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Demon God Simulator Chapter 297

  第297章 恐怖复苏开启!

  一番检查后,陶星渊Both eyes are spiritless 、衣服凌乱的躺在地上。

  Su Mu 则盘坐在一旁,一脸的沉思。

  Su Mu 以Spirit Tree 为躯,实力早已达到了Innate Realm 。

  刚才用astral qi 侵入陶星渊体内,将他里里外外的调查了一遍。

  可即便是Su Mu 这等眼界的存在,依旧看不出陶星渊体内蕴藏的这股力量是什么来头。

  忽然,a single thought 涌了上来。

  “这小子似乎可clearly understood this world 的一切事物,莫非他是类似于Child of Destiny 的存在?”

  Su Mu 不由有些怀疑。

  陶星渊simply 不会什么卜算之术。

  他能预知各种事情,完全就是本能。

  念头一动,便能clearly understood 一切。

  这种能力让Su Mu 联想到了Heavenly Dao 。

  如果陶星渊真的是Child of Destiny 、Child of Destiny 的话,Su Mu 能被this world 逐步接受,说不定和他有点关系。

  想到这,Su Mu looked towards 陶星渊的目光变得古怪了起来。

  见状,陶星渊大惊。

  他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死死的拽着自己的衣服,委屈的说道:

  “big brother ,别的都行,这、这个真不行。”

  “我、我怕疼!”

  这话说的Su Mu 一头黑线,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什么乱七八糟的?有空赶紧也cultivation cultivation 吧,空有一身力量不知道怎么发挥。”

  “接下来,蓝星可不会继续太平下去了!”

  说完,Su Mu 不在搭理陶星渊,开始制作一些道符、默写一些cultivation technique 。

  这些,都是为他麾下的那些伏Fiend 准备的。

  蓝星的太normally 子,的确快要走到头了。

  Second Layer 暗位面空间,正逐步与蓝星的主空间融合。

  其中的种种demon 已蓄势待发,准备入侵!

  恐怖复苏,即将开启!

  ……

  时间一晃便过去了半年。

  这一天清晨,李斌坐在餐桌上,和妻女说说笑笑,慢悠悠的吃着早餐。

  想起最近半年的经历,他总有种做梦般的感觉。

  那一日cultivation 武道、成为伏Fiend 后,李斌的人生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他惊恐的发现,this world 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而且这一面并非像一些阴谋论所说的那样,被高层掩盖了起来。

  而是真的几乎无人知晓!

  这就非常恐怖了。

  那些狰狞可怖的demon ,根本不是ordinary person 能对付的,现代文明的武器对它们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唯有他们这样的cultivator ,才能cut down Monsters, eliminate Demons !

  李斌常年奋斗在一线,战斗经验丰富。

  cultivation 之后,他进步速度很快。

  没多少时间,就初步具有一定的battle strength 了。

  在Su Mu 的安排下,李斌和丰正组合成搭档,负责清理本市的demon 。

  至于警察的工作,已经被他辞去了。

  用的理由是太累,身体扛不住了。

  好在李斌的妻子不但是位high level 白领、很会赚钱。

  而且非常理解、支持他。

  从那时起,李斌从表面上看成了一个待业在家的软饭男。

  但他的家庭反而变得更加和睦了。

  当真是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不过李斌并非真的天天在家吃软饭。

  at first 的前三个月,他和丰正联手,斩杀了十六只鬼物!

  但在那之后,本市的鬼物就越来越少。

  后三个月,他们两个只斩杀了四只鬼物。

  这是因为at first 的那批鬼物,只是Su Mu 穿越两界是撕裂通道放出来的。

  杀完之后就没了。

  可最近,李斌敏锐的发现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多出了一丝不详的气息,鬼物也逐步变多了起来。

  他不由想起heavenly demon 大人曾说过一句话——新的时代即将降临!

  这让李斌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笑容不由收敛了几分。

  这个新时代,究竟是好是坏呢?

  ……

  “老公,你怎么了?想到不开心的事了吗?”

  李斌妻子沈静敏锐的察觉到了李斌的变化,假装随意的问了一句。

  “想起一桩小事,没什么。”

  李斌脸上再次扬起笑容,敷衍了一句后继续陪着妻女吃早饭。

  吃完早饭后,李斌送女儿去上幼儿园,沈静则赶往公司上班。

  坐上的士后,沈静brows slightly wrinkle ,有些担忧。

  李斌每次夜间出去斩杀demon ,都会用点小手段让沈静进去深睡眠。

  他自以为掩盖的很好,殊不知在亲人眼里他到处都是weak spot 。

  首先,是性格问题。

  沈静与李斌相识十几年,对他无比的了解。

  像李斌这种人,再累也impossible 在家中休息半年,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其次,是面容和精神状态。

  之前的李斌,由于长期日夜颠倒、全年无休的破案,长相有些苍老,精神状态也不好。

  但最近这半年,他不但身体好起来了,面容也年轻了非常多。

  这已经不是光靠休息就能调整过来的了。

  最后,是生活中的一些细节。

  比如李斌有些通话会背着她,不让她听到。

  比如李斌身上有时会有古怪的腥臭味。

  比如李斌经常处于亢奋状态,斗志满满。

  等等细节,多到数不过来。

  总之,李斌在妻子沈静眼里到处都是weak spot 。

  沈静知道丈夫一定瞒着她做了什么,但她没有揭穿。

  她相信李斌的为人,知道他不说肯定有他的理由。

  但沈静还是很担心,生怕他出意外。

  “希望阿斌能一直平平安安的!”

  ……

  心中想着事,沈静unconsciously 就到了公司。

  沈静任职的是一家女性内衣公司,她是一名设计师。

  走进公司后,到处都是假人模特。

  外人看着估计会有点毛毛的感觉,不过沈静已经习惯了。

  她来到办公室,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忙碌中,时间总是过的飞快。

  unconsciously 间就到了中午。

  “wu! 好累,吃完午饭得休息一会儿了。”

  沈静伸了个懒腰,准备去楼下的公司食堂吃个饭,再回来小睡一会儿。

  她站起身,对一旁的同事说道:

  “小柔,一起去吃饭吗?”

  谁知问了一声后,那女人motionless ,像是没有听到沈静说话。

  “小柔、小柔?”

  沈静有些奇怪,连叫了两声,可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她的这位同事,仿佛睡着了一般。

  可哪有人坐直身体睡着了的呢?

  这一刻,沈静心中莫名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她缓缓extend the hand ,推了一下小柔。

  “gu lu !”

  一颗画着精致妆容的脑袋掉了下来,摔下办公桌后继续滚了出去。

  ”Ah!”

  沈静被吓了一跳,面色惨白了连连后退。

  失去脑袋后,小柔的身体便软到在了桌子上,颈部的切面血肉模糊,但并未喷溅出鲜血。

  最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

  那颗妆容精致的脑袋一路滚到一个无头的家人模特脚下。

  随后无视重力,一路滚了上去,与假人模特连接在了一起。

  再然后,这个有着daoist 脑袋的假人居然“ka ka ka ”的活动了起来,大步向沈静走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沈静手脚冰凉,只觉一股寒气直冲top of the head !

  但她并没有被吓傻,见假人模特动了起来,立刻开门向外面逃去。

  ……

  “救命、救命啊!有人吗?”

  沈静逃到走廊上,大声呼救了起来。

  但跑出一section of the road 后,她绝望的发现并不是只有小柔一人发生了mutation 。

  公司里,竟然有好几个daoist 脑袋、假人身躯的monster 在杀人!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秃头男,被一个monster 抓住后生生拧掉了脑袋。

  然后再将他的脑袋装在了假人模特的颈部。

  如此一来,这个monster 就拥有两个脑袋了!

  如此恐怖的一幕,在公司的各处上演。

  到处都是惊恐的尖叫和哭喊!

  沈静恐惧万分。

  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小柔”已经驱使着假人身躯追了上来。

  脸上扬起诡异阴冷的笑容,一双泛白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看似步伐僵硬,实则速度颇快。

  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沈静就会被抓住。

  这还是在不考虑被其他monster 唯独的情况下!

  ……

  “静姐,到我这边来!”

  正当沈静惊慌之时,上方的通风管道忽然打开,并伸出了一只手。

  沈静抬头一看,是一个年轻的little girl 。

  这little girl 名叫季诗兰,刚进公司两个月的实习生,沈静之前带过她一段时间。

  眼下这种情况,容不得沈静犹豫。

  她立刻抓住了季诗兰的手,在她的帮助下爬上了通风管道。

  至于小柔所化的那只monster ,见她逃走后并没有深追。

  因为all around 到处都是猎物!

  一场terrifying 的杀戮,正在进行!

  ……

  “太吓人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静喘着粗气,向季诗兰问道。

  小实习生shook the head ,惊魂未定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好好的人突然就不动了,然后脑袋掉下来,和假人模特fuse together 变成了monster 。”

  “你也不知道?算了,不说这个了,赶紧打电话报警吧。”

  说着,沈静拿出手机,却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

  “没用的,一点信号也没有,我之前已经试过了。”

  季诗兰helplessly said 。

  “这样吗?”

  hearing this ,沈静皱眉低语了一声。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对策。

  “这种情况,电梯是不敢用了,万一出意外那真是跑都没地方跑。”

  “楼梯的话,三十九楼太高了,估计很难一路顺风的逃出去。”

  “还是试试看能不能让手机接受到信号吧。”

  想到这些,沈静对季诗兰说道:

  “我们顺着通风管道爬出去,等找到没有monster 的房间就下去,然后打开窗户向外面呼救。”

  季诗兰eyes shined ,赞同道:

  “这个方法好,就按照静姐说的做吧。”

  ……

  两人统一意见后cautiously 的在通风管道中爬行了起来。

  她们能看到,下方各处都有monster 的踪迹。

  一个接一个的同事被生生扯下脑袋,成了无头的尸体!

  刺鼻的血腥味不断涌入她们的鼻腔,冲击着她们的神经。

  “呕——”

  嗅觉和视觉的刺激,让季诗兰差点吐了出来,好在她强行忍住了。

  “你没事吧?”

  沈静小声的问了一句。

  “没、没事。也不知道这些monster 到底是什么东西,too terrifying 了!”

  季诗兰声音有些颤抖。

  深吸了几口气后,她平复了一下呕吐欲,再次跟着沈静爬行了起来。

  好在几分钟后,她们终于找到了一个没有monster 踪迹的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只有两具无头的尸体。

  虽然terrifying ,但与杀人拧头的monster 相比,只能用可爱来形容。

  ……

  沈静和季诗兰one after the other 的跳了下来,进入了这间办公室。

  随后,沈静急不可耐的向窗户冲去。

  只要打开窗户,就能向外界呼救,说不定手机也重新接收到信号。

  她越想越激动,用力飞快的将窗帘和窗户拉开。

  但下一秒,沈静却愣住了。

  她站在窗户前,身体不由微微的发抖,似乎看到了什么无比terrifying 的事物。

  “静姐伱怎么了?窗外有什么不对的吗?”

  见状,季诗兰立刻凑了上去。

  只看了一眼,她就和沈静一样,陷入了无尽的恐惧之中。

  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深邃至极的黑暗!

  她们所处的这栋大楼,好似悬浮在宇宙中的垃圾,成为了一座死寂的孤岛!

  ……

  “这、这impossible !怎么会这样?this world 怎么了?”

  季诗兰面色惨白、双目暴睁。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才那种有daoist 脑袋和假人身体组合而成的monster ,已经足够离奇、足够terrifying 了。

  但和这一幕比起来,只能说是小儿科。

  季诗兰二十几年建立起来的world 观碎了一地,她感觉自己仿佛被一个无比terrifying 的旋涡给吞噬了!

  愣了几秒后,季诗兰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满脸的绝望。

  沈静比这个实习生大了一轮,成熟许多。

  但面对这种情况也是彻底没了主意。

  打,打不过。

  逃,逃不掉。

  至于呼救,外界都disappeared 了还呼救个屁啊?

  “完了!”

  沈静的心中不由浮现出两个字。

  她无力的靠在墙上,缓缓的坐了下去,将头埋在两腿之间。

  这一刻,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家人的形象。

  沈静无比的想念自己的丈夫和女儿,还有年迈的父母。

  这一刻,她多希望丈夫能陪在她身边,给她安慰和力量。

  想着想着,沈静忽然bitterly laughed 。

  “我这想法也太自私了,阿斌要是在这里,岂不是要和我一起死掉?”

  “希望他和妞妞能好好生活下去吧。”

  想到这,泪水不由模糊了她的眼眶,悲痛和恐惧将她吞没。

  谁知就在这时,破门声炸响。

  随后一道熟悉的呼喊传了过来。

  “静静!”

  “静静你别怕,我来救你了!”

  听到这声音,沈静浑身一颤,抬头向门口看去。

  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一个无比熟悉的silhouette 大步向她走来。

  不是李斌还能是谁?

  ……

  这一刻,沈静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濒死前产生了幻觉。

  她擦干泪水,使劲揉了揉眼睛后再次看去。

  门口大步走来两人,一高大一瘦小。

  高大那人,的的确确就是她的丈夫李斌!

  “老公!”

  沈静哭喊一声,扑进了李斌了怀里大哭了起来,敬请释放着压力。

  但她很快就停止了哭泣,抬头looked towards 李斌,担忧的说道:

  “你怎么过来的?这里很危险,有许多杀人的monster !”

  李斌facial expression grave ,拍着她的后背comforted :

  “我知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这时,沈静才发现李斌和平时有些不同。

  他双拳戴着一个古怪的木质拳套,散发出一股森冷的寒意。

  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准备上战场的warrior !

  “你拿着这个,乖乖跟在我身后。”

  不等沈静多想,李斌便将一张道符塞进了她的手里。

  随后李斌又招呼起了季诗兰。

  “那个little girl ,你也跟在我后面,千万别乱跑。”

  “哦。”

  季诗兰答应一声,乖乖的跟了上来。

  虽然不知道these two people 哪来的底气,可眼下她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抓住这最后的一丝希望。

  ……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丰正slightly frowned ,急促的向李斌问道:

  “你想要杀出去?这次可不同于以往!”

  “这里并非只有一两只鬼物,而是与Ghost Domain 融合了,极度危险!”

  “现在还都是些小鬼,但说不定一会儿就从哪蹦出来Ghost King 来!”

  “咱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原地坚守,等待heavenly demon 大人的支援。”

  “也只有他这样伟大的存在,才能解决这个大麻烦了。”

  是的,this time 和先前的行动完全不同。

  以往只是有那么几只鬼物逃了出来,入侵到了主空间。

  但this time ,沈静公司大楼所处的空间竟然与暗位面融合了!

  这已经不是李斌和丰正他们两个伏Fiend 能解决的问题了,必须Su Mu 亲自出马。

  而这一情况,也代表着恐怖复苏正式开启。

  全新时代的大幕,已缓缓拉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