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Demon God Simulator Chapter 174

  第174章 镇山王的身份 造反

  段氏Chamber of Commerce 几人交谈了一会儿后,Su Mu 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这支商队运送的货物足有七十车!

  其中四十车是各种各样的spiritual medicine 。

  Su Mu 吸收了三十车,留了十车给段氏Chamber of Commerce 的人。

  另外二十车是制作talisman 、Magical Artifact 的材料,但大多都比较普通。

  所以对Su Mu 无用,他看了一眼便不再去管。

  最后十车货位于队伍的末端,也是护卫最多的一块区域。

  稍微靠近一些后,便能嗅到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并且这十车货用的货箱和其他的不同。

  这种货箱由一种mysterious 金属制成,上面还贴着道符进行了封印。

  Su Mu 撕开其中一个货箱上的道符,一股阴冷的baleful aura 立刻涌了出来。

  他打开一看,只见货箱中装着one after another 血淋淋的眼珠,densely packed 的看着有些渗人。

  没了道符的镇压后,一些眼珠滴溜溜的滚动了起来,已经有demonic transformation 的迹象了。

  Su Mu 随手一拍,震散了上面的baleful aura ,所有眼珠都老实了下来,不再动弹。

  Su Mu 迈出几步,又打开了另一个货箱。

  这个货箱中,neat and tidy 的码放着整整一箱心脏,还冒出丝丝寒气,似乎在冰鲜。

  “这些东西,可不像是给人用的。”

  Su Mu 面露沉thoughtful expression ,随后将剩下八个箱子全部打开。

  剩余的货箱中,装的也是差不多的东西。

  不是浓稠的鲜血,就某些部位的器官。

  还有一车装的是一具具好似婴孩尸骨的东西,但生前并非单纯的婴孩。

  仔细感应一下,其中透出一股邪气,应该是用某种秘术培养出的邪物。

  这些东西对Su Mu 同样无用。

  好在最后一车上,装的是一种散发着阴寒气息的black medicine pill ,应该是一种给鬼物使用的鬼丹。

  这种鬼丹对Su Mu 来说还是有些作用的。

  他伸手放在箱子上,整整一箱medicine pill 可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在减少,化作丝丝缕缕的黑气被Su Mu 吞噬了下去。

  不消片刻,这一箱子鬼丹就尽数消失,被Su Mu 吸干。

  随后,他又用同样的方式,去吸收这一车上的其他几箱鬼丹。

  虎妖看的有些眼馋,Su Mu patted 它的脑袋,说道:

  “这是给鬼物用的,不适合你。下次有适合妖物的东西会喂给你的。”

  听到这话,虎妖小白欣喜的低吼了一声。

  ……

  吸收掉这一车的鬼丹后,Su Mu 向远处的段平阳、段晓蝶and the others 招了招手,问道:

  “这十车货应该不是给人用的,镇山王麾下有demon ?”

  受到Su Mu 的summon 后,段平阳赶紧带人赶了过去,

  看到那些“特殊”的货物后,段平阳很是惊讶,他说道:

  “我们以前也收到过类似的商单,但没接。”

  “didn’t expect 万家的人接了,而且还弄了不少!”

  Duan Family 没接,并不是心善。

  单纯的是那个实力。

  当时镇山王府的人让他们收集一百颗Acquired Martial Artist 的心脏,把Duan Family 的人吓个半死。

  他们哪有实力收集到这么多Acquired Martial Artist 的心脏?

  整个段氏Chamber of Commerce 也就十几个Acquired Martial Artist 罢了。

  所以,段平阳的father 只能委婉拒绝,表示实力不够。

  Su Mu 刚劫的这支商队隶属于万家。

  这个家族是Duan Family 的对头,几年前实力和Duan Family 差不多,didn’t expect 现在已经超出他们这么多了!

  这让段平阳心中微沉。

  在得到Su Mu 的许可后,段平阳麾下的那名卫Captain 检查了一下其中一车的货物。

  随后面色阴沉的对段平阳说道:

  “Second Young Master ,确实是Acquired Martial Artist 的心脏!整整一车都是!”

  hearing this ,段平阳的面色很难看。

  “didn’t expect 万家的实力已经这么强了,难怪前段时间抢李家被抢占十几间商铺,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样下去,下一个被万家收拾的就是我们Duan Family 了!”

  “好在,世事难料。”

  想到这,段平阳悄悄的向Su Mu 看了一眼,神色很是敬畏。

  ……

  段平阳这几人的对话,让Su Mu 有些不耐的frowned 。

  “行了,我对你们这些Chamber of Commerce 家族之间恩怨没有兴趣。”

  “我只想知道,镇山王麾下是不是豢养了demon 。”

  镇山王曾在Su Mu 面前死而复生,这让Su Mu 很怀疑他的身份。

  上一个副本world ,Su Mu 原本打算等实力提升起来后,去探探镇山王的底细。

  只可惜没等到那时候,副本就结束了。

  现在有所发现,自然要询问一番。

  Su Mu 稍一皱眉,段平阳几人的心中就猛地一紧,荒到不行。

  段平阳赶紧说道:

  “没有实质证据,不过有不少传闻说看到镇山王府有demon 出没,也不知true or false 。”

  听到这话,Su Mu 心中基本有数了。

  这十车东西,明显是给demon 鬼魅用的。

  再加上这些传闻,基本可以确定镇山王府中确实在豢养demon 。

  而这一点,又能让Su Mu 验证另一个猜想。

  那就是,镇山王极有可能是赤龙centipede 所化的!

  这一点他早有猜测了。

  毕竟好好的一个大活人,impossible 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死而复生,然后又性情大变。

  这种情况,大概率是被调换。

  而最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的,便是赤龙centipede !

  ……

  “看来这妖孽早在二十几年前Ji Prefecture 大饥荒的时候,就在准备后手了。”

  “它冒出镇山王是要干嘛?权倾天下?”

  “不对,这绝不是赤龙centipede 的目的!”

  “权倾天下在它眼中只是个笑话,Dragon Transformation 才是它从始至终没有变过的目标。”

  “那它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Su Mu 思索了一番,但暂时也想不出赤龙centipede 的目的,干脆不再去管。

  他指着剩下的十车spiritual medicine ,对段平阳说道:

  “这十车是给你们的,medicine ingredient 品种一样,品质还更高一些。”

  hearing this ,段平阳几人大喜,连连道谢。

  “大人,那这些东西怎么办?”

  段平阳命人带走十车spiritual medicine 后,looked towards 了那些“特殊”的货物。

  “随你们,处理好后尽快找下一支商队。”

  Su Mu 丢下一句话,骑着虎妖头也不回的走了。

  ※※※※※※

  随后的half a month 里,Su Mu 和段平阳他们联手劫了三支大型商队。

  Duan Family 丢失的那三十车货被凑了出来,Su Mu 的状态也恢复了不少。

  到了这个程度,那些普通的spiritual medicine 就对他没有太大的作用了。

  剩下的,就得另寻他法,或者是慢慢的自行恢复了。

  另外,这三支商队中有两支都携带着那种“特殊”货物。

  可见镇山王府对这些“特殊”货物需求量还不小!

  ……

  “大人,这里有一些道符和小Magical Artifact ,还请收下!”

  许是看出Su Mu 要走了,段平阳赶在这之前将一个精美盒子双手奉上。

  Su Mu 打开一看,里面大约有一百张各式各样的道符,还有一些Magical Artifact 。

  “行,我收下了,if fated will meet again 了。”

  Su Mu 也不客气,顺手就手下了。

  这几支商队除了spiritual medicine 外还有许多炼器制服用的材料。

  他看不上,自然就被段氏的人收走。

  如此一来,段平阳他们不但补齐了那三十车spiritual medicine ,还收获了不少炼器制符的材料。

  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送他一些东西,也算应该的。

  ……

  收下这些东西后,Su Mu 轻拍了坐下虎妖。

  虎妖小白会意,妖力运转猛地窜出,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茫茫黑夜中。

  段晓蝶看着他离去的silhouette ,神色复杂的说道:

  “second brother ,我们还有机will meet again 他吗?”

  段平阳shook the head 道:

  “难!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差距太大了!”

  “伤势稍好一些后,他甚至连利用我们的想法都没有。”

  “此生,只怕再难相见了!”

  hearing this ,段晓蝶神色有些黯淡。

  并非是情愫什么的,而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自身的弱小。

  弱小到连被那些强大者利用的资格都没有!

  生命更是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只能trembling with fear 的活着。

  这种感觉,很痛苦!

  见状,段平阳comforted :

  “别想这些了,咱们赶紧交货后回去。”

  “将这大half a month 发生的事情告诉father ,好趁着几Great Chamber of Commerce 遭创的机会抢占他们的市场!”

  “不想下次遇到强Great Demon 时被吃掉,不想被对手杀死,那就必须赶紧强大起来!”

  说着,段平阳目光坚定,黝黑的面庞写满了刚毅。

  这四支商队可不是瞎选的。

  在满足Su Mu 要求的前提下,这四支商队都来自于和他们Duan Family 有过节、有竞争的Chamber of Commerce 。

  现在,几大对手遭到重创,正是他们段氏Chamber of Commerce 崛起的最好时机!

  great character 顺手的一些小事,对于Duan Family 这种小角色来说,就是天大的好机会!

  段平阳的这点小心思,Su Mu 清楚的很。

  但他不在乎。

  这乱世,谁会在意弱小存在的想法呢?

  若Duan Family 能抓住这次机会,从而崛起。

  只能说明他们的手段不差,运势也到了。

  这些,Su Mu 都不关心。

  ※※※※※※

  与商队分别后,Su Mu 一边赶往镇山王所在的云城,一边仔细盘算了一下自己的情况。

  上个副本收获不错,攒了几千积分没有花。

  至于固化的innate talent ,Su Mu 选择了【强化】。

  如此一来,他便固化了四个innate talent 了。

  分别是【Resentment】 、【亲切】、【空净】、【强化】。

  等下次进入副本,Su Mu 开局拥有七个innate talent !

  不过在不同的副本中,有些innate talent 发挥不出什么作用。

  聊胜于无吧!

  再说主world 中情况。

  Su Mu 拥有四个demon 模板,分别是Bloodfiend Skeleton 、飞僵、Heavenly Dragon 鬼和势鬼。

  前三者融合,便可以将他的实力提升到Grandmaster Peak ,接近半步Martial God 。

  如今又多了一个单模板就达到Grandmaster Peak Realm 的势鬼。

  如此一来,Su Mu 进阶Martial God 指日可待!

  只需要恢复伤势,再收服一些强大的demon 便可。

  至于要收服的Great Demon ,Su Mu 有三个人选。

  犬神、Nine-Tailed Monster Fox 和旱魃。

  不过旱魃的Land of Sealing 有些古怪。

  不知怎的把上个副本玩蹦了,所以还是先别碰了。

  如果可以的话,Su Mu 打算等收服了犬神和Nine-Tailed Monster Fox ,将cultivation progress 到Martial God Realm 后,再去探索一下旱魃的Land of Sealing 。

  ……

  “是直接去找犬神和Nine-Tailed Monster Fox ,还是先去调查一下镇山王呢?”

  眼下,Su Mu 有两种选择。

  略一思索后,Su Mu 决定还是先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上来再说。

  毕竟镇山王极有可能是赤龙centipede 所化的,去調查他可能會有危险,而且收益不大。

  不过,怎么寻找犬神和Nine-Tailed Monster Fox 呢?

  这是一个大问题!

  Su Mu 正想着,不远处的雲城中突然传来一阵苍凉的号角声。

  紧接着,喊杀声震天!

  一支打着镇山王旗号的精锐军队,在百姓的簇拥下杀出城去。

  “天启无道、新皇登基!”

  “天启无道、新皇登基!”

  “天启无道、新皇登基!”

  大军齐声高喝,声威震天。

  一旁的百姓也在附和,群情高涨、很是兴奋。

  “这……这是要造反吗?”

  见状,Su Mu 很是惊讶。

  他赶紧飞到天空,向云城all around 看去。

  ……

  这二十几年,镇山王性情大变,治理能力倒是提升了一大截。

  在他的统治下,兖州和Yong Prefecture 发展的还算不错。

  特别是在这demon 横行、反贼四起的乱世中,就显得更加优秀了。

  兵强马壮后,作为镇山王老巢的云城自然有重兵把守。

  此时,云城all around 的军营全部开拔。

  几十万大军grandiose 的汇聚在一起,剑指imperial city !势要Changing the Heaven and Switching the Earth !

  很显然,镇山王爲这一天已经筹备很久了。

  不然运城再怎么重兵把守,也不会有这么多可战之兵。

  他为何偏偏这个时候造反呢?

  如果镇山王真的是赤龙centipede 所化,此时造反对他有何好处?

  赤龙centipede 的目的,一直都是Dragon Transformation 。

  Dragon Transformation ……

  造反……

  Dragon Transformation ……

  造反……

  Su Mu 大脑疯狂运转,隐约间似乎抓到了一些东西。

  突然,他eyes shined ,想到了一种probability 。

  ————————————————

  本书的背景是demon 横行的王朝末世,除了最底层的百姓外,没有常规意义上的善人,或者说分不出善恶。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也想吃点啥,奈何只有被吃的命。所有人都是为了活着。

  甲无故杀了乙,从而救下了本该被乙杀死的丙,丙活下来又杀了本不该死的丁。

  甲是善是恶?无所谓善恶,顺势而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