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n Impenetrable Fortress Chapter 70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有一座无敌城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玄清道祖好brilliant 的道法。”

玉清道人Primordial Spirit 魂魄,仿佛都要被对方的灯火摄拿走。

幸好他早有提防,手下九霄环佩琴音响起。

无形琴音化为重重迷雾,将玉清道人笼罩。

那灯火也变得朦朦胧胧,玉清道人心神顿时为之一清。

不过,他分心驾驭九霄环佩,就导致自身对于元始庆云的控制,没有先前那般自如。

两朵庆云之间的争锋,玄清道祖顿时便占据上风。

玄黄紫如意仿佛落在磨盘当中,被强行挤碎,甚至连powder 都留不下。

两朵庆云直接正面碰撞,玄清道祖法力divine ability 所化庆云,愈发舒张。

而玉清道人那朵元始庆云,则开始渐渐收缩,重新向一点变化,不得不采取守势。

天元蜂王和幻霞蝶王在一旁见了,心中都感焦急。

但是他们面前此刻的敌人,乃是一位道家17th realm ,位于Great Firmament 之巅的道祖,使得他们纵使想要相助玉清道人,也心有余力不足。

玉清道人面对如此强敌,神情依旧平和淡定。

他一手抚琴,另外一只手则举起,在in midair 一招。

道道清气流转之际,便有四座高台重新立起。

solemn killing aura 顿时弥漫四方,显化一座凶恶至极的Killing Formation 。

正是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

玄清道祖见了这样一座明显流露出上清道法意味的大阵,目光便又是一闪。

昔日上清道人同他论道,曾经讨论过这Formation 。

是以玄清道祖只看一眼,便知这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是上清道人所创立。

只是当初只听上清道人讲述过formation diagram 大概profound mystery ,玄清道祖没亲眼见上清道人布置此阵。

结果今天却在面对玉清道人时,见到成为现实的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

“不管怎么说,此阵建成,那一位Fellow Daoist Li 算是了却一桩心愿。”

玄清道祖一边说着,袍袖在半空里一挥。

于是就见粟米大小,但数量无穷无尽的黄black light 点,一起弥漫在宇宙间。

然后这些玄黄微光,便也化为一座大阵,覆盖四方虚空,甚至比玉清道人的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都还要更加巨大。

确实玄清道祖所创的两仪玄黄阵。

道家17th realm ,Great Firmament 之巅的道祖,立地成阵,随手可为。

如此Great Divine Ability 施展开来,顿时凭空建造一座庞大的Formation ,镇压诸天。

对this realm 的得道expert 来说,走到哪里,哪里便可以成为自己的主场。

公正的说,两仪玄黄阵,未必就比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来得更加精妙。

尤其是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乃凶戾霸道的Killing Formation ,单论杀伤力,比四象造化阵、两仪玄黄阵等Formation 都更为专精。

但眼下布阵双方,一方是虽然Heaven-blessed Genius ,但cultivation realm 目前15th realm 的玉清道人。

另一方却是已经17th realm 的玄清道祖。

能修成17th realm ,本就意味着玄清道祖当年在第十五、16th realm 时也是傲啸当世的一代powerhouse 。

此刻他布置一座两仪玄黄阵落下来,顿时便仿佛将这片宇宙虚空凝固,让一切都趋向于静止。

包括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

甚至玉清道人本身,连同九霄环佩和元始庆云,也受到影响,生出压抑滞涩的感觉。

接替苍辉天元蜂Avatar ,同在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内的风阳山掌门李古群,更是感觉自己Divine Soul 念头,似乎都要停滞,无法再转动。

李古群心中轻叹。

月阳daoist 李书楼虽然惊艳绝伦,以15th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可以同一众16th realm 的对手争锋,令世人为之侧目。

但realm 差距过大的情况下,还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莫说他自身道法cultivation base 在玄清道祖面前不足一提,便是九霄环佩、元始庆云、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这诸般力量一起加上,也还是被玄清道祖one after another 化解压制。

玄清道祖不仅游刃有余,更giving tit for tat ,从各个角度摧毁玉清道人的抵抗,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这位17th realm 的道家Great Firmament Peak powerhouse ,一人之力,举手投足间,给玉清道人的压力,几乎比魏完等五个加起来还要更大。

类似绝望甚至无助的感觉,李古群其实感同身受。

当初他面对17th realm 的Human Sovereign 赵匡明时,便有类似感受。

哪怕当时宋皇赵匡明并没有当真出手,但那压力还是让李古群生出无法抵挡的绝望感。

他强韧unyielding ,明知必败,但仍然不肯向宋皇屈服。

只是李古群自身也知道,到了最终,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

如果没有Chang’an City 出现的话……

现在Chang’an City 出现了,但面对的敌人也不单只一个宋皇赵匡明。

玉清道人眼下又能否支撑住?

他们固然可以期盼Chang’an City 主亲自出手救援,但对面宋皇and the others 同样也还没有下场啊……

李古群满怀忧虑looked towards 玉清道人。

却见玉清道人处于如此绝对下风,complexion pale as paper ,气息微弱。

但他神情依旧淡定自若,Motionless As Mountains 。

相反,那对眸子中精光大作,越来越明亮。

“你要迈出通往16th realm 的一步吗?”

紫晓daoist 能发现的问题,即便他不跟玄清道祖通气,以玄清道祖的眼力见识,也能一眼看出玉清道人当前状态。

“正常来说,跨越那天堑,是个过程,而非瞬息即至。”

玄清道祖是注视玉清道人:“不过,你……或者应该说,你们,情况会不一样也说不定。”

玉清道人一言不发。

事实上,即便有元始庆云和九霄环佩body protection ,此刻他面对玄清道祖的压力也已经极为巨大,让他分心不得。

但他目光闪耀,refuse to yield an inch 同玄清道祖对视。

玄清道祖颔首:“那便让我们来看看,是Poor Daoist 先送你入灭,还是给你得到这场造化!”

说罢,他daoist robe 袍袖一甩。

两仪玄黄阵顿时分裂。

整片宇宙虚空,化作玄黄two colors 分立。

造化宇宙,仿佛被人为分作两半。

并且是互不相通的两半。

宇宙仿佛divided into two 。

正是17th realm 道祖的又一重mysterious 大能,两界Celestial Grotto 。

道祖者,人为开辟Celestial Grotto ,不同于其他道路cultivator 切割开辟虚空world 。

被道祖开辟出的Celestial Grotto ,内里大量法则,形同再造,与固有world 脱离关系。

而在道祖开辟Celestial Grotto 之时,产生扭曲撕裂乃至于破灭时空的恐怖大力。

此刻,这力量被倾注在玉清道人头顶。

玉清道人借玄清道祖的压力,突破自身bottleneck 。

玄清道祖现在就不断加大这压力,彻底压垮对手。

两界Celestial Grotto 分裂的恐怖力量,几乎只在瞬间,便撕裂被压制的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

next moment ,琴音所化,包围玉清道人的迷雾,也开始重重散开。

经过四象Executing Immortal Array First Layer 消磨后,对方造成的destructive power 似乎衰减一些。

但还是连续破开迷雾。

琴音虽然补充迷雾,但补充速度却及不上迷雾削减速度。

最终,还是迷雾先被破开。

两界Celestial Grotto 的divine ability 法力,再破法宝九霄环佩!

月阳daoist 李书楼突破至Great Firmament realm 时的证道法宝,在这一刹那,断成两截。

琴音袅袅,似乎还在耳边回荡,但很快像是被人用刀裁过,戛然而止。

原本舒展的元始庆云,这时已经彻底收缩塌陷,仅存一点。

这mysterious 的一点,包容了玉清道人。

经历两重衰减后,玄清道祖的这次攻击,声威似乎弱了许多。

但他一动念间,两界Celestial Grotto 分裂力量顿时再次加强!

随着玄清道祖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法力divine ability 压制,元始庆云所化一点似乎又开始重新扩张舒展。

只是,这次扩张舒展,并非玉清道人自愿。

如果被对方强压着元始庆云变化,那么当元始庆云被迫重新展开时,元始庆云也将被撕裂毁灭,自然就无法再容纳保护玉清道人。

元始庆云膨胀收缩又凝滞,似在做最后的挣扎。

但看似占尽上风的玄清道祖,神情却猛地严肃起来。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似有声音从远方传来。

玄清道祖未及回答,便见那收缩为一点的元始庆云,仿佛再绷不住,终于彻底扩张开来。

但是,随着元始庆云扩张,有团团宝光从中扩散而出。

宝光之中,一个silhouette ,faintly discernible 。

让元始庆云扩张的力量,不再是玄清道祖的压迫,而是庆云中人的意志。

随着庆云扩张,mysterious 难测,常人难懂,但是mysterious 悦耳,令人身心舒畅的大道纶音,在宇宙虚空间回响。

玄清道祖身边,现出一头极为庞大,仿佛填满宇宙的独腿Kui Ox 。

正是Kui Ox 一族patriarch 太霆。

他暗藏一旁,本意是帮玄清道祖压阵,以防有其他Chang’an City expert 来援。

但眼前变化,叫他也坐不住,当即现身,便是一道恐怖thunder 朝庆云中的silhouette 劈落。

眼看惊雷落下,那silhouette 微微一晃,in this brief moment 仿佛一分为三。

但同一瞬间,三个illusory shadow ,又像是合而为一。

Chang’an City 大明宫内,Zhang Dongyun 静静看着这一幕。

而在Chang’an City heavenly punishment 殿一间独立囚室内,有个披散头发,身着white daoist robe 的青年道人,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

他并无愤恨不甘之意,面上无表情,平静以对:

“这一刻终于到了。”

Chang’an City Medicine Valley 中,则有另一个头戴高冠,身着black 儒服的青年slightly smiled ,向面前愕然的方丘and the others instructed :

“莫急,晚些时候我们再见。”

white clothed 道人与black robe 儒生,同时消失。

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in this world 。

而在遥远的宇宙in the sky ,一个头戴道冠,身着purple daoist robe 的青年道人,身形同样仿佛as if dreams and visions in a bubble 一般,disappeared 。

三个illusory shadow 在这世上出现,又转瞬即逝。

最终宝光里,有一个头戴高冠,身着white clothed 儒袍的青年男子现身。

相貌不改,仿佛from start to finish ,人都静静在这里等候。

断裂的两截残琴消失得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随white clothed 儒生一起出现的却是另外一只长琴。

只是这次的琴上,没有琴弦。

然而,琴音却再次响起。

道道迷雾笼罩,帮white clothed 儒生挡住Kui Ox patriarch 太霆劈落的lightning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