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508

  “你高兴的太早了!”

  熟悉的声音自那坑洞中传出,像是来自地狱的低喃声音。

  而项凌天的脸上则是浮现出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

  impossible ,绝对impossible !

  自己那一击重瞳divine light 完完全全的落在了Chen Yuan 的身上,他怎么可能没有任何事情?应该是濒死的状态,等待着自己将他身上的divine blood 抽出来才对。

  impossible !

  这是项凌天脑海中闪过的第a single thought 。

  但.

  事实就摆在他的面前。

  不是他不想就没有的事情。

  一只洁白无瑕的手臂率先伸出,接着便是Chen Yuan 的整个身子。

  相比较之前,他的衣衫确实残破了大半,但身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势,至于方才那凝现出的纹路,

  则是在Chen Yuan 的念头下消失无踪,隐于fleshy body 之内。

  可力量是拥有的了。

  Chen Yuan step by step 的踏上虚空,周身的其实无比圆融,甚至隐隐间已经盖过了cultivation base 比他更强一线的项凌天。

  fleshy body 内,气血汹涌。

  彰显着Chen Yuan 此刻所拥有的力量。

  远超之前!

  Xiang Family 在他身上留下的bloodline ,经过一路cultivation 而来的激发,本就已经开始复苏,后来又在蜀中那幻境内的血池内提炼了一番,加速了这个过程。

  而现在,经过一番死战,和那道divine light 的作用下,彻底复苏。

  Chen Yuan 甚至觉得自己的现在的fleshy body ,已经完完全全盖过了炼Qi Cultivation Base ,simple ordinary punch 能轰碎一座山峰也完全不是问题。

  “你你.”项凌天惊愕的看着up ahead 的Chen Yuan 。

  有些无法接受。

  真的无法接受,对方的伤势为何会突然recover completely ?

  完全没有之前委靡的状态。

  太快了。

  即便是世间cream of the crop 的spiritual medicine 恐怕也做不到在短短几息世间内,做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是unimaginable 的情况!

  “很意外吗?”

  Chen Yuan 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似乎是嘲讽。

  “你怎么可能在重瞳divine light 下安然无恙。”项凌天凝视着Chen Yuan ,终于问出了这句话。

  “还要many thanks 你,这divine light 不错,要不要再来一次?”

  Chen Yuan 轻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impossible ,重瞳无敌,岂是你能够避过的,你究竟用了什么方法?”项凌天看着神情淡然的Chen Yuan 有些破防。

  对方的伤势recover completely 了,可他没有。

  之前催动重瞳divine light ,已经近乎让他的fleshy body 到了濒临崩溃的层次,原以为今日交手就此落幕,可却出现了如此曲折的事情。

  以Chen Yuan 的实力,岂不是能杀了他?

  想到这一点,项凌天的瞳孔陡然间深缩了一下。

  “没有什么无敌的,一切physique 都是foreign object ,Martial Artist 靠的是自身,好了,废话有些太多了,项凌天,该上路了!”

  Chen Yuan 缓缓握住了右拳,一抹恐怖的气机正在酝酿。

  “你以为伤势recover completely 就能胜过我?简直可笑至极,之前本座能将你打成重伤,现在一样可以,若是不想both sides suffer ,你我今日便各自退去,日后再战!”

  项凌天coldly snorted ,强自保持镇定,想要吓退Chen Yuan 。

  如今的他,一旦对方能再支撑片刻,那会败亡的人就是他了!

  所以,退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若是看出了他的虚弱,impossible 会放过他,最好是对方主动退让。

  “不,再用你那divine light 试试,陈某感觉还有些不尽兴。”Chen Yuan 看着对方道。

  经过了方才的事情,他觉得或许divine blood 还有提升的机会,而那divine light 显然似乎能够诡异的加速这一过程。

  “你这是courting death !”

  项凌天面色一沉。

  “呵”

  Chen Yuan 轻蔑一笑,看出了对方正在虚张声势。

  对方如果真的有信心的话,恐怕在自己刚刚从地上现身的时候,便已经动用他那重瞳之力了。

  项凌天目光闪烁不定,看着对方逸散出的murderous intention ,知道今日恐怕不能善了了,旋即立即催动了secret technique 来最后一次提升实力。

  虽然事后会有极大的副作用,但现在显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恐怖的气息重新开始逸散,在项凌天的瞳孔间,两rays of light 开始重合,散发着之前那强横的mysterious 幽光。

  方圆数千米内,都被this aura 压的有些凝重。

  项凌天一步踏出,犹如Immortal God ,长发在飞舞,rays of light 逸散,俯视着Chen Yuan 道:

  “你确定还要一战吗?”

  “废话真多!”

  Chen Yuan 吐出了这几个字,接着,右拳moved towards 前方猛然轰出,一抹远超之前的恐怖力量瞬间爆发,自身强大的Martial Arts True Meaning 亦开始moved towards 对方盖压而去。

  而在Chen Yuan 挥拳的一瞬间,在其身后一尊mysterious 的Demon God illusory shadow 也随之凝现,与Chen Yuan 的动作一模一样,轰出了拳头。

  “灭!”

  项凌天不再犹豫,决定死战,瞳孔间两rays of light 聚合为一,divine light 霎那间绽放,直冲Chen Yuan 。

  但.

  this time 的情况却与之前completely different 。

  之前Chen Yuan 的手段是被是瞬间洞穿破灭,但this time 确实evenly matched ,那divine light 在Chen Yuan 的这full strength attack 下被破灭。

  不,确切的说这是双双破灭!

  不过,这对Chen Yuan 而言已经足够了。

  “看,重瞳不是无敌啊!”Chen Yuan said with a smile 。

  至于是不是对方因为实力的原因逐渐撑不住了,那对他而言便不是那么重要了,只要能赢就好。

  与Chen Yuan 相反,项凌天却是heart trembled 。

  divine light 被挡住了!

  完了!

  他如今最大的依仗不管用了。

  不过Chen Yuan 没有给他想那么多的机会,趁着对方虚弱,自然要全力轰杀他,旋即身形猛然纵出,自身Martial Arts True Meaning 与Heaven and Earth 相合。

  再度轰出了一拳。

  一拳,

  两拳,

  三拳

  终于,在Chen Yuan 竭尽全力轰出第七拳后,项凌天再也撑不住了,那最后一次爆发的重瞳divine light 直接被轰碎。

  接着这股强大的力量,便生生落在了项凌天的身上。

  他衣衫之下,fleshy body 碎裂的更加严重,尤其是一道裂痕自腹间一直延伸到他的脖颈处,深可见骨,面对这轰杀而来的力量。

  他心下一沉,只能全力横挡。

  而他的下场则是步了Chen Yuan 之前的那般,整个人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喷出一口老血后,从虚空中猛然坠地。

  砸出了一道深坑。

  在深坑的周围,则是裂开了one after another 痕迹,从上往下俯视的话,便能看出这些痕迹就像是一张巨大的蛛网一般。

  寂静,寂静!

  一切仿佛都重复了之前一样。

  只不过唯一例外的是,现如今站在上空的人变成了Chen Yuan ,而下面的人则是变成了之前aloof and remote ,十分倨傲的项凌天。

  Chen Yuan 目光沉静,正欲直接了结对方。

  免得也跟他一样忽然逆风翻盘。

  那.就真的是让人无语了。

  所以,速杀才是正确的。

  方才若是项凌天不顾一切的对他动手,很可能现在的结局又不一样,纵然有divine blood 的加持,恐怕短时间内也奈何不了这家伙。

  “先等等”

  正在Chen Yuan 准备动手之际,摩罗的声音忽然响起。

  “前辈想说什么?”

  Chen Yuan brows slightly wrinkle 。

  “this child 既然能如此准确的找到你的行踪,Xiang Family 的人一定也知道了你的存在,能增加一些实力自然是最好。”

  “en? ”

  摩罗有些不着边际的话,让Chen Yuan 有些疑惑。

  “重瞳不同于其他physique ,这双眼睛可以移植,this poor monk 可以帮你,你身怀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如今已然觉醒,若是借此催动重瞳divine light ,威能绝对不下于此人之下。”

  摩罗继续道。

  “夺了他的眼睛?”

  Chen Yuan 目光一眯,俯视着下面的寂静,faintly smiled 的说道:

  “多thanks Senior 好意。”

  “en? ”

  “但”Chen Yuan took a deep breath ,凝声说:

  “吾路已是无敌路,无需再借他人术!”

  他的身上凝现出一抹极度自信的imposing manner ,对于夺了项凌天一双眼睛这件事,他本身不感任何兴趣,一切还是原装的好。

  除了他方才说的那句话外,Chen Yuan 也不想因小失大。

  他的眼睛cultivation 的可是Heavenly Eye pupil technique 。

  万一跟项凌天的重瞳起了冲突怎么办?

  什么重瞳无敌。

  他的luck 之道才是真正的无敌路。

  听到Chen Yuan 的回答,摩罗没有再多言,他方才只是一个提议而言,炼了对方那双眼睛对Chen Yuan 确实有帮助。

  不过他说的倒也没有错。

  Martial Artist cultivation ,永远靠的是自己,并不是什么Spirit Physique 和眼睛。

  短暂的过去了几息世间,并不耽搁什么,他俯视着下面已经完全散去的烟尘,只留下了一个有些深邃的坑洞。

  嘴角一勾,一道fist strength 轰然爆发。

  但迎来的,却是一sword glow 。

  divine talisman !

  堂堂Xiang Family 继承人,手中自然有这种保命之物,只可惜还不够,在那sword glow 破去fist strength 直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向Chen Yuan 之时。

  早已经准备好的他,也迅速从衣袖间摸出一枚divine talisman 。

  这东西,他也有!

  sword glow 与divine light 轰在一起,发出了一道恐怖的rumbling sound ,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又是一道重瞳divine light 袭来,项凌天还有一些余力!

  “灭!”

  Chen Yuan 张口吐出一个字,霎那间dragon roar 震天。

  强大的blade glow 直接将这道远不如之前的divine light 斩碎。

  Chen Yuan 趁此时机,再度出手。

  下面的项凌天dishevelled hair 的冲出,迎面接下了这一击,忍不住又喷出了一口老血,瘫倒在地上,细微的喘息。

  看着虚空中那俯视着自己的眼神,项凌天忽然有些熟悉。

  好像啊!

  这Chen Yuan 怎么这么像是patriarch 啊?

  是他的错觉吗?

  想来是了,不然无法解释这一点。

  可惜了.

  自己满怀壮志的前来截杀Chen Yuan ,竟然落得个如此下场,真是让人讥讽,这哪是截杀,完全就是送死!

  可惜了.

  自己没有完成patriarch 的期盼,将Chen Yuan 体内的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抽出,将他的头颅带回去给那些Xiang Family 的Elder 们看。

  可惜了.

  自己还没有完成大业,没有复楚,没有威震天下,没有纵横江湖,更没有坐上那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皇帝宝座。

  大意了.

  项凌天put out a long breath ,眼神中的那些恍惚逐渐散去,并且逐渐的在Chen Yuan 的身上聚焦,心中生出七分敬意,两分复杂,还有一分微不可察的恐惧。

  这样的人要是Xiang Family 的人该多好!

  自己以压过他的cultivation base ,和恐怖的重瞳都没有击败他,还让他逆风翻盘,即便是他这个对手都感觉不可思议。

  化阳之下,竟有人能做到this step 。

  而且,他还仅仅二十余岁。

  未来不可限量。

  但,感叹归感叹,敬佩归敬佩,他深知此人未来必将是Xiang Family 的大敌,irreconcilable 的那种。

  “你败了。”

  Chen Yuan step by step 的moved towards 下方走去。

  俯视着地上的项凌天,根本不在意他那复杂的神色。

  其微弱的气息,必死无疑。

  项凌天嘴角一裂:

  “败了,确实是败了,但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我Xiang Family 不会放过你的,你simply 不知道Xiang Family 的恐怖。”

  说其此言之时,他的双目竟是留下了血泪。

  他毁了自己的眼睛,impossible 将其留给Chen Yuan 。

  而实际上,Chen Yuan 也并不需要。

  “有多恐怖?比Imperial Court 还强大吗?若是如此的话,你们也没有必要去当潜藏的老鼠了。”Chen Yuan 的身形停滞在项凌天身前约莫十丈的距离,缓缓抬起了手。

  准备将对方彻底了结,并且收走自己的luck 。

  只是不知,this time 的机缘会是如何。

  能让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再进一步吗?

  但还没等他动手,还没等项凌天再说什么遗言,他的身上忽然间亮起了一抹blood light ,接着在项凌天有些惊恐的目光下绽放。

  感受着patriarch 给自己的那枚血珠忽然凝现了一抹Devouring Power ,他似乎是有些恍然,fleshy body 也在以一个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开始萎缩。

  气血被抽走.

  “不,不patriarch ,你骗我”

  项凌天的声音愈发的变弱,那血珠抽走的不止他的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还有他的生机!

  Chen Yuan frowned ,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场景。

  似乎有点不太对。

  很快,不过短短瞬息间,项凌天这个之前不可一世的Xiang Family 继承人,便生机彻底断绝,彻底陨落当场!

  死时,甚至还成了一具.干尸。

  只留下了一双深邃的瞳孔,像是连眼睛都被抽走了。

  而在Chen Yuan Heavenly Eye 之下,一抹azure luck rays of light 瞬间moved towards Chen Yuan 涌来。

  Liang Province ,某处山巅。

  闭眼沉思的项千秋缓缓睁开双目,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若是细细查看的话,便能够看出他的瞳孔在一瞬间,同样凝现出了两个。

  重瞳!!!

  项千秋也是重瞳!

  但情况却并非如此,实际上项凌天身上觉醒的重瞳,是他在其年幼之时分出的一缕本源种下的,所以才会告诫项凌天,不要频繁动用重瞳。

  因为一旦动用的过多,便会发现其中的异常。

  项凌天,这个项氏Imperial Family 的旁支,自小被他培养出的旁支,是一个替代品,是他二十年前便谋划好的一枚棋子。

  只可惜,替代品终究还是替代品。

  永远也无法成为他in mind 的样子。

  还好,当年的正品回来了!

  项凌天的目光有些追忆,眼神中出现了一幅画面,一幅二十多年前的画面。

  那是在一座破庙之中,自己通过了一些手段,成功找到了那个女人,也就是Chen Yuan 的mother ,陈萱灵。

  “千秋,千秋,你放过他好吗,他还只是一个child 啊!”陈萱灵苦苦哀求着面前神情淡漠的年轻男人。

  项千秋俯视着陈萱灵,indifferently said :

  “为了复楚,他是必须要牺牲的,你难道不知道我在他的身上倾注了多少心血吗?”

  陈萱灵凄苦的笑了: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将他从Xiang Family 带了出来,你难道不能换一个人吗?为什么非要如此对待你自己的child !”

  刚开始怀孕时,陈萱灵是开心的,冲散了big brother 失踪的痛苦,就这么一点点的盼望着他长大,项千秋表现出的也是一副深沉的父爱。

  但意外中,她得知了事情并非如此。

  项千秋想尽办法诞下自己的bloodline ,就是为了用他复楚。

  所以,她逃了

  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逃了

  但项千秋终归是项千秋,纵然她跑到the ends of the earth ,也逃不过他的掌心。

  为了襁褓中的child ,她找到了画圣吴Dao Child ,求他帮忙照顾这child ,吴Dao Child 答应了,没有多说什么。

  而她则是留在这里等着项千秋。

  “我也不想,但为了复楚,必须如此,at worst 再生一个就是了。”项千秋当年是如此回答陈萱灵的。

  而陈萱灵却身子僵了一下,抬起头满眼泪花的看着项千秋,那是一抹陌生的眼神,项千秋变了,不是曾经那个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的男人。

  在经历过诸多困苦之后,他对于复楚的心更加深了,甚至到了为达目的不惜一切的程度。

  然后,陈萱灵自尽了,自断心脉,自散cultivation base ,当时若是项千秋出手的话,是可以救活她的,但是他没有。

  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眼神逐渐涣散的陈萱灵。

  脑海中不断的响起陈萱灵临死之前抓住他的手,所说的话:

  “他是你的child 啊!”

  “他是你的child 啊!”

  山巅,盘膝而坐的项千秋,目光向北而望,耳边又响起了萱灵的声音。

  嘴角轻笑了一声:

  “他是我的child ,可.他也是Xiang Family 的bloodline 。”

  “可惜了,我给过你机会,在Ping’an County 当个ordinary person 安稳一生,但你偏偏要进入江湖,重新进入我的眼中!”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