的慈悲之力。

  “前辈说的是,只是Junior 还是有些好奇,难道当初前辈被Spiritual Mountain 的那些人镇压后,又遴选了一位Bodhisattva 不成?

  如真是如此的话,Spiritual Mountain 的底蕴便太深厚了。”

  “Spiritual Mountain 的底蕴的确很深厚,但后面的那位Bodhisattva ”摩罗响起了那道矮小的silhouette ,轻叹一声道:“那位Bodhisattva 的来历有些不同,并非出自Spiritual Mountain 。”

  “那是?”

  Chen Yuan 问道。

  摩罗指着一个方向道:

  “那位Bodhisattva 来自Southern Border 。”

  “莫非是Monster Race ?”

  Chen Yuan 看着摩罗的这番作态subconsciously 的开口问道。

  若是之前他自然是不会这么想,但今日上山时曾见识过Wudang Mountain 的Immortal Crane ,而根据左承宗而言,似乎其他仙门亦有sect protecting Spirit Beast 。

  而且,摩罗说的是Southern Border ,在那里除了镇南王以及其麾下将士外,更多的便是让人闻之色变的Monster Race 。

  “正是。”

  听着摩罗的准确回答,Chen Yuan 目光颇有些惊疑和好奇,didn’t expect 连Monster Race 都能堂而皇之的称之为Bodhisattva ,Spiritual Mountain 还真是与众不同。

  “前辈能说说此人的来历吗?”

  Chen Yuan 自己有些好奇。

  摩罗沉吟了片刻,pondered then said :

  “此妖原是Southern Border Monster Race Great Saint ,一身battle strength 举世罕见,但不知为何却万分的仇视Buddhism ,五百年前曾率领Southern Border Monster Race 部众横跨西南绝地,欲要奇袭西域,覆灭Spiritual Mountain 。

  只可惜双拳难敌四手,此妖被this poor monk 文殊and the others 镇压在Spiritual Mountain 之底,经过数百年Buddha light illuminating everything ,凶性渐灭,最后皈依Buddhism 。”

  Chen Yuan 眉头一蹙,为Buddhism 的度化之力感到心惊,那位Great Demon 既然率领Monster Race 部众攻伐Spiritual Mountain ,必然是有着极大的仇怨。

  但经过转化,却能最终皈依Buddhism ,还成为了Spiritual Mountain 四Great Bodhisattva ,不得不说这对那位Great Demon 而言是个讽刺的事情。

  而Spiritual Mountain 则是得到了一大助力。

  “看来Spiritual Mountain 所图甚大啊。”Chen Yuan 不由的感叹道。

  西域、中原、Southern Border 、听闻还有海外东瀛,若是北疆Barbarian Race 也有的话,那真是有些太让人恐惧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