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409

  

  “好啊,佰年。”黄维朗叼着雪茄,一拍大腿,欣然答应。

  黄佰年立即站起身,绕出沙发座,抬手引路:“维哥,请!”

  黄维朗招手带着一行brother 离开包厢,八九人拥蹙着黄维朗抵达到程龙的位置,黄佰年手中端着一杯威士忌,站在最前方引路,见到程龙递出酒杯,鞠躬说道:“Brother Long ,阿仔,梅姐。”

  “佰年?“程龙目光惊讶,停止划拳的游戏,举起酒杯跟黄佰年碰杯。

  张帼荣,张曼钰,梅艳方几人都把目光转向黄维朗。

  黄维朗entire group tall and strong ,描龙刺凤,黑帮气质浓厚,一看就不是善茬。

  黄佰年碰杯后饮下一口酒,笑着introduced :“这位是黄维朗先生,目前在洪数集团就职,近期正好打算投资一间电影公司,Mister Huang 是Brother Long 的影迷,阿仔,梅姐的歌迷,正巧看见几位在夜总会饮茶,便托我上来打个招呼。”

  “是号码帮的。”

  电影圈内的人多少都对社团势力有所了解。

  程龙,阿仔,梅姐一听洪数集团就知道背景。

  黄维朗带着人挤上前道:“程先生,张先生,梅小姐。”

  他举起酒杯敬道。

  “Mister Huang ,初次见面,多关照。”

  包厢区内的艺人们都全部起身敬酒。

  黄维朗内心顿时得到极大满足,豪爽的举杯将酒饮尽,梅艳方,

  程龙,张帼荣and the others 也很给面子,一人饮下一杯酒。

  能够不得罪社团大佬,无人会主动去找事。

  虽然,明星艺人社会名气比社团大佬高,生活也更加光鲜亮丽,

  但是,得罪社团大佬会引来很多麻烦。

  几个大明星背后自是有资本势力作为支持,可打工仔要惹出麻烦,不出血是impossible 摆平的。

  黄维朗一口酒入肚,面色坨红,挥手说道:“要是几位有档期,我一定请你们拍电影,给你们最高的片酬。”

  “many thanks Mister Huang ,many thanks Mister Huang 。”程龙,张帼荣都很客气。

  黄维朗目光却一直盯着梅艳方,看梅艳方一身玫red 衬衫,衬衫下的white 内衣faintly discernible ,手指夹着香烟的imposing manner 很是出挑。

  论漂亮肯定没有精心打扮,穿着清凉的张曼钰漂亮,可江湖大佬甜美性感的马子天天玩,对打扮独树一帜的“男儿汉”却有一种天生喜欢。

  这倒不是好色。

  只是觉得梅艳方很特殊。

  梅艳方烈火红唇,头发梳起,妆容是中性化带点抚媚,目光对朋友饱含热情,转到外人身上却带些淡淡的冷艳。

  黄佰年觉得打个招呼差不多了。

  以他在圈内的地位识得几個大明星,却不代表是挚交好友,借着程龙几人的面子讨好完Big Boss ,也改同Big Boss 继续去谈投资事宜,可正当他准备开口告辞的时候,夜总会大舞台站上一名歌姬,正好在唱梅艳方新专辑里的《似水流年》,黄维朗情不自禁的说道:“梅小姐,

  有人在台上唱你的歌,这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梅艳方吸上口烟,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歌写出来就是让人唱的。”…

  黄维朗弯腰拾起酒瓶,很讲规矩的倒上一杯酒,举杯邀歌:“梅小姐,我很钟意你的歌,不知是否有幸跟梅小姐合唱一曲?”

  “什么曲都行,梅小姐的歌我都会唱。”黄维朗昂首把酒饮下,表现的非常豪爽,姿态作的很足,没有半点盛气凌人,单纯就像是歌迷遇见偶像。

  梅艳方脸上也露出笑容,举起酒杯,面带微笑的回应:“Mister Huang ,

  唔好意思,近期我正在准备演唱会,因工作需要必须养好嗓子,今夜合唱的机会恐怕没有了,不过Mister Huang 有兴趣的话,when the time comes 来看我的演唱会,我给你送票。”

  梅艳方把酒饮入口中。

  黄维朗面露失望。

  不过,一首歌而已,不唱就不唱,有死不了人。

  黄维朗头马“强威”却见大佬吃瘪,面露不爽,颇为恶毒的咒骂道:

  “几个戏子而已装什么歌唱家,丢雷老母,我大佬请你唱歌是给你面子,香江边个敢扫我们号码帮面子?”黄维朗表情一变,抓着酒杯回手就砸在马仔头上:“bang! ”

  玻璃杯把马仔脑袋打爆。

  马仔惨叫一声,摔在沙发角落。

  黄维朗刚刚扎职红棍不久,正是风头正劲,最讲究面子,威严的时刻,头马敢挑衅威严就会直接被爆头,可爆了头马的脑袋,就必须拿面子拿回来撑场面。

  江湖中人最重面子,有面子才镇得住场子,没面子手底下brother 们都不服气。

  黄维朗拍拍手掌,回首同梅艳方说道:“sorry ,梅小姐,手底下的衰仔们不会讲话,已经替你教育过了。”

  “不过,我brother 们觉得你扫号码帮面子,是不是同我一起台上唱一首歌?”

  “开心一下,就什么事都没啦。”

  黄维朗把话说的很明。

  梅艳方却正是年轻,走红的时候,被人当面骂作戏子,心底怎么可能没火气?

  她果断拒绝道:“唔好意思,Mister Huang ,我现在没心情唱歌。”

  “要同朋友玩游戏了。”

  给台阶都不下!

  黄维朗hearing this 心底就冒出一团火。

  这么不给面?

  号码帮红棍邀一个歌星唱歌被扫面,

  事情传开了。

  江湖人会点样看他?

  黄维朗顿时火冒三丈,沉声骂道:“梅艳方,给脸shameless !”

  程龙连忙上前打圆场:“Mister Huang ,唔好意思,小梅喝多酒,过几天我去KTV开一个包厢专门请几位一起来唱歌。”

  黄佰年也劝阻道:“梅姐,再同Mister Huang 饮一杯,送Mister Huang 回去啦。”

  梅艳方坐回沙发上,一言不发,黄维朗当即shouted loudly :“把她拖起来!”

  两名立即涌上前将人拖出沙发。梅艳方叫着挣扎,却浑然没用,程龙,fire star ,张帼荣,黎强全几人似要出手阻拦,却被一个马仔用枪逼退。

  程龙出声道:“Mister Huang ,给我一个面子,我带了一个礼物放在车里”

  黄维朗冷笑:“给你面子?what thing are you !我就是给张先生面子才没有动你们,我没记错的话,梅艳方是签在华星吧?”…

  “我很想看看邵先生会不会为你出头,妈的!”

  “pa! ”

  next moment 。

  包厢区,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黄维朗甩手掌掴梅艳方。

  梅艳方惨叫一声,唔着脸摔在沙发上,脸颊赫然有个五指鲜明的巴掌印。

  “梅姐!”

  张帼荣连忙上前搂住好友安慰。

  程龙,fire star ,张曼钰在旁看的心惊肉跳。

  江湖大佬就是江湖大佬,一言不合就是甩手掌掴,根本不管你是多大的明星,多红的艺人。

  艺人在他们眼里是什么?

  真就是戏子而已。

  要不是程龙,张曼钰,张帼荣entire group 背后有人撑腰。

  今天,照样会给打了!

  黄维朗尤不解气,指着梅艳方骂道:“出来行,最好认清自己是什么身份,给脸shameless ,小心被人斩死。”

  梅艳方捂着脸沉默不语,黄维朗转身带着人离开,黄佰年跟在黄维朗后头,心头感觉惹上major event 了。

  “古惑仔就是古惑仔,我是出来玩,又不是出来卖,凭什么给古惑仔唱歌?“梅艳方趴在阿仔怀里,终于忍不住哭泣出声,阿仔用纸巾替她拭去眼泪,张曼钰问道:“Brother Long ,怎么办?”

  程龙手足无措,满脸纠结:“阿梅是邵Boss 的人,打了就打了,能怎么办?”如果,梅艳方是梦工厂,亚洲星的人,谅黄维朗这巴掌也不敢扇下来。

  可现在梅艳方成名不久,还未搭上向太的线,将来的好友铜锣湾之虎更是早被斩死。

  真是打了都被白打。

  可程龙觉得这件事情他有责任,纠结片刻,还是很义气的道:“黄维朗是被我带過来的,我打个电话给张先生吧。”

  “这件事情传出去不好听,影响小梅发展,不处理干净手尾,什么时候再被人找上门寻仇都不知道。”

  “fire star 。”

  “电话给我。“程龙伸手喊道。

  fire star 递来一部电话。

  程龙跨过两个人的位置,离开酒桌前往后门打电话。

  梅艳方哭到一半,抹干眼泪。

  “阿仔。”

  “我要打个电话给邵先生。”

  张帼荣nodded 。

  电话接通。

  “邵先生。”

  “我在酒吧被人打了。”梅艳方哭泣道。

  邵毅夫的语气却很冷淡:“你在哪里?我派人去处理一下,以后不要去夜总会乱玩。”

  TVB很快就派旗下华星唱片的副总经理趕到夜总会。

  黄维朗依旧坐在位置上饮酒谈天,见到华星唱片的副总经理,毫不畏惧,挥手请副总经理坐下。

  副总经理递上名片,开始赔礼道歉,对于华星唱片而言怎么用最小的代价解决麻烦最重要。

  梅艳方有没有被打?

  没那么重要。

  梅艳方望着打人者依旧嚣张,公司副总卻低声下气的样子,心里不禁感觉荒谬,可笑。程龙走回包厢区的時候,张帼荣主动问道:“Brother Long ,张先生怎么讲?”

  “张先生没接电话。”程龙面色尴尬:“可能回屋企睡觉了,要等张先生明天回电。”

  虽然,一些明星会有张先生的私人电话,但是,明星电话并不会吵醒张先生睡觉。

  东莞苗只会让他们等回复。

  因为,他们不够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