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500

  淡淡的声音灌注着World’s Essence Qi ,响彻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一时寂静无声,在场的所有人looked towards 虚空中那道霸气张扬的silhouette 时,眼中的畏惧和acknowledge allegiance 之意都显露了出来。

  没有人敢反对!

  因为,他们不想死!

  Chen Yuan 话语中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他有先斩后奏之权,完全能够诛杀他们,还不用担责,这样的权利,他们很怕.

  “pay respects to 金使大人!”

  终于,有一名巡天使顶不住这股庞大的oppression ,第一个打破了方才的寂静,one-knee kneels 在地上said solemnly 。

  有一就有二,在他的领头效应之下,剩下的那些Heaven Patrol Guard 、巡天使、乃至是几位丹境副使要么one-knee kneels 地,要么躬身下拜,全部都向着Chen Yuan 表示acknowledge allegiance 。

  其实在冯九英和皇甫奇各自表露acknowledge allegiance 之际,这些Martial Artist 便已经被慑服了。

  两位金使都不敢败了,他们又能算的了什么?

  只不过一时被Chen Yuan 的imposing manner 给镇住了而已。

  看着下面acknowledge allegiance 的模样,Chen Yuan 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一切都在按照他之前的设想在进行。

  不错!

  其实Chen Yuan 今日只要是将大都督顾天穹的waist token 拿出来,冯九英和皇甫奇也会不得不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他,让他去坐上金使之位。

  但那只是表面上而已,背地里一定会给Chen Yuan 搞出些幺蛾子,这不是Chen Yuan 想要的,他要的是击碎他们的威望,树立自己的权威。

  等到击败他们之后,在拿出这东西,就能迅速占据大义名分,如此才能算是真正的将局势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莽是莽了点,但这中手段很有效不是吗?

  毕竟,Chen Yuan 除了自身的名义在,还one against two ,在短短ten breaths 时间内接连击败了冯九英和皇甫奇,单单是实力的差距就能够证明一切。

  在这里,始终都还是要以拳头说了算的!

  唯一可惜的是,他们身上并没有Chen Yuan 所需要的luck ,不然,就算是拼着被责罚,他也会“意外”的,不小心的将他们给送走。

  至此,Chen Yuan 便是彻底掌控了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

  虽然只是初步,但已经开了一个好头。

  剩下的,就需要去慢慢的做了。

  慑服了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在场所有人之后,Chen Yuan 从虚空中缓缓走下,一挥手,一股强大的无形力量将地上砸出坑洞的冯九英和皇甫奇托了起来。

  Heavenly Pill Sect 师的life force 确实很顽强,尤其是皇甫奇这种fleshy body cultivation base 不错的Martial Artist ,并没有造成太重的伤势,若是换成虚丹Grandmaster 。

  他那一拳很有可能直接送其上路,再不济也有可能会是重伤。

  而Chen Yuan 的这一手,立刻让皇甫奇和冯九英有些警觉,生怕Chen Yuan 再给他们来上一击,让他们重伤几个月的时间。

  而若是几个月的时间过去,Chen Yuan 差不多也就能彻底的将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掌控在他手中,至于他们的手下的势力也会倒戈。

  但出乎他们预料的是,Chen Yuan 并没有对他动手,原本冷峻的面色也逐渐转为和煦,淡笑着凝视他们,道:

  “皇甫金使,冯金使,日后这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还需要吾等三人戮力同心啊。”

  “陈大人说的是,日后this Feng 一定跟随陈大人将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处理好。”冯九英第一个上前表示道,Chen Yuan 给了他们面子。

  这个必须得接下。

  “old man 亦然。”

  皇甫奇took a deep breath ,said solemnly 。

  北凉王府。

  魏无缺听着身前这名Shadow Guard 的禀报,目光转向了鸿叔,said with a smile :

  “鸿叔,我猜的如何?”

  鸿叔满脸凝重:

  “这个妖刀Chen Yuan 果然not simple 。”

  他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很高看他了,劝说世子不要去与他为敌,免得让王爷震怒,但现在看来,还是小觑了。

  一战而胜,彻底拿下冯九英和皇甫奇。

  还占据着大义名分,这需要的可不仅仅只是实力,同时还有过人的temperament 和controlling ability ,有如此手段,前途难以限量啊!

  “是啊,Chen Yuan 的确not simple ,而且比曾经更加恐怖了。”魏无缺轻叹了一声,原以为自己已经快要追上他了。

  didn’t expect 差距现在来看更大了!

  ten breaths 时间击败两位金使,这样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绝对拥有了Wind Cloud List 前十的实力,真快啊!!!

  距离上次登仙战,满打满算也不过半年的时间而已。

  Chen Yuan 不仅没有沉寂落幕,还更加的恐怖了,魏无缺忽然觉得,恐怕用不了多久,Chen Yuan 便能登顶Wind Cloud List 第一了!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还真应了那句话,跟Chen Yuan 活在一个时代既是幸运,也是不幸。

  正在魏无缺感叹Chen Yuan 的恐怖之时,一名王府禁卫缓缓走到近前,躬身道:

  “世子殿下,外面一位姓项的Young Master 想要见您。”接着,沉吟了一瞬又继续道:“那位项Young Master 说是您的旧识,属下不敢怠慢这才来禀报。”

  “姓项的旧识”听着侍卫说起这句话,魏无缺的眉头顿时一簇,眼神有些深思,不知在思量什么。

  片刻后才道:

  “将那位项Young Master 请到房,本世子稍后会去的。”

  “是,属下遵命!”

  那名禁卫躬身告退。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魏无缺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鸿叔低声道:

  “鸿叔觉得此人是谁?”

  他并非没有暗中离开过北凉,但每一次出去都是有身边的这位鸿叔守卫,所以基本上他所认识的旧识,鸿叔都知道。

  鸿叔追忆的思索了片刻后,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世子可还记得数年之前在海外所见到的那人?”

  “鸿叔是说.那个名为项凌天的家伙?”

  “Young Master 所遇到的姓项之人不多,能让old man 有些觉得不凡的,也只有此一人,年不过二十余岁便cultivation base 达到通玄Peak 。

  出奇的却是此人cultivation base 实力如此之高,但偏偏在江湖上没有任何的名声,当时old man 还让世子殿下不要大意。”

  “那时鸿叔猜测的是,此人或许与前朝Imperial Family 有关。”

  “对。”

  “那他今日前来拜访我,又是所为何事?”

  “殿下见了便知,不过old man 觉得殿下还是不要跟此人走的太近,若真是与前朝有关,恐怕目的不会那么简单。”

  “鸿叔放心,我明白的。”

  魏无缺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颔首道。

  他算是北凉王老来得子,也是唯一的儿子,所以钦定为北凉King’s Heir ,自小地位尊崇,可年纪虽轻,他却并非不知道一些事情。

  比如,知道当初他father 北凉王还只是前朝边关的一位General ,忠于前朝,但后来因为一系列的事情,Xiang Family 被天下群雄共击之。

  魏烬锋为了在此中原大乱之际守住边关,并未勤王,之后cultivation base 又在乱世中有了进境,踏入了Yang God 成就了真君,彻底掌控了边军。

  Sima Family 为了安抚,才将其父封为异surnamed Wang 。

  时至今日,其父北凉王已经拥有了更强的势力,就算是Sima Family 也要拉拢,曾经不惜嫁了一位Princess 给其父当平妻。

  若真是前朝Imperial Family 的话,如今找上门来,不得不让他多想。

  Chen Yuan 一战定鼎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局势的消息,随着那一战的结束和皇甫奇冯九英表示acknowledge allegiance ,彻底宣告了落幕。

  影响也在迅速的moved towards Cold State City 扩散。

  很多人都对此表示惊诧和凝重,觉得Chen Yuan 此人真的是不俗,上任的第一日便彻底的收服了冯皇二人,成功登上了Liang Province 金使的宝座。

  这可not simple 。

  若真是很简单的话,皇甫奇和冯九英也不会接连斗上近半年之久了,而这一战也让他们二人成了笑柄。

  有人嘲讽他们费尽心思的争权夺利,结果却在Chen Yuan 的身上栽了,将那权利拱手相让,简直就是废物。

  对于这些议论,皇甫奇和冯九英都选择了沉默因为这是事实。

  不过事已至此,只能尽力去挽回了,冯九英很快便转变了想法,决定跟这位年轻气盛,full of vigor 的陈金使打好关系。

  做个同道中人

  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

  Chen Yuan 目光沉静的将手中最后一本籍放下,这上面记载的都是如今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的一些情况,例如Heaven Patrol Guard 的数量,下面州府的情况等等。

  总体来说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一点,他原先以为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只是一个摆设而已,真正的大权都在那位北凉王的手上。

  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北凉王还是有些分寸的,没有将事情做的太绝,其掌控的大部分都是军权和政事,至于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并没有染指。

  现在想来,之前皇甫奇向京城求援,说自己被北凉王架空多半是假的,只是希望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为他撑腰而已。

  很可能是因为一些事情得罪了北凉王府。

  短短半日时间,Chen Yuan 便摸清了一些头绪。

  可虽然比他想象的要好,但仍然不是很乐观,因为根据上面所记载的东西,Liang Province 的百姓不能说所有,但绝大部分还是敬仰北凉王的。

  只知北凉王府不知有Imperial Court 。

  跟他在汤山府的情况差不多。

  但那是一府之地,这里却是万里疆域的Land of a Province ,双方根本incomparable 。

  民心、军政、皆在北凉王的掌控之下,Chen Yuan 想要做一些事情,势必是impossible 绕过北凉王府的,必须要跟其打交道。

  若是对方don’t give face 的话,那就是真的难办了。

  想要走私战马根本impossible !

  很难绕过北凉王府跟草原上的一些部族交易。

  确实棘手。

  长长的吐出了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Chen Yuan 明白,必须要去见一见这位名动天下的北凉王,看看他的态度是什么。

  再想办法让魏无缺这位北凉King’s Heir 暗中与他交易。

  可如此的话,自己的一些野心难免就会暴露,万一要是被捅上去,之前的积累就算是付诸东流了。

  而即便不捅上去,将这件事当成他的软肋,也会让他十分难受。

  最好还是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沉思了许久,Chen Yuan 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毕竟,他并不是那种料事如神的人,只不过是果决了一些而已。

  “算了.还是先去帮摩罗前辈恢复伤势,再从长计议吧。”Chen Yuan 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

  他估计自己短时间内impossible 调走,也只能一步步的来了,不论是追查前朝余孽,还是走私异种战马,都得慢慢来。

  可摩罗前辈的事情却不能耽搁,因为这件事是有些紧迫的。

  在之前从Wudang Mountain 赶往Cold State City 的时候,摩罗便没有再保留什么mysterious ,将事情的大概都告诉了Chen Yuan 。

  他准备去一趟草原深处!

  之前自然是没有这个想法,可上一次在沉血湖他恢复了不少Primordial Spirit ,若是能够拿到Barbarian Race 的一件treasure ,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彻底恢复Primordial Spirit 。

  所以,草原Chen Yuan 是必然会去一趟的,而且就在近期。据摩罗所言,近期北蛮会举行一场祭祀,那件sacred relic 会拿出来。

  每隔三年,才会有这么一场机会。

  他impossible 错过。

  原本他是想着独自前去,但这样的话必然是会被Spiritual Mountain 的人察觉,后来Chen Yuan 也被调往边境,让他又有了新的想法。

  经过这几次的cultivation progress ,Chen Yuan 这具fleshy body 能承载的力量更强。

  想要夺取那sacred relic 的几率便会更大!

  正在Chen Yuan 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准备的时候,外面一名Heaven Patrol Guard 躬身走入了great hall ,行礼道:

  “大人,冯金使求见。”

  Chen Yuan 眯了眯眼睛,轻声说:

  “让他进来。”

  “是。”

  很快,冯九英便神色如常的走入了great hall 之内,相比于之前的那副凄惨模样,如今的他重新换上了官服。

  若不仔细感知,根本感知不到其身上的衰落气息。

  当然,这只是表面光而已,实际上Chen Yuan 给他造成的伤势,没有half a month 的时间根本无法recover completely 。

  “冯金使不在家中养伤,怎么来了衙门?”

  Chen Yuan 凝视着冯九英问道。

  对方的到来,还是让他颇有些惊讶的。

  “一些伤势还是不耽误属下行动的。”

  冯九英连忙said with a smile 。

  如今连称呼也已经转变,双方都是正Grade 4 的金使,但他却甘愿自称一声“属下”,不得不说,他的心理调整速度是要超过皇甫奇不少的。

  “嗯,坐。”

  Chen Yuan 指着旁边道,接着一挥手,一杯spirit tea 落入了冯九英的身前,他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said with a smile :“大人这spirit tea 果然不凡,Spiritual Qi 充沛,属下倒是跟着沾光了。”

  Chen Yuan laughed ,觉得这个冯九英还真是个妙人,这么快就转变了心态,还主动向他拍起了flattery ,给他那杯spirit tea 虽然不凡,但也不算是稀奇。

  至少对冯九英一个巡天金使来说算不上稀奇,对方曾在京城担任外城统领一职多年,必然会被赏赐一些东西的。

  “冯金使今日来此想必是有什么话要说吧?”

  Chen Yuan 没有跟他兜圈子,直接问出了来意。

  “大人料事如神,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身居高位,属下实在是佩服,frankly ,属下今日来此是来向大人告罪的。”

  “en? ”

  “之前属下没能立即向大人acknowledge allegiance ,反而自作聪明的想给大人一些教训,如今想来,实在是不该,这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以属下的手段根本掌控不了,唯有大人这样德才兼备之人才有这样的手段。”

  冯九英放下茶杯,开口说道。

  “冯大人言重了。”

  “不,属下说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昨日一战,大人当真是所向无敌,属下实在是钦佩不已,日后必将诚心归附大人,不敢再有丝毫异心。”

  “你我都是为Imperial Court 办事,此话逾越了。”

  Chen Yuan indifferently said 。

  “大人不就是Imperial Court 吗?”冯九英露出了一抹笑容。

  “怪不得冯大人能有手段跟皇甫金使争权,如今一见,果然不凡啊。”

  “大人,属下说的真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无论是手段、实力、还是temperament 。属下都远远不如大人,

  自当为大人马首是瞻,大人日后尽管看属下的表现就是。”

  Chen Yuan 凝视着冯九英没有说话,一时气氛有些寂静,冯九英一愣,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刚想要辩解什么的时候。

  忽然Chen Yuan 冲着他laughed ,道:

  “既然冯大人如此诚挚,那本使也说一句肺腑之言,只要你好好的配合本使行事,等到本使离开Liang Province ,

  必然会举荐你成为Liang Province 金使,你我日后还当戮力同心,共同为Imperial Court 镇守Liang Province 啊。”

  冯九英大喜,连忙道:

  “many thanks 大人,卑职定当尽心做事。”

  “好。”

  见气氛烘托到了这个份儿上,冯九英目光一转,低声道:

  “昨日之战大人one against two ,震动Cold State City ,这消息势必会传到登仙楼的耳朵里,以大人所展现出的实力,必然能够登上Wind Cloud List 前十。

  这可是一件可喜可贺的major event ,所以.卑职就想着为大人庆祝一番。”

  Chen Yuan 眯了眯眼睛,这件事他倒是心中有数,但并没有太过taking seriously ,若是登不上Wind Cloud List 前十才是真的难事。

  而只不过些虚名,对他如今而言,用处算不上太大。

  只能说为日后积累罢了。

  “冯大人想说什么?”

  Chen Yuan 接着道。

  冯九英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

  “属下知道大人喜好与众不同,其实卑职也是如此,不喜欢那些青涩的小女人,正巧,属下府中有一美妇,虽年过三十,但风韵犹存,想要献给大人.”

  ————

  猜猜Wind Cloud List 第几,无奖竞猜!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