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407

  第408章 黑账

  当Zhang Guobin 从义海大厦回来时,李成豪拿着一份账本进门讲道:“宾哥,李家城几人的账目整理好了。”

  “有关账目金额五千七百万港币。”

  Zhang Guobin 接过账目,翻开查阅。

  李成豪:“陈琅送进内地了。”

  这位风水Master 送进内地低调些,想必也没人敢追进去找麻烦。

  有什么事要用到他。

  叫回来也方便。

  比如作污点证人呢?

  证据总是要捏在手里。

  李成豪sneered :“这本账目涉及到政务司,城建署,劳工局大小十几个部门,上到发展局副局长,下到城建署委员秘书,每一个都来头不小,就那个副局长昨天还在报纸上露面,收的钱,多的有上千万,少的也有一两百万。”

  ”Damn it, 我们打生打死都没这么赚,别人却只要动动手指签字。”李成豪感叹道:“好羡慕。”

  “早知道我也好好读书了。”

  Zhang Guobin 笑着将账目丢在桌上,十指合拢道:“这可不是光靠读书都得的,当然,不读书半点机会都没。”

  “而且五千七百万只是近两年经陈琅的账目,官商勾结背后的利益庞大之巨,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陈琅被送进内地低调了小半年,随后又重操旧业,名气越做越大。

  毕竟是香江曾经最有名的风水Master ,手里不仅有几招绝活,把风水杂志、报刊往桌上一摆。

  各种great character 就慕名而来。

  粤省还有不少人知晓他名字,送进内地哪儿是跑路啊!

  是挺进一個新兴市场,走上人生新Peak 。

  Zhang Guobin 却没空去猜想陈琅的人生际遇,耳朵里听李成豪接话道:“要不要派人去举报他们!”

  “把这些贪官、profiteer 全部捉进去。”李成豪面露狞笑:“我再安排brother 把他们全铲死,他们敢给段龙送银弹,就要做好承受义海怒火的准备。”

  Zhang Guobin 轻笑着摇摇头:“阿豪,你讲的道理是没错啦,可是Boss Li 几位大商人为什么要找中间人送钱,目的就是将自己摘出来,现在把证据递交到廉政公署OK的,廉政公署肯定查,一查就能拉一批官员下马。”

  “那对我们有好处吗?还是换一批官员就不贪啦?要不要你去查查廉政公署?”Zhang Guobin 目光清澈,语气温柔:“Boss Li 那几个人就算被调查,光靠我们手中的账目作证据又不够判罪。”

  “账目上只有陈琅给几人行贿的走账记录,核对只能对上受贿官僚的数,when the time comes Boss Li 害怕,推一两个副总出来顶包,和黄还是那个和黄,长实还是那个长实,根本不会让他们少赚一分钱。”

  这就是资本主义!

  “反倒我们还会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让幕后的洋鬼更加谨慎,不如先把几个人晾一晾啦,找准机会再一击毙命。”

  Zhang Guobin 说的非常轻巧,心思却是缜密,华资阵营与英资一系的恶斗,要懂得囤枪囤弹,有一两发子弹就乱放,出来声音听起来威,真的能打死人吗?

  李成豪似懂非懂的nodded :“一击毙命,一击毙命好啊。”

  “对喽,大佬。”

  “阿龙要请我拍电影,饰新戏里的一个大反派,我已经决定答应他了。”

  Zhang Guobin 表情诧异,丢出一支雪茄。

  阿豪弯腰接住。

  “怎么想要去拍戏?”

  Zhang Guobin 问道。

  大波豪抬起手臂把雪茄送入口中,两个大波被挤成圆球,叼着雪茄道:“我天天待在拳馆里打拳。”

  “不是打沙包,就是打马仔,偶尔天堂和几个红棍会过来陪练,但是他们的拳法都好烂,我好寂寞。”

  Zhang Guobin 挑挑眉头。

  据他所知和义新、和义诚、和义胜几间社团派去宗鹤拳馆陪练的红棍,要么是泰拳、散打出身的恶棍,要么是传统武术的练家子,江湖上都是赛拳王的好手,怎么到李成豪手中变成烂仔了?

  目前,整个和义共有martial arts hall 七间,和义海独占三间。

  义海宗鹤拳馆,义海形意国术馆,义海泰拳馆。

  其余二十三个字号,总计就共有四间拳馆,为和义和咏春馆,和联和Mo Family 拳馆,和义忠洪拳馆,和义新马氏拳馆。

  70年代起香江武术馆就已落寞,武行中人要么转去拍戏,要么混江湖,剩下的转行经商,有名气的赚口饭钱。

  很少字号养的起martial arts hall ,一个字号养三间martial arts hall 独和义海一家,义海打仔名头之响,江湖皆知。

  黑柴当年花费大力气建起形意国术馆,现在想来是胸怀大志,所图不小,Zhang Guobin 一连建起两间martial arts hall ,第一间的功劳就不抢了,第二间泰拳单纯是用来赚钱。

  大批义海打仔自费报名,和义brother 有不少拜入拳霸门下。

  李成豪仅收了波仔田的小儿子,和义福六岁坐馆“Young Master 田”为Disciple 。

  听起来阿豪拳法又有长进?

  “你要去拍戏就去咯。”Zhang Guobin 答道:“拍戏总比去斩人好,记得,拍戏都是同事,不要玩真的。”

  李成豪耸耸肩膀:“那肯定呀。”

  “要赔钱的。”

  Zhang Guobin 问道。

  “对了。”

  “你拍的哪部戏?”

  李成豪chuckled :“阿龙的新戏《警察故事》呀。”

  程龙在经历了《A计划》系列的成功转型后,借着《A计划续》,《五福星系列》一路triumphant progress ,稳坐香江第一动作巨星的位置。

  期间,他并未放弃打进国际市场的决心,在嘉禾投资下赴日本拍摄《伊贺忍法帖》,正在筹备去荷里活拍摄《威龙探长》。

  程龙估计看出香Jiang City 场潜力有限,将来要做真正的巨星,还是得往国际发展,就算几次出海都没有取得亮眼成绩,可其志tenacious 不拔,每有机会都要出海一搏。

  Zhang Guobin 着实被他坚硬的心智触动,果然,真正的巨星必有其过人之处,拍戏敢搏命,经商敢搏钱。

  程龙目前已经成立了一家电影公司,在香江拍戏只接受梦工厂的投资,要出海拍戏却接受嘉禾、Shao Clan 的投资。

  而时间来到1985年后,正是程龙经典电影《警察故事》开拍的时期,梦工厂开年计划中排first 的就是《警察故事》。

  《警察故事》不仅是一部赚大钱的系列电影,更是程龙星途中警察动作片的Great Accomplishment 之作。

  Zhang Guobin 琢磨一下,捏着雪茄,惊讶道:“你不会要演朱滔吧?”

  那个一开场就扑街的垃圾反派。

  李成豪摇摇头:“不是啊。”

  “我演朱滔的侄子朱丹尼。”

  Zhang Guobin brows knit :“你可不能让阿龙加戏!”

  这位大佬带brother 进剧组,难免搞出什么事来,要是影响到电影效果就不好了。

  李成豪却拍拍胸脯:“放心吧,宾哥。”

  “我肯定不让阿龙加戏。”

  ……

  周天。

  晚上。

  斧山道片场。

  李成豪推门落车,一身white 西装,带着数名保镖进入片场。

  程龙拍完两场戏,带着Cheng Family 班,剧组的人员吃完盒饭。

  一大班人正在等新演员到场。

  猛龙特技队负责《警察故事》的特技效果,Captain 罗立贤望见演员到场,连忙起身跑上前欢迎:“Brother Hao 。”

  “Brother Hao !”

  片场的摄像,掌灯,武行。

  人人都起身喊人。

  李成豪挥挥手道:“唔好意思,公司有点事情来晚了,一人一个大红包作歉礼。”

  “四眼杰。”

  “发钱!”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马仔掏出一大叠红包,逢人就递出一份,鞠躬道歉:“唔好意思,请见谅。”

  “请见谅。”

  剧组工作人员接过红包一摸,好家伙,起码一千港币。

  “没事没事。”

  “我们等等是应该的。”

  其实在程龙的剧组里迟到是major event ,迟到十分钟就会被换人,根本不管原因,香江影视圈更是以竞争激烈,吃苦耐劳闻名遐迩。

  程龙拍戏一辈子没迟到过三次,后来,那些耍大牌,讲排场的明星,放现在根本混不下去。

  这时,程龙却是满脸笑意的迎上前,感谢道:“Brother Hao ,many thanks 赏面。”

  李成豪一层层折起西装袖口:“我刚刚路上看过剧本了。”

  “直接开打吧。”

  程龙回头让brother 们铺好海绵垫,再亲口跟李成豪讲解动作,每说完一个动作都要观察一下Brother Hao 的神色。

  确认全部动作都没问题后,程龙带李成豪去化妆,化完妆,李成豪进入片场里,挥手催促道:“快点开打!”

  程龙板正脸,刚摆开姿势又恢复站直,伸手指指,说道:“Brother Hao ,你要不要把手表卸一下?”

  李成豪面露疑惑:“我扮的是一个卖粉佬,卖粉佬戴钻表有什么好稀奇?”

  程龙咽咽口水。

  摆正姿势,挥手击拳,拳风赫赫。

  李成豪大喊道:“来的好!”

  “shua!” 他闪人躲开拳头,猛的threw away 一击飞腿,程龙早有预料,面色不变,就地一滚,二人辗转打了五分钟,李成豪未想到程龙的功夫还真has several points of 料,比寻常红棍好多了。

  他扯开西装拉链,肌肉暴起,一拳挥出:“死差佬!”

  “ka! ”

  场记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连忙拍板喊道。

  程龙假摔在海绵垫上,虚惊一场,双手撑着地板,叫道:“Brother Hao 。”

  李成豪甩甩手:“拍戏嘛,我怎么会打死你?你说我演技怎么样?”

  程龙长吁口气:“演的跟真的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