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506

  是的,luck 来了,终于来了!

  距离上一次得到luck ,如今已然过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真是让他有些饥渴难耐,this time 的期待不算失望。

  来了就好!

  看着那人身上浓郁的azure luck ,真的让他颇有些激动。

  杀了他,实力又能暴增了。

  真好!

  “你的命,我要了!”

  听着Chen Yuan 十分轻松的话,项凌天并不感觉有很大的意外,不管怎么说,Chen Yuan 都是如今的中原number one genius 。

  被一些好事者称之为横压一个时代的绝世Heaven’s Chosen 。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一丝傲气呢?

  所以,项凌天丝毫不意外,也并不感觉忿怒。

  愤怒是低级的手段,项凌天是接受过项氏Imperial Family 正统的inheritance ,面对绝大部分人早就喜怒不显于前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

  项凌天负手而立,立于人群中indifferently said 。

  “没有这个必要,你只需要知道你今天会死就好。”Chen Yuan 回应道。

  项凌天看着Chen Yuan ,依然没有动怒:

  “我是项氏Imperial Family 的继承人,天命之人,今日之所以来找你,是要抽取你身上的Xiang Family bloodline ,你身为陈氏子弟,背弃了祖宗,竟然为Sima Family 效力,所以,你今日必须得死!”

  Chen Yuan 目光一动,心中clear comprehension 。

  原来此人竟然是项氏Imperial Family 的人,前来追杀他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Chen Yuan 迅速便想到了之前的圣血天池上面。

  如果他所料不错,应该就是从那一战过后,Xiang Family 的人开始注意到了他,并且因为他身上的天机已被破去,所以找上了他。

  短短片刻间,Chen Yuan 便想通了这一点。

  不过,他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此人为什么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陈氏子弟倒也没有错,但他真正的身份可是前楚Imperial Family 的嫡子嫡孙啊,那个便宜father 更是前楚Crown Prince 才对。

  杀他,难道还搞不清楚这件事?

  “陈某为who 效力,不需要你们这些stray dog 来评判,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可以,正巧,我也想杀你们Xiang Family 的人。”

  Chen Yuan 周身imposing manner 开始逐渐酝酿。

  方才那名想要强卖给Chen Yuan 铁皮的壮汉,coldly snorted :

  “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既然拿了我的东西,就得拿出essence crystal 来买,现在涨价了,十枚essence crystal !”

  说罢之后,那壮汉浑身imposing manner 开始激荡,爆发出了他的cultivation base 。

  Astral Condensation Peak !

  周围的人随着那壮汉的一声厉喝,也都迅速将目光转到了Chen Yuan 和项凌天的身上,一股强大的压力开始酝酿。

  但项凌天却丝毫不在意,像是在看一只蝼蚁的眼神看着那名壮汉,缓缓吐出两个字:

  “聒噪!”

  两个字吐出之后,那壮汉瞬间大怒,正欲要拿出大刀动手,但身形却陡然僵住,只见项凌天的双眼绽放出一抹淡淡的幽光。

  壮汉便诡异的stared wide-eyed ,轰然砸在地上。

  死了!

  周围的人立即拔刀相向,但由于那壮汉的死因太过诡异,一时之间,竟无人敢动手上前,而Chen Yuan 却惋惜的看了地上的壮汉一眼轻声道:

  “死的有点便宜了。”

  周围的气氛无比寂静,项凌天周身幽光大盛,一抹诡异的rays of light 开始迅速逸散,周围所有围观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爆成了blood mist 。

  惊恐的他们开始慌乱的四散,但全部都于事无补,依然还是one by one 的死去。

  有人恐惧之下,大吼着要杀了项凌天。

  说只有杀了他,才能活命。

  周围的北蛮部族,商队护卫,短短片刻间便组成了同一条战线,嘶吼着想着项凌天杀去。只不过他们绝大部分都是筑基和Astral Condensation Martial Artist ,连通玄层次的expert 都罕有,自然impossible 是Heavenly Pill Peak 的项凌天对手。

  他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那些冲杀上来的Martial Artist 便接连死去。

  地面上也开始聚集血洼.

  而Chen Yuan 则像是一个旁观者,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项凌天清场,既没有惊恐的想要退去,也没有趁此时机动手。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对方的cultivation base 已经被摩罗感应到了。

  未入化阳。

  既如此,那便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

  初入Heavenly Pill 与Heavenly Pill Peak 只有积累上的差距,算不上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以他的实力能够应对,甚至还有些兴奋。

  same realm 的powerhouse 啊!

  好久没有爽快的厮杀一场了。

  Xiang Family 继承人,杀了一定很爽吧。

  even more how ,对方还怀有luck ,自然不需要去动用什么其他方法。

  若是面对一个same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都不敢一战的话,那他也就没有必要去凝炼什么无敌之心了,甚至他还希望这个家伙的实力再强一点。

  不要那么无趣才好。

  “他身怀重瞳!”

  正在Chen Yuan 观望之时,摩罗的声音缓缓在Chen Yuan 的耳边响起。

  Chen Yuan 则是frowned :

  “重瞳?”

  他不是什么没有见识的人,对江湖上的一些Martial Artist physique 也都有过了解,而重瞳同样也听说过,江湖传闻,重瞳无敌!

  同境无敌!

  原来他那双眼冒幽光的居然是重瞳。

  更有意思了!

  “此人说的恐怕没有假,据this poor monk 所知,当年那位sweeps away the whole world 的绝世Martial God 楚太祖,便是有一双重瞳,能成为Xiang Family 的继承人很正常。”

  好吧,楚太祖身怀重瞳之事确实是他第一次听说,如此一看,似乎这个家伙还真是有那么几把刷子。

  “前辈觉得以Junior 的实力能够胜过他吗?”

  Chen Yuan 问道。

  “他有重瞳,你道佛魔三修,胜负犹未可知,不过对你而言倒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对手,此次,this poor monk 便不插手了。”

  摩罗开口表态道。

  重瞳很强,确实很强,强到了能被称之为重瞳无敌。

  但Chen Yuan 同样不差。

  道佛魔三修,fleshy body 强大,意境强大,除了炼Qi Cultivation Base 差一点外,什么都是highest 的,所以摩罗并没有太过担心。

  再者,事后不还是有他兜底吗?

  “好,那前辈便wait and see 。”

  Chen Yuan 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另一边,整个集市上的人已经被项凌天诛杀了大半,之前还信心满满想要围杀他的那些人此刻也都明白了差距。

  纷纷四散而逃。

  开什么玩笑,他们这么多人一起上,却连那人的周身十丈范围都没有近,拿什么杀他?上去完完全全就是送死。

  a wise man submits to circumstances ,他们决定非常从心的逃命。

  四散而逃,以集市为中心疯狂动用movement method 想要逃走,短短瞬息间便有人跑到了数千米之外,甚至达到了自己的极限,不可谓不快。

  在生死这种大恐怖的压迫之下,所有人都爆发出了远超之前的潜能。

  项凌天稍稍拧动了一下脖颈,看着all around 已经无人敢再上,纷纷逃命的情景,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邪魅笑容。

  随后,身形转瞬间出现在了虚空之中,俯视着整座集市上的所有人,轻轻叹息了一口气:

  “呵真无趣!”

  接着,项凌天张开了双臂,像是在迎接什么,双目幽光陡然间暴涨数倍,周围一股莫大的压力瞬间盖压了周围方圆数千米的距离。

  所有逃跑的Martial Artist ,无论是商队护卫管事,还是北蛮部族的Martial Artist 牧民,身形全部都慢了下来,像是有人拉住了他们一样。

  所有人目光惊恐的looked towards 虚空中的that silhouette ,立即大声求饶道:

  “前辈,前辈饶命。”

  “饶命啊前辈,在下是Liang Province Ma Family 的人。”

  “前辈饶命,在下是中原人氏啊,跟这些蛮子没有关系。”

  “蛮神,蛮神救我!”

  “不,求您饶了我,我只是出来赶个集市而已啊.”

  ”Ah”

  “你这恶魔,蛮神不会放过你的。”

  “你一定会死的!”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随着项凌天的动作,求饶声和谩骂声音开始逐渐响起,有人抬出了自己的背景,有人咒骂那人滥杀无辜。

  有人宣泄,有些恐惧,有人后悔,各种情绪不断流转。

  但.这些都是无用的。

  项凌天根本没有去搭理这些低贱的人,依然在不停的收割着这些人的性命。

  很快,半刻钟的时间过去,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重新恢复了宁静,集市上的近千人全部陨落于此,不仅是人,连牛马牲畜也都一个个的死去。

  地面上,浓郁的blood-reeking qi 伴随着各种味道,混合成了更加难闻的味道。

  项凌天put out a long breath ,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终于.平静了。”

  Chen Yuan 凝神静气,一步一踏空的走上虚空,平视着面前的男子,轻声道:

  “有这些人来为你陪葬,你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很好,有胆气,身上不愧流淌着我们Xiang Family 的divine blood ,若是你没有归附Sima Family ,说不得你还能成为本座的忠心下属,可惜了。”

  项凌天淡said with a smile 。

  “你配吗?”

  “Chen Yuan ,下辈子must 记好本座的名字,项凌天!不然纵使你Samsara Reincarnation ,也还是有可能会死在我的手中。”

  项凌天十分认真的说道。

  “废话太多了,动手吧!”

  Chen Yuan 目光一凝,next moment ,周身imposing manner 开始凝聚到极点,皇屠刀出鞘,Dragon’s roar 响彻Heaven and Earth ,hundred zhang blade glow 轰然爆发。

  项凌天脸色闪过一抹凝重,他口头上看似不在乎Chen Yuan ,实则却不尽然,这样的对手,值得他去重视。

  手中光华一闪,一杆纹龙long spear 出现在手中,逸散着强大的气息,Divine Weapon !

  并且,他还owner 芥子须弥的treasure 。

  “你以Blade Technique 镇江湖,本座便以Xiang Family 枪术,将你斩于此地!”他凝声吐出几个字,单手猛然刺出。

  虚空震动,一抹spear glow 亦是惊出a dragon roar 吟,azure 的虚幻True Dragon ,咆哮着冲向了Chen Yuan 斩出的blade glow 之上。

  “bang! !!”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瞬间爆发出一道恐怖的rumbling sound 。

  World’s Essence Qi 在激荡,地面在轰隆隆的炸响,而在那交锋的忠心,则是在阳光的映射之下,仿佛有些扭曲。

  这一击,二人皆是近乎全力出手,而结果则是不分上下!

  Chen Yuan 和项凌天的眼神中同时闪过一抹凝重之意,对双方的实力有了一个很简单的评判,不容小觑!

  但,如此不更是爽快吗?

  在那一击刚刚落幕后,Chen Yuan 和项凌天像是约好的一般,同时动了,又是之前的那恐怖blade glow 和spear glow 。

  利用Divine Weapon 爆发出最大限度的力量。

  这一刻,Chen Yuan 没有用皇屠刀去影响对方的心神,因为他知道,这impossible 会有用处,倒不如real thing 的来一次极尽杀伐。

  Chen Yuan 和项凌天虽然都是Heavenly Pill 层次的cultivation base ,但他们所展露出的威势却远远超过普通Heavenly Pill ,简直像是两位化阳在交锋。

  下面的偌大草原,都在交锋中被轰出了一个又一个大坑。

  World’s Essence Qi 在疯狂的暴动。

  Chen Yuan 和项凌天每一击手段,都能带动Heaven and Earth 之意,爆发出绝强的力量,越打,Chen Yuan 脸上的凝重便越深。

  对方的实力丝毫不在他之下,也是他在同境当中唯二遇上的对手。

  第一个是左承宗,当时二人在登仙战时,刚开始也是evenly matched 的状态,不得不说,这个自称是项凌天的家伙确实很强。

  不过这正合Chen Yuan 之意,他的fighting intent 也在交锋中随之达到了顶峰。

  同理,项凌天也是如此。

  他从来没有小觑过Chen Yuan ,觉得他配当自己的对手,但完全没有想到对方能够发挥出丝毫不输于他的实力。

  那强大的拳意,让他都感觉到了一股极致的锋芒。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Chen Yuan 和项凌天的战场也早已经从之前的集市上空转移到的其他地方,而他们所过之处,尽皆都是一片狼藉。

  像是两道流星,在虚空中疯狂的交手。

  期间,二人还曾遇到过一个小Barbarian Race 部落,但也都恐怖的交手中被灭族。

  以Chen Yuan 和项凌天交手为忠心,方圆数万米的虚空此刻都已经汇聚了黑云,轰隆隆的闷雷声音在不断的响彻。

  项凌天原本的锦袍也在交手的余波中被毁,残破不堪,头上扎起的发髻也彻底散乱,披散两旁,随着冷风拂过也飘动。

  “Chen Yuan ,你很不错,值得本座认真了。”

  一击交锋过后,项凌天凝视着Chen Yuan 说道。

  “呵”

  Chen Yuan 对此的回应,则是一声冷笑。

  项凌天不以为意,Chen Yuan 身怀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虽然没能发挥出真正的力量,但绝对是个值得认真的对手,但也更加坚定了他要杀Chen Yuan 的决心。

  杀!

  必须要杀!

  能爆发出如此battle strength ,divine blood 恐怕比他也弱不了多少,若是他能够归于己身的话,绝对能够看到太祖之背影。

  也将复兴大楚!

  这是Chen Yuan 的荣幸。

  sneered ,Chen Yuan 周身气血激荡,发出爆裂的轰鸣,那是fleshy body 在震颤,发丝间好似闪烁着lightning ,将其仿佛映衬成为了一尊Immortal God 。

  抬起右臂,缓缓递出一拳。

  周身的imposing manner 随之而动,强大的拳意转瞬间便轰向了项凌天。

  感受着那让他感觉到危险的fist strength ,项凌天脸色无比凝重,但他并没有以其他的手段去应对,而是同样抬起了拳头。

  fleshy body 战,他也丝毫不惧!

  他的fleshy body 早已经在Xiang Family bloodline 的提升下,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而这也是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一个极其巨大的作用。

  那便是提升fleshy body 。

  所以面对Chen Yuan 的strikes ,他不避不退,正面硬撼!

  “bang! bang! bang! ”

  Chen Yuan 和项凌天的交手不是你一拳我一脚的strikes ,而是接连不断的轰出自己的拳头,有fist strength 互相碰撞,

  有fist strength 炸裂在身前。

  除了之前的对决之外,Chen Yuan 和项凌天在fleshy body 之上竟也是近乎平分秋色,虽然Chen Yuan 或许要强一线,但并不明显。

  而这,也是Chen Yuan 面对同境Martial Artist 最强的一个fleshy body 。

  Xiang Family 嫡传,果然强大无匹。

  而项凌天在fleshy body 之上被比了下去,则是油然生出了一抹怒意,为什么?他的fleshly body strength 竟然比Chen Yuan 要低一些?

  他才是Xiang Family 的嫡传,未来的patriarch 。

  身上的Xiang Family bloodline 也是整个Xiang Family 内除了patriarch 之外最为深厚的一人,原以为能让Chen Yuan 见识到Xiang Family 真正的力量。

  结果却大失所望。

  Chen Yuan 这个Chen Family 人,竟然还拥有着如此恐怖的气血fleshly body strength ,让他生出了一抹很不爽的感觉,is it possible that 他身上的太Ancestral Divine Blood ,还不如这个Chen Family 人不成?

  这是耻辱。

  但同时,他的脑海中还闪过了一个怪异的念头,是不是patriarch 之前调查的情况不对,Chen Yuan 的divine blood 怎么可能比他还要强?

  难道不是Chen Family 的遗脉?

  或是用什么方法提升到了极致?

  嗯?

  忽的,项凌天想到了之前的圣血天池,觉得应该还是这件treasure 的问题,不然不能解释Chen Yuan 的fleshy body 为什么会这么强。

  要么,就是patriarch 骗了他,Chen Yuan simply 是Xiang Family 的子弟。

  但这怎么可能呢?

  patriarch 怎么会欺骗他呢?

  他可是被patriarch 寄予厚望的,自小便被他当做继承人培养,虽不是father and son ,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却胜似father and son 。

  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外人Chen Yuan ?

  hehe ,除非这Chen Yuan 是他的儿子。

  想到这个念头,他又笑了,觉得自己未免有些太过杞人忧天了,这是根本impossible 的事情,他的确听说过patriarch 曾经还有一个子嗣。

  但那家伙早在幼年时便已经夭折了。

  这件事,Xiang Family 人都知道!

  ——————

  打卡,求月票,莫养书的brothers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