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405

  中电集团董事局主席“”丹尼尔·嘉道理”在收到港府通知。

  港灯集团将同粤省核电投资公司,共同投资大亚湾核电站项目,并且向港府发出项目信函后,当即再派人前往内地商谈核电站项目。

  港府无法拒绝符合条例的项目申请,项目信函递交到“经济发展及劳工局”讨论的消息露出。

  当天下午,恒生指数,港灯0006每股暴涨五毛,中电0002每股下跌三毛,国际资本都明白港灯拿下核电站项目下一步就是挺进九龙、新界卖工业电,打破中电、九龙数十年的地区垄断史。

  如果,港灯挑战中电成功,将取代中电最大电力集团的地位。

  这时Zhang Guobin 、武兆楠、大圈彪entire group 已经返回香江。

  中电董事哈里.苏石兰赶赴内地开会,杨禹抽着香烟,喝着茶,给出的答复却是:“对不起,哈里先生,同中国人谈生意请带着诚意来,三番五次的go back on one’s word 不是经商之道。“

  我们内地企业是受商业道德,广核同港灯的合作已经确定。我们impossible 单方面撕毁合同,因为,我们不是英国人。

  哈里.苏石兰坐在沙发上,听完翻译的话,面红耳赤的起身鞠躬道歉:“sorry,sir。“

  若是中华同胞没能力接手核电站项目,中电董事绝impossible 弯腰道歉,这句对不起不是向一个人弯腰,

  是向开始挑战英资的华资道歉。

  当晚,香江著名英资consortium ,嘉道理家族代表,中电主席丹尼尔乘车驶上太平山。

  半山,一座豪宅内,丹尼尔胸前系着勋章,身穿英式西装,杵着绅士杖合胸行礼道:“殿下。”

  爱德华,希思连忙回礼,温言说道:“丹尼尔爵士,中电集团丢失在大亚湾的核电站项目,是在下的决策失误。“

  爱德华,希思指挥所有中英的商业合作中止。

  起目的是想等到政治部调查出结果上次斩首行动的幕后指使,再根据其政治目的作选择,进行下一波政治交锋。

  若中方真有大变动,几次交锋下来,没收投资金一点都不奇怪,到时一切投资变成白送才是血亏?

  如果中方在交锋存在失误,便能大大搏得有利条款,完全控股大亚湾核电站都有戏。

  以静制动,见机行事。

  这是最稳妥的选择,根本算不上失误,可客观来说,香江华资确实抓准机会,一举摘走大亚湾核电站项目,让中电集团七年的努力全打水漂。

  谁跟内地谈的条款,谁让内地买的机组,谁请专家选的址?

  签协议的人却不是他们!

  现实world ,不看你的决策过程,只看决策结果,失败,就是政治嗅觉不行,必须承担错误的责任。

  所以,爱德华,希思面对香江十大英资consortium 之一的代表,半点都不敢托大。

  丹尼尔爵士腰间挂着怀表,戴着眼镜,腰杆笔直的说道:“殿下,商业谈判有胜有败,港灯集团找准机会下注很具勇气。“

  “要知道,中方虽然有核martial skill 术,但是没有核电站的建设经验,港灯集团的豪赌很惊人。this step 在下输的心服口服。”丹尼尔心中肉疼不已,却还是彰显出老道政治经验,面色风轻云淡,丝毫都不像刚丢一座核电站。

  爱德华,希思可是现任港督之子,伦敦王储党的坚定成员。虽然,放在伦敦仅算是三线二代,但是放香江却是实打实的Crown Prince 爷,香江政要、大亨都要称一句“殿下”。

  他想要步入政坛发展,光靠港督资源回祖家是走不高的,所以,便同很多二代一样团结在王储身边博取政治资本,期待王储加冕为王,从而进入上议院,外放任职,最不济也可以分管王室资本。

  让爱德Hua Family 族成为贵族阶级。

  这回他来到香江执行《后主权时代人才培养计划》,on the surface 是替Prince 打理一個王室基金,要把基金投入香江商业中吸血香江,供养王室,私底下还承担培养间谍组织,扶持英方spokesperson 的工作,同时也希望把家族影响力根植在香江。

  因此,他在香江活动频繁,黑白两道,政商两界全都插手,还能借助港督的权力影响政府部门。

  可伴随着华资崛起的开始,港督府权利下降,几次布局都遭遇挫折。

  希思请丹尼尔坐下,出声道:“香江电网还掌握在港府手中,港灯有电也需要电网进行输送,我们可以限制港灯的电进入新界。”

  港灯、中电形成地区性垄断的一大关键,就在于早年完成对电网的区域划分,对方的电力根本不能输过界。

  偏偏大亚湾的电要入港must 走新界的电网,城市电网impossible 重铺一遍,其工程浩大港府都难以完成。

  丹尼尔沉思道:“这个方法值得尝试。“

  “殿下,新界高尔夫球场的事件调查结果如何?”他又问道。

  希思叹一口气:“军情六局一位情报员进入粤省联系线人,昨夜被龙岗派出所抓捕,暂时没有新的进展。“

  丹尼尔面露微笑:“军情六局会继续努力。

  ”en. ”希思答道:“政治部也在香江内进行活动,正在追踪那一天的军队去向,有证据表明对方已经潜逃东南亚。“

  “东南亚方面会进行跟进。”

  这件事情一天不查清楚,一天就有mortal danger 。

  香江是前线!

  已经不再是帝国的后花园了!

  然而,就算面对mortal danger ,身上的任务也要执行下去,否则,类似于大亚湾核电站的事情就会再度上演。

  换一个角度讲,这是损英利中,遂了内地的愿。

  希思警醒道:“我会下令恢复进行跟内地的商业合作。“

  “殿下英明。”

  丹尼尔满意的鞠躬行礼。

  Zhang Guobin 跟内地敲定投资核电站金额,头笔资金很快就打入“粤省核电”账户,号码帮,大圈帮一样调集资金,统一走港灯集团账户走款。目前首笔投资款刚刚到账,先要破土搞基建,没两三年机组都进不了场,谁去想电网的事情啊?

  两地合作的核电项目,没人搞幺蛾子,通电网是理所应当的事。

  你要阻止通电要先问港灯董事局答不答应,再问新界、九龙的业主们答不答应,最后问问内地答不答应!

  这件事情阻力极大根本没人能真正推动,某些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放太阳底下一晒就得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真当香江是老家可以乱玩?

  最近号码帮坐馆逢人就吹号码帮在建核武器,搞得江湖上一阵鸡犬不宁,政治部收到消息专门启动调查程序,得知是内地的核电站项目才作结案。大波豪更是专程找到坐馆,捏着一份不知何处来的老报纸,拍着桌子喊“和义海也要有自己核武器!“

  Zhang Guobin 请马世明来念了一段经,才让大波豪明白核电站跟核武器的区别,大波豪frowned 听了一段,

  最后恍然大悟:“原来和义海也在造核武器。“

  “宾哥,鹰组的brother 摸到些手尾了。”东莞苗推开房门,站在办公室门口。

  Zhang Guobin 正在签署一份文件,闻声抬起头,笑着beckons with the hand :“进来饮茶。“

  他起身绕出办公室,坐到会客区的沙发上,拿出一泡茶叶撕开,手法娴熟的烧水泡茶。

  “gu lu lu 。

  电茶壶滚着沸水。

  热气腾腾。

  东莞苗吸着香烟,吹出口雾,语气毫无情绪:“一周前,鹰组刮到段龙的司机阿古,经过两天的审讯,阿姑交代段龍在开战前常去拜访一个风水Master ,每次都是单独见面,狱里的brothers 也审了审黄金祥,根据黄金祥说的。“

  “段龙一直很信奉一位風水Master 。“

  “遇到什么事都喜欢去找他问一问,我怀疑这个风水Master 有问题。“

  阿古在段龙出事后,马上躲了起来,鹰组日夜蹲点,花了一段时间也才抓到人,黄金祥衰佬一个,山穷水尽,不至于说假话。

  Zhang Guobin 拾起一杯热茶,啪,摆到东莞苗面前。

  “细苗,饮茶先!“

  东莞苗端起茶杯,啜了一口。

  我花钱查了段龙海外账户,近期段龙花了上百万港币看风水,我很想知道哪位Master 这么出名?”Zhang Guobin 浅尝了一口茶,问的with keen interest pleasure 。

  “陈琅!

  东莞苗報出名字。

  “阿豪!”

  “在门口偷听做乜!扮鬼啊?”Zhang Guobin 举着茶杯,抬起目光扫向门外,门楣处一个silhouette 靠着墙,手指扣着雪茄,一口口吸着烟道:“帮你们望风啊。“

  “宾哥!“

  “丢雷老母,以往逛马栏,你每次一望风就有条子来抓人,整条庙街哪位军装不识你大波豪?”

  托你去辦一件事情,把杂志上的风水Master 请来,最有名的那个!”

  李成豪咧嘴said with a smile :“怎么请啊?“

  ”当然是请活的,请死人来做什么!”Zhang Guobin 笑骂一声,李成豪鞠躬答道:“请大佬放心。“

  “一定请个活的。“

  楼底。

  一名马仔拉开车门,俯身道:“Brother Hao ,今天逛哪条街?“

  李成豪钻进车内,朗声说道:“去中环,皇后大道东,我要帮陈Master 算算命。“

  马仔甩上车门,整整西装,对着一行西装保镖loudly shouted :“中环!皇后大道东!Brother Hao 要去取人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