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Several Backers Chapter 438

  第438章 元破天你可敢与我一战

  龙九星念头转动,looked towards 乾强:“挑战可以,但必须要先去镇北Great General 项锋那边报道,我们不能随意乱来,打乱了全盘战局,如果镇北Great General 项锋同意我们才可以行动。”

  乾强自信十足道:“我去帮他杀大元皇朝皇子,取其项上人头,他有什么不同意的,除非他想帮Gan Cheng 遮掩不如我的事实。”

  众人:“……”

  好吧,就当没听到他这话,虽然他们不像Gan Cheng 跟乾震对照之下,已经确诊乾强症状,但大家都很聪明,这么久也发现乾强的问题,也都习惯了如此。

  既然龙九星这么说了,大家也就动力十足的干了起来。

  至于乾强,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去做去吧,只要没危险,那元破天要是真同意了跟他单挑,又不影响人家镇北Great General 的整体战略布局,那他们也无所谓。

  别的先不说,乾强不但晋升就达到Second Rank 入圣,most recently 的进步也是飞速,单轮battle strength 的话,众人中还真没人能跟他相比。

  就算是白铃铛跟小花豹联手,现在也不是乾强的对手。

  接下来几天,众人接连清缴几处沙虫肆虐之地,沙一凡battle strength 方面或许不是太强,但此刻他在rune 一道的手段越来越强。

  在他们清理下,这边沙虫大部分被清缴,小股的就留给其他的人清缴,随后众人赶去北线战场。

  已经进入北线,大元皇朝最新从黄沙之下得到的北沙城外。

  “元破天,可有胆量与我单独一战,Gan Cheng 杀不了你,我乾强来杀,出来与我一战。”北沙城百里外的高空之中,乾强手持Heavenly Thunder Sword ,浑身雷电环绕,声音响彻千里。

  在后方百里外的大秦军用飞艇之上,众人都忍不住looked towards 站在中央,傲视前方的镇北Great General 项锋。

  其实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见到项锋,项锋回京过,甚至在圣宴试炼的时候也出现过。

  以往也是如此,只不过最近several decades 很少有人见过项锋战斗。一般人都以为,他只是sixth rank 或者seventh rank ,谁也didn’t expect ,这位早已经达到了eighth rank 。

  这次与大元皇朝对上,这个秘密才暴露出来。也正是因为有镇北Great General 项锋、永安王李浩宁、Fifth Imperial Uncle 李悦、Gold Jade 侯乾震这四大eighth rank 存在,才镇住了前线高层battle strength 。

  项锋一身铠甲,整个人只有双目、口鼻露在外边,浑身血色铠甲最为醒目震撼。

  众人也都很无语,他们过去本来只是想跟项锋沟通一下,他们最近会在这边参战,谁想到他们还没说其他的,乾强直接上来说帮他杀元破天。

  更让他们意外的是,项锋直接同意了,带着十二艘军用飞艇过来帮他掠阵,这才有了乾强挑战元破天这一幕。

  到了现在,他们还能说什么,只能先跟着看了。

  北沙城中,众将都looked towards 踏步而出的皇子元破天,就连身为eighth rank 的二祭祀察达汗都站在一旁。祭祀在大元皇朝地位很高,曾经甚至有凌驾于皇权之上的时候,但最近千年却完全被皇权压制。

  此刻二祭祀察达汗即便是在皇子面前,以eighth rank Divine Ability powerhouse 的身份,也不敢有任何impudent 。

  “皇子,不用理会他,两国大军交战谁跟他玩那一套江湖……”守城Great General 刚想说话,却看到元破天一步已经跨出。

  那位Great General 后边的话也都吞了回去,甚至有些后悔说前面的话。

  虽然他说的是实情,两国交战,谁来单挑就单挑,那不开玩笑一般么。

  可如今皇子出去迎战了,他就不能那么说了。

  这位Great General 立刻looked towards 二祭祀察达汗:“还请二祭祀小心护住皇子,不能有任何闪失。”

  别看二祭察达汗在元破天面前恭敬有加,但对于这位sixth rank Great General 根本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他们是Primordial Spirit 庙祭祀,九High Priest 任何一位也不比这位Great General 弱,更不要说他跟三祭祀都是eighth rank 存在,上边更有High Priest 坐镇。

  要不是如今大元皇朝大元铁士威势like the sun at high noon ,镇压Eight Desolations Six Directions ,Primordial Spirit 庙祭祀都只能沦为高端battle strength 大手,这些Great General 也配跟他们这么说话。

  曾几何时,这些Great General 跟Imperial court 大臣,见了他们Primordial Spirit 庙祭祀比见了皇帝还要忌惮。

  看到二祭祀察达汗没理会自己,那位Great General 也不以为意,他话说到了,这位要是敢怠慢,那他就是在courting death 。

  元破天手提长刀,凌空拖刀而行,刀在虚空之中拖动,所有人都有一种要将其经过的虚空撕裂之感。

  “乾强,你是Gan Cheng 的younger brother ?”元破天诧异的looked towards 乾强,乾强身上闪烁的雷电力量惊人,sword intent 更是有种breakthrough Heaven and Earth Might 势,比一般的入圣third rank 都丝毫不弱。

  最近他也知道了关于一些乾强的消息,只是didn’t expect 这小子会来挑战自己。

  “你很聪明,不过一样要死,轰……”乾强手中Heavenly Thunder Sword pointed finger towards 元破天。

  元破天:“……”

  有些恍惚,元破天还没弄明白,怎么就给自己来了一句很聪明的评语,自己那么随意的一问,跟很聪明有什么关系吗?

  元破天没跟乾强接触过,自然不会知道太多,他也不会想到,一个能比自己小许多就达到入圣Second Rank 的人,会说无用的话。

  也许,他有别的意思?

  “didn’t expect 乾家竟然能同时出了你们俩,Gan Cheng 很不错,你更不错,不过……”元破天不管对方如何,他信心十足。

  却didn’t expect ,他话还没说完,乾强已经骂道:“what thing are you ,你以为你能在Gan Cheng 手中逃命,就能在我手中逃命么。跟我求饶也没用,说再多废话都免不了意思,受死。”

  元破天:“……”

  此时的元破天就感觉心头憋闷无比,这种郁闷绝对有跟Gan Cheng 时说话有的一比。

  他元破天从来不喜欢废话,一般手上见真章才是他的本色。

  这次只不过看到乾强很不错,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所以他才想说一句,didn’t expect ……

  乾强说完,根本不容元破天再说什么,一剑爆发Power of Thunder ,已经刺向元破天。

  乾强的攻击从来不华丽,就如同他after successfully cultivating it 的苦修剑lineage ,但却足够的强势,快得不可思议。

  剑未到,一道thunder 已经strikes 而出。

  元破天的刀也很狂野,他元破天一路走来,何曾惧怕任何人。入圣之后他也是一路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如今距离fourth rank 也不差多远。

  这乾强再怎样,也不过是Second Rank 而已,想跟他斗,还差的远呢。

  元破天的确强势,两人在虚空中打得无比激烈,渐渐的乾强已经被元破天压制。

  最后乾强搏命一击,换来的是自己重伤,元破天轻伤。

  在元破天要下杀手的时候,镇北Great General 项锋出手了,他出手的同时,早已经准备的二祭祀也同时出手。

  不过他们的手段,就算天才如元破天现在也只能退避,根本impossible 在这种距离下杀了乾强。

  虽然有些遗憾,但元破天还是胜了。

  只不过元破天显然将事情想简单了,沙一凡、龙九星他们开始去做其他任务了,但疗伤之后的乾强再次挑战元破天。

  元破天这次没再理会他,总感觉跟这家伙对话比较让人憋闷生气。

  乾强叫阵,话不多,但却不断叫阵。

  而且天天在对方大阵前叫阵,明明是输的一方,但以乾强一贯的风格,forcibly 弄成了元破天像是不敢接战一般。

  元破天并不会意气用事,但也想杀了这家伙。

  干脆跟二祭祀打好招呼,让二祭祀提前拦阻镇北Great General 项锋,他要杀了这家伙。

  这一战到了关键时候,二祭祀提早出手拦阻镇北Great General 项锋,元破天全力下杀手。

  只不过他显然低估了乾强,虽然乾强脑子想事情的模式跟方式跟正常人不同,但在战斗方面还真有一些水平,而且Heavenly Thunder Sword 的特性跟attribute 也够强。

  Heavenly Thunder Sword 有养剑蕴雷之法,关键时刻爆发,元破天也受伤被震退,this time 彼此伤势差不多,乾强却是迅速退走。

  “merely this ,几天就快追上你了,下次等死吧,Gan Cheng 奈何不了你,我必杀你。”

  乾强大笑着离开,徒留双眼冒火的元破天。

  元破天现在对于Qin Country 这些家伙,以前是两个,现在是三个,真的是要杀之而后快。

  雨晴、Gan Cheng ,现在又要加上一个乾强。虽然这些家伙各有不同,但跟他们遇到了不是厮杀对战上的问题,是会不会被他们气到的问题。

  接下来的日子里,因为想杀乾强,元破天多次出战乾强。

  但乾强的手段也很多,每次都让元破天没能如愿,虽然有几次甚至被重创濒死,但他就如同打不死的小强,一次次的接着挑战。

  关键是,他明明真的不是元破天的对手,虽然偶尔能占些便宜。但元破天大多时候还是压着他打的,元破天可不是一般人,他也是正在Peak 爆发期。

  乾强在战斗中会进步,元破天也一样。

  让不少人疑惑的是,堂堂镇北Great General 项锋,竟然一次次纵容乾强,帮他压阵,帮着他一次次挑战元破天。

  有人觉得这事因为乾震的原因,毕竟现在Gold Jade 侯乾震是eighth rank 的事情早已经天下皆知,项锋看在乾震的面子上支持乾强也说得过去。

  但也有些人觉得不至于,真逼权力跟地位,项锋比乾震只高不低,他堂堂镇北Great General ,手握百万大军,自身是eighth rank ,不至于如此一直陪着一个child 胡闹。

  可这位镇北Great General 就这么做了,而且一次次的配合着,弄得元破天也很是无奈。

  龙九星and the others 早就already not in 这边,去做自己的事了。别说大元皇朝那边的人想不明白,就连龙九星、沙一凡他们也都想不明白,为何这位传说中冷血、铁血的镇北Great General 一反常态,如同保姆一般支持起乾强如此任性。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这位镇北Great General 就这么做了。

  正因为有他的一次次支持,乾强才能不断挑战元破天。

  元破天除第一次接受挑战之外,后边都是想杀掉这个烦人、讨厌的家伙。可惜多次都未能成功,这也让元破天很是恼火。

  就在乾强死盯着元破天,找元破天麻烦的时候,雨晴在Southern Sea Sea Territory 上也闹得动静越来越大。

  不只是他,在雨晴的带动下,也有一些boldness of execution stems from superb skill 的家伙深入Southern Sea 之中。

  因为雨晴通过这一年多的厮杀战斗,搅乱了整个Southern Sea 局势。

  Southern Sea Rain Dragon 妖圣一族虽然强大,但老Rain Dragon 在闭关breakthrough 一直没出来,Rain Dragon 一族虽然有多位Divine Ability powerhouse 出动,还发出悬赏,但结果却没想象中的那么好。

  雨晴比那些常年生活在Southern Sea 的生物更快速的熟悉了这里的一切,很早前她晋升入圣,就接连袭击了几个追杀他的低阶入圣存在。

  她alone ,只要不被Divine Ability powerhouse 中powerful existence 堵住,都能逃走。

  而她逃遁的本领越来越厉害,到目前为止,被她屠了的入圣存在已经有五位,有九座岛屿被她夷平。

  在这一年多的厮杀之中,她也已经达到third rank Peak 。前些时候,一位五阶入圣追杀,都被她逃掉,随后她则去屠了那个五阶海莽一族的岛屿。

  Southern Sea 远离continent ,广阔无垠,九婴妖圣、Rain Dragon 妖圣这些oversee a area ,偶尔汇聚爆发的力量强大。

  到了如今,人们才发现,广阔无垠也代表着有机可乘。

  你势力再强大,也impossible 照顾到每一处,这种岛屿松散的势力,更容易咬一口肉就跑的模式。

  在这个过程中,京城还流传出一份雨晴Southern Sea 杀敌路线跟策略分析。

  从雨晴深入Southern Sea sneak attack 杀死Rain Dragon Holy Son ,到她被追杀躲避,反杀、再逃走breakthrough 反杀。将其收获,将其反Slaughter Path 线都分析了一番。

  总结了许多如何在Southern Sea 生存获得好处杀敌的方案,这也是促使不少人在三十六国被灭之后,开始深入Southern Sea 诸岛的原因。

  毕竟Qin Country 与大元皇朝的前线战场跟三十六国那边不同,一般人根本没资格也没能力去参与那边的战事。

  这还不是最劲爆的,最近爆的消息则是军功榜入圣榜之上,最近突然有了变动。

  原本变动很正常,毕竟现在到处是战事,军功榜一直运行着。

  可最近一年大家都已经习惯一件事,入圣榜前两位是雷打不动的,已经一年了,第一就是Gan Cheng ,第二就是雨晴。

  可经过了一年多时间之后,这一天,雨晴在入圣榜的名单之上突然成第一,超越Gan Cheng 。

  随后根据消息得知,雨晴利用一处海中遗迹,坑杀了一位sixth rank 跟两位五阶,以及四位低阶入圣。当然,据说她自己也冒了很大风险,以身做诱饵,引诱附近追杀她人陷入其中。

  别管用了什么手段,经过一年努力,雨晴终于超过了第一Gan Cheng 。

  不少人为之欢呼,因为早有赌盘开除雨晴会超过Gan Cheng ,但盘口不是很高,因为Gan Cheng 已经一年没了动静。

  有人甚至开出赌盘,赌Gan Cheng 是不是已经死了。

  不过这个赌盘很快就停了下来,开盘的小赌场直接倒闭,原因无他,这个消息无意间传到Third Senior Sister 那了,Third Senior Sister 直接让人去投注三千万两Gan Cheng 活着。

  虽然赔率很小,但三千万两堵住直接逼得那个小赌场关门。

  这个只是以往的插曲,如今雨晴终于超过Gan Cheng ,还是引起了不小波动。

  Southern Sea ,一处水底Cave Mansion 之中,这是一个水底Great Demon King 的Cave Mansion ,如今被雨晴占据。那个Great Demon King 也被雨晴掌控,成为了她的挡箭牌。

  雨晴虽然坑杀了一波人,但她自己也受伤不轻,正在此处疗伤。

  看着军功榜上传来的消息,雨晴并没去在意。

  如今军功榜实时通讯已经能覆盖Southern Sea 这边,可见这一年来军功榜的巨大进步跟变化。而身为Princess 的雨晴,自然拥有不一样的特权,这也是她能在Southern Sea 纵横的原因之一。

  Human Sovereign 并不迂腐、雨晴更不会拒绝这些,有整个Qin Country 的情报体系支撑,她才能更轻松的在Southern Sea 这边折腾下去。

  至于京城或者外边对于她超越Gan Cheng 的种种议论、讨论,她根本没去关心。

  Gan Cheng 一年都没有动静了,她超越的只是一年前的Gan Cheng 战绩,这有什么好值得讨论的。当然,她也不认为自己比Gan Cheng 差,对于他们这些绝世Heaven’s Chosen 来说,早一步晚一步不重要,最终谁能成为Great Expert 才能说明谁更强一些。

  不去理会那些闲杂的消息,雨晴开始看起一份名单来了。

  因为他一个人折腾了一年多,虽然总结出一套loner 如何在Southern Sea 折腾,获取军功杀敌的方案,但她也知道危险逐渐逼近。

  根据消息,Rain Dragon 妖圣就快出关,如果这老Rain Dragon 成就eighth rank ,亲自不惜一切搜寻自己,那她再行动就危险了。

  father 给的那些life-saving method ,对付一般中阶Divine Ability powerhouse 没问题,在eighth rank 面前也有很大危险。

  所以在这之前,她必须做几次major event ,然后想办法离开或者沉寂一段时间。

  这份名单,就是最近暗中潜入Southern Sea 这边,随时能供她调用的力量。

  因为跟大元皇朝战事不断,加上Imperial Father 在Myriad Monsters Forest 那边好像有一些布局,Qin Country 现在可调用的力量捉襟见肘。想到此,雨晴就觉得Imperial Father 不应该纵容Three Great Sects 。

  Divine Sword Sect 、Imperial Sword Sect 、古佛寺这Three Great Influences 一直作壁上观,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他们还敢如此,这就是毒瘤,必须清楚。

  不过她也清楚,Imperial Father 肯定有他的计较。

  如今勉强凑了一些力量给自己,自己还是要好好将这些力量利用好,制造出最大的胜利果实才行。

  Myriad Monsters Forest ,同样困惑的wind and rain 妖圣正站立虚空,望着远处。

  那个方向是Monster Race Saint 地,如今还是共同把持,只不过各自守候着一个方向,不再像是以往,所有一切归大家共同所有。

  “大阴谋、大计划,值得用Fire Dragon Monster Sovereign blood essence 换取的回事什么大阴谋、大计划呢?”

  wind and rain 妖圣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询问。

  只不过这里只有他自己,哦,不对。

  wind and rain 妖圣侧头看了看睡在自己肩膀,如今已经变成一个palm-size 的小象,比小宠物狗还小的Divine Force 妖圣。

  这一刻,wind and rain 妖圣都有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了。

  再怎么说这家伙现在也是接近third rank 的妖圣,进步速度之快就连他都咋舌,但其实这家伙并没做什么。

  innate talent 跟智谋都谈不上多厉害,comprehension ability 他也见识过,也就那样。但他却能神奇的崛起,其实在妖山Divine Force 妖圣身上的巨大变化就让wind and rain 妖圣诧异,所以才留在身边。

  渐渐的孤独的wind and rain 妖圣倒是挺喜欢这个有些憨的little fellow ,因为Divine Force 妖圣总喜欢变成巴掌大的小象趴在自己肩膀上,让他也有种养little baby 的感觉。

  当那日Divine Force 妖圣在混沌鸡子中帮他走出那一步后,wind and rain 妖圣是真正认同了他。

  哪怕这家伙身上依旧有疑点有问题,但wind and rain 妖圣却以不同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情。果然,前几个月这家伙又得到了好处,力量节节暴涨。

  在Divine Force 妖圣闭关结束后,他又研究了一番,依旧没有结果。

  他没询问,只是再次将Divine Force 妖圣待在身边。而Divine Force 妖圣没有丝毫成为妖圣的自觉,依旧变成小象趴在风要生肩膀上。

  Qin Country ,梅玲Mei Family 庄。

  说是Mei Family 的庄园,实际上却是比一个县城都要巨大。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但Mei Family 上下依旧气氛凝重,至少公开没人敢随意嬉闹完了,因为Mei Family 独苗梅玉郎死了。

  而Mei Family 的Heaven Supporting Pillar ,梅玉郎的father 一直在闭关,没人知道他会多久出关,也没人知道他出关后知道此事会怎样暴怒。

  事实上,已经有一些人偷偷逃走。

  因为梅玉郎的father 长眉棍圣对梅玉郎太过溺爱,完全不想一般Aristocratic Family 入圣存在对后辈那般。毕竟入圣存在lifespan 虽然有大限,但跟ordinary person 百年lifespan ,Grade 9 超凡三百年lifespan 比起来,依旧很漫长。

  拥有千载life essence 的入圣存在,因为家族庞大,子孙众多,对于后裔都不算太在意。就算innate talent 出众的后裔出事,也都能冷静處置。

  但Mei Family 不同,長眉棍圣宠溺梅玉郎已经達到了一个极致,想要星星不给月亮,只要能做到的绝对会spare no effort 。

  “轰……”

  Mei Family 庄,突然间一阵轰鸣,所有大阵随之启动,一道Heavenspan Staff 影像是要将苍穹捅破。

  不过大阵随后催动,将这一切都遮掩下来,也将整个Mei Family 庄覆盖其上。

  那些cautiously 了一年多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事情远远比他们想得要严重千百倍。对于只有梅玉郎这一个子嗣的长眉棍圣来说,其他那些女人,家仆、手下,根本都是无用的存在。

  而就在他晋升五阶Divine Ability powerhouse 之时,整个Mei Family 庄也都成了献祭的一部分。

  外界看不出来,内部却已经是血腥无比,Mei Family 庄数千人没有一个活下来的。

  身在大阵中的长眉棍圣两道长眉散发着血腥,也变得血红,他的身上充斥着戾气。他比任何人都更早知道梅玉郎的死去,只是那个时候他没办法做任何事情。

  但梅玉郎的死还是让他心态失衡,本来压制着想breakthrough 之后算账,最终还是失控入魔。

  最终,他为了breakthrough ,将整个Mei Family 庄都彻底refining 。

  “吾儿不死,吾乃Transcendent Saint 存在,谁敢杀吾儿……”

  “玉郎不会死的,敢跟他作对的都要死……”

  “玉郎没事,不要怕,那些胆敢伤害你的人都会不得好死,father 跟你一起杀了他们……”

  “为父说过,who dares to attack 你都要死,你一定会成为Divine Ability powerhouse 的,如今你成了,成了,我们father and son 成了……”

  …………

  此刻的长眉棍圣如疯似魔,神态极其疯狂,不但疯狂,不知不觉他的样子也有了变化。

  原本虽是father and son ,却也只是隐约有些相似,但在他breakthrough 之后样貌却渐渐变得跟梅玉郎越来越相似,變得年轻也变得相似起来。

  唯一还保留有的特征就那血红的长眉。渐渐的,如疯似魔的长眉棍圣,竟然变为了梅玉郎的样子,随后一步踏出,离开此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