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510

  历经了数日时间,Chen Yuan 在全力赶路之下,终于算是抵达了古金王庭完颜氏族的疆域,相比于其他Royal Family 。

  完颜氏族所掌握的疆域更大,草地更茂盛。

  是整个漠北草原的菁华Converging Ground 之一。

  也唯有如此,才能供养完颜氏族的军队和武道powerhouse 。

  而根据Chen Yuan 所得知的消息,古金王庭单单是直属大军便有五十万铁骑,若是算上其他杂七杂八的部族。

  足有百万之众!

  也这样的力量,才能让坐拥三十万北凉铁骑的北凉王如临大敌。

  至于powerhouse ,同样不输中原仙门。

  化阳daoist 足有近七位,各自执掌一方大军,Yang God 层次的真君powerhouse 亦有数位之众,王庭High Priest ,王庭神将,以及.大汗!

  这便是古金王庭表面上所展露出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

  进入古金王庭疆域后,Chen Yuan 便不再如之前那般无所顾忌了,直接改换了容貌和衣衫,活生生的一位Barbarian Race 丹境Grandmaster 。

  北蛮部族不喜欢中原那般铸造city ,但聚集地历经数百年光阴,远远望去,还是像是一座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city 。

  经过简单的身份盘查后,Chen Yuan 进入了这座十分怪异的‘古金王城’。

  一眼望去,city 里面尽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帐篷,各种Barbarian Race 铁骑嚣张的在city 里面纵马而行,毫无顾忌。

  普通的牧民则是连忙避让开。

  这座怪异的city 很繁杂,道路崎岖,且还混合着一股奇异的怪味儿,像是牛马异兽的粪便混合而成。

  蛮夷。

  这便是蛮夷。

  当然,这只是外城。

  等到Chen Yuan 见到内城的时候,倒也觉得有点门道。

  修建的很好,全部都是古朴的city wall ,站岗守卫的士卒也更加精锐,想要进入内城,要么就是完颜氏族或者三十六Royal Family 的clansman 。

  要么就是cultivation base 达到通玄及以上的Barbarian Race Martial Artist 。

  否则,一律不得进出,盘查的十分严谨。

  Chen Yuan 想了想还是没有立即进去,毕竟,他又不是立即就要去抢夺treasure ,等到祭祀的那天也不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平静。

  Chen Yuan 目光十分平静的行走在外城之中,将自己伪装成了孤僻的Barbarian Race loose cultivator ,倒也没有人感觉怪异,因为草原上同样也是混乱不休。

  纵然是三十六Royal Family 之内都征伐不休,更不用说那些更加小的部落了,每年都有大量的部落被灭,自然而然的也就留下了不少loose cultivator 。

  他唯一可惜的是,这里没有什么打探消息的地方,只能利用一些手段去获知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

  总体而言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

  知道了当日祭祀的具体情况,地点在城外的开阔区域,整个王城的人都会参加此次盛会,祭祀蛮神,

  期待来年的好日子。

  内城,古金王庭great hall 内。

  一名长须壮汉目光平静的俯视着下方的many powerhouses ,其周身imposing manner 强横,身着棕色长袍,正是古金王庭的大汗,

  完颜天拔!

  整个漠北草原中,最为尊贵的人之一。

  长袍上绣的是Barbarian Race 独有的纹饰,虽不戴冠冕,但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不怒自威的威势。

  在其左右下方,各有一人。

  左边一人身披长袍,将大半个身子都裹住,只留下了一双眼睛能让人看到,身上的纹饰更加繁琐。

  透着一股诡异的味道。

  王庭High Priest !

  右边一人身披Battle Armor ,高逾近一丈,体态壮硕,肌肉如同爆炸一般,青筋暴起,双目逸散淡淡的rays of light 。

  Barbarian Race 神将,完颜术!

  亦是整个完颜氏王庭中权势最盛几人之一。

  再下面,便是完颜氏族的expert 以及下辖部族的化阳powerhouse 。

  完颜天拔目光俯视殿内众人,said solemnly :

  “还有七日,大祭便将到来,各部可准备好了?”

  “回大王,祁山部已经准备就绪。”

  “回大王,天苍部已经准备好了。”

  “回大王”

  一个个Royal Family powerhouse 立即神态恭谨的上禀道。

  “很好。”

  完颜天拔缓缓吐出了两个字。

  “此次大祭不同以往,除了照例祭祀蛮神之外,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的话一出,顿时让下面的一众expert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神情似有些不解,但此刻也不敢问出什么,只等着大王继续说。

  但完颜天拔的目光却转向了完颜术,slightly nodded ,似乎是在示意着什么。

  完颜术庞大的体型立即站起身,带着一股强大的oppression ,声如雷震,said solemnly :

  “此次除了祭祀外,还有一件事要告知尔等,那便是王庭准备对Liang Province 动手了,此次祭祀便是向天祷告,誓师大会。

  this time ,不是以往的Royal Family 入侵,此次王庭精锐将会半数尽出,由本将统兵三十万,尔等各部Royal Family ,协同出兵,各出五万精锐。”

  “什么!!!”

  一听到如此major event ,great hall 内的众人纷纷惊骇不已,窃窃私语。

  心中的震动无以复加。

  毕竟,往年虽然也是年年叩关中原,但那都是王庭下令,由各部Royal Family 出击,而王庭如此大的阵仗,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

  每一次,都是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

  不止是Liang Province ,他们这些Royal Family 亦如是。

  如此大的损失,心中自然难免有些抗拒,旋即brace oneself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不知大汗此次为何要如此大动干戈?”

  “是啊,是啊。”

  完颜天拔凝声道:

  ”hmph ,鼠目寸光,难道尔等不知道中原如今已经有些大乱的迹象吗?此刻动手,正是吾等的机会,

  当年Sima Family 的那些人欺骗了我们,两百余年来,虽常常叩关,但都被魏烬锋挡在草原之上,this time ,

  王庭要让Sima Family 付出代价,侵占中原的凉幽二州。

  如此一来,富庶的中原之地将再也无法抵挡王庭铁骑,尔等Royal Family 亦能得到巨大的资源,那些中原的人也将成为王庭的slave !”

  “这”

  下面的几人目光有些犹豫,他们很清楚,按照往常的惯例,但凡对中原用兵,他们这些Royal Family 都是马前卒,用来消耗北凉军。

  True King 庭精锐始终都放在后面。

  “怎么,诸位大王有意见?”

  神将完颜术目光环视了一圈,indifferently asked 。

  “不不敢”

  “大汗之命,吾等自当遵从。”

  “很好,如此便下去准备吧,将各部精锐士卒聚集,等到祭祀过后,便对中原动兵。”完颜天拔said solemnly 。

  “小王告退。”

  “小王告退。”

  a Royal Family powerhouse 纷纷躬身。

  唯有一名老者站起身,躬身道:

  “大汗,小王还有一件事禀报。”

  “说。”

  “前几日在来王庭之前,在小王的部族范围内,有两名中原化阳powerhouse 交手,只可惜小王赶到之时,双方都已经离开,大王还需警惕,小王觉得中原powerhouse 进入草原,恐怕目的不是那么简单。”

  这名Royal Family powerhouse 便是之前在Chen Yuan 离开后,前去追查的那人。

  回去之后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而近日即将发生的神情便是王庭祭祀,思索了许久,还是决定将这件事禀报。

  至于大汗在不在意,就跟他无关了。

  “嗯,下去吧。”

  完颜天拔挥挥手,示意其退下。

  两个trifling 中原化阳,还不被他放在眼中,挥手可灭。

  “小王告退。”

  那名Royal Family powerhouse 立即退下。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great hall 之内便只剩下了their three people ,完颜天拔将目光转向了左首的High Priest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祭祀之事,便全权交由High Priest 了。”

  “大汗放心。”

  High Priest 长袍之下,传出了一道嘶哑的声音。

  “其余两座王庭如何了?”

  “他们都已经传来了消息,只要大汗能够破去Liang Province 屏障,便会开始集结调动,与大汗一同踏入中原。”

  “很好。”

  完颜天拔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他对于王庭的实力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虽然凌驾于Liang Province 边境,但对于Sima Family 而言还远远不如,只有三大王庭联手,才有机会吞并中原。

  而这,还仅仅只是有机会.

  毕竟,中原的实力太过恐怖了,江湖的实力相加起来还要凌驾于Imperial Court ,简直unimaginable ,而这也是草原部族所觊觎的根源。

  如此充沛的资源不能为自己所用,简直就是暴敛天物。

  “如此,便一切等候祭祀了。”

  一旁的神将完颜术露出了一抹笑容。

  中原啊!

  那里的两脚羊味道最鲜美了。

  时光流逝,Chen Yuan 改换踪迹,一直在王城内度过了数日时间,这几日时间内,他是亲眼见证了Barbarian Race 的躁动。

  从数日之前开始,便已经有很多人在期待了。

  至于原因,Chen Yuan 也差不多已经了解到了,是因为祭祀当日,所有食物都是由王庭提供,且是极其美味的食物。

  还会举行比武,获胜者会进入王庭,受到大汗接见。

  对于绝大部分Barbarian Race Martial Artist 来说,都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还有,Chen Yuan 也在这几日时间里,请教了摩罗前辈想要夺走的那件treasure 是什么东西,对方的回答是。

  一株.Golden Lotus 。

  被王庭蕴养超过数百年之久的一株spiritual object ,对于化阳层次及以上的Martial Artist 来说有极大的用处,能够蕴养Primordial Spirit 。

  正适合摩罗现在的状态。

  而Chen Yuan 还趁机请教了摩罗一些关于cultivation 上面的事情,尤其是关于如何breakthrough ‘Divine Ability 自衍’,对方的回答也算是让Chen Yuan 找到了道路。

  但说实在的,是有些艰难的。

  怪不得那么多的Martial Artist 都无法达到this step 。

  这一日,Chen Yuan 早早的起来,与其他Barbarian Race Martial Artist 汇合,迅速的moved towards 城外聚集,几日时间Chen Yuan 除了刚开始的孤僻,还跟几个散martial cultivator 交谈了不少。

  关系算是维持的可以,此次参加祭祀,自然要一同前往。

  时值正午,等到Chen Yuan 抵达祭祀地点时,这里已经聚集了数十万人,有Barbarian Race 铁骑,有Barbarian Race Martial Artist ,但更多的还是Barbarian Race 牧民。

  所有人的脸上都挂上了笑容,准备迎接这三年一度的盛会。

  而在人群中央,则是已经矗立了一座高达数十丈的祭台,上面烽烟直直的重上天际,颇有一番大漠孤烟直的味道。

  Chen Yuan 不动声色的藏匿于人群之中,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座高台。

  静静的等着Barbarian Race 祭祀到来。

  身旁的人也在跟Chen Yuan 细声交谈着一些事情。

  一切,都很平静。

  而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王城上空,一名身着black 长袍的男子缓缓从虚空中凝现,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关注。

  他看着远方的汇聚的人群,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Wang Ping 兄弟,你之前所属的部族,在下怎么从未听说过?”Chen Yuan 旁边的一名Barbarian Race Martial Artist 有些疑惑的问道。

  他叫阿ancient wood ,跟Chen Yuan 一样也是草原的散martial cultivator ,normally 里的足迹遍布小半个草原,历经过数百上千个部落。

  但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口中所说的‘中华民族’。

  十分怪异。

  而且‘Wang Ping ’这个名字,真的不像是草原部族,倒有些像是中原那边的名字。

  “小部族,古Brother Mu 弟没有听说过很正常。”Chen Yuan 不动声色的laughed 。

  草原部族成千上万,名讳也是各有不同,他说这个名字倒也很正常,不至于让人立即生疑,even more how ,

  他也真的是中华民族。

  “如此吗?”

  阿ancient wood looked thoughtful 的nodded ,旋即岔开话题:

  “Wang Ping 兄弟,等到祭祀开始之后,你可会上台应战?听说this time 有所不同,除了能被大汗接见之外,

  还能直接进入军队,若是能够分到一个精锐之军,那掌握的权势可就大了,日后还有可能重新立族。”

  这就是他的梦想,重立部族。

  “到时再说吧。”

  “我反正是一定会上台的,且无论如何都会进入军队,希望今年能让我也去中原劫掠一番,那里的女人非常白净。”

  阿ancient wood 面露邪光。

  Chen Yuan 平淡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问:

  “你抢了不少中原女人?”

  “十几个还是有的,这些人当slave 非常适合,Wang Ping 兄弟若是想要,改天送你几个,反正中原那边的商队也会送来新的,听说有时候还有什么官宦家族的女人,更不错。”

  阿ancient wood 如实replied 。

  Chen Yuan patted 对方的肩膀,said with a smile :

  “好好珍惜这段时间。”

  “Wang Ping 兄弟说的什么意思?”

  阿ancient wood 还想再追问,但Chen Yuan 已经不理会他了,目光淡漠的looked towards 了祭台之上,差不多,祭祀要开始了!

  随着一声声号角吹响,嘹亮的声音逐渐升腾。

  方圆百里之内,都是回荡着号角声。

  接着,还有一声声的战鼓响彻,一些提前准备好的Barbarian Race 女子身上穿着怪异服饰,在祭台下方开始跳着舞。

  口中还在呼喊着一些Barbarian Race 的语言。

  让周围的人都很激动,纷纷回应。

  这样的情况差不多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祭祀又进行了第二项,活祭!

  一个个中原Martial Artist ,被Barbarian Race expert 抓住,一步步的踏上虚空,停留在祭台上空,随着时间一到,将那些中原Martial Artist 轰成了blood mist 。

  这些人有老人,有小孩,还有青壮。

  很多人的身上还穿着北凉军的Battle Armor ,冲着下面的人怒骂。

  但都无济于事,数百人还是被生生blood sacrifice 。

  将他们的鲜血和残肢洒落在祭台之上。

  而下面的Barbarian Race 牧民、Martial Artist 、军队、全部都都在呼喊,之前的激情再一次被调动,而他们口中呼喊着的Barbarian Race 语言Chen Yuan 差不多也听懂了。

  杀了这些中原人!

  是他们阻挡了王庭的脚步!

  这些人都该死!

  两脚羊!

  Chen Yuan 静静的听着,跟周围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是眼神却是愈发的冰冷了,百姓无辜这种话,现在他不认同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要杀,就得全部诛绝!

  他们这些草原部族,就是一个个的强盗,里面或许有好人,但在整个部族都是这种风气之下,太少了

  blood sacrifice 过后,一袭长袍的王庭High Priest ,一步步的从虚空中落下,霎那间,顿时Heaven and Earth 变色,golden light 璀璨。

  各种珍奇异兽,在虚空中舞动。

  True Dragon 、Fire Phoenix 、pegasus 、以及Barbarian Race 独有的Totem 。

  这样神异的场景让那些欢呼的人更加激动,有的人甚至还直接下跪表示acknowledge allegiance 。

  Barbarian Race High Priest 目光环视一圈,slightly nodded ,手中的古朴拐杖在祭台上轻轻一点,一股无形的力量立即笼罩了所有人。

  让他们的呼喊声音戛然而止。

  接着,mysterious 的乐声响起,a 身着white clothed 的女子,手捧着各种祭品treasure 踏空而来,像是Nine Heavens 之上下凡的Fairy 。

  这些人一个个的站在高台之上,将treasure 显露了出来。

  有mysterious 的独角,有染血的Battle Armor 、有绽放divine light 的灵酒、有各种各样的珍奇divine object ,而Chen Yuan 最关注的,莫过于其中的一株Golden Lotus 。

  莲花散开,绽放golden rays of light ,逸散着一股柔和的气息。

  Chen Yuan vision freezes ,准备动手。

  他可没兴趣等着此次祭祀结束。

  高台之上的High Priest 将这些贡品摆好,moved towards 北方的方向躬身跪拜三次,随后站起身,面向着一望无际的人群loudly said :

  “上天万岁!”

  “蛮神万岁!”

  “大汗万岁!”

  有他开头,顿时凝成了one after another 声浪,席卷Heaven and Earth 。

  而在人群中的Chen Yuan ,则是缓缓从Heavenly Book 空间内取出面具戴在脸上。

  Asura 魔君,正式上线!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