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Altar Of Luck Chapter 610

  第610章 真正的Asura 真君!

  山洞之内,rays of light 闪耀。

  那是Luminous Pearl 的rays of light ,将Cave Mansion 之内映照的犹如白昼,距离抵达祈月山苏紫悦的Cave Mansion ,至今已经过去了三日时间。

  这三日时间内,Chen Yuan 以十八般办法,替苏紫悦压制住了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backlash ,而她也趁着这个机会提升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

  毕竟,这个机会有些难得。

  二人衣着整齐的sit cross-legged 在Cold Jade Bed 上闭目吐息,整个山洞内寂静无声,Chen Yuan 帮苏紫悦的忙,本身也得到了益处。

  他之前暴涨的cultivation base ,彻底的稳固了下来。

  几乎省却了数月之功,倒也能够neither too big nor too small 算是一个小小的机缘。

  Chen Yuan 率先睁开双目,眼底射出一道精光,嘴角勾着淡淡的轻笑,打量着体态婀娜的苏紫悦,神情颇为喜悦。

  终于,他也算是完成了自己曾经的一个欲望。

  而且,是加倍完成。

  他犹记得那一晚发生的事情,苏紫悦在欲火膨胀之下,接连在短短的时间内,经历了数种情绪,喜、怒、哀、悲

  给了Chen Yuan 一个非常mysterious 的体验。

  仿佛不是在帮一个人,而是在帮好几个人。

  目光打在苏紫悦的身上,她也迅速的感知到,但此刻却有些不敢睁开眼睛,衣袖之下的双拳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太.恐怖了!

  “Aunt Su ,如何了?”

  Chen Yuan 知道苏紫悦已经醒了,但是碍于颜面,并没有苏醒而已,旋即开口轻声唤着她的名字。

  睫毛颤动,苏紫悦佯装刚刚醒来,凝视了Chen Yuan 一眼,目光十分平静的移开,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暂时压制住了,不过还不够.”

  她的cultivation 至少还得有十余日的时间才能彻底的掌控身上的那股bloodline ,并接着欲火焚身的时机,开始spirit refinement ,渡过火劫。

  “无妨,陈某的时间很充裕,一定助Aunt Su 渡过此关!”Chen Yuan 立即义正言辞的表了态。

  苏紫悦slightly nodded :

  “many thanks 。”

  “你我乃是Fellow Daoist ,何须谈谢?不过,若是Aunt Su 真的想要感谢的话,陈某也有一个a presumptuous request 。”

  “en? ”

  “下一次助你压制backlash ,陈某想.”

  “想什么?”

  看着Chen Yuan 欲言又止的模样,苏紫悦frowned 。

  Chen Yuan 轻咳两声,回想着之前的场景,尤其是苏紫悦身后的那条白狐尾巴,令他心神向往,低声说道:

  “下一次,陈某想走一走捷径。”

  “捷径,什么捷径?”

  苏紫悦没有理解其中含义。

  “嗯”Chen Yuan 沉吟了片刻:

  “后门别棍!”

  祈月山下,Su Residence 大宅。

  一袭书生azure robe 的白念笙,负着一只手而立,另一只手中则是拿着一件类似于海螺的rare treasure ,目光有些凝重。

  不多时,须发皆白,手持兽头拐杖的Su Family Old Ancestor 于虚空之中走出,拱手道:

  “Elder Bai 。”

  ”en. ”

  “Elder Bai sound transmission 让old man 前来,可是出了什么事儿?”Su Family Old Ancestor 有些不解,之前白念笙所吩咐的事情他已经着手在做了。

  按理说,不应该还有其他事儿的。

  “族中传来消息,需要this Bai 去做一件事,不能在祈月山再待下去了。”白念笙转过身,凝视着Su Family Old Ancestor 说道。

  “old man 恭祝Elder Bai major event 必成。”Su Family Old Ancestor 连忙躬身。

  “Su Family 的那个little girl 考虑的如何了?this time ,我要先将她送回族中。”白念笙收到的sound transmission 中,其中就有那位神子的吩咐。

  虽然以神子目前的cultivation base 根本无法命令他,但其毕竟是未来的Fox Race patriarch ,整个Southern Border 最为强盛的几人之一。

  即便如今cultivation base 与他相差很远,也得卖给他个面子。

  对方没有多言,但白念笙能够感觉到苏紫悦似乎对那位神子有什么大用,所以,才会召来Su Family Old Ancestor 。

  “这”Su Family Old Ancestor 愣在原地,一时没有回话。

  “怎么?她不愿意?”

  白念笙frowned ,有些不悦,身上一股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开始逐渐升腾。

  “Elder Bai 息怒,只是,您之前说的是half a month 时间,可如今只过去了十日,old man 还没有去问询紫悦that girl 的意见。”

  “this Bai 说的是最多half a month 的时间,怎么,is it possible that 还真要this Elder 在Su Family 待上half a month ,只是让她考虑?”

  白念笙coldly snorted 。

  他尊敬神子,是因为神子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patriarch ,但苏紫悦,虽然innate talent 不错,可终究还不是真正的Nine-tailed Heavenly Fox 。

  也不一定能够成为王后,岂能让他一个Fox Race Great Saint 在此等候?

  “不,不”见白念笙有些动怒,Su Family Old Ancestor 连忙摇头,表示道:

  “请Elder Bai 暂息Thunder’s Fury ,old man 立即就去寻紫悦that girl ,问问她现在考虑的如何。”

  “不必了,你带this Bai 一起去。”白念笙一锤定音,不给Su Family Old Ancestor 反驳的机会。

  迟疑了几息时间,Su Family Old Ancestor 也只能遵命行事,带着白念笙一起,登上了祈月山,前往苏紫悦的Cave Mansion 。

  而此时,Chen Yuan 与苏紫悦的cultivation ,也刚刚告一段落,正在调息打坐,恢复着力量,苏紫悦差不多已经快要完全refining 那股Heavenly Fox bloodline 。

  距离引动火劫也很快了,这连续近十日的cultivation ,Chen Yuan 该帮的都帮了,不该帮的也都帮了,顺便还走了走捷径。

  忽然,盘膝打坐的Chen Yuan 眉头猛然一皱,感知到了外面一股毫不掩饰的气息,目光瞬间一凝,外面有两道气息正在急速靠近。

  一道spirit refinement ,应该是Su Family Old Ancestor ,但还有一道,差不多类似于Yang God 真君,但同时似乎又有些不太一样。

  迅速告知了苏紫悦。

  “是Nine-tailed Heavenly Fox 一族的那位Elder !”

  “en? ”

  “此人名为白念笙,乃是Monster Race Great Saint ,现在前来,恐怕是有些不耐烦了.”接着,苏紫悦便将之前Su Family Old Ancestor 说过的话,如数告知了Chen Yuan 。

  而Chen Yuan 的眼中则是闪过一丝淡淡的murderous intention 。

  想抢她的女人?

  courting death !

  “现在为今之计,只能请摩罗senior 出手将其逼退,然后,伱再带着我离开Su Family 。”苏紫悦说道。

  这是她之前就想好的事情。

  Su Family 固然对她有恩,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会顺从Old Ancestor 的提议,否则,也不会让Chen Yuan 前来南平府了。

  “你现在能动了?”

  Chen Yuan 知道苏紫悦之所以执意让他前来,而不是偷偷的溜出去,除了因为Su Family 人看管的很严之外,还因为她的backlash 太重,一旦离开Cave Mansion ,就会彻底爆发。

  “这几日的cultivation 差不多已经压制下去了,虽然暂时不能动手,但离开没有问题,可惜了,要是再给我几日时间,便能渡过火劫.”

  苏紫悦摇摇头,有些惋惜。

  “你舍得离开Su Family ?”

  “没什么不舍得的,Su Family 将我供养长大,但这several decades 我也回馈了Su Family 不少,已经还了这份儿恩情。

  虽不至于彻底割裂,可想让我为了Su Family 去放弃一切根本impossible 。”苏紫悦目光凝重的说道。

  “无妨,有我在,不会出事的。”

  Chen Yuan 伸手拉住苏紫悦的白嫩的手掌,十分自信的说道。

  “这是自然,摩罗senior 乃是六境immortal ,对付一个Monster Race Great Saint 还是没有问题的。”苏紫悦白了Chen Yuan 一眼。

  “摩罗senior 彻底沉寂,短时间内不会苏醒,若是强行唤醒,之前的努力不仅会白费,还会损伤更多。”

  Chen Yuan 道。

  听闻此言,方才还神色平静的苏紫悦面色陡然大变,瞪着Chen Yuan 问道:

  “你你说什么?”

  “摩罗senior 指望不上。”

  “那你.”苏紫悦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敢让Chen Yuan 来Southern State ,甚至明知道有一位Monster Race Great Saint 在此,依然有恃无恐,就是指望着摩罗senior 。

  可现在,Chen Yuan 却说摩罗senior 根本无法出手。

  这可怎么办?

  沉默了几息时间,苏紫悦took a deep breath ,said solemnly :

  “既然摩罗senior 不能出手,那也只能拖延时间了,你立刻通过Heavenly Book 联系姜河还有恶鬼Fellow Daoist ,让他们前来相帮。”

  姜河有真君battle strength ,伤势也已经恢复,而杨化天的实力也很不凡,再加上Chen Yuan ,绝对能够挡住那位Monster Race 的Great Saint 。

  现在,为今之计,也只有这一个了。

  Chen Yuan 轻笑一声,缓缓摇头,刚想说什么。

  忽然,外面的两道气息已经到了Cave Mansion 之前,Su Family Old Ancestor 躬身道:

  “Elder Bai ,紫悦that girl ,便在里面闭关。”

  白念笙nodded ,indifferently said :

  “告诉她吧。”

  “是”Su Family Old Ancestor 轻叹一声,冲着Cave Mansion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紫悦.”

  “Old Ancestor 怎么来了?”

  苏紫悦脸色强行忍着平静,冲着Chen Yuan 使了个眼色,让他现在暂时不要说话,压制住身上的气息,有Cave Mansion 阻挡,只要那位Monster Race Great Saint 不是Divine Sense 入侵,就不会发现他的存在。

  “你之前说要好好的考虑,现在已经过去了十日时间,也该想清楚了,Elder Bai 还有其他事情要忙,等不了太久,今日便会护送你回Nine-tailed Heavenly Fox 一族的族地。”

  虽然Su Family Old Ancestor 对于苏紫悦也很不舍,毕竟,是他看着长大的,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能说的尽可能委婉一些,不让苏紫悦有抗拒的心理。

  “Old Ancestor ,紫悦现在正在最关键的时刻,不能出关,能不能再给我几日时间,届时,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只要拖到姜河根杨化天来,那他们两个的安危就能保证,否则,就很难说了。

  Chen Yuan 的实力确实很强,之前还杀过不止一位spirit refinement daoist ,但顶天了也就是spirit refinement Peak 的实力而已,与Yang God 真君实力相差太大。

  贸然交手,只有dead end 。

  至于摩罗senior 那里,能不打扰自然还是不要打扰,反正,目前也有希望渡过,真正等到生死时刻的时候再去唤醒他也不迟。

  Su Family Old Ancestor 犹豫了片刻,转身looked towards 白念笙,低声道:

  “Elder Bai ,紫悦this girl 已经答应了,但现在确实不能出关,不如您先忙自己的事情,等忙完之后再带紫悦回Southern Border ?”

  白念笙轻笑一声,没有理会Su Family Old Ancestor ,冲着面前的Cave Mansion 道:

  “苏紫悦,之前的那件圣物提升了你的Bloodline Power ,但至今为止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就算是没有完全refining 也差不多了。

  时间就不要耽搁了,路上一样能够cultivation ,神子那边可是等候了许久,正盼着你回族中见他呢。”

  “Senior Bai ,紫悦真的不能出关,希望您再给宽限几日。”苏紫悦目光微寒,但声音却伪装了下来。

  “此事不必再提,this Bai 的耐心也是有限的。”白念笙可没兴趣讨价还价,他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不能再继续等了。

  “这”

  “this Bai 给你one hour 的时间运功收拾东西,one hour 后,this Bai 带你一起离开祈月山。”说罢之后,他便不再多言。

  不过语气之间,已经定下了此事。

  纵然是其身边的Su Family Old Ancestor 也不敢插话,只是轻叹了一声。

  苏紫悦took a deep breath ,压住心中的怒火,said solemnly :

  “好。”

  迅速回答之后,苏紫悦便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正在打坐的Chen Yuan ,低声道:

  “外面的那old bastard 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若是不去,他恐怕就得硬闯进来,你现在立即请几位道主朝着这边赶路,我会在路上尽可能的拖延时间,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苏紫悦似乎是怕Chen Yuan 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最后又加了那么一句,希望Chen Yuan 不要冲动,他们并不是没有机会。

  Chen Yuan 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张口吐出一句话:

  “有我在,不用担心,one hour 足够了!”

  说罢之后,他便不再多言,而是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尽快的恢复着自己的实力。

  之前接近十日帮苏紫悦压制backlash 和欲火,他可不仅仅只是折损了墨汁,同样也折损了不少实力,虽然现在也能直接出去。

  但,既然外面的人给了one hour 的时间,那有何乐而不为呢?

  见Chen Yuan 说完那句话之后就闭上了眼睛,苏紫悦却有些傻眼,不太明白Chen Yuan 的意思,他想要做什么?

  看他的意思,似乎是想跟外面的那位Fox Race Great Saint 过过招。

  可是

  这怎么可能!

  Chen Yuan 只有Spirit Refinement cultivation base 啊,哪来的底气跟Great Saint 交手?

  但如果说是依靠摩罗senior 的话,似乎也不太可能,毕竟,这也用不着休息one hour 的时间。

  苏紫悦想不明白,开口Chen Yuan 也没有搭理她。

  见此状况,苏紫悦put out a long breath ,还是自己拿出了rare treasure Heavenly Book ,开始勾连姜河与杨化天,sound transmission 道:

  “我,苏紫悦,危,速来Southern State 南平府!”

  她的动作很快,快到Chen Yuan 都没有来得及劝她,见她这幅模样,Chen Yuan 知道即便是告诉她自己能有实力对付真君powerhouse ,她也不会相信。

  旋即也就没有去管。

  苏紫悦sound transmission 之后,也没有停歇,而是立即的恢复自己的状态,她看出来了,Chen Yuan impossible 不出手,既如此的话,那她也只能尽可能的帮一帮他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间便是one hour 。

  外面的白念笙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coldly said :

  “苏紫悦,该上路了!”

  “hehe .是该上路了!”

  Cave Mansion 里面回答他的,是一道淡淡的男子声音,白念笙与Su Family Old Ancestor 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里面.竟然有男子!

  神子被人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了?

  白念笙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了这个念头,而后,便是震怒。

  “Elder Bai 息怒。”

  Su Family Old Ancestor 连忙道。

  ”get lost! ”白念笙周身imposing manner 升腾,威压整个祈月山,虚空中的黑云迅速凝聚,coldly said :

  “何方贼子,还不速速出来送死!”

  Cave Mansion 之内。

  sit cross-legged 在Cold Jade Bed 上的Chen Yuan ,早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一旁心有忧色的苏紫悦,轻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indifferently said :

  “蛮神我斩过,Bodhisattva 我灭过,真君我杀过,现在就差一个Monster Race 的Great Saint 了。”

  “Chen Yuan ,你.”

  苏紫悦愣在原地。

  “之前cultivation base 暴涨,实力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我自觉已经能跟真君powerhouse 过过招,只可惜,didn’t expect 第一个对手竟然是一只old fox ,不过这也无妨了。

  正好,扒了他的狐狸皮,给你做件袍子。”

  话音落罢,Chen Yuan 周身的强大imposing manner 迅速升腾,手掌手背之上,一枚枚暗black 的鳞甲逐渐自皮肤之下长出。

  双目泛起red light ,头顶之上,两根black 的魔角逸散着幽光,生生长了出来。

  不过瞬息间,Chen Yuan 便来了一个大变样,衣袍碎裂,浑身被漆黑如墨的鳞甲长满,即便是脸上也不例外。

  除了能看出是人形之外,根本无法判断是不是Human Race 之身。

  如此大的变化,让苏紫悦一时之间张开的嘴都没有立即合上,愣了片刻,才稍有迟疑的问道:

  “你你不会也有Monster Race bloodline 吧?”

  Chen Yuan 轻笑一声,他此刻确实有点不像人,但要说有Monster Race bloodline 也有点牵强,如果准确点的说,那他现在便是自己独属的bloodline 。

  世间绝无仅有。

  融合了Xiang Family Divine Blood 、Qilin Divinity 血、以及自身bloodline 的奇异bloodline 。

  鳞甲泛起诡异的幽光,异常的mysterious 。

  Chen Yuan indifferently said :

  “现在.才是真正的Asura Path 主!”

  外面的大门被轰然破碎,那是白念笙忍不住动了手,而后,一眼便看到了自灰尘中走出了黑甲silhouette ,等到看清之后,眼神顿时一缩蹙眉道:

  “你是Southern Border 百族中的哪一族?”

  ————

  终于写完了,有点累。

  其他的不敢多说,总之,密码在下面评论区。

  欢迎大家进群讨论剧情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