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Demon God Simulator Chapter 256

  第256章 2nd layer 梦境 sect 诡事 大战开端!

  再次恢复意识时,Elder Sun 已经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苍茫的大地一片焦黑,地面上有许多巨大的裂缝,缝隙中冒出幽蓝的火焰。

  天空灰暗一片,而且极为低矮。

  就像是一个盖子、一个封印,将所有生灵封锁在这片诡异的大地上。

  ……

  “幻境?不,应该是梦境world !”

  到底是cultivated 百年的老江湖,Elder Sun 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身处何方。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高兴,反而是facial expression grave ,心中无比的懊悔。

  这片梦境world 一眼看不到边,处处都透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一看就知道not simple !

  早知道那little demoness 有这样的手段,打死他他也不会去接那个任务。

  什么?你说为两个disciple 报仇?

  disciple 嘛,以后还是可以再收的……

  只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Elder Sun 收敛情绪,准备杀出去!

  谁知不等他出招,他下方的地面突然裂开,一股汹涌的幽蓝火焰喷出,如同喷泉将他淹没。

  他立刻撑起Spiritual Qi 壁障,将这些Ghost Fire 挡在外面。

  谁知其中藏着一条布满狰狞倒刺的肉须,搅碎Elder Sun 的防御,死死的缠绕在了他的腿上,将他向下方拖去!

  “轰隆隆!!!”

  下一秒,整个地面瞬间崩塌。

  下方是一片虚无的fire sea ,根本无处着力。

  Elder Sun 本想飞入空中,但那肉须力量极大,裹挟着他向下方坠去!

  一时间,天旋地转,方向全失。

  Elder Sun 就像掉入了无间地狱,不断的向下方坠去,无力挣扎!

  没有Heaven and Earth ,没有任何着力点,只有一片诡异的虚无fire sea !

  “Ahhh !break for me !”

  越来越快的速度和强烈的失重感,让Elder Sun 嗅到了一股Death Aura 。

  再这样下去,他要陨落于此了!

  Elder Sun 取出了一个硕大的铁锤,向自己的那条被缠住的腿砸去。

  ”peng!”

  伴随着一声暴响,他的左腿化作一蓬血花,总算是解除了束缚。

  失去左腿后,Elder Sun 总算是显露出了一分血性。

  他面色狰狞,一把抓住残破的肉须,将它生生扯断。

  而后稳住身形,飘在in midair ,向all around 看去。

  只见周围全是幽蓝的Ghost Fire ,又没有地力牵引,让他分不清上下左右。

  “轰隆隆!!!”

  正在这时,空间中响起一声轰鸣。

  Elder Sun 惊骇的看到一个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肉球从fire sea 中升了起来,占据了大半的空间。

  它的身上有无数肉须在有节奏的摆动,数量多到他头皮发麻!

  刚才废了很大力气才消灭的那根肉须,只不过是这monster 的one hair from nine oxen 罢了!

  ……

  “不对,这是假的,绝对是假的!”

  “若是真的,这monster 起码是Martial God 后期的realm ,我还能活到现在?”

  Elder Sun 心中疯狂的咆哮。

  这两句话其实是对他自己说的,不然他真的会绝望的!

  从理性的角度分析,Elder Sun 觉得这巨型肉球most likely 是假的,但怂了一辈子的他不敢去赌。

  只见这断腿老者扭头向跑,向远处飞去。

  他打算moved towards 一个方向一路飞到底。

  这么大的梦境world ,总有一些弱点。

  说不定能成为他离开的契机!

  只可惜在这个梦境world 中,他一movement method 宝全部丢失,刚才那个巨锤也是用Spiritual Qi 凝聚而成的。

  “cultivation base 并没有并封锁,说明这个梦境world 并不能将我彻底压制,还是有希望能逃出去的!”

  Elder Sun in the heart 给自己加油打气,依旧不甘就此陨落。

  但他没有飞出多远,幽蓝fire sea 骤然一收,将他困在中间。

  Elder Sun 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阻力,整个人像是陷入了泥潭,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不等他挣脱出去,一根一米长的透骨钉从阴暗的角落飞了出去,moved towards 他头顶的百会穴钉了进去!

  “啊!!!”

  Elder Sun 发出一声mournful scream ,整个人已经被钉死在了远处,丝毫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这根诡异的透骨钉,让他的血肉和astral qi 全部凝固!

  不过他还有一些trump card 的手段,并非没有反抗之力了。

  只可惜梦境world 中的杀招一个接一个,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一只身形虚幻的black 灵蝶出现在了Elder Sun 的上方,混混挥动了翅膀。

  一股强烈的困意,涌上了他的心头!

  “这是怎么回事?梦中入睡……难道是梦中梦?”

  Elder Sun 通体冰凉,赶紧自己就像是一直落入蛛网的small insect 。

  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

  不管他如何作想,都已无力抵抗了。

  fire sea 、肉须、透骨钉、黑蝶,这些都是Su Mu 融合的邪物。

  在他的调度下相互配合,发挥出了极为强大的实力,轻易的重创了这个Grandmaster 后期的Elder 。

  当然,那个巨型肉球是假的。

  若有这等实力的邪物,Su Mu 还不需要玩这些花样了。

  不管怎样,Elder Sun 都已受了重伤,无力抵抗这股强烈的困意。

  他的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

  再次醒来时,身处于一片灰蒙蒙的空间。

  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他的一身实力消失了!

  在这个second layer 梦境中,Elder Sun 只是一个ordinary person ,一个there’s no resistance 的ordinary person !

  这代表他完全被压制了!

  这让Elder Sun 浑身冰冷,心中满是绝望。

  “吾命休矣!”

  他哀嚎一声,无力的跪了下来,脑袋耷拉着,如同一只败犬。

  “踏踏~踏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在这个死寂空间中响了起来。

  低垂脑袋Elder Sun 看到一双靴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随后一只大手捏住他的头颅,强行让他抬起头来。

  映入眼帘Elder Sun 眼帘的是一个俊俏、威严,又带has several points of 邪异气质的男人。

  他从这个男人的身上,嗅到了一股恐怖的murderous aura !

  仿佛能看到此人身后的尸山血海,以及游荡在他周围的无数冤魂。

  这是一个恐怖至极的杀星!

  Elder Sun 的身体不由颤抖了起来,眼中满是惊恐。

  此时,连死亡都成了一种奢望!

  ……

  被Su Mu 拖入梦境world 中的人,是魂魄、意志和灵识的projection ,代表着他Spiritual Plane 。

  在摧毁目标精神的同时,魇魔能获得力量,不断的变强!

  Su Mu 魇魔的realm 并不高,在此之前他只杀过一个Grandmaster ,还只有Early-Stage 的Grandmaster 。

  所以在重创Elder Sun 的时候,demon 的实力在不断的提升!

  Su Mu 原本是想直接杀死他的,透骨钉之后就该木偶傀儡出场了。

  但随着realm 的提升,他突然来了灵感,开创了Second Layer 梦境!

  Second Layer 梦境刚刚开辟,所以还混沌一片。

  但力量却大大增加,轻易就压制住了Elder Sun 的实力,让他成了一个废人。

  那么,是否能开发出Third Layer 、4th Layer ,甚至是更多的梦境呢?

  Su Mu 思维发散,隐隐感悟出了魇魔的path of cultivation 。

  不过这些还都只是一个设想。

  稍微思索了一会儿后,Su Mu 便将注意力放到了Elder Sun 的身上。

  既然有能力控制住这个Supreme Profound Sect 的Elder ,那就可以趁机询问些情报了。

  Su Mu 捏着他的脑袋,直视着他的双目,coldly asked 道:

  “将你知道的关于Supreme Profound Sect 的事说出来。”

  hearing this ,Elder Sun 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颤声问道:

  “说出来,能、能换一条命吗?”

  “能让你没有痛苦的死去。”

  回答他的,是一句没有半点感情色情的话。

  Elder Sun 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我、我明白。Supreme Profound Sect 现在的Sect Master 是、是谢新,他……”

  尽管换不来一条命,但Elder Sun 依旧选择了配合。

  他很清楚,面对Su Mu 这种能随意掌控梦境的存在,安详的死去已经是一件幸事了。

  只要Su Mu 想,他可以永远折磨Elder Sun ,让他not have the will to live and be unable to ask for death !

  ……

  随着Elder Sun 磕磕绊绊的讲述,Su Mu 大致了解的Supreme Profound Sect 的情况。

  Sect Master 谢新的位置坐的并不稳,急需要姜半夏的那几件Spirit Treasure 增强实力。

  但如果强行夺取,就会引起动荡,甚至可能会让他Sect Lord’s Position 不保!

  这成了一个死循环,搞的谢新很是烦躁。

  他现在只能想些办法,看看能不能悄无声息的夺走那几件Spirit Treasure 。

  只可惜有Su Mu 在,这个计划注定是要落空了。

  除了谢新,Supreme Profound Sect 还有一个Martial God expert ,正是姜行道的义妹陆芸。

  再往下,便是一些Grandmaster Perfection 、半步Martial God 的powerhouse ,加一起大概有十个人。

  这十个人,是Su Mu 以后的重点猎杀目标,所以特地详细的询问了一番。

  Elder Sun 没有保留,将这几个人的底细抖露个干净。

  说完,他长叹一声,闭上双目,满脸苦涩的说道:

  “我知道的已经全说了,还请给个痛快的。”

  Su Mu 一向很讲信用,说杀伱全家就杀你全家、说让你无痛去世就让你无痛去世。

  hearing this 没有犹豫,extend the hand 掌轻轻一握,Second Layer 梦境坍缩,其中的一切都会被瞬间摧毁。

  这位Elder Sun 的意识,终于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

  ”peng!”

  一声闷响,一具尸体重重的掉落在了姜半夏的面前。

  与此同时,在梦境world 中cultivation 的她被赶了出来,很是惊喜的看着面前的尸体。

  “孙兴志?这狗贼站在谢新那边,为他摇旗呐喊、鞍前马后,害死了我爹娘!”

  “didn’t expect 他也有今天!死得好啊!”

  豆蔻年华的少女看到突然出现的尸体,没有半点害怕,有的只是狂喜。

  “老地方,埋了他,就在他disciple 边上。”

  “是!”

  Su Mu 的声音在姜半夏的脑海中响起。

  她答应一声,欢喜的扛着尸体,向Cave Mansion 深处的密室走去。

  不知道的,看她一脸的喜色,还以为她扛着的是什么宝贝呢!

  ……

  孙兴志不是他那两个disciple 。

  一个Grandmaster 后期的Elder 莫名失踪,引起了许多门人Disciple 的注意。

  最让人不安的是,sect 高层对此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谢新能怎么解释?

  他自己都没搞明白孙兴志这么一个Grandmaster 后期的Martial Artist 怎么就悄无声息的死了!

  就算是他,要杀孙兴志的话也会闹出点动静来。

  这般诡异的消失,让谢新心中有些不安。

  “Sect Master ,会不会是陆芸那娘们下的杀手?”

  谢新的身边站着一个贼眉鼠眼的矮个男子。

  此人名为鲁明,Grandmaster Perfection 的cultivation base ,是Supreme Profound Sect 的实权Elder 之一,更是谢新的心腹手下。

  同时,也是Su Mu 猎Must Kill List 上的一员。

  论实力和能力,鲁明比孙兴志强出数倍。

  所以这次谢新特地将他叫来为自己分忧。

  听到这话,谢新微微摇头,angrily said :

  “不是陆芸,我一直盯着她,她并没有异动。”

  “而且以她实力杀孙兴志容易,想要一点动静都没有却是impossible 的。”

  “这老货别的不行,保命能力一流,各种defensive magical artifact 和道符遍布全身。”

  hearing this ,鲁明slightly frowned ,沉思了一会儿后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说道:

  “看来,此事只有一个解释了!”

  “怎么说?”

  谢新身子前倾,向鲁明问道。

  见状,鲁明解释道:

  “既然都Sect Master 和陆芸都没法悄无声息的灭掉孙兴志,那杀他之人的实力必定极为terrifying !”

  “起码是Martial God 中期的well-known figure ,甚至有可能是Martial God 后期的expert !”

  “试问这种实力的powerhouse ,整个双峰岛上有几个?”

  听到这几句话,谢新恍然大悟。

  “是Primordial Sect 搞的鬼?!”

  整个双峰岛,只有Primordial Sect 和Heavenly Fiend Sect 有这等级别的powerhouse 。

  Supreme Profound Sect 投靠了Heavenly Fiend Sect ,所以可以排除一个选项。

  剩下的,就只有Primordial Sect 。

  “不错,就是Primordial Sect !”

  鲁明一拍双手,满脸的笃定。

  “之前Primordial Sect 也试着拉拢过我们,但被拒绝了。”

  “现在见我Supreme Profound Sect 投靠了Heavenly Fiend Sect ,必定心有不满。”

  “再加上Supreme Profound Sect 位于双峰岛的中间,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所以才想着暗中搞鬼!”

  谢新听的连连nodded ,赞许的看了鲁明一眼,夸道:

  “还是you brat 的头脑还使,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听到谢新的夸赞,鲁明很是开心。

  只见他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摸索着下巴,一副planning strategies 、指点江山的模样。

  停顿片刻后,鲁明said solemnly :

  “这等实力的powerhouse ,我们Supreme Profound Sect 没有能力应对。”

  “但如果直接上报给Heavenly Fiend Sect ,不一定会引起重视,我们需要一些证据。”

  hearing this ,谢新担忧的说道:

  “若此人大开杀戒,我们只怕挡不住。”

  鲁明自信一笑,道:

  “Sir Sect Master 不用担心,这些年Primordial Sect 势微,不敢与Heavenly Fiend Sect 正面对抗。”

  “所以此人才会在暗中搞一些小动作,他绝不敢将事情闹大!”

  “另外,我与Heavenly Fiend Sect 的吴deacon 颇有交情,可以请他来做客。”

  “若能惊退那人,此事了结。”

  “若是他继续动手,可请吴deacon 一观。”

  “Heavenly Fiend Sect 的怒火,他Primordial Sect 承担不起!”

  听罢,谢新连连nodded ,大happily said:

  “好!此事就交给你来办了,你去将吴deacon 请来。这些日子我多加小心,不信他敢对我出手。”

  “Sect Master 放心,那人只敢搞些小动作,不敢明目张胆的杀人。只要不会被他悄无声息的干掉,就不会有危险。”

  “那我就放心了!”

  “嗯,属下这就去Heavenly Fiend Sect ,请吴deacon 过来做客。”

  最后聊了几句,鲁明便驾驭着flying boat ,向Heavenly Fiend Sect 驶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谢新只觉异常安心。

  有这样的手下辅佐,何愁major event 不成啊?!

  ……

  鲁明走后没几天,Primordial Sect 的人找上门来,说是来找demon 的。

  他们追踪一只demon ,可却怎么也找不到它的踪迹,所以怀疑潜入到Heavenly Fiend Sect 的地盘去了。

  听到这说法,谢新冷笑连连。

  demon ?我看你们才是demon !

  原本Supreme Profound Sect 和Primordial Sect 表面关系不好也不坏,还算过得去。

  但this time ,谢新直接将Primordial Sect 的人轰了出去!

  想骗他?下辈子吧!

  就这样,谢新继续等待了起来。

  两天后,门中一位Grandmaster 中期的Elder 悄然失踪,连带着几个Disciple 也不见了。

  又过了三天,一位Grandmaster Perfection 的实权派Elder 没了踪迹!

  这位Elder 在sect 中地位很高,身居要职,在Supreme Profound Sect 影响力不小。

  one after another 的失踪,甚至连sect 高层都没了,这让Supreme Profound Sect 的数千Disciple people were alarmed ,很是不安。

  一些Outer Sect Disciple ,taking advantage of the night 悄悄的逃走了。

  Supreme Profound Sect 建立时间短,又接连出事,动荡不安。

  出现这种外逃的情况再正常不过了。

  谢新很清楚,如果再不平息此事,连高层都会跟着动荡!

  when the time comes ,Supreme Profound Sect 分崩离析也不是impossible 。

  现在,就只能指望鲁明了。

  好在,鲁明没有让他失望。

  又过了五天、失踪了一个普通Elder 后,鲁明终于回来了!

  他的身边跟着一个面色阴沉、满是傲气的middle-aged man 。

  正是来自Heavenly Fiend Sect 的吴deacon !

  虽然这人有些傲慢、且只有Grandmaster Perfection 的cultivation base 。

  但谢新还是放低了姿态,热情的招待了他。

  没办法,谁叫人家来自Heavenly Fiend Sect 呢?

  门中的麻烦,还要指望他来解决呢!

  ……

  当天,吴deacon 在Supreme Profound Sect 众多高层的陪伴下狂欢到深夜,光是high grade 灵酒就喝了三坛,奇珍异果更是吃了无数。

  Supreme Profound Sect 那点单薄的family property 实在有些消耗不起,看的谢新的心都在滴血,却还要赔笑。

  三更天时,吴deacon 终于不再饮酒作乐。

  他搂着一个美姬,满身酒气、摇摇晃晃的向事先安排好的High Level Cave Mansion 飞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谢新let out a long relaxed breath ,angrily said :

  “就他这胃口,半年……不!三个月待下来我Supreme Profound Sect 就要被他吃穷了。is it possible that Heavenly Fiend Sect 这么富裕,天天把奇珍异果当饭吃?”

  鲁明comforted :

  “Sect Master ,你把目光放长远一点。”

  “不说他能为咱们解决眼下的麻烦,和他拉上关系以后好处多多啊!”

  “这吴deacon 的Master 是Martial God 后期的cultivator ,实力极强!”

  “他自身innate talent 也不弱,说不定ten-twenty 年后就进阶Martial God ,成为Heavenly Fiend Sect 的Elder 了!”

  “与他结交,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hearing this ,谢新很想说并非“无一害”,起码sect 中屯下来的资源要倒霉了。

  但想到能和Heavenly Fiend Sect 未来的great character 搭上关系,他还是nodded 没有多说什么。

  然而,谢新和鲁明的美梦second day 就被打破了。

  ……

  清晨,一声mournful scream 从吴deacon 的Cave Mansion 中传了出来。

  Supreme Profound Sect 的高层全部被惊动,火急火燎的冲了进去。

  随后他们就看到吴deacon 满脸惊恐的死在了床上,整个面庞都扭曲了,显得很是狰狞。

  虽然表面没有半点伤口,但这位来自Heavenly Fiend Sect 的吴deacon 已经死透了,没有半点气息。

  发出惊叫的,是他身旁的美姬。

  这半赤果的female cultivator 此时已经被吓傻了,但却半点伤势没有。

  而且看情况是直到清晨才发现吴deacon 死了,这说明他被杀时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来!

  “这impossible !”

  看到这一幕,谢新脑子里”weng” 的一声,整个人傻在了原地。

  愣了好几息后,他脑海中嗡鸣稍稍平息了一些,逐渐回响起鲁明之前说过的那些话。

  “请吴deacon 来做客,可以吓退暗中作乱的那人。”

  “吴deacon 可以帮我们解决这个麻烦。”

  “吴deacon 将来能成为Heavenly Fiend Sect 的great character ,与他结交有百利而无一害。”

  除了这些,还有鲁明说出了各种分析和推断。

  当时看,很有道理。

  可现在……吴deacon 刚来就死了,死在了Supreme Profound Sect 中!

  他们,摊上major event 了!

  想到这,谢新眼前一黑,差点没昏死过去。

  此时他还不知道,一场波及整个双峰岛的大战,即将由此展开。

  ————————————————

  本章近六千字,就不分章了。不为其他,就为了长!

  另外弱弱的求下月票,想上个一千票。有票的brother 可以等一等,看看月末有没有双倍月票,最后一天再投。感谢!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