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603

  第603章 Qilin 魔!Divine Ability 现!

  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与Qilin Divinity 血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恐怖,即便是Chen Yuan 也只是硬撑着而已,但硬撑也撑不住太久。

  而他refining 吞噬的速度并不够,终于,在Fire Qilin 倒下的那一刻,Chen Yuan 只感觉浑身好似进入了另一层realm 。

  比如原本水缸大小的容量,忽然变成了一座小湖。

  忍不住便长啸了一声。

  声如雷震,传遍整个山洞,下面的lava 都在这a long whistle 之下滚滚翻腾,几道lava 火柱被生生炸开。

  而与此同时,Chen Yuan 的身上则是逸散出一抹远超之前的imposing manner ,身上的Xiang Family divine rune ,也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rays of light 。

  “breakthrough Fleshly Body Divine Ability 境了。”

  black clothed 摩罗眼中闪烁着rays of light 。

  “不错,Chen Yuan 此时的imposing manner 已经达到了Divine Ability Realm ,因为他方才吞噬了Fire Qilin 身上的全部blood essence ,在这等庞大力量的加持下,生生breakthrough 了束缚,借此机会成功破境。”

  white clothed 地藏slightly nodded ,眼中对于Chen Yuan 也有些赞赏之意。

  说实话,这等breakthrough 非常危险,就像是在万丈悬崖踩着绳索行走,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失足滑落,生生被撑爆。

  如果换一个人,无论是楚长峰还是曾被他寄予厚望的姜河,他will not 赞同这样的Extreme Realm breakthrough ,因为他们的底子太浅。

  没有那个底蕴去承载Qilin 血的力量。

  但Chen Yuan 不同,他本身的底子就很强,不仅cultivation 着道佛魔三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屡次获得机缘,虽然也是Indestructible Vajra 境,但其实却有很大的差别。

  若是还有一个Indestructible Vajra Peak 的fleshy body Martial Artist 与Chen Yuan meet force with force ,摩罗毫不怀疑Chen Yuan 有这个实力能将其生生锤爆。

  最重要的是,Chen Yuan 还有‘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这一张终极底牌。

  绝世Martial God 的bloodline ,可不仅仅只是那么简单,他曾经fleshy body 也曾达到过Divine Ability Realm Peak ,可对于最高层次的fleshy body 成圣这一realm 却完全没有头绪。

  只能以Qi Refinement 方面breakthrough 领悟Rule Power 。

  因为,他知道fleshy body 想要breakthrough 最后的Saint Realm 有多难。

  since ancient times ,也就那么两三个人才可以。

  Fire Qilin 的力量确实霸道,但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绝对能够匹敌,他可一直记得Chen Yuan 手中的血珠,里面还有一部分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的。

  也正是如此,摩罗才会笃定Chen Yuan 强行破境的机会不小。

  才会让他放手施为,尽情的去吞噬Qilin 血。

  “结束了?”

  black clothed 摩罗继续开口。

  white clothed 地藏佛相却是faintly smiled :

  “不这才刚刚开始。”

  “en? 你的意思是?”

  “Qilin 血的力量并没有被完全吸收,只是被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压制而已,如今Chen Yuan 成功破境,fleshy body 变强,单凭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已经不足以再压住庞大的Qilin 血了,或许不仅仅只是Qilin 魔那么简单。”white clothed 佛相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很强,可毕竟还是有些少,而Qilin 血则不同,这是一整头Fire Qilin 身上的精华所在,变化才刚刚开始。

  “那本座就继续看看好戏。”black clothed 魔相桀桀一笑。

  white clothed 佛相摩罗的说法没有错,Chen Yuan 现在并没有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在他强行破境之后,甚至没有机会去感知Divine Ability Realm 的强大,一股恐怖的tyrannical aura 便彻底爆发。

  这是独属于Qilin 血之内的暴虐气息,这股力量与Qilin Divinity 血fuse together ,带给Chen Yuan 的冲击是无比巨大的。

  之前的breakthrough 中,Chen Yuan 再次经历了一番身上的毛发被灼烧殆尽,浑身的衣袍也燃成灰烬,连一丝残破衣襟都没有留下。

  光秃秃的,与black clothed 摩罗有些相似。

  当Qilin 血沸腾到极点的时候,Chen Yuan 的fleshy body 上,陡然生出了变化,一枚婴儿fist sized 的scarlet 鳞片从他的胸前生长了出来。

  有一就有二,在第一枚鳞甲从fleshy body 之内长出来之后,第二枚,第三枚,第四枚鳞甲便迅速的从Chen Yuan fleshy body 各处长出。

  鳞甲不大,婴儿fist sized ,整体呈椭圆形,逸散着red 的rays of light .

  Chen Yuan 双目泛红,tyrannical aura 布满眼眶,比之前的Fire Qilin 更像is a ominous beast 。

  凶戾之意,Qilin Divinity 血,两相叠加,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无法阻挡这个进程。

  Chen Yuan 张开双臂,既然无法阻挡,那就用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与Qilin Divinity 血在他的体内fuse together ,他的这个想法一出。

  Qilin 血与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也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二者疯狂的交织缠绕融汇在一起,而他身上生长出的鳞甲此时也陡然减速。

  短短片刻间,Chen Yuan 大半个身子上便长满了fiery-red 的鳞甲,不过,就在此时,Chen Yuan 的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似乎也not to be outdone 。

  mysterious 而又古朴的纹路开始生长在鳞甲之上!

  原本的鳞甲是fiery-red 的,但由于bloodline divine rune 的缘故,竟是开始逐渐变成black ,像是从一点开始染上全身。

  然后,就有了下面的一番奇异情景。

  fiery-red 的鳞甲在前面生长,black 犹如墨水一般的bloodline divine rune 染黑了所有鳞甲。

  这些变化Chen Yuan 能够感知到一些,但却没有睁开眼睛去看,他此时被另一种感觉所吸引,他的头上奇痒难耐。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生长一样。

  很快,他便感知到了东西。

  那是头发!

  一根根fiery-red 的头发,像是火焰一样,很快便长了出来,看着非常的别扭,不过很快,火红的头发便也被墨色染黑。

  一根根头发,像是一根根tenacious 的丝线一样。

  又过片刻,他的头上又从奇痒难耐变成了痛苦,钻心的疼痛用上心头,让Chen Yuan 忍不住想要把脑袋砸开。

  在鳞甲生长的同时,Chen Yuan 的体型也在暴涨,几乎是一息时间就会生长一寸,原本他的身高在不到七尺左右,也就是一米八到一米九之间。

  而现在,已经暴涨到了两米四五,且还在不停的生长当中。

  身上crack crack 的声音不断传出,skeleton 在拉伸,meridian 在延长.

  头顶上,两个肉球生出,且在不断膨胀,像是正在化蛟的python 一样。

  “嘭!”

  “嘭!”

  两声爆炸响起,肉球炸裂,血腥四溅,两根fiery-red 类似于dragon horn 一般的东西赫然生出,有些向后延伸。

  又是片刻后,Chen Yuan 此时的体型已经暴涨到了数zhang high ,足有十余米,跟下面的Fire Qilin 几乎差不多大。

  眼中的暴虐之气,彻底爆发!

  “Heaven and Earth’s Law Manifestation ?”

  black clothed 摩罗目光一凝,他与地藏共生,知道他的记忆,也知道在Spiritual Mountain 的记载之中,就曾有人在Divine Ability Realm 时有过这样的Divine Ability 。

  不过,能领悟这一Divine Ability 的,基本上都是Monster Race ,只有这股种族才能将这个Divine Ability 发挥到极致,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Spiritual Mountain 四Great Bodhisattva 之一,曾经的Southern Border Monster Race 齐天Great Saint ,现在的济世Bodhisattva !

  “不这是Qilin 真身,他的Divine Ability 还没有出现。”white clothed 地藏开口说道。

  black clothed 魔相目光凝重无比:

  “你早知道会有这种变化?”

  “不知道,或许.跟Xiang Family 的Divine Blood 有关系。”white clothed 地藏否决道。

  “这小子还真是恐怖啊,Qilin 真身恐怕能够比肩Heaven and Earth’s Law Manifestation 了吧?”

  “不,Heaven and Earth’s Law Manifestation 没有局限,全凭Martial Artist 如何cultivation ,而Qilin 真身则是不知道,或许日后要问一问Chen Yuan 了。”

  “那他的Divine Ability 究竟是什么?”

  “且看便是。”

  此刻,暴虐的气息已经完全充斥了Chen Yuan 的心头,他的心境Perfection 不假,但Qilin Divinity 血中的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庞大了。

  很难抵挡。

  甚至,要不是他心境Perfection ,恐怕在Qilin 真身的生长过程中,就会彻底失去理智。

  “我是.Chen Yuan ,不是.Qilin 魔!”

  Chen Yuan 双手握住头顶的双角,双目泛红的低吼道,浑身幽光大盛。

  ”get lost! ”

  ”get lost! ”

  ”get lost! !!”

  他不停的在怒吼着,仿佛丧失了理智。

  而与此同时,外面的动静也越来越大,恐怖的风暴即将来临,黑压压的云遮蔽了方圆数万丈,轰隆隆的闷响声音在酝酿。

  ”Not good ,Thunder Tribulation !”

  black clothed 摩罗complexion changed 。

  “是冲着Chen Yuan 而来的,他吞噬了Qilin 血,化身Qilin 魔,凶性太过恐怖,Heaven and Earth 不允许这样的存在诞生!”

  “这小子还没有Yang God ,不能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不然一个不慎,就有可能Primordial Spirit 毁灭。”black clothed 摩罗立即开口说道。

  “你忘了,这小子还有一柄凶刀呢?”

  white clothed 地藏said with a smile 。

  “伱的意思是?”

  “Chen Yuan 吞噬了Qilin 血,浑身tyrannical aura 冲霄,乃是绝世凶物,但他却不能历劫,自然需要另一件东西替他。”

  说着,white clothed 地藏Divine Sense 一动,皇屠刀顿时involuntarily 的飞到了他的身边,不过,却有一股强烈的抗拒之意。

  “皇屠,this poor monk 知你有灵,现如今你主人Chen Yuan 遭受磨难,需要你代他赢劫,你可愿意?”

  ‘Buzz! Buzz! Buzz! ’

  皇屠刀不停的颤抖,不知在表达一些什么话。

  “不必担心,有this poor monk 助你,不会受到太大的损伤的。”

  说着,他a finger pointed ,一股强大的力量加持在皇屠刀之上。

  “去吧。”

  white clothed 地藏faintly smiled 。

  皇屠刀沉默一瞬,next moment ,浑身的tyrannical aura 彻底爆发,自地底化作一缕流光,冲到了外面,而它的现身,也的确成功的将tribulation thunder 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皇屠刀的身上。

  轰隆!

  一Dao Tribulation 雷轰然落下。

  此刻,在皇屠刀代替Chen Yuan 经受劫难的同时,他本身也在tyrannical aura 的冲击之下到了顶点,双拳紧紧握住。

  由内而外的逸散出一抹killing intent ,想要杀尽Heaven and Earth 众生!

  “杀!杀!杀!”

  无尽的杀念笼罩Chen Yuan 的心神,也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顾着曾经的场景,无论是第一次杀Iron Hand ,还是前不久对光明寺的extinguish sect 。

  只要他动手杀了人,那这股暴虐的tyrannical aura 就会无限放大他的杀念。

  若是顶不住,他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机器。

  ”get lost! !!”

  Chen Yuan 不停的在低吼。

  忽的,身上陡然间凝现出一抹fiery-red 的火焰,笼罩在他的周身,这是自Qilin 血中的Qilin Divinity 火,在Qilin 血被激发凶性的时候,也自然而然的凝现了出来。

  这一抹red 火焰紧紧还只是开始,接着,笼罩在Fire Qilin 尸身之上的魔焰也迅速的被Chen Yuan 吸收,在fiery-red 的对面你,一抹漆黑如墨的火焰也开始升腾。

  “玄heavenly demon 焰!”

  black clothed 摩罗感知着这股力量,顿时有些震惊。

  这种火焰是摩罗分化佛魔二相的时候,根据世间至邪至阴的心中火而领悟的heavenly demon 之火,现在居然在Chen Yuan 的身上出现了!

  “这怎么可能?”

  “这没什么impossible 的,你能领悟,他自然也可,虽然have the same origin ,但与你的魔焰却completely different ,是他身上的凶戾暴虐之意而滋生出的火焰。”

  white clothed 地藏replied 。

  “那也impossible 掌控这股力量才对。”

  “hehe .Fellow Daoist 莫非忘了,当初附身在他身上的时候,this poor monk 曾经留给他了一缕本源demonic energy 用来cultivation Asura demon art ?”

  “这小子”

  black clothed 摩罗frowned 。

  “继续看吧,this poor monk 估摸着这或许才是Chen Yuan breakthrough Divine Ability Realm 后领悟的True Divine Ability 。”

  ”humph.”

  black clothed 摩罗coldly snorted 。

  两种completely different 的火焰灼烧着,一种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乃是Qilin 血中蕴含的Qilin Divinity 火,神异非常,另一种则是至阴至邪的玄heavenly demon 焰。

  互相entirely different ,没有丝毫的交缠。

  而就在两种火焰越演愈烈的时候,Chen Yuan 的灵台之内,purple Primordial Spirit 之上,之前消失无踪逐渐泯灭的一缕心火火苗却陡然间升腾了起来。

  他之前很迅速的完成了spirit refinement ,根本没有去稳固cultivation base ,便开始了Fleshly Body Realm 的breakthrough ,心火也随之泯灭,但由于太过仓促的原因,其实在Primordial Spirit 之内还有一丝火苗。

  如今,暴虐的killing intent 笼罩心头,这股火焰自然而然的也就升腾了起来。

  心火化为实质,竟是出现在了虚空当中,拧成了一种纯white 的虚无之焰。

  this fire 一出,瞬间便不可收拾,竟是成为了中间的一种火焰,开始与玄heavenly demon 焰以及Qilin Divinity 火交融。

  而在心火灼烧的同时,Chen Yuan 心中的杀念此时竟然诡异的开始衰弱,像是成为了虚无心火的燃料一般。

  Chen Yuan 的眼睛逐渐restored to sobriety and calmness ,顾不得身上的奇mutation 化,将心神全部都放在了面前的三种火焰身上。

  作为当事者,Chen Yuan 很清楚这三种火焰全部都是出自于他的身上。

  Qilin Divinity 火来自于Fire Qilin ,他吞噬了Qilin 血,也顺带着吞噬了Qilin Divinity 火的本源,在他化身Qilin 魔的同时也生出这股火焰。

  漆黑魔焰来自于曾经他cultivation 的魔焰之法以及曾经的一缕魔焰本源,当他化身Qilin 魔的同时,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也有了变化。

  Qilin 魔有一个魔字,刚好与之契合,几种加持之下,又吞噬了困住Fire Qilin 的魔焰之网,便塑造出了这种至阴至邪的火焰。

  至于虚无之火就更简单了,那是源自于他的心火,虽然不知道这股火焰为什么能够化为实质,但想来跟之前的那股杀念有关系。

  杀念做柴,化身为薪。

  三种火焰从之前的entirely different ,此时在心火的作用以及Chen Yuan 的Divine Sense 催动之下,开始逐渐有了融合的迹象。

  最先fuse together 的便是Qilin Divinity 火与虚无之火,二者发生了诡异的巨变,转变为了fiery-red ,但跟Qilin Divinity 火有了些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感觉。

  不像是Qilin Divinity 火吞噬虚无心火,反而像是虚无心火转化了Qilin Divinity 火。

  二者融合之火,剩下的便是那股漆黑魔焰了,二者也cautiously 的开始试探,接着,从刚开始的双火不融,开始逐渐转变。

  过去了不知多久,或许是一刻钟,或许是one hour ,在Chen Yuan cautiously 的试探之下,二者终于成功融合在了一起。

  融合之后的火焰并非再是漆黑如墨,若是隐隐看去,能够看出里面一丝red 。

  诡异。

  不过总体而言,至少人一眼看去,这股火焰还是大体呈现于black ,逸散着一股恐怖至极的强大气息。

  Divine Ability .成!

  thoughts move ,火焰化为虚无,泯灭虚空,再一动,一股汹涌的black fire sea 瞬间笼罩住了整个山洞,也只有在摩罗的周身才停了下来。

  black clothed 魔相伸出一只手,轻轻放在了面前的火焰之上,面色立即变得无比凝重,深深的看了前方的巨人一眼。

  “如何?”

  white clothed 佛相问道。

  “很强,至少在same realm 之下,本座的玄heavenly demon 焰不是这种火焰的对手,虽然是Spirit Refinement Realm ,但这股火焰已经能够伤到Yang God 真君了。

  且成长性极高,未来绝对是一种极强的Great Divine Ability !”

  “不错,很不错.”white clothed 佛相面露笑容,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接着继续正面直视着化身为Qilin 魔的Chen Yuan 问道:

  “此Divine Ability ,你准备取个什么名字?”

  已经restored to sobriety and calmness 的Chen Yuan 沉思了片刻,这等Divine Ability 以Qilin Divinity 火、漆黑魔焰、虚无心火三者合一而成,又有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的帮助。

  “Samadhi True Fire 如何?”

  One gave birth to Two ,Two gave birth to Three ,Three Births Myriad Things 。

  融合诸多火焰而成的Divine Ability ,叫这个名字确实比较贴切一些。

  摩罗自语道:

  “Samadhi True Fire .”

  去假存真,燃烧万物,融合诸多神异之火,叫这个名字似乎确实也比较贴切一些,旋即nodded :

  “不错。”

  继续求月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