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514

  若来人是一位老牌Primordial Spirit 或者spirit refinement powerhouse ,那Chen Yuan 绝对不会去冒险,拿自己的安危当成赌注,可若是初入化阳的话,

  那.以他现在的实力未尝不能一战。

  Martial Artist ,便是逐步去挑战更强的对手,他现在自觉丹境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自然要挑战更强的化阳daoist 。

  之前大闹祭祀的伤势随着cultivation base 的提升,已经完全recover completely ,本身的cultivation base 已经达到了近乎丹境的极限,Qi Refinement Peak 、body refinement Peak 。

  若是这样的实力还不能去抵挡一位化阳daoist 的话,那他这几年的cultivation 也就白修了。

  “善。”

  这是摩罗的回答,显然在他的评判下,Chen Yuan 面对化阳daoist 亦有获胜之机。

  所以并没有去阻止。

  他守在Chen Yuan 身边,是让Chen Yuan 的敌人不能以realm 相压,并非真的为他解决所有的对手,那会对Chen Yuan 的成长不利。

  长长的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Chen Yuan 眼神中逸散出一抹murderous intention 。

  身下的Golden Lotus rays of light 逐渐收敛,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化为一点golden light 落入了皇屠刀之中,之前Golden Lotus 并没有完全达到圆融。

  虽然不影响使用,但若是能够让它的spiritual power 更强,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这是双赢的。

  决定好了动手,Chen Yuan 便没有再墨迹,迅速将自身的状态提升到最高,回首看了一眼已经干涸的spiritual spring ,直冲而上。

  cultivation base 达到Heavenly Pill Peak 之后,自是会有一些感悟,但外面的祁山部落powerhouse 必然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所幸也就直接略过了这一过程。

  至于为什么直接笃定外面的那人是祁山部落的powerhouse 。

  这是根本不用去脑子去想的事情。

  祁山mountain range 是祁山部落的地盘,除此外,附近便再无其他Royal Family ,自然是祁山部落的人发现了他cultivation base breakthrough 之时的动静所以才来到了此地。

  转瞬间,Chen Yuan 便想到了所有的过程。

  地底hundred zhang ,足有三百余米,可对于Chen Yuan 而言,想要跨过也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而他的毫无顾忌的冲出地底。

  同时也携带着一股无比恐怖的imposing manner ,直冲Heaven and Earth !

  山外。

  感受着下发的汹涌imposing manner ,祁山High Priest 的脸色逐渐转为凝重,明白下面正在breakthrough 的人恐怕是一个不弱的powerhouse 。

  也不知会不会答应他的邀请。

  正在他思绪散发之际,虚空中风云色变,闷雷炸响,一袭black 长袍,体态修长的Chen Yuan step by step 的踏入了虚空。

  直面着面前的一名老者。

  “Fellow Daoist ,你.”

  祁山High Priest 刚想说什么,但忽然间看清那人的衣衫有别于草原,目光陡然间一凝,一字一句的问道:

  “你是中原人!”

  “是。”

  Chen Yuan 没有隐瞒,大大方方的replied 。

  周围的人并不算多,除了对面的老者之外,只有寥寥百人左右,cultivation base 也是各有不同,分布在山峰周围,像是在警惕着他逃离。

  “大胆,中原Martial Artist 竟敢在我祁山部落cultivation ,莫不是想死不成?”祁山High Priest 听着Chen Yuan 的回答,脸色当即一变。

  旋即便是恶fiercely 的凝视着对方,眼神中透着一股浓郁的murderous intention 。

  中原与草原可是大敌,他impossible 放过此人。

  还好,看其cultivation base 仍然还是丹境,并没有破境化阳,否则的话,以他初入化阳的实力在这祁山mountain range 还真的不一定能够拿下此人。

  “尔等蛮夷也不过仰仗祁山资源才能成长至今,何敢说出这是你之部落的地盘?old bastard ,可要面皮否?”

  Chen Yuan coldly snorted ,周身murderous intention 同样毫不掩饰。

  之前他对于草原并没有太大的Evil Thought ,毕竟相隔太远,但自从之前看到了Barbarian Race 祭祀时,会拿中原人blood sacrifice 后,他便转变了想法。

  这些蛮夷啊,就该死!

  就该拿他们一样blood sacrifice ,只可惜自己没有cultivation 什么demonic path secret technique ,不然一定blood sacrifice 几个草原部族来提升实力。

  “sharp-tongued ,中原人果然都是如此,今日便让你碎尸万段,pulling out and refining the soul !”祁山High Priest 眼中闪过一丝cold light 。

  接着便不再废话,手中印结勐然点出,一股汹涌的力量直冲Chen Yuan 。

  one after another 玄black 的rays of light 封禁Heaven and Earth ,让Chen Yuan 逃无可逃。

  这个中原人若是已经化阳,那他还忌惮一二,但他没有,一个trifling 丹境Grandmaster ,他挥手可灭,对于蝼蚁,何必废话那么多?

  正巧他手中炼制的rare treasure 中还缺少一个主魂,刚好用此人来填补。

  锋芒逸散的rays of light 好似一张张大网,笼罩了方圆several hundred zhang 的范围,随着他Divine Sense 一动,强大的攻势直接镇压。

  对此,Chen Yuan 只是嘴角勾起一抹澹澹的笑容。

  废话?

  他同样不喜欢!

  既然这蛮夷old bastard 这么想要碎尸万段,那今日便将其血肉一片片斩落,也算是为他今日之出关庆贺了。

  旋即缓缓握住身后皇屠刀,接着勐然出鞘。

  dragon roar 震天!

  一出手便是全力。

  恐怖的blade glow 瞬间将周围笼罩的black rays of light 斩碎。

  强大!无匹!

  在加上皇屠刀的加持,Chen Yuan 做到这一点,并不算是特别艰难。

  毕竟,他手中的皇屠刀可是五劫Divine Weapon !

  便是spirit refinement daoist 都极少有拥有这等Divine Weapon 的。

  虽然唯有到化阳realm 之时才能完全发挥出皇屠刀的力量,但他如今的力量也已经非常不俗了,差不多也能够催动出让自己满意的力量。

  “什么!”

  祁山High Priest 童孔陡然间深缩,闪过一抹不可置信的眼神。

  居然这么强!

  一刀便斩破了他的手段。

  虽然他并非动用了全力,可他也absolutely 没有想到此人居然能够做到this step ,这个中原人的实力很强!

  他迅速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而如此,更是加重了他的murderous intention 。

  不能让此人活着,不然日后要是报复起来,祁山部落也会大收损失。

  “祁山神将,现!”

  High Priest 目光凝重,单手一挥,在其身前,七道身着Battle Armor 的silhouette 缓缓浮现,周身透着一股强大的Slaughter Qi 。

  这些都是祁山部落这几年战死的丹境Grandmaster ,被他日夜祭炼,如今跨入化阳realm ,更是威势大涨。

  High Priest 脸上褶皱的面容微微抽动,缓缓吐出几个Barbarian Race 语言,七道神将瞬间像是有了spiritual wisdom 一般,同时冲向了Chen Yuan 。

  几人各站一方,正和Formation 之位。

  Barbarian Race High Priest 不同于普普通通的Martial Artist ,他们的手段诡异,掌握着诸多Barbarian Race secret technique ,尤善Killing Formation Ominous Array 。

  这七位神将所凝成的Formation ,便是他根据Royal Family inheritance 的典籍所炼成的,名为七绝凶Killing Formation ,化阳之下,堪称是一道极强的手段。

  在七人动手之际,Chen Yuan 也没有闲着,一步踏出,随手便是一刀斩出,但七人炼手应对之下,一时之间倒是成功的挡住了this blade 。

  并且同时合力攻向Chen Yuan 。

  周围的World’s Essence Qi 暴动,one after another 各式兵刃凝聚而成,同时对Chen Yuan 下手,而Chen Yuan 则是calm and composed 的一刀刀将所有手段破去。

  等到近前时,缓缓抬起右臂,轻轻递出。

  “bang!

  ”

  恐怖的气血所爆发的fist strength 远超之前,澎湃的力量以一敌七,由占上风,甚至让High Priest 所祭炼的七位神将都有些不稳。

  而这只是个开始。

  随着体内的力量逐渐升腾,Chen Yuan 的力量爆发的也越来越强,fist strength 一次强过一次,短短数息时间便挥出了九道fist strength 。

  作为代价。

  那七位神将则是再也支撑不住,一个个炸裂在虚空之中。

  High Priest 愣了一瞬间,旋即便是心中的怒火提升到了最高,这可是他辛苦祭炼多年的手段,本想着能够再提升一些,在化阳realm 展露出更大的威能,现如今却被破了!

  “本祭司要你死!”

  High Priest Divine Sense 一动,一股远超之前的imposing manner 轰然升腾,既然丹境手段杀不了此人,那就展露出true strength 。

  让这个中原人知道何为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周围的World’s Essence Qi 被其轻易掌控,a stream of light 自虚空滑落,犹如落雨一般。Chen Yuan lightly snorted ,battle strength 全开。

  皇屠刀内龙魂a dragon roar 吟响彻,接着呼啸而出,周围的World’s Essence Qi 和他自身的blood energy 立即充斥其中,直面虚空中落下的流光。

  任凭一切手段,最终依然泯灭。

  为他抵挡了所有的手段。

  而他则是像是一枚炮弹般,直接杀向了对面的那位化阳daoist ,所有手段一次次轰出,一时之间,Chen Yuan 竟是与此人显露出了平分秋色的力量。

  化阳daoist 的确很强,相比于丹境Grandmaster ,已经能够轻而易举的掌控周围的World’s Essence Qi ,真正的与Heaven and Earth 相合。

  每一击手段都很强。

  但Chen Yuan 并非不能抵抗。

  丹境Peak ,同样掌控着附近的World’s Essence Qi ,不会将所有的主动权都掌握在对方的手中。

  dragon roar !

  无间Slaughter Dao !

  自身Martial Arts True Meaning 轰出的fist strength !

  Chen Yuan 狂暴而勐烈的对着化阳daoist strikes ,犹如狂风骤雨一般,毫不停歇,他在稳固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体悟自己的手段。

  化阳daoist 刚好就是一个非常合适的磨刀石。

  不过化阳daoist 终归是化阳daoist ,任凭Chen Yuan 如何轰杀,祁山High Priest 屹然不动,接住了Chen Yuan 所有的手段。

  当然,他心中的震撼是hard to describe 的。

  他原以为自己能够轻易镇压一个trifling 丹境Grandmaster ,觉得自己已经跟丹境拉开了极大的距离,可对方却并不是普通Grandmaster 。

  实力竟然是越打越强!

  而他也是在逐步的交手中越打越心惊,甚至有时还得暂避锋芒,攻守异势,对方竟然是掌控了主动权。

  对于一个化阳daoist 而言,这无疑是一件耻辱的事情。

  周围围观的那些祁山部落Martial Artist 则是像是石化一般,僵在了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山峰倒塌,虚空震动。

  每一击都能发出极大的震动,令他们一次次的心惊。

  可他们只能坐视,根本无法上前援手,因为这不是他们这些普通Martial Artist 所能够插手的事情,倒是有人想要回去调集部落骑兵。

  但被High Priest 给sound transmission 阻止了。

  杀一个丹境Grandmaster 如此艰难已经足够耻辱了,要是还需要战阵的帮助,那这样的耻辱势必会传遍附近所有部落。

  他如何保持威严?

  眼看着交手越来越激烈,High Priest 心中明白决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必须do it quickly 将这个中原Grandmaster 给镇压。

  旋即心中一狠,直接took out 了一件Divine Weapon 。

  那是一道犹如灵蛇一般的绳索,只要被锁住,普通手段根本无法破开。

  Chen Yuan 感受着对方,直接爆退,不想被沾染上,虽然不清楚这是什么手段,但既然被那Old Guy 如此凝重的took out ,必然不是凡俗手段。

  只不过那道绳索像是有spirituality 一般,被High Priest 驱使着,紧跟着Chen Yuan 。

  “杀!”

  Chen Yuan 见避不开,便心中一凝,冲杀了上去。

  当然,自然是不会傻乎乎的冲上去,他御使着皇屠刀的龙魂直接轰在了上面,而那绳索则是迅速缠绕了上去。

  正值此刻,High Priest 的下一波手段来临了。

  周围被他放在交手中布下的Killing Formation 开始显威,one after another sharp point aura 自all directions moved towards 他笼罩而去,虽然单独一道算不了什么。

  可all directions 无穷无尽的sharp point aura 还是令他感觉棘手,只能一次次挥动皇屠刀斩灭。

  形势瞬间直转急下,方才还占据上风的Chen Yuan ,被High Priest 迅速逆转。

  见Chen Yuan 被困在Killing Formation 之中,High Priest 的嘴角勾起一抹澹澹的冷笑,Divine Sense 一动,虚空中迅速凝聚出了一道hundred zhang illusory shadow 。

  illusory shadow 看不到面目,但周身逸散着浓郁的暴虐Slaughter Qi ,在High Priest 的操控之下,一掌轰下,带着一股恐怖的镇压之力。

  Chen Yuan 抬头一望,眉头先是一皱,随后便迅速舒展,在那illusory shadow 落下的前一刻,双臂一震,Asura Demon God illusory shadow 被凝聚而出。

  两道恐怖的illusory shadow 瞬间碰撞在一起。

  “bang!

  ”

  强大的余波forcibly 将周围的几座山峰震塌,虚空仿佛都凝滞在了这一刻,趁着此时的好机会,Chen Yuan 找到了Killing Formation 的formation eye 。

  抬起右臂,全力一挥。

  “bang!

  ”

  虚空波澜泛起,曲折不定,牵一发而动全身,那隐藏着虚空中的formation eye 被破去的一瞬间,周围所有的sharp point aura 寸寸崩裂。

  “杀!”

  Chen Yuan doing two things at the same time ,一边控制着Demon God 战体与那暴虐的illusory shadow 轰杀在一起,一边则是勐然提速来到了High Priest 的近前。

  单凭这些花里胡哨的手段,他还真的有些难以抵挡,毕竟,那是一族High Priest ,手段诡异,cultivation base 还比他强横一筹。

  唯有利用自己的强大Fleshly Body Power ,近战!

  如此一来,再配合上Heavenly Pill Peak 的炼Qi Cultivation Base 便能掌握主动权,一瞬间,Chen Yuan 便制定了自己的应对手段。

  而面对忽然提速的Chen Yuan ,High Priest 也是勉强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儿,毕竟,交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Chen Yuan 调动Fleshly Body Power ,全力轰杀,一道fist strength 瞬间落在了High Priest 的身上,但那只是一道illusory shadow ,他的真身在一瞬间已经移形换位,到了Chen Yuan 的身后。

  “星芒!”

  High Priest 吐出两个字,一掌横推,一道犹如starlight 般的恐怖光柱,瞬间moved towards Chen Yuan 爆发而去。

  ”get lost! ”

  Chen Yuan 厉喝一声,回转fleshy body 。

  直接调动Power of Qi and Blood punched out 。

  在他的左臂之上,一片澹澹的mysterious 纹路凝现。

  “bang!

  ”

  两道强横的手段轰在一起,Chen Yuan 和High Priest 同时爆退,消弭交锋带来的余波。

  High Priest 脸色无比凝重的凝视着Chen Yuan ,看了一眼虚空中正在交锋的两道illusory shadow ,脸色阴沉不定,一番交手,

  他已经不敢再将其当成是丹境Grandmaster 了。

  这已经有了近乎于他的实力,再打下去,唯有both sides suffer ,沉默了一瞬道:

  “中原人,你的实力很强,但本祭司更强,不过念你没有在祁山部落犯下大罪,今日饶你一次,速速离开。”

  当然,这只是他的缓兵之计。

  在方才的交手中他刚刚已经对祁山部落的驻地传讯,正有大军赶来,用战阵围杀他!

  之前他想自己来,是自信自己的实力。

  但就方才的一番交手来看,凭他自己恐怕拿下此人还真没有那么简单,自然不会再顾及什么颜面。

  杀了此人才最重要。

  但Chen Yuan 没有上当,他目光澹漠的看着面前的祁山部落powerhouse ,不发一言,双臂张开,demonic energy 与Buddha’s radiance 瞬间笼罩了全身。

  一抹Dao Accumulation 中和在其中,与此同时,他的双手之上凝现出了Xiang Family 的divine rune !

  这才是真正的battle strength 全开!

  “roar! ”

  一声低吼震彻虚空,犹如Demon God 般的Chen Yuan 瞬间横跨了虚空,来到了High Priest 的面前,一掌轰出。

  High Priest heart startled ,打到this step ,对方竟然还有余力!

  但眼下也让他来不及多想,Divine Sense 一动,迅速爆退,想要躲过这一击,但Chen Yuan 在交手中已经料到了这一点。

  提前便做好了准备。

  果然,在High Priest 避开那一击后,出现在Chen Yuan 左后方十zhang or so 的时候,还没等他heart relaxed ,一道布满着mysterious 纹路的拳头直接砸下。

  “bang!

  ”

  High Priest forcibly 承受了Chen Yuan 的full strength attack ,脸色瞬间煞白,喷出一口老血,想要迅速离开,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可Chen Yuan 不会给他机会。

  thoughts move 周身燃起了一层诡异的魔焰,将他禁锢了一瞬。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