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497

  在Wudang Mountain 的那一晚,Chen Yuan 又从摩罗的口中得知了一些关于Spiritual Mountain 的隐秘,心中也由衷为之强大而感觉到震撼。

  这样的实力,恐怕已经远超普通仙门。

  而在其口中,Chen Yuan 也问出了那位Monster Race Great Saint 的名号。

  摩罗言:

  “其曾号齐天!”

  齐天Great Saint !

  对于Chen Yuan 而言,这个名字无疑更加的熟悉,几乎算是自小听到大的,同时也更加的坚信,此方world 与他那个原来的world 一定有着什么联系。

  因为巧合实在是太多了

  怀揣着这些困惑,Chen Yuan 一边思索一边cultivation 了一夜,直到翌日清晨才缓缓睁开双目,左承宗带着他用了一些Wudang Mountain 的膳食,着实不错,只可惜他不会因此而停留太久。

  事情做完了,留在Wudang Mountain 对他而言已经没有用了。

  左承宗听到Chen Yuan 要走,心中有些失望,他还原想着Chen Yuan 多留几日,闲暇无事时,还能论道一番,逍遥一段时日。

  但他也没有过多的挽留,虽然与Chen Yuan 接触的时间不是很久,可他很清楚Chen Yuan 的性格,既然已经说了离开,那便不会过多的停留。

  况且,其现在还要去上任,也耽搁不得,这一点他清楚。

  来时Chen Yuan 是被六鹤迎接,离开时亦然。

  左承宗亲自带着人将Chen Yuan 送出了Wudang Mountain 百里之外,规格不可谓不高,便是化阳daoist 也极少有此礼遇。

  Chen Yuan 抬起头看着左承宗said with a smile :

  “左兄,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便.送到此处吧。”

  左承宗nodded ,拱手道:

  “Brother Chen ,一路平安。”

  “你我日后自有相见之机,左兄,陈某去也。”Chen Yuan 朗声大笑,纵身离开,在虚空中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逐渐远去。

  看着其离开的方向,左承宗停留了片刻,澹澹一笑,一招手,身下Immortal Crane 一声鸣叫,直冲天际。

  Wudang Mountain 顶。

  左承宗躬身冲着前方一拜:

  “Disciple pay respects to Ancestor Master 。”

  “Chen Yuan 走了?”

  “走了。”

  “this child 如何?”

  “胜Disciple 数倍,心中钦佩。”

  老Heavenly Master 轻抚长须,澹笑颔首道:

  “this child 虽然innate talent 惊人,无可比拟,但你也无需太过自谦,Poor Daoist 可是将你视为未来Wudang Mountain 的Heavenly Master 。”

  “Disciple 明白。”

  左承宗神情郑重的颔首道。

  他知道自己担负的责任有多么重大,也知道自己的来历有多么艰难,Wudang Mountain 为了他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的。

  “其余闲语Poor Daoist 也不愿多说,cultivation 吧,争取cultivation base 早日赶上那个Chen Yuan ,跟他生活在一个时代,是你们各自的幸运。”

  “是。”

  左承宗恭敬一礼,盘膝而坐,忽的,一声sword cry 响彻Heaven and Earth ,True Martial Palace 内那柄青铜ancient sword 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Dao Accumulation 。

  而在Nine Heavens 之上,强大的雷云开始汇聚。

  与左承宗分离之后,Chen Yuan 便直奔Cold State City ,速度极快,可谓是将自身的速度的发挥到了极致,如风一般。

  对于此行的目的地Cold State City ,Chen Yuan 之前也了解过,与其他州府有些不同是,Cold State City 的位置坐落在靠近边境的位置。

  并非Liang Province 之中。

  其inheritance 较为久远,自前楚之时便已经立下city ,在此戍边卫敌,since ancient times 便是重镇,与You Province 城统称为边关。

  Liang Province 的名声之所以比You Province 要大,一是因为此地地理位置更适合北蛮扣关,二则是因为Supreme 榜第四的北凉王魏尽锋坐镇于此。

  而Cold State City 的两位金使Chen Yuan 也从章彦通的口中得知过一些情况,一个叫做皇甫奇,一个叫做冯九英,背后各自站着两位神使,所以基本上是谁也不服谁。

  这才生出了内斗之心。

  皇甫奇是老资格的Liang Province 金使,但被北凉王架空了一些,向Imperial Court 求援,也就是在Chen Yuan 第一次来到京城的那一段时间。

  当时景泰不想让Chen Yuan 接任East Imperial City 司统领,便趁机调任了冯九英前往Liang Province 辅助皇甫奇稳固局势,顺便为Chen Yuan 腾空。

  但那时Chen Yuan 只想着救出摩罗,而imperial city 司统领一职势在必得,便羊装听不懂景泰的话,刻意挑起了与杨元庆的恩怨。

  对方倒也上钩,约定胜者接任imperial city 司统领。

  可这件事却让景泰不爽,当时说的是败者一无所有,外城统领另择人选,还好,最后是Chen Yuan 爆锤了杨元庆,成功上任。

  所以speaking of which ,冯九英的高升还跟Chen Yuan 有那么一丝关联,但他做的却不是很好,由于双方都是金使,冯九英也不甘心当一个副手,便仗着背后的神使明目张胆的夺权。

  可外放的金使,又有几个没有派系和背景?

  皇甫奇也根本不虚冯九英,双方势力便开始了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

  其实一州双金使的不止一例,甚至有时候丹境Grandmaster 压不住场子,连化阳境的daoist 都会暂时坐镇,更不用说是丹境金使了。

  按照不成俗的惯例,两位金使谁掌握的力量大,谁便能更胜一筹,掌控主导位置,可偏偏this time 双方evenly matched 。

  还将事情闹大,被人告到了京城。

  又十分恰巧的被Imperial Court 查出前楚余孽现身Liang Province ,景泰仔细想过后,便决定派出一个办事能力强的人去处置这两件事。

  而这个人正是Chen Yuan 。

  刚开始Chen Yuan 请教章彦通,问他为何Liang Province 的两个家伙是evenly matched 的情况?按理说冯九英去Liang Province 不过半年时间而已,如何能与在此地坐镇了多年的皇甫奇抗衡?

  双方的势力根本不在一个维度才是。

  章彦通这才十分巧妙的告诉Chen Yuan ,皇甫奇之所以被北凉王府架空了不少,是因为得罪了王府的人,冯九英一去双方一拍即合。

  实际上,根据一些情报上的信息,资历更老实力更强的皇甫奇还处在下风。

  这让Chen Yuan 恍然,果然,在Liang Province 无论什么事儿都逃不过北凉王府,这里虽说仍是Imperial Court 疆域,但实则更大的权利都在北凉王魏尽锋的手中。

  几乎都快要割据一地了。

  这在Chen Yuan 看来其实也很正常,北凉王被敕封已有二百余年,与大晋立国等同,若是对方没有这样的实力才古怪。

  甚至他觉得北凉王已经足够忍耐了,至少将名义上和一些权利交给了Imperial Court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和官府不至于是一个摆设。

  如果他是北凉王的话,早就大权独揽,掌控一切了。

  所以,北凉王对于Chen Yuan 而言,目前来说不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都是一个最好不要招惹的存在,但对付冯九英和皇甫奇必然会有些对立。

  还好他之前就已经听闻过两位金使内斗的这件事,向顾天穹讨了一个‘临机专断’的权利,否则,还真不好对付他们两个。

  毕竟,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内部是不允许私斗的,至少不能放到on the surface 来。

  而正在Chen Yuan 加速赶往Cold State City 的时候,此刻的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两位金使,皇甫奇和冯九英也已经得知了他被皇帝封为Liang Province 金使的事情。

  巡天殿内,上首的主位空缺,在没有一方获胜的情况下,谁will not 想着与对方彻底撕破脸,是以皇甫奇与冯九英的座位是重新命人打造的,一左一右,倒像是两个护法。

  左边的皇甫奇一身金使黑云服,须发皆有些泛白,颇有些老将的意味,其身形壮硕,面如重枣,双目炯炯有神,身后背负着双鞭,坐在那里犹如一尊小山。

  也正是因其兵器异于常人,被称作双鞭皇甫奇!

  右边的冯九英相比于皇甫奇来说就要显得年轻许多,一头乌黑长发扎起,断须柔顺,面白,看着也就四十余岁,周身的imposing manner 比之皇甫奇隐隐不落下风。

  而在二人身下,还有几位副使和Profound Opening Realm 的青使entirely different ,只不过冯九英一方的人要比皇甫奇这边要少一些。

  抬头看了一眼皇甫奇,冯九英敲着桌面的手指忽然一窒,澹澹道:

  “Brother Huangfu ,妖刀Chen Yuan 要接任Liang Province 金使的消息,想必你也已经得知了吧?”

  “自然,否则old man 今日又怎么会答应你的邀约。”皇甫奇轻抚灰白长须,声如洪钟,中气十足。

  “那依Brother Huangfu 的意思,该如何办?”

  冯九英目光平静的开口问道,接着挥手让下面的人退下。

  皇甫奇犹豫了一瞬也nodded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他才coldly snorted :

  “若不是你夺权,之前的事岂会闹到京城,这Chen Yuan 又岂会被大都督提为Liang Province 金使?”

  “夺权?Brother Huangfu ,你我皆是金使,又没有高下之分,这‘夺权’二字有些不太合适吧?”冯九英目光深邃。

  “本使坐镇此地多年,向京城求援才将你调来辅左本使,难道你不知道其中含义吗?”皇甫奇怒视着冯九英。

  冯九英lightly snorted ,没有继续说这件事,因为他确实有些理亏,也就是上面的神使压着,不然恐怕已经遭到苛责了。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是非对错重要吗?现在摆在你我面前最重要的是该如何应对这位新上任的陈金使,是放权给他?还是.”

  “放权?”皇甫奇凝视着冯九英,目光微寒:

  “本使也是Liang Province 金使,凭什么要放权给这个smell of mother’s milk not yet dried 的小子,old man 封为Liang Province 金使时,这小子恐怕还在小县城当bailiff 呢。”

  很显然,皇甫奇早在Chen Yuan 抵达Liang Province 之前,就已经对他的过往履历有过了解了,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Brother Huangfu 可不要大意啊,据本使所知,Chen Yuan this child 可not simple ,论及在江湖上的名声,就算是你我加起来也不及他一半,

  而且,他还跟章神使走的很近,还受到大都督的赏识,一点面子都不给,Chen Yuan 可是会翻脸的。”

  冯九英开口说道。

  “难道old man 不会翻脸吗?”皇甫奇童孔一凝。

  “若是Brother Huangfu 如此态度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Chen Yuan 可不是this Feng ,只要你好好看看其过往,

  就知道他是个杀伐决断,falling out to become hostile 的主,不论是任职何地,都会先清洗一遍,再换上自己的人手,

  不过Brother Huangfu 实力过人,想必也是不惧的。”冯九英轻蔑一笑,似乎是对皇甫奇有些嘲讽。

  皇甫奇目光阴沉不定,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Chen Yuan this child 的实力确实尚可,但本使不觉得他真敢肆无忌惮的对本使动手,上面绝对会重惩,况且,本使也不惧他。”

  “好,Brother Huangfu 不愧是Brother Huangfu ,this Feng 佩服,连Wind Cloud List 第二十一的expert 都能匹敌,算了,没什么好说的了,

  this Feng 就等着看Brother Huangfu 给这Chen Yuan 好看,告辞了。”

  冯九英冷着脸站起身就要离开,觉得皇甫奇这old bastard 未免有些太高看自己了,连妖刀Chen Yuan 都不放在眼里。

  那家伙可是连贵妃的younger brother 都敢出手废掉的,加上大都督的赏识,冯九英觉得就算Chen Yuan 做点出格儿的事儿,上面也只会罚酒三杯而已。

  这才找来皇甫奇商议对策,现在看来,old fogey 就是old fogey ,根本没有一点眼界,怪不得被架空的那么惨。

  活该!

  “等等。”

  见到冯九英欲要离开,皇甫奇开口叫住了对方。

  “Brother Huangfu 还想说什么?”

  冯九英顿住脚步。

  凝视着对方的身形,皇甫奇took a deep breath ,问道:

  “方才old man 确实冲动了一些,说说你的想法,你既然将old man 邀请到此处,想来是有了对付此人的方法。

  若是可行的话,本使也不会拒绝。”

  强硬的态度表露了,下面就看看冯九英这小子能说出什么花招了。

  冯九英转过身,看着皇甫奇laughed ,仿佛看出了他这有些拙劣的技巧,澹澹道:“不管怎么说Chen Yuan 都是Wind Cloud List 第二十一的expert ,你我任何一人都没有把握对付此人。”

  “你想联手对付他?”

  皇甫奇眉头一蹙。

  “为什么要联手对付他?”

  “嗯,你想说什么?”

  皇甫奇有些摸不清冯九英的想法,不对付,难道还能放权不成?

  这一点他不太相信,因为冯九英如果真是这样的想法的话,那simply 不会与他争权,这小子的权势之心可不小。

  冯九英面色认真的说:

  “Brother Huangfu ,你觉得Chen Yuan 会在Liang Province 待多久?”

  “你的意思是?”

  “Chen Yuan 的innate talent 中原百年rarely seen ,不论是大都督还是Your Majesty ,都绝对会着重培养此人,一个trifling 金使如何能够与化阳daoist 乃至是Yang God 真君比较?

  因此,this Feng 猜测此人就是来镀金的,跟那些官宦子弟一样,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此人背后的背景最大!”

  “Liang Province 苦寒,this Feng 断定Chen Yuan 不会停留太久,等到待上个about a year 的就会高调回京,既如此,你我为什么要与这样的ruthless 死磕?

  倒不如分给他一部分权利,只要他能满足,at worst 你我三人共治Liang Province 。”

  “你愿意分权?”

  皇甫奇有些不太相信冯九英,总觉得他的话里面在埋着坑。

  冯九英吐出了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Brother Huangfu ,你觉得上面还会让我们继续斗下去吗?”

  “上面按照惯例是不会去管的,就看你我谁的手段更胜一筹。”

  “那是以前,如果上面真的坐视,岂会派Chen Yuan 前来?this Feng 觉得大都督出关后,一定会杜绝此事,再斗下去你我谁都讨不了好果子吃,Chen Yuan 上任Liang Province 金使就是一个警告。”

  “你想吓退old man ?”

  “这只是this Feng 的猜测,Brother Huangfu 爱believing or not ,总之Chen Yuan 来了之后,只要识相,this Feng 便会让出一部分权利,

  至于你们二人会不会因此而出现矛盾,那便跟this Feng 无关了。”

  “想拿old man 的权,让他自己凭ability 来取,让给他是绝无可能的,否则,下面的人岂不是会说old man 被一个smell of mother’s milk not yet dried 的小子给吓住了?”

  皇甫奇粗犷的说道。

  他的势力本就被冯九英逼的有些厉害,若再让,当这个金使还有什么意思?

  “让他镀金可以,放权是绝对impossible 的。”皇甫奇又补充了一句。

  “好,Brother Huangfu 有胆,this Feng ashamed of being inferior ,希望Brother Huangfu 真的能挫一挫这小子的锐气,好了,言尽于此,this Feng 便不奉陪了。”

  自己的态度表达完,冯九英说罢之后便径直离开。

  看着其离开的背影,皇甫奇眯着眼睛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便又是约莫一日的时间过去,横跨了半个Liang Province 疆域的Chen Yuan 终于远远的看到了犹如一座天堑一般的Cold State City 。

  这里既是Liang Province 的权利中心,同时也是抵御北蛮的雄关,虽时有被攻破,但最终还是会回到中原的手中。

  而经过许多年的加固,至少近两百年来,北蛮再无一次破关,想入中原都是想办法牵制,再绕道而行,亦或是走远路,自You Province 而过。

  面对这座举世闻名的州城,Chen Yuan put out a long breath ,顺着稀疏的人流,经过严查之后悄无声息的进入了Cold State City 内。

  而面对他的到来,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的两位金使却并不知晓。

  在Cold State City 待了半日,Chen Yuan 对此地的情况有了些细致的了解,才决定正式上任,至于那位旧识北凉King’s Heir 魏无缺,其实他们的关系也没有那么深厚。

  等到稳固局势后,对方自会得到消息,届时再考虑要不要拜访的事情,甚至,双方因此而结怨的probability 也不是没有。

  毕竟,在他现在所知的情况是冯九英跟北凉王府走的很近。

  ————

  打卡,求月票!

  别养书啊brothers ,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