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505

  “之前你不是好奇为何幻境内的圣血天池会损毁吗?现在本座告诉你,就是此人吸纳了天池内的Xiang Family bloodline !

  也正因此,他才breakthrough 到了Heavenly Pill cultivation base 。”

  项千秋神色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

  听闻此言,项凌天眉头的疑惑更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可patriarch 您之前不是说,惟有咱们Xiang Family 人才能利用圣血天池提纯bloodline 吗?Chen Yuan 能够吸纳天池的力量,

  莫非他.与我Xiang Family 有关系?”

  这不得不让他如此去想,因为之前patriarch 很明确的告诉了他这一点,是以从来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

  只觉得是刘振宗和Chen Yuan 有什么其他底牌。

  但项千秋的一番话,却让他幡然clear comprehension ,意识到了这一点。

  “你猜的不错,据本座调查出的情况这Chen Yuan 正是身怀我Xiang Family bloodline 。”

  “难道是旁支?”

  项千秋put out a long breath ,道:

  “当年我项氏Imperial Family 还坐天下时,曾与Imperial Court 重臣陈Great General 有诸多联姻,后来皇朝倾覆,Chen Family 也因此而覆灭,

  这Chen Yuan 便是当年幸存下来的Chen Clan Lineage 旁支,若是他仍然归附我Xiang Family 倒也罢了,只可惜他弃明投暗,背弃了Chen Family 曾经对我Xiang Family 的忠心,如今居然堂而皇之的成了Imperial Court 官员。

  必须除掉他,方能祭奠曾经为皇朝战死的陈Great General ,让他英灵安息。”

  “so that’s how it is 。”

  项凌天didn’t expect Chen Yuan 竟然还有这样的身世,如此一来,他们之间似乎倒也能够攀的上一些远亲,只可惜,

  this child 不能为他们Xiang Family 所用,必须死!

  “Chen Yuan 吸纳了圣血天池的力量,周身bloodline 纯度已然提升到了一个terrifying 的程度,也正是靠着我Xiang Family 的Bloodline Power ,才在江湖闯下了这偌大的名声。

  只可惜,他空有宝山而不知用法,并不能完全发挥出Xiang Family bloodline 潜藏的力量,不过对你而言倒是一个巨大的机缘。

  只要杀了他,将他周身气血凝于此神珠之内,本座便能助你再上一层楼,将fleshy body 的力量提升到Indestructible Vajra Peak 的程度。”

  “只要杀了他,你就能证明自己的实力和innate talent ,本座日后会将Xiang Family 所有的资源都聚集到你的身上,

  让你cultivation base 一日千里。同时,还能宣告天下我项氏Imperial Family 重新回来了,踩着中原number one genius 的头颅重新回来了。

  项千秋的声音充满着极致的蛊惑之力,仿佛真的在为项凌天着想一般。

  “Disciple 明白。”

  项凌Heavenly God 色郑重的凝声道。

  杀了Chen Yuan 他就能得到patriarch 许诺的东西,不仅能够成为Xiang Family 的唯一继承人,名动天下,还能利用Chen Yuan 的bloodline 彻底将fleshy body 提升到目前所能达到的Peak 程度。

  必杀this child !

  even more how ,他们还有之前的仇怨在。

  在蜀中江都府时,他为了顾及一些影响,只能坐视Chen Yuan 和刘振宗slaughter all sides ,但新心中早已经酝酿了很多killing intent 。

  现在终于有机会能够报复回来了!

  告诉Chen Yuan ,依靠着Xiang Family bloodline 逞凶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ability ,他才是正主,至于Chen Yuan ,只是一个连旁系都算不上的杂种而已。

  只是机缘巧合下,才开启了属于Xiang Family 的bloodline innate talent 而已!

  “Martial Artist 当有横推天下一切敌的信心,你潜藏的太久了,雄心壮志会被磨灭,心中会逐渐变得阴郁,

  你要走上台前,且必须走上台前。

  Chen Yuan 被称之为中原百年number one genius ,败尽一切天才,横压一个时代,而你要做的,就是在同境之中击败他,

  告诉天下人,我Xiang Family 才是first under the heavens !”

  项千秋转过身,十分殷切的看着面前的项凌天说道。

  “patriarch 放心,Disciple 必然维护我项氏Imperial Family 的bloodline ,决不让外人逞凶,一定提着Chen Yuan 的头颅来见您。”

  项凌天万分认真的说道。

  在他看来,这或许就是项千秋给他的最后一个考验,也算是上一次在蜀州失败的惩罚,若是失败,很可能便会死在Chen Yuan 的手中。

  但这怎么可能呢?

  他怎么可能会败给Chen Yuan ?

  他可是拥有着与太祖一样的重瞳,自身cultivation base 已经臻至Peak ,只差fleshy body 没有Perfection 而已,灭杀一个初入Heavenly Pill 的Chen Yuan 或许会有些难度。

  但他绝对必胜!

  “很好,唯有这份无敌之心,才能配得上我Xiang Family 继承人的身份,未来大楚复国后,我为皇帝,你为Crown Prince !”

  项千秋十分赞赏的看着他。

  “是!”

  “将blood essence 滴于神珠之上,refining this treasure ,你便能得到Chen Yuan 的踪迹,无论他跑到什么地方,都逃不过你的追查,

  等杀了他之后,这神珠也会自动的吞噬他身上的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

  项千秋为他解惑。

  神色郑重的接过项千秋手中的神珠,项凌天没有迟疑,当即逼出一滴blood essence 落入此珠之上,顿时便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牵引之力。

  猛然睁开眼睛,他的目光陡然间望向了草原北方。

  原来Chen Yuan 此刻没有在Liang Province Heaven Patrol Department ,而是在草原之上。

  还真是天赐良机!!!

  “去吧child ,杀了Chen Yuan ,你就是唯一!”项千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项凌Heavenly God 色郑重的nodded ,冲着项千秋躬身一拜,道:

  “patriarch 放心,Disciple 即刻便去!”

  说罢之后,根据神珠之上的莫名牵引力量,立刻找到了方向,化作一缕流光直冲天际。

  看着项凌天远去的背影,项千秋的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容,也不知究竟是在期待着什么。

  草原之上。

  正在御空的Chen Yuan ,忽然停下了脚步,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危险感觉,而且这股感觉还不是一闪即逝,而是一直存在。

  像是被人盯上了一般。

  “前辈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是有人通过一些邪术锁定了我?”察觉到这一点的Chen Yuan 立刻将那种感觉告诉了摩罗前辈。

  想要问清楚。

  相比起来,自然是摩罗更加的博学多闻。

  至于他,也只是在江湖上听说过一些人,能用unorthodox way 相隔千里锁定一个人的动向,但能做到this step 绝大部分都是需要blood essence 来施法的。

  而向来警惕的他,似乎从来没有让自己的blood essence 落入敌人手中过。

  究竟是什么情况?

  Chen Yuan 有些不解。

  他甚至思绪都联想过杨贵妃,但当时的她吞的只是*而没有血,even more how ,还直接吐了出来,后面还被他彻底磨灭了。

  摩罗沉吟了许久,才缓缓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你自身的天机并未被人窥视,不然this poor monk 一定能够察觉到,或许是有些对你抱有murderous intention 的人,用出了一些mysterious 邪法。”

  “那现在还要继续赶路吗?”

  Chen Yuan 皱着眉头问道。

  “现在暂且不要赶路了,in the vicinity 找个Barbarian Race 部落歇息一两日,等那些人过来,在古金王庭祭祀之前,必须将所有的危险磨灭。

  否则,一旦被惊动的话,再想要夺宝,便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好,Junior 明白了。”

  Chen Yuan 目光闪烁的颔首道。

  对于来敌Chen Yuan 倒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刨除他自身的实力和Chen Family 战旗不算,有摩罗在,他随时能够化身Asura 魔君。

  只要Asura 魔君上线,六境之下,他无需惧怕任何人。

  就算是北凉王魏烬锋那等存在,凭借着摩罗的力量,也能够安然退去。

  被人突然盯上,Chen Yuan 心中充满了阴郁,敌人面对面他倒是不怕,但就是很讨厌这种‘我在明敌在暗‘的状态。

  很讨厌!

  再加上近来的各种情况,让他感觉到了一种更加怪异的情况,随着他地位的提升,见识到的powerhouse 太多了!

  要是没有摩罗在身侧,面对这种情况,Chen Yuan 真的毫无安全感。

  听从着摩罗的意见,Chen Yuan 决定留下来歇息一两日,解决来敌再说夺宝的事情,他所处的位置从地图上看正在三十六Royal Family 之一的范围。

  距离古金王庭还有至少千里距离,且偌大的草原人烟稀少,就算是造成一些动静估计也不会惊动太多的人。

  经过one hour 的寻找,Chen Yuan 总算是找到了一些小部落。

  很有意思的是,这几日时间正好是几个部落举行集会的日子,而在集市中采购的也并不止是Barbarian Race 牧民。

  其中五分之一都是中原商队。

  此地距离Liang Province 的距离算不上太远,一些商人为了得到草原上的资源,便会铤而走险的进入草原购买东西。

  之后再转卖到中原。

  这.很正常。

  对于商人来说,只要利益够大,任何东西都能够出卖,中原也的确很缺少一些来自草原的东西,同理,草原也是如此。

  北蛮的异种战马、珍稀spiritual grass 、在Cold State City 都很珍贵,而中原的spirit tea 、Spirit Pill 、spiritual medicine ,也对草原有很大的用处。

  算是互惠互利。

  当然,这种商队能有固定的货源也非常not simple ,不知道会付出多少努力,才能逐渐凝成一条商队。

  Chen Yuan 这个陌生的男子进入到集市中,并没有吸引到草原部族的注意力,反而吸引到了中原商队的注意力。

  非常警惕的看着他,但由于Chen Yuan 外泄的一丝气息,让他们暂时不敢有什么动作,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平静。

  集市上,Chen Yuan 逛了一圈,没有找到任何感兴趣的东西,有商人上前攀谈,他也只是装作一个势力的expert 。

  反正脸上带着人皮面具,凭这些人的实力也根本看不透。

  Chen Yuan 很平静的在帐篷里度过了一个晚上,并没有等到敌人的来袭,但是内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浓郁了。

  他觉得来人应当是一个劲敌。

  很大的可能就是一位化阳daoist 。

  而以他目前的实力而言,倒是有些危险,不过届时若是不是特别强的话,也可以试试对方的手段顺便验证一下自己的实力,增加一些实战经验。

  真不是对手的话,再战旗一展,十万Chen Family Army 英灵万鬼日行就是了!

  Chen Yuan 深知这些都是外力,包括摩罗前辈也是如此,他impossible 借助他们的力量一辈子,终有一日会离开。

  他们只是面对死局时的底牌。

  靠着他们击杀来犯强敌,对他没有任何的帮助。

  所以,只要来人不是太离谱,他自身的实力能够应对的情况下,还是会交一交手的,如此才能在Life and Death Battle 中再拔高一些实力。

  当然,如果对方来的敌人太离谱,是Spirit Refinement Level 的daoist ,或是Yang God 层次的真君,那他也不会头铁的去拼命。

  直接Asura 魔君上线了结一切!

  第二日的集市更加热闹,好像是又有了新的部族和商队加入了其中,有的部族甚至还摆摊卖起了东西。

  另一边,临危受命的项凌天,感知着已经愈发临近的Chen Yuan 下落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容。

  还真是courting death 啊!

  在他的感知中,对方居然停在了一个地方没有动弹,仿佛就是在等着他一样,完全就是courting death 而已。

  Chen Yuan 的实力是很不错,中原number one genius ,Imperial Court 最年轻的正Grade 4 高官,横压一个时代的绝世Heaven’s Chosen 。

  这些都是他身上的头衔。

  可这又能如何呢?

  项凌天自信自己不会输给他。

  他可是自小便被Xiang Family 大量的资源灌注,还有realm 高的Xiang Family powerhouse 为他引路指点,完全不会输于仙门内的direct disciple ,甚至犹有过之。

  而Chen Yuan ,草莽罢了!

  还是靠着他们Xiang Family 的bloodline 走到的this step ,等真正交了手,他便会让Chen Yuan 感知到同境之中真正的压力。

  重瞳无敌!

  横压一切!

  Chen Yuan 身上的头衔,都应该是他的才对!

  项凌天不是自负,他是自信,拥有一颗无敌之心。

  族中长辈就曾有人盛赞过他,说他有真君之姿。

  但他想要证明的是,真君只是他的起点,他要成仙,他要称帝!

  快了,快了,再有小半日的时间,他就能见到Chen Yuan 了,抽了他身上的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全部灌注到自己的身上。

  届时便能将fleshy body 提升到Perfection 无漏的地步。

  再之上,就可以去逐步窥视‘Divine Ability 自衍’this realm 了!

  还有,根据他之前机缘巧合得到的消息,或许这草原深处还有着他的一桩机缘,很可能能够再上一步!

  杀了Chen Yuan 之后,便去寻找这个机缘。

  项凌天已经开始盘算着杀了Chen Yuan 之后的情况了。

  长长的吐出了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感受着冥冥中愈发危险的感觉,Chen Yuan 的脸上也逐渐出现了一抹凝重之意。

  并且迅速调整了自己的一番心态。

  来吧,看谁来送死!

  东瀛倭奴?

  Gu Family powerhouse ?

  Seven Kills Palace 阎罗?

  还是被他一直压in the heart 的前朝余孽?

  他的敌人有很多,更远的还有那Ten Great Immortal Sect 中最为恐怖的Spiritual Mountain ,所以,在没有真正揭晓之前,Chen Yuan 也推算不出来敌是谁。

  皇屠刀内的摩罗继续沉寂,只等Chen Yuan 的唤醒,Heavenly Book 空间内的Chen Family 染血战旗也在沉寂,等待着Chen Family bloodline 的将令。

  怀揣着无比凝重的心思,Chen Yuan 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重新进入了集市当中。

  相比于昨日,今日那些商队的人已经有更多的人来找他攀谈,仿佛想要套出他真正的底细,但Chen Yuan 始终都是搪塞。

  让几个关注Chen Yuan 的商队首领脸上有些阴郁,互相对视了一眼,想要将这个陌生的面孔被除掉。

  免得他们的这条商路被断掉。

  他们可是知道北凉军一直在严厉杜绝这方面的事情,一经发现便是抄家灭族的下场,为北凉军自己的商队争夺利益。

  所以,不能有外人闯进来。

  对于那些商队的想法Chen Yuan 不清楚,不过也能够猜到一二,他的确是有些扎眼了,但以他的实力还需要避讳什么吗?

  他藏于这集市中的本意,是想要看看来敌能不能一眼锁定他,究竟是用的什么方法,至于这些商队和北蛮部族。

  都是随时能够牺牲的人。

  所以,眼下他不跟他们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等来敌一到,交战余波下,他们一个都逃不了。

  无视了后面跟随自己的目光,Chen Yuan 来到了一处蛮子摆下的羊皮前,上面有各种看似不凡的东西,例如北蛮用的一些ancient cauldron 和小剑,以及骨石之类的东西。

  只可惜,没有一个有用的。

  他也有些好奇,他怎么就不能意外得到一些treasure 呢?

  “这东西什么价格?”

  Chen Yuan 随手拿起一块黑黝黝的铁片,上面刻画着一个人形纹路,像是Barbarian Race 这边的cultivation 之法,让他有点好奇。

  似乎与中原cultivation 之法有很大的不同?

  见到Chen Yuan 拿起东西,那名壮汉说着一口流利的中原话,道:

  “这东西,三枚essence crystal 。”

  Chen Yuan 眉头一挑,indifferently said :

  “破铜烂铁也值三枚essence crystal ,你想抢也无需找借口。”

  “按照我们木华族的习俗,你拿起了这东西就必须要买下,不然就得付出一些代价。”壮汉凝视着Chen Yuan 道。

  Chen Yuan 目光微眯,明白这家伙应该跟那些商队的人商量好了,想要对他动手。

  可惜了,Chen Yuan 原本是不想这么快就杀人的,还准备等到来敌到了再说。

  但还没等他说什么,忽然眉间一动,目光猛然转向了左后方,那里正有一个身着锦袍的年轻男子面含微笑的凝视着他轻声道:

  “这东西我要了。”

  Chen Yuan 立刻张Opening Heaven Eye ,果然,来人的身上有他所需要的luck ,旋即随手将铁片扔给了他,solemnly replied :

  “你的命,我要了!”

  ————

  求月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