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501

  “属下知道大人喜好与众不同,其实卑职也是如此,不喜欢那些青涩的小女人,正巧,属下府中有一美妇,虽年过三十,但风韵犹存,想要献给大人.”

  Chen Yuan :“???”

  他很意外,真的意外!

  这种虚假的事情怎么都传到北方Liang Province 了,搞得他好像真的喜欢人妻一样。

  污蔑,完全就是污蔑!

  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他堂堂正正做事,清清白白做人,这完全就是对他人格的侮辱!

  看着冯九英期待的目光,Chen Yuan 沉吟了片刻后,道:

  “冯金使,想来是你弄错了一些事情,陈某的性格向来都是不近女色,一心向道,这种事情日后休要再提了。”

  冯九英愣了一下,什么情况?

  难道真的是感觉错了?

  其实Chen Yuan 跟他的喜欢完全不同?

  不应该啊,一些传闻倒有可能虚假,但他可是经过密切的调查,据传就在Chen Yuan 以前的任职之地,现在还养着一位蜀州美人呢。

  对,一定是他说的太直白了。

  冯九英很快便意识到了自己究竟错在了什么地方。

  Chen Yuan 可是名动江湖的人物,是要脸的,怎么能如此直白的谈论这些事情呢?应该先将他请到府中,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再让他的妾室来个偶遇。

  最好是不小心摔倒在Chen Yuan 的身上.

  如此不就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了吗?

  心中如此想着,冯九英连忙告罪道:

  “大人说的是,是卑职孟浪了,不该说出这些话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作为赔礼,属下能否请大人晚上入府一叙?

  大人久居南方,所食所用皆与北方不同,不妨在属下府middle grade 尝一番,正好,卑职还有一些要紧的事情要禀报大人。”

  Chen Yuan 手指敲击着桌面,很快就回过味儿了,这冯九英估计说的还是那件事,只不过现在更委婉了一些。

  要是没有之前的那番话,说不得Chen Yuan 还真就赴宴了,至于现在,当然是拒绝!

  他来Liang Province 为的可不是女人。

  怎么可能去答应这冯九英的邀请?

  还有,这冯九英bottle gourd 里面究竟打的什么药还尚未可知,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旋即直接开口拒绝了冯九英的邀请。

  并告诉他近日没有闲暇,等到闲暇过后再说饮酒作乐之事。

  冯九英听闻此言,心中虽然有些失望,觉得不能跟Chen Yuan 加深关系,但也没有表露出来,毕竟日后还有机会。

  旋即强笑着答应。

  闲聊一些京城内的事情,冯九英见Chen Yuan 已有些不耐烦,旋即很有眼色的退了下去。

  等到冯九英离开,Chen Yuan 本想着再思索思索一些下面的事情,但仅仅只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外面又传来了禀报声。

  皇甫奇也来了

  Chen Yuan 想了想还是决定接见此人,但心中差不多已经想到了对方的来历,必然是跟冯九英一样的想法,

  既然阻挡不了,那就全力迎合。

  “属下皇甫奇见过陈大人。”

  皇甫奇也重新换上了一身官服,相比较于冯九英,他的实力更强一线,是以伤势也更轻,显得依然中气十足。

  不过若是细细感知,还是能够感知到一些虚弱。

  “皇甫金使客气了,坐。”

  面对冯九英如何,Chen Yuan 便面对皇甫奇如何,虽然之前冯九英言语之中吐露了一些皇甫奇对他有些出言不逊。

  但究竟如何,谁知道呢?

  就算冯九英嘴上没说什么,心里也不知道在思量些什么,面对他们两个,Chen Yuan 永远都抱着一股警惕之心。

  品味着Chen Yuan 奉上的spirit tea ,皇甫奇目光深邃,他今日匆匆来此,其实也是因为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的眼线告诉他冯九英来了。

  不然,他自持资历深厚,是不会来的。

  可若是冯九英一旦与Chen Yuan 结成联盟,二人联手对付他的话,那他就万分的危险了,所以等到spirit tea 饮尽后looked towards 着Chen Yuan 表了忠心。

  大体意思与冯九英差不多,只不过更加直白一些。

  Chen Yuan 笑着looked towards 皇甫strangely said :“既然皇甫金使如此诚挚,那本使也说一句肺腑之言,只要你好好的配合本使行事,等到本使离开Liang Province ,

  必然会举荐你成为Liang Province 金使,你我日后还当戮力同心,共同为Imperial Court 镇守Liang Province 啊。”

  这一句话,除了名字变化之外,几乎一字不改,Chen Yuan 是如何回答冯九英的就是如何回答皇甫奇的。

  在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内,Chen Yuan 倒也跟顾天穹学了一手画饼手段。

  至于等他离开之后,若是these two people 都识相的话,那at worst 就将他们两个的名字都给报上去,如此,倒还能对上面有个交代。

  让顾天穹觉得他陈某人没有拉帮结派

  果然,听着Chen Yuan 的承诺,皇甫奇有些激动,觉得自己之前似乎对Chen Yuan 有些太过不尊重了,旋即连忙继续表忠心。

  虽然他之前才是Liang Province 金使,但经过冯九英跟他争权的半年时间里,他的心态已经转变了许多,尤其是Chen Yuan 出手轻易击败他们两人。

  对于Liang Province 金使之职,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得罪了北凉世子,并且还假意上禀京城,想要Imperial Court 对北凉王施压,结果却trying to gain an advantage only to end up worse off 。

  上面反倒是觉得他办事不力,直接又派了一位金使。

  可谓是一步错,步步错

  等到送走皇甫奇之后,Chen Yuan 原本脸上的笑容才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澹漠。

  之后的几日时间就过的快多了,皇甫奇和冯九英在家中养伤,Chen Yuan 则是趁着这几日的时间彻底摸清他们的势力范围。

  并且通过defeat them separately 的手段,收拢了一批人对他效忠,这里面或许有墙头草,但他无所谓,只要听自己的命令行事就好。

  这一点,皇甫奇和冯九英心知肚明。

  若是之前,他们还可能会做出一些反应,但经过了之前Chen Yuan 对他们的画饼,也就坐视了这一切的发生。

  毕竟,Chen Yuan 身为金使,必然是会动手的。

  就算是再激烈一些也没什么。

  反正他们觉得Chen Yuan 这样的人,再Liang Province 估计也不会待的太久,等到他离开后,若是通过他的手上禀,一定能够上位。

  而这些,正合Chen Yuan 之意。

  与此同时,在这几日时间里,他在Liang Province 的做的事情也传到了京城,顾天穹看完情报之后对于Chen Yuan 还是觉得认同的。

  觉得Your Majesty 的眼光没有错,Chen Yuan 的办事能力确实还可以。

  虽然有他waist token 的功劳,可仅凭waist token 的话,也不足以让Chen Yuan 迅速的站稳脚跟,他现在甚至很想看到Chen Yuan 在最快的时间内抓到前朝余孽。

  届时再积攒一些资历,等到cultivation base 晋升化阳,他便会让Chen Yuan 担任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的神使,而这也是皇帝的意思。

  逐渐将Chen Yuan 培养成一柄Imperial Court 的尖刀,可以用他扫去Imperial Court 内部的一些弊病,乃至是周围各州的麻烦。

  要是cultivation base 始终如此之快,那就继续加重培养。

  要是后面没有精进,甚至是停滞不前的话,那就用他去平息一些人对Imperial Court 的不满

  除了Imperial Court 这边,因为那一战,Chen Yuan 在江湖上尤其是北方江湖上也彻底的传开了,并州、You Province 、Liang Province 的Martial Artist 都知道闻名江湖的ruthless Chen Yuan 来了。

  且一来就不平静,一天之内横扫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ten breaths 战败两位Heavenly Pill 金使,风头不可谓不盛!

  原本这件事的影响只是局限于北边的几个州府,但由于登仙楼插了一手,Chen Yuan 可以说又在江湖上掀起了一阵风波。

  经过评定,登仙楼this time 将Chen Yuan 在Wind Cloud List 榜上的排名直接名列第六!

  这个名次可不低,甚至算得上高了。

  之前姜河为了Chen Yuan ,在Qing State 与Azure Cloud Sword Sect Elder 顾淳,Sect Master 萧云升以及化阳Ancestor Master Master Qing Yun 的一具化阳分神交手而不败,也就Ranked 7th 而已。

  Wind Cloud List 第六,这个名次一出,所造成的动静可不小,甚至可以说非常大了,像是Wind Cloud List 这种地榜前列每一次更迭,都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

  更别说Chen Yuan 这种本就是话题人物了。

  而众人所关注的点,一是Chen Yuan 直接跨越了十余个名次,另一个就是Chen Yuan 的年纪了。

  排名暴涨这种事本就不多,可Chen Yuan 却每一次都是暴涨,几乎像是疯了一般,每隔一段时间就来一次。

  真的让很多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再想想Chen Yuan 现在的年纪,以及previous time 登仙战满打满算才过去了半年时间,曾经并列第一的左承宗至今也不过够上Wind Cloud List 的末尾。

  单单是这一点,便足以彰显Chen Yuan 的恐怖了!

  而关于江湖中说Chen Yuan 横压一个时代的传说的事情也越来越多。

  之前是左承宗和魏无缺白长卿and the others 抬举,现在,则是得到了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的认同,他们甚至都在想,是不是下一次,Chen Yuan 就能直接登上Wind Cloud List 第一?

  将秦天汐直接压在下面!

  这个猜测有点离谱,但出人预料的是,相信这一点的人还不少。

  this time 所造成的动静,是连Chen Yuan 都没有想到的,他本来是以平常心对待,觉得只会引起一些关注而已。

  完全没有想到会引起连锁反应。

  横压时代!

  还真是看得起他啊。

  连带着道Divine Palace 的其他几位道主都主动联系了Chen Yuan ,向他道喜,并了解了他的一些近况,比如他是何时breakthrough Heavenly Pill 的。

  这一点,Chen Yuan 可是从来没有透露过的。

  他们也是第一次得知,属实被震惊了。

  甚至觉得Chen Yuan 这个后起之秀,追上乃至超越他们都快不远了。

  不由的都各自感叹世事无常。

  Chen Yuan 是个比姜河还变态的妖孽。

  对此姜河出来表示说,他早就知道Chen Yuan breakthrough 了,更是让道Divine Palace 的其他几位开起了玩笑。

  玩笑过后,其余几人便问起了Chen Yuan 怎么会被封到Liang Province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Chen Yuan 也只好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并且告诉了他们自己this time 来Liang Province 主要or for 了帮摩罗前辈做一件事。

  其余人更加关注,纷纷问起了情况。

  Chen Yuan 别的没有多说,只是说自己会深入一次草原,其余几人都表示可以来帮忙,但Chen Yuan 问询过摩罗的意思后并没有答应。

  之前imperial city 那一战他们这些人身上都还有伤势,不宜再大动干戈。

  况且也没有必要那么大的场面,要的就是do it quickly ,人多了反而是累赘。

  听到这样的话,其余几位道主才算是没有继续多言,只是告戒Chen Yuan 在草原上行事must 小心谨慎。

  那里跟中原还是有着不少差距的。

  结束了this time 道Divine Palace 诸位道主会晤,Chen Yuan 正想派人去给北凉King’s Heir 魏无缺送上一份拜帖,准备开始下一步动作。

  刚开始他来到Cold State City 的时候没有去找他,主要是不想泄露自己的行踪,也免得因为魏无缺的事情打乱自己的节奏。

  但现在基本上已经掌控了北凉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的局势,两位金使冯九英和皇甫奇也都表示了acknowledge allegiance ,差不多就可以见见这位世子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只能算是一面之缘,尤其是Chen Yuan 曾经拒绝了魏无缺想要交换登仙果的事情,算不上和睦。

  也就是上一次Chen Yuan 登山Wind Cloud List 第二十一的时候,这位世子才出来刷了一波存在感而已。

  但还没等Chen Yuan 命人去的时候,北凉王府那边就已经掐着点来人了,也不知是不是估算好了Chen Yuan 的时间。

  看着手中的请帖,Chen Yuan 在巡天殿思索了不少时间,觉得这个魏无缺果然not simple ,甚至在请帖上道明了自己与冯九英有些关系。

  如此直白,倒是出乎了他不少预料。

  等到差不多请帖上的时间临近,Chen Yuan 想了想还是换下了官服,以‘朋友’的身份去跟这个魏无缺相处。

  面对北凉王府,Chen Yuan 是impossible 拿什么架子的,真要是论起来,魏无缺身上的世子身份可比他的金使职位要贵重多了。

  实力亦是如此。

  闻名天下的北凉三十万铁骑,就是他们Wei Family 的,这可是绝对的精锐,实力恐怖。

  若说曾经Chen Yuan 对于三十万铁骑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感受的话,那经历过沉血湖一战,Chen Yuan 便差不多有了考量。

  十万英魂能杀spirit refinement 。

  那生前之时呢?

  岂不是能够匹敌真君?

  而北凉铁骑足足是Chen Family Army 的三倍,这代表着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虽说真君必然是比大军战阵强大的,但那指的是机动性,若是meet force with force 正面对决的话,还真的不一定。

  六境immortal 不出,Chen Yuan 觉得无人能够独身面对三十万北凉铁骑。

  这也就想明白了Imperial Court 为何会坐视着魏尽锋近乎割据的状态了,不是Imperial Court 不想管,是他们根本管不了。

  三十万铁骑再配合上天下第四的北凉王。

  其势力绝对不次于一座仙门!

  当然,前提没有immortal 出手。

  那样的存在已经超越了凡俗,以‘Immortal’ 而称。

  凡人又怎么能够逆天伐仙呢?

  Chen Yuan 抵达北凉王府的时候,差不多是寅时一刻,差不多equivalent to 下午三点半左右,而北凉世子魏无缺已经等在了门前。

  想来是对Chen Yuan 的动态掌握的很准。

  相隔数十丈,魏无缺便传出了爽朗的笑声:

  “Brother Chen ,半年一别,兄风采更胜往昔啊!”

  说着还冲Chen Yuan cup hand to hold fist ,算是非常给面子了。

  Chen Yuan 也随之laughed ,道:

  “怎能劳魏兄出府相迎,你我何必如此客气。”

  “别人自然是没有这个资格,但Brother Chen 可不是别人,堂堂地榜第六influential figure ,绝对是this Wei until now 所仰望的存在了。”

  “haha ,魏兄客气。”

  “Brother Chen ,请。”

  “请。”

  寅时一刻,自然不是吃饭的时间,魏无缺一直将Chen Yuan 引到了王府后院,那座小湖的旁边的亭子里面才算是作罢。

  二人到时,那里的一壶spirit tea 刚好煮开。

  “Brother Chen ,尝尝此茶,看看能否满意。”

  魏无缺said with a smile 。

  “莫非这茶还有什么来头?”

  “Brother Chen 先尝尝。”

  面对魏无缺如此的盛情邀请,Chen Yuan 此刻若是推脱便显得不信任了,旋即端起手中的茶杯轻抿了一口,

  顿时眼前一亮。

  他不是没有喝过好茶的人,手上有不少御赐spirit tea ,但相比于手中的茶水来说却逊色了许多,不仅Spiritual Qi 浓郁普通spirit tea 数倍,细细品味之下还别有一番滋味。

  炽热的茶水,却透着一股冰寒,着实是有些神异了。

  “如何?”

  “Top Grade 好茶。”Chen Yuan 放下茶杯评价道。

  “此茶名为天雪,是家父最爱之茶,取自北寒之地,泡茶之水则是北蛮天冰spiritual spring ,最是相得益彰,

  品味之时,会有一股冰寒之意rise in the mind ,能令Martial Artist 稳固心神,乃是清明spiritual object ,当初this Wei breakthrough Heavenly Palace 时,还借助了这spirit tea 之力。”

  魏无缺澹笑着讲述壶中spirit tea 的来历。

  Chen Yuan 则是眉头一挑,开口问道:

  “北寒之地?”

  这倒是有些让他好奇,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地名。

  而魏无缺则是转为凝重,说道:

  “此地确实极少中原所知,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只知道北蛮,而不知北寒,是因为此地距离中原实在太远,

  又隔着Liang Province ,根本无法跟Barbarian Race 有交流,但实则,这个地方却很重要,也是北蛮为何会觊觎中原的主要原因之一。”

  ————

  求月票!

  检测到你的最新阅读进度为“第三百一十九章惊人发现!(必看!)”

  是否同步到最新?关闭同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