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498

  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门前。

  Chen Yuan 在来之前已经重新换上了巡天金使的官服,准备上任。

  门前守卫的巡天使看着逐渐近前来的Chen Yuan 的装扮,尤其是其胸前的金使标识,subconsciously 的咽了一口唾沫,他没有敢上前呵斥阻拦。

  而是想到了昨日上司与他喝酒时说过的话,说是近日那位闻名江湖的妖刀会来Liang Province 任职金使,让他擦好招子,别惹了不该惹的人。

  就算是上面的两位金使对此人心有不满,也不该是他们这些人巡天使所能够掺和其中的。

  所以眼看着Chen Yuan 逐渐走近前,这名巡天使took a deep breath ,神情恭谨的走上前,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躬身,行礼道:“卑职pay respects to 陈金使!”

  Chen Yuan 顿住脚步,目光定格在面前的巡天使身上,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你认得本使?”

  “回大人,卑职前两日就听闻大人即将上任Liang Province ,所以心中有些判断。”

  “不错。”

  Chen Yuan nodded ,但心中却对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起了一些想法,看来他要上任的事情,恐怕已经让此处衙门有些风声鹤唳了。

  不然,仅凭一个巡天使恐怕还不足以知道他将要来的事情。

  必然是上面一层一层的传递下来的。

  来者不善啊!

  不.

  他才是来者!

  Chen Yuan 想到此处,嘴角微微勾起。

  他喜欢看别人如临大敌的模样,尤其是这份压力还是他带来的。

  “大人能否容卑职进去通禀一番?”

  那名巡天使继续躬着身子低声道。

  按照规矩,Chen Yuan 现在还没有正式成为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的上官,他是必须阻拦的,但如果对方执意要进的话,他也不会阻拦。

  只是照例问询一声,不然若是传到了上面,可没有他的好果子吃。

  “好,那你就进去通禀通禀吧。”

  Chen Yuan 出乎那名巡天使预料的十分平静,更没有盛气凌人的要强闯进去,反而是让他主动进去通禀一番。

  至于目的,当然是在通禀的过程中召集所有的金使以及副使!

  他是一个不太喜欢麻烦的人,最好还是今日直接掌控所有的局势,以thunder 之势扫平所有不平之音,如此倒也不用去勾心斗角,毕竟后面还很可能有北凉王府的事情。

  等到彻底掌控局势后,剩下的就简单许多了,他手里还有顾天穹的waist token ,本来就是奉命行事,想必北凉王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当然,就算是有,Chen Yuan 现在也不惧。

  确实可以说他有些膨胀了,但他现在真的对那位北凉王不恐惧,只是忌惮而已,他现在手中所掌握的势力,也确实不虚一位化阳真君。

  而他之所以如此急切,除了本身的性格使然外,还因为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摩罗前辈的目的之前就已经告诉他了。

  让他有些紧迫感,不想在争权夺利上面耽搁太多的时间。

  …

  像是Liang Province 目前的两位金使,抛去其各自的背景,单论实力的话,真的没有被他放在眼中。

  Heavenly Pill cultivation base 的Chen Yuan ,现在就是有这个自信!

  “呃”

  骤然听到这个回答,那名巡天使还是有些惊愕的,直接愣了一瞬间,他原以为Chen Yuan 这等层次的大人是不会在意他这种a nobody 的,didn’t expect 还很和煦。

  这便是下位者面对上位者的心态,有时候会无限放大对方的一言一行。

  “去吧。”

  “是是.卑职马上派人去,many thanks 大人。”回过心神的巡天使连连道,接着,冲着身边的几个人one after another 吩咐,将陈大人上任的事情立刻去上禀。

  随着数名Heaven Patrol Guard 的通传,整座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瞬间沸腾了,他们很多人本就知道Chen Yuan 近期会来,所以一直做好了准备。

  看似平静,实则却像是一堆即将点火的干柴。

  冯九英与皇甫奇也以最快的速度得知了消息,命令完手下之后,各自非常迅速的换上了金使服饰,准备在巡天殿‘接见’这位来者不善的陈金使。

  而随着事情的迅速扩散,得知Chen Yuan 来到Cold State City 的并不仅仅只有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北凉王府也被人迅速送去了这个消息。

  处于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门前的Chen Yuan 却丝毫不知道这件事,但虽然不知道,可不代表他猜不到,只不过顺应而已。

  进去通禀的Heaven Patrol Guard 用的时间有些长,那位巡天使却忍不住惊出了一身冷汗,心中暗骂那几个家伙为什么不快点。

  若是这位陈金使等的不耐烦,以为是他刻意怠慢,他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他斩的啊!

  妖刀Chen Yuan 的名字知道的可不止是中原,他们身处北地的Martial Artist 一样十分清楚,尤其是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内部,很多人都视Chen Yuan 为目标。

  这个巡天使也早就听过这个名字,知道其性格very ruthless 非常,动辄杀人extinguish sect ,单看看两位金使如临大敌的模样就知道此人究竟有多恐怖。

  正在这名巡天使怕Chen Yuan 等的不耐烦,想要直接带他进去的时候,之前进去通禀的几名Heaven Patrol Guard 终于现身了!

  他们的现身,也让那名巡天使彻底的sighed in relief 。

  几名Heaven Patrol Guard 看了一眼巡天使,冲着Chen Yuan 齐齐躬身道:

  “陈大人,二位金使者以及副使如今正在巡天殿等您。”

  Chen Yuan 神色平静,slightly nodded ,道:

  “带路。”

  “陈大人,请!”

  那名巡天使立即躬身道。

  Chen Yuan 澹澹的‘嗯’了一声,目光沉静的跟在几人身后,正式跨入了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之内,里面的一切布置都还是那么的熟悉。

  与各地的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巡天殿内,此刻的气氛已经压抑到了极点,冯九英微眯着眼不说话,皇甫奇看似不在意,但目光却subconsciously 的一直注视在门口的位置。

  二人不说话,下面的几位副使更不会多言。

  很快,Chen Yuan 便被带到了巡天殿门前,此处的守卫有很多,远超平常的布置,不仅有冯九英的人,还有皇甫奇的人。

  …

  Chen Yuan 一人,让两人都有些如临大敌。

  皇甫奇虽然之前看似对Chen Yuan 毫不在意,但那只是表象,如果真的不在意的话,绝不会在Chen Yuan 进入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的时候那么快就来到巡天殿等待。

  这看似是一个下马威,但实则却是内心有些不自信。

  人的影,树的名!

  Chen Yuan 能在江湖上闯下如此大的名声,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对付的?

  他虽然自持资历老,但在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可不仅仅是依靠资历,在地位等同的状态下,还是谁的实力更强一筹谁做主。

  Wind Cloud List 二十一,非是他所能够匹敌!

  Chen Yuan 看着面前fully armed 的近百Heaven Patrol Guard ,目光平静的扫视了一眼,强大的压力让绝大部分人都不敢与之对视。

  唯有一名巡天青使强顶着这份压力,上前几步,躬身道:

  “陈大人稍后,容在下派人去向两位大人禀报。”

  Chen Yuan 瞥了他一眼,this time 没有再给他们禀报的机会,直接无视了那人,向着前方的巡天殿走去,周围的Heaven Patrol Guard 立即one by one 的将路让开。

  第一次给他们时间准备是为了聚集,第二次再等,就是这些人给脸shameless 了。

  之前给Chen Yuan 带路的那名巡天使见到Chen Yuan 直接强闯,心中将心提了起来,但同时又十分的庆幸,还好没有针对他。

  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方才的躬身的巡天青使僵在原地,心神迅速散发,迅速做好了应对的对策,转身朗声道:

  “恭迎陈金使入殿!”

  听到这句话,那些还挡在Chen Yuan 面前的巡天使和Heaven Patrol Guard 立即让开了一道直奔巡天殿的大路,而里面的冯九英与皇甫奇以及几位副使目光瞬间一凝,转到了门口!

  北凉王府。

  后院之中。

  虽身处北方,外界有些微寒,但在此处依然还是温暖如春。

  世子魏无缺身着一件white 长袍,目光澹然的看着面前的平静湖水沉默不言,北凉王府占地面积极大,

  单单是一处后院便不比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衙门小多少,甚至还被人开辟出了一座小湖。

  而在魏无缺的身边,则是同样坐着一个身形句偻的gray-haired old man ,他打破了寂静,solemnly asked :“世子还在想Chen Yuan ?”

  “这是一个很不凡的人,如今又即将来到北凉,如何能不去想呢?鸿叔,你觉得此人会给北凉带来什么变化?”

  “old man 知道世子在担忧什么,是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吧?”被称作鸿叔的老者反问道。

  “对。”

  “这件事殿下完全就是杞人忧天,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只不过是一些闲子而已,就算Chen Yuan 执掌了大权,也不会对王府造成什么冲击。

  最多就是皇甫奇和冯九英的权力被夺罢了。”

  “本世子只是有点不太甘心,皇甫奇和冯九英都已经被钳制,只能乖乖的acknowledge allegiance 在本世子麾下,如今却得让给Chen Yuan 。”

  …

  魏无缺lightly sighed 。

  皇甫奇被架空,又引来冯九英,这些事情全部都是他的手笔,皇甫奇所招惹的人也正是他,所以动用了一些王府的力量让皇甫奇无法应对。

  而等到冯九英来到北凉之后,他又想办法让对方主动跟他合作,眼看着皇甫奇即将垮台,didn’t expect 京城那边又派来了Chen Yuan !

  这个旧识虽然他只是在Martial Emperor 城见过,但本身对他的评价非常高,甚至不止是他,连他的father 北凉王都对此人评价甚高。

  原以为短时间内很难碰到,didn’t expect 会这么快。

  “这件事其实世子做的不对。”

  鸿叔继续道。

  “en? ”

  “难道世子以为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能在王爷眼皮子底下蹦跶这么多年,甚至有时还跟王府过不去,只是因为忌惮这个衙门吗?”

  “不,王爷忌惮的不是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是其背后的Imperial Court 和皇帝。”

  “大晋立国之初为了安抚王爷,直接封王,承诺Liang Province 军权全部交给王爷掌管,而随着时间的推移,

  王爷不可避免的就会沾染上政事,但old man 觉得,这已经是Imperial Court 的底线了,真要是将所有的权力抓在手中,

  那就equivalent to 明晃晃的割据了,Imperial Court 必然是不会容忍的。”

  “所以old man 觉得世子殿下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倒也罢了,如今Chen Yuan 既然来了,那必然是带着皇帝的意思,

  真要是做的太难看,Imperial Court 一定会动手的,王爷那边恐怕也会呵斥世子。”

  魏无缺laughed :

  “鸿叔说的本世子都明白,算了顺其自然吧,既然Chen Yuan 来了Liang Province ,本世子也得给他几分颜面。”

  正在二人交谈之际,一名浑身裹着black robe 的男子,几个闪身,便来到了魏无缺面前,one-knee kneels 在低声行礼道:

  “属下pay respects to 世子殿下。”

  魏无缺目光凝视着他:

  “出了何事?”

  “回殿下,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传来消息,妖刀Chen Yuan 已经来了。”black clothed man 轻声道。

  魏无缺眉头一挑,但并没有感觉到太惊疑,以对方的速度,如今赶到这里并不算特别快,只是轻笑一声,冲着身边的鸿叔道:

  “这下有好戏看了。”

  “是啊,以Chen Yuan 的手段,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掌控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

  “不,本世子觉得,今日.估计就是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权力更迭的时候。”

  “世子对此人这么高看?但old man 觉得就算是他再强。恐怕也不能这么快就能解决皇甫奇和冯九英吧?

  毕竟,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内是不允许私斗的。”

  “那是别人,Chen Yuan 可不是ordinary person ,别人不敢干的事他敢干,别人干不了的事情他也能干。”魏无缺目光深邃,想到了之前在Martial Emperor 城发生的事情。

  明知道Gu Family 化阳就在一旁守候,但Chen Yuan 还就是在那位化阳daoist 的眼皮子底下直接将古河轰杀,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

  重要的是,那时候的Chen Yuan 似乎并没有什么依仗,却还能有那样的胆气,着实是让他当时有些意外。

  “hehe .那便静等消息吧。”

  巡天殿前。

  Chen Yuan 跨越了百人屏障,直接来到了殿前,接着,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踏入了进去,他刚一动,great hall 内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汇聚在了他的身上。

  对于旁人而言,这或许是个不小的压力,但对于Chen Yuan 而言,也就那样儿。

  皇甫奇打量着面前神色平静的youngster ,目光逐步变的凝重,脑海中迅速想起了关于此人的有些情报概述。

  知道他不是个好招惹的人,如今一看,似乎的确如此。

  单单是这份气度,便比之前的冯九英强很多。

  是个劲敌!

  皇甫奇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

  而在皇甫奇和冯九英打量Chen Yuan 的时候,Chen Yuan 的目光也扫过了他们两个,一个须发灰白,面露老态,身负双鞭。

  一个面白短须,一丝不苟,与他之前所探听到的情况没有差别。

  金使,皇甫奇!

  金使,冯九英!

  至于旁边的几个丹境副使直接被Chen Yuan 忽视,目光扫过左右的皇甫奇和冯九英之后,Chen Yuan 打破了寂静,step by step 的想着前方走去。

  皇甫奇嘴角微不可察的一勾,以为是Chen Yuan 主动上前行礼,心中不由的想着此人还算是懂规矩,知道自己资历不足。

  若是如此识相的话,那倒也没有必要去刁难,at worst 就按照冯九英所说的那般给他一部分权利,三人共治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

  甚至还能跟他一起联手对付冯九英,最好的利用Chen Yuan 斗倒冯九英,如此一来,等到这小子镀金回归京城。

  这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的大权岂不是重新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妙哉!妙哉!

  冯九英也随之笑了,心中sighed in relief ,觉得Chen Yuan 还算是识相,没有一上来就盛气凌人,倒是与传闻有异。

  这样一来,他的想法似乎也可。

  与皇甫奇的打算一样,冯九英也准备跟Chen Yuan 联手斗倒皇甫奇,然后等到Chen Yuan 离开Liang Province ,成为真正的封疆大吏。

  而且,与皇甫奇没有任何准备相比,他可是提前就有了准备。

  他可是从京城的一些同僚以及传言中听说这Chen Yuan 癖好异于常人,喜好人妻,这不正与他相合吗?他冯九英的喜好亦是如此。

  《高天之上》

  好人妻!

  对那种青涩的少女根本提不起劲儿,而他的府中就养着好几个女人,其中有一个是他非常喜欢的,如今已经纳为妾室。

  when the time comes 若是跟这Chen Yuan 做个同道中人,他们之间的关系岂不是突飞勐进?

  相比于北凉王府,他还是宁愿相信自己。

  想到这一点,冯九英在等到Chen Yuan 近前不足一丈的距离时,十分给面子的站起了身,拱手said with a smile :

  “妖刀Chen Yuan 的大名本使可是早有闻之了,今日一见果然name is not in vain ,甚至陈大人的风姿更胜传闻啊。”

  看着冯九英主动示好,皇甫奇犹豫了片刻,也随之起身:

  “old man 也是早闻陈大人的名号了,之前听闻陈大人要来一同共事,old man 也是心中大喜,如今终于相见了。”

  二人one after the other 的站起身,二人旁边的几位副使自然不敢怠慢,迅速一个个的起身拱手道:

  “下官见过陈金使!”

  “久仰陈金使的大名了。”

  在这里,他们还时称呼其官职,若是再称呼为‘陈青使’的话,就未免有些太不识相了。

  而Chen Yuan 面对面前的这些人打招呼,却是一个都没有理会,面无表情的横跨了所有人,径直走到了上方的主位。

  然后,在几人有些不敢置信的目光下,直接坐下,俯瞰着面前的所有人。

  我有一座Altar of Luc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