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Demon God Simulator Chapter 173

  第173章 收服虎妖 此人大凶!

  虎吼和惨叫让段平阳turned pale in fright ,急忙转过身去。

  只见一头体型堪比蛮牛的虎妖携带一股腥风,咆哮着向他们杀来!

  一身雪白毛发犹如绸缎,随风舞动。

  健壮的妖躯中不断喷涌出浓郁的Monster Qi ,令人心惊!

  更不用说它那张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和锋利至极的tiger claw 了。

  但还不止于此!

  最让人心惊是这虎妖的身边居然跟着五个face looks sinister 的伥鬼,正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围绕在它的身旁。

  这只虎妖,非常terrifying !

  仅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有四五个护卫死在了它的口中。

  这让段平阳眼前一黑,差点没昏死过去。

  ……

  段氏Chamber of Commerce 这几年搭上了镇山王的大船,发展的很快。

  这些护卫都是一流Martial Artist ,实力还不错。

  可仅仅是一个碰面,便被那虎妖拍死的拍死、咬的咬死。

  还有个被伥鬼生生折磨致死,面部五官全部被扣了下来!

  总之,无一人有反抗之力!

  这虎妖,起码有Innate Realm 的实力。

  而他们商队中最强的Martial Artist ,也不过Acquired Peak 。

  就算再加上Qi Refinement 有所Small Accomplishment 的张道人,只怕依旧不是对手。

  就算勉强击退了,也必定伤亡惨重!

  “完了、全完了!”

  想到这些,段平阳很是绝望。

  这一路原本顺顺利利的,didn’t expect 快结束的时候,居然一连遭遇了两起大难!

  这是上天要他们死吗?

  ……

  段平阳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那虎妖又斩杀了数人,还吞吃了其中几个。

  连被他寄予希望的卫Captain ,也惨死了demon 的口中!

  这个Acquired Peak cultivation base 的卫Captain ,仅在虎妖手下撑了三招,便被一声虎啸震的七窍流血而死。

  不光是他,他周围的十几个护卫也遭到了波及,同样七窍流血而亡!

  “second brother 、second brother !wu wu wu ……我、我害怕!”

  这一幕,把还未经历过wind and rain 的段晓蝶吓的哇哇大哭起来,躲在了段平阳身后shiver coldly 。

  见状,段平阳心中痛苦无比,绝望到了极点。

  谁能想到,一趟原本简单的任务,居然会遇到了this level 的Great Demon 呢?

  在这乱世,碰到这种小概率的事件也只能自认倒霉。

  但他死也就罢了,还要搭上他们家唯一的小妹吗?

  不!

  绝对不行!

  想到这,段平阳重新振作了起来。

  他将段晓蝶送到一匹最为神俊的黑玉宝马上,急促的对她说道:

  “Fourth Sister ,你赶紧逃!second brother 我帮你拖延一会儿。”

  “你拼命的逃,逃到城里就没事了,快去!”

  hearing this ,段晓蝶哭着连连摇头。

  ”no! 我、我们一起走。”

  段平阳怒斥道:

  “别傻了!我一走,队伍立马溃散,怎么可能拖延的住?”

  “不想让我白死的话,你就赶紧走!”

  这让段晓蝶哭的更伤心了,她不断的抽泣着,可就是不愿意走。

  如果用second brother 和众人的命换来自己的苟活,段晓蝶宁愿死在这里。

  不然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

  “行了,别演这一出了。”

  “吃了你们这么多spiritual medicine ,就帮你们一把吧。”

  正当段晓蝶和段平阳上演生离死别的时候,一个平淡中带着几分虚弱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商队的众人involuntarily 的扭头向发出声音的那人看去。

  入眼的是一个陌生的youngster ,看模样不超过二十岁。

  只有极少数人认出他就是前段时间商队随手救的那个人。

  其中就包括段平阳和段晓蝶siblings 。

  “是他,他醒了!”

  段平阳heart startled ,更加觉得那二十几车货是Su Mu 搞的鬼了。

  段晓蝶倒没有想这么多,她一脸震惊、眼神古怪。

  似乎又想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另一边,Su Mu 苏醒后,凶煞虎妖突然停止了杀戮。

  它浑身炸毛、仿佛受到惊吓的little kitty 。

  虎妖都如此了,商队的马匹就更加不堪了。

  所有马全都xu lu lu 的乱叫着,将背上的人和货全部掀翻在地,然后趴在地上shiver coldly 。

  连一向脾气暴躁的黑玉马也是如此,彻底丧失了行动能力!

  ……

  之前,Su Mu 没有restraining aura ,周围的demon 被全部惊退。

  所以段氏商队一路走来都没有遇上demon 。

  之后,Su Mu 为了被商队带上,便将气息收敛了起来。

  不然段氏商队的马根本不敢靠近Su Mu ,更别说从他身边走过、再带上他了。

  但这也使得demon 再次出现,比如这头凶煞的虎妖。

  眼下Su Mu 吸收了二十几车的medicinal power 后初步苏醒,正是需要补充实力的时候。

  这虎妖Innate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也不错。

  整体还过得去,他可以收下先用着。

  至于救人,那只是顺带的事情。

  Su Mu 气息全开,即便是重伤状态,依旧让那虎妖惊恐不已!

  特别是势鬼,天生就对demon 鬼魅有压制效果。

  即便是白板,但也是Grandmaster Peak 的realm ,压服这虎妖还是很轻松的。

  ……

  “roar! ”

  这White Tiger 凶妖浑身炸毛,五只伥鬼已经被吓得缩回了它的体内。

  别看着虎妖在咆哮,实在慌得要死,step by step 的向后退去。

  眼前这个弱小的Human Race ,让它有种老鼠遇到猫的感觉,subconsciously 的便产生了一股恐惧和acknowledge allegiance 的情绪。

  这番姿态,使得那声满是凶威的虎吼中透出几分色厉内荏的感觉。

  形成了一种反差萌。

  见状,Su Mu laughed ,对着虎妖招了招手:

  “自己过来吧,别逼我动手哦。”

  “roar! ”

  white 虎妖又咆哮了一声,但色厉内荏的味道更重了几分。

  并且它不敢在后退了,僵在原地进退不得。

  “嗯?”

  见状,Su Mu 有些不满的蹙了蹙眉头,低snorted 。

  伴随着这一哼,势鬼Grandmaster 境Peak 的气息全部释放,压在虎妖身上!

  虽然Su Mu 此时虚弱,而且势鬼一个demon 都没收服,处于白板状态。

  但是,光从realm 上来说,却是Su Mu 四个demon 模板中最高的一个!

  而且对demon 鬼魅有压制效果。

  这头智商并不高的虎妖,如何能分辨出其中细微的差别?

  如果连它都收服不了,那Su Mu 上个副本就白混了。

  ……

  被Su Mu 这一吓,虎妖差点四肢瘫软,和商队的马一样倒在地上。

  “吼~~~”

  它弱弱的嘶吼了一声,垂下脑袋放弃了反抗,乖乖走到了Su Mu 的目前。

  由于这虎妖已经放弃了抵抗,Su Mu 伸手搭在它的脑袋上,瞬间就将它收服了。

  一道无形的丝线,出现在了他的感应之中。

  正是和这虎妖之间的链接。

  收服了主world 中的第一只demon 后,Su Mu 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伸手在虎妖的脑袋上patted ,said with a smile :

  “这才乖嘛!以后你就叫小白了。”

  “吼~~~”

  面对这个烂俗的名字,虎妖无奈的嘶吼了一声,但也只能接受。

  随后,Su Mu 翻身骑到这头庞大虎妖的背上,威风凛凛的向all around 看去。

  这一幕,让段氏商队的所有人看傻了眼。

  这凶残恐怖的虎妖,居然这被青年轻易的降服了!

  只一句话,就让这虎妖便乖乖听令,任由他施为。

  这青年是何方神圣?!

  ……

  Su Mu 没有去管旁人。

  降服这只white 虎妖后,他总算有了一起底气。

  Su Mu 此时状态极差,只能勉强行动起来,实力什么的就别谈了。

  眼下还是得赶紧恢复啊!

  想到这,Su Mu looked towards 了剩下那七车的spiritual medicine ,张口猛地一吸。

  这一吸,让剩下几车spiritual medicine 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失去了灵光。

  所有medicinal power 被Su Mu 吞噬一净!

  “这……!”

  看到这一幕,段平阳双目暴睁。

  他之前的猜想没有错,正是这青年让那二十几车的spiritual medicine 变成了废渣。

  可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

  这青年当着他们的面吸干了最后七车spiritual medicine ,他们却半个屁都不敢放!

  倒不是什么life-saving grace 。

  而是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手段,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商队能惹得起的!

  就连之前胡乱幻想的段晓蝶,在感受到了Su Mu 身上那股faintly discernable 的狰狞气息后,也不敢再有任何念头了。

  她躲在自家second brother 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看着这个mysterious 诡异的青年,眼神中满是畏惧。

  ……

  吸干所有spiritual medicine 后,Su Mu 舒适的吐出了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总算是恢复一些了,但还是连一成都不到。

  不够!

  他还要更多!

  浊气吐尽后,Su Mu 向段平阳看去,lightly saying :

  “行了,别一副死了father and mother 的样子,三十车spiritual medicine 而已。”

  听到这话,段平阳差点哭出了声。

  虽然不知道Su Mu 是who ,但他展现出来的实力,确实可以不将这批spiritual medicine 放在眼里。

  但他们Duan Family 不行啊!

  丢了这批spiritual medicine ,轻则Trading Company 受到重创,重则被灭whole family !

  这让他如何能泰然处之啊?

  段平阳的想法,Su Mu 自然知道。

  他一边抚摸着座下虎妖,一边随意说道:

  “像你们这样商队,应该不止一两支吗?有没有大一些的,运送的货得是cultivation 用的材料。”

  听到这话,段平阳悚然一惊,颤声问道:

  “你……你是什么意思?”

  Su Mu 随意一笑,道:

  “你是个聪明人,非要我明说吗?”

  “带我去找大商队,我吃饱之后,剩下的留给你去交差。”

  hearing this ,段平阳的面色不断变幻,最后fiercely 心clenching one’s teeth and said :

  “好!我带你去找!”

  他们已经没的选择了。

  若不答应,这mysterious 青年可能会立马翻脸!

  就算他不翻脸,镇山王那边也会降下责罚。

  无奈之下,段平阳只能选择和Su Mu 合作了。

  ※※※※※※

  三天后,另一条官道上,一支三百多人商队缓缓驶过。

  “都他娘的给老子pull yourself together ,别accidentally 就被demon 给吃了!”

  “你们死了是小,把货丢了,全家都要受累!”

  商队中,一个face looks sinister 的疤面大汉喝骂着护卫,时不时的还鞭打几下。

  众护卫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赶路。

  没办法,不说这疤面大汉在商队中的地位,光是他Acquired Martial Artist 的cultivation base ,就足以让他们不敢生出半点反抗之心。

  似看穿了众人心中的想法,疤面大汉继续吼道:

  “你们可不要不是好歹,老子也是为你们好。”

  “这一趟下来,已经有六个蠢货进了demon 的肚子了,不想死的话就……”

  说到一半之时,疤面大汉突然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转身向后方看去。

  但他才转了一半,一道庞大的黑影便从他的头顶掠过。

  下一瞬,疤面大汉头颅消失,断颈处鲜血喷涌!

  那具无头尸体摇晃了一下后,便重重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与此同时,从他头顶急速掠过的影子落地众人面前,显露出了真容。

  居然是一只Monster Qi 滚滚、庞大凶残的white 虎妖!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虎妖的背上还骑着一个“平平无奇”的Human Race 青年,好似它的主人一般。

  只见这人摸了摸虎妖的脑袋,lightly saying :

  “小白,杀光他们。”

  “roar! !!”

  虎妖咆哮着回应。

  随后,这支商队的噩梦开始了!

  ……

  远处的一座小山坡上,站着段平阳、段晓蝶、张道人,以及商队中的一众高层。

  看到这一幕后,他们面色惨白、身体止不住的微微颤栗着。

  这支商队来自于一个Peak 的Great Chamber of Commerce ,实力比他们强大的多。

  不但人数多出一倍,还有一个Innate Martial Artist 压阵。

  但在虎妖小白的面前,全是虚妄!

  这凶残的demon 如若无人之境,在人群中肆意屠杀。

  没有cultivation 出astral qi 的Martial Artist ,在它的面前如同布娃娃,轻易便能撕碎。

  一爪下去,身体都爆开了!

  Acquired 境的Martial Artist 一样不是对手。

  只不过死状会稍好一些,能留具相对完整的尸体,不至于被拍成碎末。

  当然,前提是虎妖没打算吃他。

  至于商队中那位白发苍苍Innate Martial Artist ,同样不是对手。

  此人cultivation base 和实力都很一般。

  如何与小白这只Innate Realm Peak 的凶残虎妖作战?

  几招之后,虎妖便在Su Mu 的指挥下撕碎了他的一条胳膊。

  接下来,战局就一边倒了。

  不消片刻,小白便杀死了这个Innate Martial Artist ,并将其一口吞下。

  或许是积累足够了。

  吞噬掉这个Innate Martial Artist 后,虎妖凝练出了第六只伥鬼,Divine Ability 上精进了一些。

  倒也是个小喜讯。

  ……

  “此人太凶残了!大凶、大凶啊!”

  Daoist Priest Zhang 面色惨白,looked towards Su Mu 的眼神中满是恐惧。

  前几日,他又用Qi Observation Technique 看了Su Mu 一眼。

  結果看到了一團糅杂在一起的恐怖demon 之气!

  仿佛一片巨大的阴影,从Su Mu 的身体中喷涌而出,侵蚀向all around !

  这如同Demon God 般的画面,让Daoist Priest Zhang 惊恐不已。

  同时双目一痛,流出血泪。

  這道人五气通了三气,距离Three Flowers Gather on Crown 也差的远。

  Su Mu 恢复一些后,便不是他能窥探的了。

  那一看,差点废掉了他的双眼!

  此时见Su Mu 指挥着虎妖大开杀戒,更是恐惧到了极点。

  Daoist Priest Zhang 说的其他人又如何不知道?

  但他们现在已是if you ride a tiger, it’s hard to get off 了!

  从道义上来说,Su Mu 救了他们一命。

  没他收服虎妖的话,Duan Family 这支商队都得死。

  远处的那些人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从利益上来说,不依靠Su Mu 把那三十箱货物补齐的话。

  Duan Family 会受到镇山王的责罚,必有大难!

  就算这两点都不谈,他们也没有能力拒绝Su Mu 。

  实力上不允许啊!

  所以除了配合,还是配合!

  ……

  想到这,段平阳叹息了一声,helplessly said :

  “哎!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一条道走到黑吧。”

  “只希望他能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hearing this ,一旁的段晓蝶微微颤抖了一下。

  虽然Su Mu 長相英俊、身姿挺拔。

  但段晓蝶对他很是畏惧,哪还敢有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只不过,这little girl 还是忍不住对Su Mu 有些好奇。

  她向张道人问道:

  “道长,他到底是人是妖还是鬼啊?为什么看着他我就觉得心里发慌。”

  Daoist Priest Zhang shook the head ,畏惧道:

  “Poor Daoist 不知,总之他绝不是凡人!”

  “此人,大凶啊!”

  他tone barely fell ,那支商队中的一个Acquired Martial Artist 绕到虎妖背后。

  随后一刀砍向Su Mu ,Blade Qi 凌厉无比!

  很显然,这个Acquired Martial Artist 打算擒贼先擒王,斩杀了虎妖背上的主人再说。

  可下一秒,这道Blade Qi 居然被Su Mu 徒手抓住,不得寸进!

  在那Acquired Martial Artist 震惊之际,Su Mu 稍一发力将他带到自己身边,另一只手向他脑袋抓去。

  “砰!”

  这一爪下去,那Acquired Martial Artist 脑袋碎裂,好似被拍烂的西瓜。

  甚至连躯体都有被碎裂的迹象!

  看到这凶残的画面,段平阳、段晓蝶entire group 不由又打了一个寒颤。

  此人,大凶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