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Impenetrable Fortress Chapter 70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座无敌城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到了傅天枢这般realm 的Martial Dao powerhouse ,出手力量自然收放自如。

但出招是一回事,其Martial Dao Concept 和Martial Artist 信念又是一回事。

傅天枢的Martial Dao Will ,正是press forward ,无所顾忌亦无所畏惧,凡事去到尽头,不做保留。

这等Martial Dao Will ,同阿难Bodhisattva 修持的Buddhism 真意,自然相悖。

正常情况下,以他们二人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当可协调配合,仍然不给宗Heavenly Jade 机会。

但眼下却有另一重玄机在其中。

那便是文殊Relic 带来的问题。

宗Heavenly Jade 神息内敛,阿难Bodhisattva 亦不确定文殊Relic 是否在其身上。

为了避免突然被宗Heavenly Jade 打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也为了如果Relic 出现能在immediately 将之收回,阿难Bodhisattva 不可避免要做些准备。

但如此分心戒备之下,阿难Bodhisattva 圆满无漏的净土,便顾此失彼,在另外一方面出现少许薄弱之处。

这薄弱之处,正常来说,cultivation base 低于他的宗Heavenly Jade 很难发现察觉。

可是却难不住身在无敌城内的Zhang Dongyun 。

Zhang Dongyun 一句提醒,宗Heavenly Jade 便明白过来,当即绕着净土内的荷花池走。

傅天枢imposing manner 滔天,press forward ,便是在Buddha Country 净土中也没有分毫放松。

但被他冲击,莲花池里多多Golden Lotus 顿时连续凋谢。

宗Heavenly Jade 正是把握住这个机会,手中long sword 勉强挑开傅天枢的long halberd 同时,另外一只手持刀划破了莲花池。

莲花池底部破开,Buddha Country 净土出现一个转瞬即逝的缺口。

宗Heavenly Jade 在七曜华绫烘托下,仿佛玄女飞天,当即通过这缺口离开Buddha Country 净土。

即便如此,傅天枢也没有收手留力。

相反,他威势越来越盛,依旧紧追宗Heavenly Jade 不放。

宗Heavenly Jade 虽然闯出Buddha Country 净土,但受净土影响,身形不可避免略微迟缓。

就这么一缓的功夫,恐怖的long halberd 已经劈到身后。

但这时宗Heavenly Jade 反而收了手中长刀,换作另外一样东西。

一柄通体jade green ,但泛着purple light 的Jade Ruyi 。

宗Heavenly Jade 手一甩,利用这Jade Ruyi 挡住身后傅天枢劈落。

如意被divided into two ,从中爆发出耀眼光辉。

这光辉竟渐渐形成一座门户的模样。

宗Heavenly Jade 立刻冲入其中。

但傅天枢身为16th realm 的Martial Dao 古帝,这时行动起来,超出常人预想,形成诡异的扭曲。

他body flashed 间,竟似乎比宗Heavenly Jade 还要更快闯进那门户内。

傅天枢视线重点仍然是宗Heavenly Jade 。

不过他眼角余光一扫之下,却见门户中时空变幻,仿佛通向另一处遥远而又mysterious 的存在。

时空尽头,似有虚幻宫殿,玄而又玄。

在阿难净土养伤这段时间,傅天枢也听不少Buddhism 中人转述源于炎黄界净华、摩诃罗尼有关Chang’an City 的信息。

他若有所悟,心中忽然浮现a single thought :

那里,似乎就是被炎黄界十二阎罗看重的仙迹遗址。

当初净华等Buddhism 中人,曾经通过上清道人相助,有机会打开炎黄界之外另一条void channel ,前往仙迹遗址,可惜最后还是因为Chang’an City 影响而功败垂成。

但现在,Chang’an City 的宗Heavenly Jade ,竟似乎是以当初上清道人相同的办法,重新开启这门户。

是了,上清道人栽在Chang’an City ,而玉清道人则跟宗Heavenly Jade 他们一个鼻孔出气。

这method ,被Chang’an City 宗Heavenly Jade and the others 利用来,作为一条暂时避难的后路。

宗Heavenly Jade 与古帝realm 的傅天枢交手多时,眼见对方居然抢先一步占据门户,倒也不是特别吃惊。

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她对此早有预案。

这既是给自己准备的退路,也是给傅天枢或者阿难Bodhisattva 准备的陷阱。

在傅天枢抢先占据门户之时,原本也已经半个身体踏足那闪光门户的宗Heavenly Jade ,身形突兀回退。

仿佛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她就是从那门户中出来。

同要进门的傅天枢擦身而过。

傅天枢反应速度自然迅猛,但他选择仍然占据门户,将门口彻底堵死,彻底不给宗Heavenly Jade 再进去的机会。

但与此同时,那门户忽然异动。

时空混乱间,通道自动崩塌。

就算comprehend 时间空间之妙的Martial Dao 古帝,这一刹那似也要迷失在其中。

总算傅天枢cultivation base 实力精深,方才能在Time and Space 的乱流中,强行定住自己身姿,不至于迷失。

但这么一耽搁,宗Heavenly Jade 已经把握时机,甩开傅天枢,身形快速远遁,消失在茫茫宇宙间。

一旁阿难Bodhisattva 及时出手阻挡,手掌竟然在瞬间化作Five Fingers Mountain 模样,朝宗Heavenly Jade 当头压落。

宗Heavenly Jade 脚下不停步,身上七曜华绫光辉闪动,硬抗了阿难Bodhisattva 一掌。

她groaned ,并无还手反击的打算,而是不停步,快速遁走。

阿难Bodhisattva 亦不停留,只是moved towards 傅天枢所在那片时空乱流挥挥手,然后便立即向宗Heavenly Jade 追去。

傅天枢和阿难Bodhisattva 里外合力,很短时间内,便平息时空乱流。

他脱身之后,循着阿难Bodhisattva 留下的线索,也继续追赶宗Heavenly Jade 。

“回城来。”Zhang Dongyun 冲宗Heavenly Jade 说道。

宗Heavenly Jade complied ,没有反对,当即照办。

从距离上来讲,她眼下最近的强援,毫无疑问是同在大宋Divine Dynasty 地界上的玉清道人。

但可以想见,玉清道人现在恐怕也遇上强大敌手,自顾不暇。

宗Heavenly Jade 自不会再给他多引对头,而是另寻去处。

“big brother ,你也尚在坐关……”宗Heavenly Jade 轻声道。

Zhang Dongyun 言道:“无妨,另一方面雷老五给你准备了礼物,一鸣正出城给你送去的路上。”

“我明白了。”宗Heavenly Jade 当即再无声息,只一心赶路。

而在她身后,则有buddhist chants and brahma sounds 声仿佛响彻宇宙,不绝于耳。

宗Heavenly Jade 的遭遇,玉清道人很快有所耳闻。

不过他眼下确实无法关照那边。

因为在他面前,出现一个特殊的对手。

道道气流涌动间,宇宙中现出一柄Jade Ruyi 。

如意上光辉闪动,浮现出一个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的老者。

老者看着面前的玉清道人,目光中同样闪现一丝感慨之色。

对方五官相貌,同他熟悉的一位同道friend of forgotten year ,一模一样。

甚至此刻第一眼看过去,双方气质都有些相似。

不过,玉清道人开口第一句话,就让对方知道他与上清道人迥异:“可是东南阳天九龙观玄清道祖当面?久仰大名,今朝终于有缘一见。”

玄清道祖slightly nodded :“老道对Fellow Daoist ,同样久仰大名,只是不知另外一位Fellow Daoist Li ,当下如何?”

玉清道人言道:“他在Chang’an City 里静修,玄清道祖如果有意相见,眼下不妨往长安一行。”

玄清道祖知道所谓上清道人的静修,怕是只有“静”,没有“修”,且不得自由,被关押或者镇压。

至于另外一位太清先生,恐怕情况也不乐观,就算好也好得有限。

而眼前这个着道观批purple clothed 的玉清道人,则完全同Chang’an City 一路。

玄清道祖拿了上清道人那枚仙迹碎片,对玉清道人和Chang’an City 来说,便是终有一战的敌人。

既然避不过,那边做个了结。

“老道同那位Fellow Daoist Li 参详交流颇多,但是还未曾当真动过手,如今请Fellow Daoist 你指点一二,也算偿了一桩心愿。”

玄清道祖微笑说道。

玉清道人凝视对方:“既如此,Poor Daoist 便请教一二。”

说罢,他也不客气,直接便抬手一指。

一柄玄黄紫如意当即凝结,然后飞向玄清道祖。

玄清道祖见了玉清道人出手,神情更加感慨。

但他hands behind ones back ,站在原地没动。

玉清道人的玄黄紫如意到了近处,居然自动停止。

next moment ,仿佛认贼作父一般,居然掉头反朝玉清道人打去。

玉清道人已然失去对自己法力divine ability 的控制。

双方realm 差距太大,彼此实力之间仿佛存在一条不可逾越的天堑。

玉清道人见状,面上并无受挫模样,反而双眼目光一亮。

这位玄清道祖,说来正是走道家玉清lineage 的道法路数。

能修成17th realm 的道祖,其实力之brilliant ,属实叫人叹为观止。

不过,那掉头飞回的玄黄紫如意到了玉清道人面前,又重新停住。

有lithe and graceful 玄奥的一点,挡在玉清道人面前,拦住如意。

next moment ,这extremely subtle 的一点展开,在宇宙仿佛莲花盛放的庆云。

被这庆云托住,玄黄紫如意的控制权便重回玉清道人之手。

如意顿时重新转向。

玄清道祖看着那朵元始庆云,目光中也流露出几分玩味之色。

这朵庆云,果然高妙。

当初他听说玉清道人身怀this treasure 后,便有了几分兴趣。

所以今日主动出手,来找玉清道人。

玄清道祖背在身后的双手,这时终于生出一只,然后手指向玉清道人遥遥一指。

in the sky 居然出现另一朵庆云,飘到了玉清道人面前。

玄黄紫如意被两朵庆云夹在中间,neither giving way to the other ,立马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一时间只见clouds rolling and spreading ,而玄黄紫如意不停颤抖震动,像是随时都可能碎掉。

玄清道祖另外一只手也抬起,在胸前立了个secret art 。

他那朵庆云盛放之下,竟然渐渐浮现出一点灯火。

这灯火摇摇晃晃,似是随时可能熄灭。

但玉清道人被这灯火一罩,竟然生出神驰目眩之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