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499

  霸道!

  张扬!

  自信!

  此刻,居于上首而坐的Chen Yuan ,就是透着这么一股子imposing manner ,直接无视所有人,蔑视一切的俯视着巡天殿的所有人。

  包括殿内的两位巡天金使。

  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凝固了一般,没有人胆敢打破这样的寂静,几位丹境副使在骇然的同时,目光不约而同的便汇聚到了冯九英与皇甫奇的身上。

  原先这上首之位是皇甫奇坐的,但后面由于冯九英争权,双方闹的不可开交,心照不宣的约定在没有决出胜负之前这位子空置。

  毕竟这位所代表的含义谁都清楚,虽然他们本身的官阶都是巡天金使,可只有坐在这个位子上的才是Liang Province 金使。

  不要小看前缀的‘Liang Province ’二字,因为这代表着权威,代表着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为其统领,执掌一切。

  但.

  现在这位子被Chen Yuan 直接堂而皇之的给占了,甚至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完全就是蔑视,那么两位金使会怎么应对呢?

  这些副使心中不断的散发思绪,甚至已经有人觉得今天不会善了,极有可能会大打出手,乃至是整个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都可能会混乱不休。

  冯九英和皇甫奇看着Chen Yuan 直接登上首座,不约而同的frowned ,看着Chen Yuan 那澹漠平静的目光瞬间便生出了一抹怒火。

  蔑视!

  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他们原以为Chen Yuan 很懂事儿,知道分寸,主动上前跟他们打招呼行礼,心中也已经各自做好了准备,不等Chen Yuan 说话便率先开口。

  结果却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Chen Yuan 竟然坐在了上首。

  他怎么敢的啊!

  他们之前还想着只要Chen Yuan 明事理,尊重他们这些资历老的金使,便给他一些甜头尝尝,分一部分权力给他。

  等到他镀完金之后,礼送他出Liang Province 。

  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纵然Chen Yuan 的名声传遍江湖,他们也impossible 忍耐,拱手将那位子让给他,若真是有这样的心,他们何必去争的头破血流?

  必须要给这小子一个下马威!

  冯九英与皇甫奇同时都闪过了这个念头,took a deep breath 便scolded :

  “impudent ,Chen Yuan 你竟敢直接居于上首,可曾将吾等放在眼里!”

  皇甫奇声音粗犷,犹如洪钟,在冯九英呵斥完之后立即道:

  “混账,尔欲courting death 不成!”

  一时之间,整个巡天殿的气氛由之前的寂静,迅速转变为了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

  面对冯九英与皇甫奇的犬吠,Chen Yuan 不以为意,俯视着二人道:

  “你们也配被本使放在眼里?陈某不是刻意的针对谁,而是觉得在座的各位都是废物,你们既然不敢坐这位子,那就由我来坐!”

  “狂妄!”

  “impudent !”

  听着Chen Yuan 的声音,皇甫奇与冯九英当即一步踏出,周身imposing manner 瞬间moved towards Chen Yuan 笼罩而去,仿佛next moment 便会立即动手。

  但这样的imposing manner ,对于Chen Yuan 如今而言,simply 算不了什么。

  以他的实力,只要不是Wind Cloud List 前五simply 不会被他放在眼里,even more how trifling 冯九英和皇甫奇?这两个家伙资历确实足够,实力也不算差。

  或许能有Wind Cloud List 末尾的实力。

  只是,前五和末尾可是拥有着极大的差距的。

  Chen Yuan 之前在实丹境时就能灭杀唐献卓,even more how 是他们?

  所有,面对二人同时的imposing manner 笼罩,只是很自然的laughed ,道:

  “咱们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跟其他衙门不一样,其他衙门靠的是资历和功劳,但在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尤其是你我三人地位等同之下,可以靠实力来决定一切。”

  “总是这么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只会让其他人笑你们无能,就该just and honorable 的交一次手,你们赢了,陈某挂印封金,不再担任Liang Province 金使,是屈居于你们之下,还是离开Liang Province ,都可以由你们说了算。”

  “但若是我赢了,这Liang Province 金使的位子,就得我来坐,你们再敢有异心,陈某直接废了you two 无能的废物!”

  Chen Yuan 的语气逐渐微冷,仿佛丝毫根本不在意他们爆发的imposing manner 。

  “你想怎么比!”

  皇甫奇怒视着Chen Yuan ,被一个smell of mother’s milk not yet dried 的家伙如此呵斥,对他而言,绝对是一次莫大的耻辱,甚至忘了Chen Yuan 之前所展露出的实力。

  但冯九英没有忘,他还保留着一丝清醒,心中明白Chen Yuan 的这幅姿态,就是想逼他们动手,只要三人都动了手,上面也只会当做看不见。

  若是平常Heavenly Pill 倒也罢了,可Chen Yuan 乃是Wind Cloud List 第二十一的powerhouse ,无论是他还是皇甫奇,单打独斗都impossible 是他们的对手。

  这对他们而言,十分不利!

  旋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Chen Yuan 你打的倒是好算盘,但你可知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禁止内斗,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吾等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Chen Yuan 清楚冯九英的temperament ,冲着他道:

  “本使知道你在顾忌什么,无非是担心不是我的对手,这样吧,免得你们说本使bullied the weak ,给你们一个联手的机会。

  只要你们能在我手上撑过thirty breaths ,就算你们赢!”

  “arrogant and conceited ,Chen Yuan 你莫以外登上了Wind Cloud List 二十一就能不将old man 放在眼中,今日,必叫你收回说出来的这些狂言。”

  皇甫奇本就有些易怒,如今彻底的被Chen Yuan 调动了情绪。

  这简直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thirty breaths !

  就算是Wind Cloud List 前五的expert 面对两位Heavenly Pill Sect 师联手,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Chen Yuan 简直就是昏了脑袋!

  说罢之后,便直接转身离开巡天殿欲要决战。

  而之前还保持清醒的冯九英见皇甫奇这般态势,也算是将他给架住了,若是Chen Yuan 击败了皇甫奇再向他约战,

  那时,他战是不战?

  若是战必败,若是不战整个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的人都会瞧不起他。

  旋即凝视着Chen Yuan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好,既然你如此自信,那this Feng 便于Brother Huangfu 联手,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there is Person beyond the Person ,there is 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

  冯九英应战了,除了因为皇甫奇已经架住了他,还觉得Chen Yuan 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就是ignorant ,完全possible fight 。

  如此苛刻的条件如若都不敢战的话,那他也没有必要再混了。

  Heavenly Pill Sect 师都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的。

  见到二人都应战,Chen Yuan 的目的便达到了,thirty breaths 看着很短,可对他而言,绝对已经绰绰有余了,而且,他若是没有这样苛刻的条件。

  皇甫奇和冯九英在看不到胜算的情况下,根本不会应战。

  this move 是阳谋。

  很简单,但也很实用。

  因为在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确实就是took martial arts as honor 的,Chen Yuan 可没有兴趣跟他们两个小角色去浪费太多的时间争权夺利。

  要的,就是quick sword cuts through tangled hemp !

  如此,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控局势,达到他的谋划和利益,他已心有预感,他所期望的时机不会太久了。

  是以,Chen Yuan 一直保持着一股紧迫感。

  而三位金使将要交手定胜负的事情,也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但凡是没有任务在身的巡天使全部都迅速集结。

  因为今日极有可能便是彻底结束半年混乱的时机。

  至于究竟是强龙就压local tyrant ,还是Chen Yuan 吃瘪败走Liang Province ,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这消息扩散的很快,以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衙门为基石,迅速的便moved towards 周围的其他衙门扩散,北凉王府那边也时刻关注着这里的交锋。

  只不过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北凉King’s Heir 魏无缺对Chen Yuan 的信心很大,觉得他一定能赢。

  虚空中,Chen Yuan 直面皇甫奇冯九英两位Heavenly Pill ,但面色上连一丝凝重都没有,甚至面对着他们二人还十分平静的负着手。

  这样的姿态,无疑会让皇甫奇和冯九英更加的震怒。

  可在震怒的同时,他们也心中明白,既然Chen Yuan 敢放出thirty breaths 击败他们二人联手的狂言,一定是有着依仗的。

  不然,那就是have brain issues 了。

  Chen Yuan 像是进水吗?

  不,一点也不像。

  甚至在即将交手的时候,冯九英都有些隐隐的不安和后悔,若是不答应的话,他们靠着资历,is it possible that Chen Yuan 还敢下杀手?

  可一旦应战,事后若是不履行约定的话,难免会让人看不起。

  摒弃了那些杂乱的想法,冯九英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这时候在想着其他已经晚了,唯有动用最强的手段,才能挽回颜面。

  让Chen Yuan 这个狂妄的家伙从哪来滚回哪去儿!

  “Brother Huangfu ,不要留手,必须动用所有的力量,Chen Yuan 敢如此行事,必有依仗,absolutely 不可大意。”冯九英冲着皇甫奇sound transmission 道。

  “old man 明白。”

  coldly snorted ,皇甫奇冲着Chen Yuan 厉声道:

  “Chen Yuan ,今日你必将为你之前的狂言付出代价!”

  “废话那么多,你们一起上吧,不然,等我动手,你们就没有机会了。”Chen Yuan 瞥了皇甫奇一眼,目光环视了下面一眼。

  只有当着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大部分Martial Artist 的面镇压皇甫奇和冯九英,他才能最快的树立权威,打破他们两个人的根基。

  现在,时机刚好!

  “杀!”

  皇甫奇furiously shouted ,双臂一展,周身imposing manner 毫无保留的爆发了出来,在Chen Yuan 的感知中,甚至近乎于曾经的Azure Cloud Sword Sect Sect Master 萧云升。

  其身后的两柄金鞭勐然出窍,气血暴动,虚空中顿时凝聚出了一尊庞大的Martial Artist illusory shadow ,周围的World’s Essence Qi 开始暴动,充斥其中。

  冯九英则是thoughts move ,近乎催动了自身全部的力量,周围数十丈的World’s Essence Qi 被其笼罩在手中,正在积蓄力量。

  “灭!”

  皇甫奇furiously shouted ,犹如平地惊起一道heavenly thunder ,随着其低喝声吼出,其身后的强大illusory shadow 迅速抬起了双鞭moved towards Chen Yuan 砸下去。

  冯九英也随之而动,双掌横推,无尽元气凝为一体,像是一个巨大的球体,与那illusory shadow 双双而动。

  而在催动这两种压箱底的手段时,二人的脸色同时都微不可察的白了一下,这些手段绝对是压箱底的底牌。

  只有决死之时才会动用。

  可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面对Chen Yuan 有多少谨慎都不为过,一旦落败,那他们之前的努力恐怕都要付诸东流。

  还得acknowledge allegiance 在Chen Yuan 的麾下!

  面对皇甫奇与冯九英搏命的手段,一直负着手的Chen Yuan 终于动了,一声响彻Heaven and Earth 的刀鸣笼罩在所有人的耳边。

  但出人预料的是,在众人的眼中,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强大的blade glow 。

  正当冯九英与皇甫奇困惑的时候,忽然间,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了他们,瞬间将他们的心神遮蔽住。

  眼前,像是多了一片.血海!

  这是皇屠刀的手段,尤其是面对低阶Martial Artist 作用极大,能转瞬间将人的意识拉进一处暴戾凶残的意识空间。

  原先Chen Yuan 面对同境Martial Artist 自然是不太行,但现在,领略了Heaven and Earth 之意,自身的Martial Arts True Meaning 更加凝练,完全能够支撑同时笼罩两位Heavenly Pill Martial Artist 数息时间。

  而这些时间对Chen Yuan 而言,足够了!

  要胜,就必须酣畅淋漓的胜。

  在下面的那些Martial Artist 眼中,自己拥有着碾压之势,如此才能迅速的收心,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他们看到自己原以为aloof and remote 的两位great character ,在他Chen Yuan 的面前,是那么的脆弱,是那么的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皇屠刀笼罩二人之后,Chen Yuan 眼看着轰杀而来的强大手段,负着手一步踏出,没有了他们二人的催动,

  这两种手段的威能也下降了不少。

  一步踏出,冯九英轰出的手段瞬间被破去,在虚空中发出一道轰鸣,Second Step 踏出,在Chen Yuan 的强大威势之下。

  那illusory shadow 也寸寸崩灭。

  这illusory shadow 的手段,比他之前所领悟的Demon God 站体差的太远了!

  虽然也有些可取之处,但也只是有一些罢了。

  短短片刻间,Chen Yuan 不出一刀一拳,便破去了冯九英和皇甫奇的手段,直接让下面的那些Martial Artist 目瞪口呆。

  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甚至在他们的眼中,此刻的皇甫奇和冯九英也僵在了当场,根本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简直让人骇然。

  而在illusory shadow 和元气被双双破去的瞬间,强大的心神牵动之下,瞬间让二人挣脱了那片恐怖的暴虐血海空间。

  involuntarily 的便各自喷出一口老血。

  可这些,还不够。

  看着二人迅速回转了心神,早有预料的Chen Yuan ,fleshy body 发出一道强大的rumbling sound ,直接一步横跨了hundred zhang 之远,来到了他们二人近前。

  在冯九英和皇甫奇惊骇的目光下,Chen Yuan 又动了,this time ,他抬起了右臂,fleshy body 气血躁动,勐然轰出了一拳。

  fist strength 直接炸裂在冯九英的身前,他虽然立刻想办法想要挡住这fist strength ,但所有的手段都collapsed on the first encounter ,他也在this fist 之下,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直接坠入下方。

  皇甫奇童孔一缩,强自手持双鞭横在身前,一抹无形的rays of light 笼罩真身,可still not enough ,在Chen Yuan 平静的轰出了second fist strength 之下,状态与冯九英exactly similar ,双鞭直接被震飞,fleshy body 都被扭曲的轰向了地面。

  至此,交手结束!

  而距离之前所约定的thirty breaths ,至今也只过去了one third 的时间。

  全场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僵硬在了原地,甚至连地上被砸出坑的冯九英和皇甫奇都不敢去扶,生怕触怒了虚空中的that silhouette 。

  这一刻,在所有人的眼中,Chen Yuan 都是无敌的。

  同为金使,同为Heavenly Pill ,从始至终他们只见到了Chen Yuan 踏出了三步,轰出了两拳,然后就.结束了。

  快的让人都不敢置信。

  但唯有Chen Yuan 自己知道,这样的结果非常正常!

  平心而论,冯九英和皇甫奇的实力算不上多差,双方联起手来更是大于一加一,可Chen Yuan 是全力动手的。

  从交手开始,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先笼罩二人心神,让他们反应不及,接着full strength attack 轰出,他们两个刚恢复心神根本impossible 反应过来,只能仓促应对。

  必须,也只有这个下场!

  Chen Yuan 俯视着下面的皇甫奇和冯九英,直接拿出了大都督顾天穹的waist token ,朗声道:

  “本使奉大都督之命,接掌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上位Liang Province 金使。谁敢不从,可临机决断,先斩后奏!冯九英,皇甫奇,你二人与本使立下约定,胜者为先,败者acknowledge allegiance ,现在可愿acknowledge allegiance 本使。”

  皇甫奇看着虚空中的black clothed silhouette ,再感受着自身的状态,眼神中闪过一抹暗然,长长的吐出了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said solemnly :

  “皇甫奇,愿acknowledge allegiance 大人!”

  冯九英呆呆的看着上空,只感觉whole body muscle and bones 彻底断裂,差一点就是重伤,而这或许还是Chen Yuan 留手的情况。

  不由的便生出了一抹Heart of Fear 。

  陈贼,真强啊!

  果然,之前敢放出那等狂言,定然是有着依仗的。至于现在摆在他面前的也只有一条路了,不提之前的约定,单单是大都督waist token 在此,他也不敢再反抗。

  这心是真他娘的黑啊!

  有waist token 你不早用?

  非得爆锤他们一顿!

  怀揣着心中的无尽怨念,冯九英底下了高傲的头颅:

  “冯九英,愿acknowledge allegiance 大人!”

  接着,Chen Yuan 的目光从冯九英和皇甫奇的身上移开,转向下面的那些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Martial Artist ,澹澹道:“现在,陈某正式上任Liang Province 金使,总管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一切事物。

  尔等还有谁赞成,谁反对!”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