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Demon God Simulator Chapter 172

  第172章 被捡尸的Su Mu 虎妖

  兖州。

  一条偏僻的官道上,一队人马缓缓驶过。

  这队人马足有上百人,大半都是fully armed 的精锐护卫。

  后方的carriage 上则驮着不少货物,似乎是一支商队。

  队伍最前方的几匹高头大马尤为惹人注意。

  这是一种一丈多高,通体黝black hair 亮、肌肉虬结的神驹。

  体型比寻常马大出一倍之多。

  此乃传说中拥有Monster Race bloodline 的黑玉宝马!

  黑玉马日行千里不说,还strong as an ox 、battle strength 非凡。

  就算是普通的狮虎,也不敢在它面前impudent !

  此等宝马,价格自然十分惊人。

  且有价无市,千金难买。

  这支商队能拥有五匹黑玉马,足以看出实力!

  寻常盗匪看到黑玉宝马后,自会a strategic withdrawal ,不敢轻易招惹。

  ……

  “second brother ,咱们还有多久到啊?”

  其中一匹稍矮些的黑玉马上,骑着一个身穿黑red 劲装的少女,手中挥舞着一条皮鞭。

  在黑玉马的映衬下,她仿佛一个精致的娃娃,很是秀美。

  “十天吧。”

  另一匹黑玉马上,骑着一个面色黝黑、长相还算英俊的男子。

  他面色沉着、手不离刀,不断观察all around ,似乎在警惕着什么。

  光是外貌,就给人一种靠谱的感觉。

  “啊?还有十天啊?我屁股都快被颠碎了!早知道这么辛苦就不和你出来了!”

  少女瘪嘴哭诉了起来。

  男子面露无奈之色,叹道:

  “是你死缠烂打要出来的,怨不得别人,忍着吧。”

  “second brother ,咱们就不能快些吗?快马加鞭,三五天不就到了吗?”

  少女央求着说道。

  他们之前的速度还可以,但是走到这之后便一下子放缓了速度,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hearing this ,黑面男子凝重的说道:

  “知道为何这section of the road 没有盗匪山贼吗?因为此处多demon !”

  “虽是官道,但也不能放松警惕。”

  “这几年,在这条道上被demon 袭杀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且不能想着快速冲过,动静越大越容易引起demon 的注意。”

  “耐住性子,慢慢走吧。”

  听罢,少女curiously asked :

  “那为什么不换条道呢?”

  hearing this ,周围的人都露出了些许无语的神色。

  “Fourth Sister 啊,你也不想想,官道都这样了,even more how 其他小道?”

  “这些年,demon 越来越多了。Great Qian ,乱了!”

  黑面男子无奈的解释了几句。

  听到这话,少女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不由尴尬的挠了挠头。

  “hehe ,十天就十天吧,就当陪着second brother 一起吃苦了。”

  少女憨笑一声,不再多问。

  ……

  这群人,来自段氏商队。

  黑面男子是Duan Family 的老二,段平阳。

  少女则是Duan Family 的Old Fourth ,段晓蝶。

  两人相差十岁,而且段晓蝶是Duan Family only one 个女儿,father 和三个big brother 平时都很宠她。

  这次任务还算简单,段晓蝶吵闹着要来,段平阳无奈便将她带上了。

  ……

  “咴咴!”

  正聊着,他们座下的黑玉马突然惊恐的嘶鸣了一声,纷纷向后退去。

  “大家小心!”

  段平阳heart startled ,一边安抚坐骑,一边持剑望向all around 。

  可环视一圈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奇怪,黑风好好的怎么就被惊到了呢?这不什么都没有吗?”

  段晓蝶patted 座下的黑云马,有些奇怪的说道。

  “不可大意!黑云马生性凶猛,狮虎都不怕,怎会无端受惊?”

  “被吓成这样,必有异事。说不定有demon 潜伏在all around !”

  段平阳一脸凝重,all around 的护卫也跟着拔出了各自的兵器,随时准备战斗。

  然而entire group 警戒了半天,依旧什么都没法发生。

  正当他们惊疑不定之时,段晓蝶突然看到前方躺着一个人。

  “咦?你们看,前面好像有人躺在路上?”

  hearing this ,众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道silhouette 斜躺在路旁。

  与此同时,黑玉马彻底安静了下来,不再惊恐不安。

  似乎是暗中让它们感到不安和恐惧的事物已经离去了。

  ……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段平阳也只能带队继续前行。

  cautiously 的走过去后,他发现躺在路边的是一个颇为英俊的青年,莫约十七八岁的样子。

  他躺在路旁,面色惨白、双目紧闭,act recklessly 。

  且衣衫褴褛,似乎经历过一场激战。

  “Daoist Priest Zhang ,你看这……”

  段平阳在距离这少年十几米外就停了下来,向身旁的一位道人看去。

  这短须道人骑的也是黑云马,由此看出他在这支商队中的地位。

  不过Qi Refiner ,到哪地位will not 低。

  “让我来吧。”

  只见这张道人法决一掐,双目冒出灵光,向躺在路边的少年看去。

  “没有Qi of Evil Monster ,不是evil monster 。但也没有半分生机,死人一个。”

  看了一眼后,张道人neither fast nor slow 的自信声音响起,似乎看穿了一切。

  “many thanks 道长解惑。”

  段平阳拱手谢了一声,随后带队继续前行。

  长长的商队从那青年尸体旁的走过。

  越过之时,段晓蝶有些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

  却发现那青年睁开双目,一双幽深的眸子死死的凝视着她,好似深渊!

  ”Ah!”

  段晓蝶莫名的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恐惧感,不由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

  段平阳闻声不由大急,连忙回头向自家妹子看去。

  “他……他没死,还睁眼看了我一下!”

  段晓蝶看着那尸体壮的青年,一脸的惊恐。

  只不过众人看去之时,他依旧紧闭双目。

  “impossible ,此人身上没有半分生机,怎会活着?”

  “再说了,此地demon 众多,就算先前是活人,在这两天也absolute death 透了。”

  不等段平阳说话,张姓道人便连连摇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否定了段晓蝶的说法。

  可谁知他tone barely fell ,那青年的手指突然微微颤动了一下。

  “这……”

  张姓道人一愣,不由有些尴尬。

  他连忙再次施展Qi Observation Technique ,向其看去。

  但this time ,这英俊青年的身上居然真的冒出了一丝生机!

  “奇怪,怎么又有生机了?”

  张道人面色诧异,眼神深处的那抹尴尬还未消散。

  “或许是假死,我们救他一把吧?”

  段晓蝶有些兴奋的提议道。

  hearing this ,段平阳脸上浮现出了无奈的神色。

  ※※※※※※

  片刻后,商队中再次上路,不过appears a 人。

  段平阳原本是不想多管闲事的。

  这乱世,能不管的事情就尽量不管。

  但段晓蝶执意要救那青年一命。

  段平阳检查一番、确认此人没有什么威胁后,便无奈的答应了。

  此时,段晓蝶正陪同商队内的医师,检查那青年的身体。

  “小萱姐,他怎么样了,还有救吗?”

  这名医师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女子,长的不算漂亮,但那温柔的笑容让人忍不住的产生亲近之意。

  看的出来,是个温婉和善的女子。

  但此时,李萱却没了笑容。

  她shook the head ,叹息着说道:

  “情况很糟糕,他体内internal organs 、meridian 血肉被摧毁的一塌糊涂,生机几近断绝。”

  “正常来说,他早该已经死了,能撑住最后一口气已经是奇迹了。”

  “我只能开些补气养血的药,是生是死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hearing this ,段晓蝶眼珠一转,说道:

  “他会不会是一位镇压四方的great expert ?等被我救活之后,就会想尽办法的报答我!”

  李萱有些无语,解释道:

  “他体魄还算强健,但体内并无astral qi 痕迹,最多也只是个body refinement Perfection 的一流Martial Artist 。”

  hearing this ,段晓蝶有些失望,但很快双目亮起,期待的说道:

  “小萱姐,你看他比我at worst 两岁,就已经是一流Martial Artist 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是某个大Sect Disciple ,Sect 遭逢大难,死的只剩下他一人。”

  “今日我救了他,没几年后他便能崛起,称为peerless powerhouse !”

  “报仇的同时还向我这个life saving benefactor 报恩。”

  “when the time comes 我们双宿双飞,谱写江湖神话!hahaha !”

  李萱听的一头黑线,helplessly said :

  “小姐,你少看点话本小说、戏曲故事吧,有空多练练武。”

  “省的过两年嫁到夫家后给欺负。”

  段晓蝶嘟囔道:

  “凡事皆有可能嘛。”

  “再说了,两年后我才不要嫁人呢!”

  虽然这么说着,但段晓蝶也只是胡乱瞎想而已,并没有当真。

  毕竟这人能不能活过来还是两说,更别说那么离谱的事情了。

  等李萱为这青年开了一些补充气血的药后,段晓蝶便回到了商队的前方,偶尔会回来探视一番。

  时间一天天过去。

  5-6 days 后,这青年还是毫无反应,如同活死人。

  这让段晓蝶彻底失去了信心,也不再回来看他了。

  又过了两天,商队已临近目的地,所有人都准备完美结束掉this time 任务。

  躺在货车上的青年,已经被所有人给遗忘了。

  …………

  这个青年,自然便是Su Mu 。

  那夜,接下赤龙centipede 一招后,Su Mu 在狞的帮助下迈入了空间隧道,传送向了Southern Sea 。

  但可能是遭到了赤龙centipede 的攻击,传送到兖州后空间隧道崩裂,Su Mu 从里面掉了出来。

  这也就罢了。

  Su Mu 只想逃过赤龙centipede 的追杀,逃到哪里倒无所谓。

  问题是赤龙centipede 的实力too terrifying 了。

  即便是仓促一招,后劲也强的terrifying !

  交手中,一股诡异的妖力钻入到Su Mu 的身体中,不断破坏着他血肉和生机。

  尽管Su Mu 一直调动力量与之抗衡。

  但直到他体内的力量耗尽,那股诡异妖力还没有被彻底消除,剩下一成左右。

  这使得Su Mu 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倒在地上如同死尸。

  只能花费时间,慢慢的消除剩余的一成诡异妖力。

  Su Mu 三Great Demon 模板傍身,还有一个未发育起来的势鬼。

  早已化作不人不鬼的特殊存在,life force 顽强到不可思议程度。

  想要杀死Su Mu ,除非把他碾成齑粉,完事还得防止他聚拢起来!

  所以即便是赤龙centipede ,也impossible 这么轻易的杀死他。

  唯一麻烦的是,在这股Monster Qi 的侵袭下,Su Mu 受伤严重。

  他暂时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躺在地上如同尸体。

  这一趟就是十几天的时间。

  Su Mu 能感应到,有不少实力普通的demon 鬼魅围绕在他的周围。

  但Su Mu 只是随便泄露出一丝气息,那些demon 鬼魅便跟见了猫的耗子一般,被吓得逃的远远的,根本不敢靠近他。

  那几匹黑玉马也是被Su Mu 的气息给惊吓到的,所以不敢上前。

  Su Mu 见这支商队的实力还不错,便有心借助他们的资源,让自己尽快恢复过来。

  如果无人帮助的话,他估计要躺数月的时间才能自由行动。

  这太慢了!

  于是Su Mu restraining aura ,尽可能的吸引段晓蝶的注意。

  好在计划成功了,他被商队带上了。

  李萱这个医师开的补气养血的medicine recipe ,虽然有用,但作用太微弱了。

  Su Mu 需要更多补充!

  于是乎,商队运输的那些spiritual medicine 倒了霉。

  别看Su Mu 躺在那里motionless ,却能吸收那些spiritual medicine 的精华medicinal power 。

  几天的功夫,Su Mu 周围几辆carriage 的spiritual medicine 便被他吸干了。

  这让他Su Mu 恢复了不少,估计很快就能自由行动了。

  自由行动距离彻底恢复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但只要能动起来,什么都好说!

  ……

  第九日,商队距离交货地点already not far 了。

  段平阳叫停队伍,准备在交货之前最后再检查一遍货物。

  这是这一检查,却出了大问题!

  “second brother ,不好了,这一车的百年老参全部、全部化作飞灰了!”

  “我这车的云苓草也是!一碰就变成灰!”

  “我这的紫灵姜也是!”

  “我也……”

  一个个噩耗传来,段平阳的心中“ge-deng” 一声。

  他急忙大步冲到了其中一架carriage 旁,伸手向里面的百年老参抓去。

  可表面看起来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百年老参,在这轻轻的一抓之下居然化为了灰烬,从他的指缝中漏走。

  段平阳ugly complexion 无比。

  他伸手在货箱中搅合了一下,结果所有百年老参全部都是如此。

  medicinal power 全无、化为灰烬!

  如同被燃烧殆尽的干柴。

  这让段平阳的心沉到了谷底!

  随后,他又检查了其他货物。

  结果三十车spiritual medicine ,足足有二十三车都化为了灰烬!

  检查结果出来后,段平阳身边一个好似账房先生的老者,”pu 通”一声瘫坐在了地上。

  他complexion pale as paper ,冷汗狂流。

  差点没晕死过去!

  “完了完了!这可是镇山王府要的货啊!咱们拿什么赔付啊!”

  这老者直拍大腿,急的嘴唇都在颤抖。

  不光是他,整个商队的人都变了脸色。

  且不说这二十几车的货物价值高昂,關键它们還是镇山王府订购的东西。

  錢已经付了,东西却不能按时交。

  萬一镇山王动怒,那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镇山王一句话,就能灭了他们Shen Family !

  ……

  如今,Great Qian 动乱至极。

  各路反贼不断出现,打的不可开交。

  但论实力,镇山王才是最雄厚的那个!

  在Great Qian 东南区域,所有人只知镇山王,不知天启帝。

  甚至有大半的当地百姓都认为,镇山王能夺得天下,成为新一任的Nine Provinces 之主!

  这样的存在,他们一个Chamber of Commerce 又怎么得罪的起?

  想到这,所有人都面露惊慌之色,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件事太诡异了!

  “都给我安静!”

  段平阳同样ugly complexion ,但他还勉强能保持冷静。

  furiously shouted 稳住众人后,他仔细观察了起来,发现这些spiritual medicine 都是被吸干了medicinal power Spiritual Qi ,才会变成这样的。

  而且是吸的丁点不剩,才能达到化为灰烬的效果。

  “this method 不似常人能有的,莫不是demon 所为?”

  想到这,段平阳向其中一架carriage 看去。

  上面躺着一个毫无动静的青年,正是他们前几日就回来的那人。

  speaking of which ,那货物被毁的二十三辆carriage ,皆围绕在此人的周围。

  没被祸祸的那七车货,都在此人的最外围。

  这让段平阳不由心生怀疑。

  “呲啦!”

  cold glow flashed ,段平阳已抽出长刀。

  他手持战刀,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缓步向那青年走去,已经做好了此人就是demon 的准备!

  二人一动一静,距离不断缩短。

  三十步……

  二十步……

  十步……

  五步……

  “roar! !!”

  眼看段平阳就要走到那青年面前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吼。

  紧接着,便传来几声mournful scream 。

  “啊!虎妖、好terrifying 的虎妖!”

  “快!结阵、结阵!”

  “second brother 救我!Daoist Priest Zhang 救我!啊——”

  凄厉惨叫,伴随着鲜血一起迸溅而出。

  ————————————

  二合一大章,五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