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410

  “阿梅,公司替你把事情解决好了。”华星副总陈亦如穿着西装,叼着香烟,坐进沙发讲道:“你拂了黄维朗的面子,按照规矩,摆几桌和头酒还一场面子就行,黄维朗背后可是号码帮,这时候就不要讲什么面子了。”

  “把麻烦事先摆平,好好工作,不要再去惹江湖大佬,公司能帮你一次,impossible 次次都帮你。”陈亦如举止斯文,脸上却有很多痘坑,坑坑洼洼。

  黄维朗entire group 已经买单离开夜总会。

  程龙在旁松出口气:“事情总算解决了。”

  梅艳方握着拳头,submit to humiliation 。

  她现在还不是那位香江的女儿,就算名气不小,专辑大卖,但华星对她的处理impossible 超过商业范畴。

  像这样具有潜力的歌星华星旗下不少,每年出道的新秀很多可以培养,有什么理由为一个艺人大动干戈?

  邵毅夫作为最标准的商人,已经很少使用江湖上的影响力,倒不是“银弹”砸不死人,而是账目不划算。

  陈亦如望她一眼,掏出钱包叫来服务员买单,然后,转身离开夜总会回屋企休息,梅艳方要发展就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程龙走近前拍拍梅姐的肩膀:“唔要太难过,饮杯酒先啦。”

  “many thanks 你,Brother Long 。”梅艳方举起酒杯,二人轻轻碰杯。

  程龙said with a smile :“谢我做乜野?”

  “many thanks 你,刚刚想找人替我出头。”梅艳方说道。

  程龙喝下口酒,摸摸大鼻子,很是sorry 道:“这不是没找来吗?”

  “能有一个愿意帮你出头的朋友很难得,你有心,我就很开怀了。”

  梅艳方一口将酒饮下。

  人就是这样子的,不遇见事不会思考,遇见事情之后,心里想会更多。梦工厂。

  艺人公寓。

  Zhang Guobin 赤膊躺在一口浴缸内,岔开双腿,手臂夹着香烟套拉着,

  姿势非常放松,面色透露出一股舒爽。

  之姐穿着一件white 绸缎睡袍,跪在浴缸旁,slender jade hand 戴着手套,

  轻轻搓揉他的脑袋。

  王菹贤坐在浴缸另一角,手掌拍打水花,调试着温度。

  Zhang Guobin 大头,小头都正在洗澡。

  哪儿有空管外边的事。

  咋了。

  你们要去夜总会放松,放松,还不让他在家里跟女朋友们洗个澡啊?

  谁规定只能有一個女友了?

  那时,程龙也可以选择打电话给李成豪,可是程龙深知李成豪的性格,张先生没开口同意的事情,Brother Hao 绝对不会乱做。

  打电话找李成豪得到的一定只有拒绝,李成豪可不是三言两语,

  讲个朋友情谊说帮人出头的大佬,能让Brother Hao 掏枪的唯有社团、brother 。

  公司艺人?

  不过是打工仔罢了。

  够厉害的打工仔可以联系上Boss ,却联系不上Boss 的下属,私下托人又等于是私人恩怨,要摆平一个号码帮红棍。

  得花多少银纸。

  请多威风的江湖大佬?

  明星艺人们承担不起,该挨巴掌就挨巴掌吧,对于江湖人而言,

  艺人可以是艺术家,是明星,是富豪,但绝对impossible 是偶像。

  戏子是个蔑称。

  打工人确很真实。

  江湖中人可不爱打工,怎么会把打工人当偶像呢?

  second day 。

  早上。和记大厦。

  Zhang Guobin 乘车刚刚进入地库,正打算乘电梯上楼的时候,却望见一个久违的小肥佬站在电梯门口。

  CB杂志总编,娱乐业第一狗仔“猪皮”,系着white 领带,身穿灰色西装,正站在电梯门口把钢板门作镜子照。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把小梳子,很是风骚的梳着头发,每梳一下都要调整角度。

  Zhang Guobin 走到他背后,发现他没有察觉,很是好笑的跺了一脚。

  “啊?”

  猪皮吓一大跳,转身望见Big Boss 和八名保镖正站在面前,手忙脚乱的收起梳子叫道:“张先生,早上好!”

  “猪皮,来公司找我啊?“Zhang Guobin 手指夹着一支雪茄,上下审视着他。

  和记大厦有一个CB杂志的办公室,可一般不会有人上班,猪皮更是常年待在杂志社,一大早来和记大厦肯定有事。

  果然,猪皮拉开公文包,拿出一份文稿,出声说道:“Big Boss ,昨天狗仔拍到一个八卦新闻,涉及到Brother Long 的朋友。”

  “因为Brother Long 也在场,我要拿来给您过目一下。”

  CB杂志可以拍全港明星的八卦。

  毕竟,狗仔杂志嘛。

  就是靠拍八卦卖,不让拍,销量肯定下滑。

  包括梦工厂明星的八卦消息,照样是能拍,能发的,反正,杂志销售的钱都流入Big Boss 手中,再加上某些明星还需要八卦杂志保持热度,八卦杂志算是对公司明星的一种收益开发,梦工厂明星还不会起诉名誉权。

  不过,CB杂志有一个unwritten rules ,梦工厂艺人的八卦消息要交由总编把关,一线艺人的八卦消息要交给张先生审核,正在跟梦工厂合作拍片的明星艺人,八卦消息是绝对不能发的。

  这种拍到的八卦消息,虽然,不关程龙的事,但是程龙也在场,

  猪皮拿捏不准,只好亲自来找Big Boss 询问。

  Zhang Guobin 接过文件,走进电梯,保镖进入电梯,按下楼层键。

  猪皮连忙迈步跟上。Zhang Guobin 看完简短的消息,面色惊讶:“梅艳方被打了?”

  “对啊。”

  “号码帮黄维朗动的手。”猪皮答道。

  Zhang Guobin 合上文件,很无所谓的讲道:“打就打吧,梅艳方是华星唱片的人,关我们乜事?”

  虽然,TVB,华星唱片,嘉禾公司的艺人都有加入艺人总会,但是,艺人总会是一个商业性工会,里面的人是员工来着,又不是洪门brother 。

  反而,黄维朗是号码帮的红棍,打人专打华星小梅,对程龙,张帼荣等旗下艺人秋毫无犯。

  号码帮还是和义海的友好社团,号码帮坐馆加钱武可是他好朋友。

  怎么看,他都应该站在黄维朗这边!

  要是明天黄维朗出门被人打黑枪,他说不定还要让和义brother 帮号码帮刮人,丢雷老母,这件事怎么彻头彻尾站在反派阵营?

  Zhang Guobin 把文件还给猪皮道:“你爱报就报吧,反正梅艳方又不帮我们赚钱,不过,看在阿龙的面子上,你征求一下阿龙的意见,要是阿龙帮梅艳方讲话,这件事情就不要报了。”

  猪皮接过文件,心领神会:“知道了,Big Boss 。”

  “对了,阿仔同梅艳方是好友,你也打一个电话同他说。”

  这两棵摇钱树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Zhang Guobin 合拢西装,迈出电梯,撂下一句话:“今天发型不错,很靓仔。”

  猪皮连忙鞠躬:“谢谢Big Boss !”

  Zhang Guobin 摸清自身是反派阵营之后,很干脆的选择摘出事情,两不偏帮。

  这样他才算是个好人。

  猪皮送走Big Boss ,留在电梯里回到地库,地库里信号不好,开车驶到公路上,打电话给杂志社主编:“猪油渣,你带猪耳朵分别去找程龙,阿仔,把狗仔拍到的消息跟他们说,问他们要怎么辦。”

  这个消息是个大新闻,早一天发,晚一天发,效果都会很劲爆。

  猪油渣接起办公室里的电话,转身拎起猪耳朵肥耳,loudly shouted :“Boss 叫你出门干活!”

  “听不见乜?”

  猪耳朵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甜,感觉耳朵吃痛,连忙起身:“吼什么吼,猪油渣!”

  CB杂志的人很快把消息通知到阿仔,程龙耳中,二人看见杂志狗仔手中握有现场照片,当即就找来梅艳方商议对策。

  现场照片里有黄维朗掌掴梅艳方的现场照,巴掌贴着脸,真发出去就毁了梅艳方的星途。

  梅艳方将会从香江的女儿,成为笑柄,将来还真的能成就一代巨星吗?

  這两天,梅艳方没有外出工作,留在家里养伤,偶有出门都戴着面巾,鸭舌帽。

  程龙,张帼荣便驱車来到梅艳方在中环公寓,三人坐在屋内,梅艳方神色憔悴,心气受到沉重打击,程龙先行道歉:“唔好意思,阿梅,可能狗仔最近一直在盯着我。”

  “是在盯着我。”梅艳方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你们有Big Boss 关照,CB杂志几时发过你们的丑闻?上回你去马栏差点被警察捉,从三楼跳下来狗仔都没报,还有专门律师去摆平,

  怎么可能是在拍你。”

  程龙面色讪讪,颇为羞愧:“下次不去马栏了。”

  张帼荣面色含笑,夹着支香烟,轻声:“没關系,CB杂志是张先生的产业,幸好张先生关照我们,这个新闻是不会发出去的。”

  梅艳方叹道:“this world 人情最难还了。”

  “张先生的照片可以毁了我,却没有,我该拿什么回报张先生?”

  程龙,张帼荣陷入沉思。

  程龙suggested :“请猪皮过来聊聊吧。”

  历史上,本身只配给大明星端茶倒水的杂志小编,摇身一变也成为明星艺人的坐上宾了。

  下午,猪皮开着一辆皇冠车来到梅艳方的公寓。

  “张先生做好事从来不需要报答的,因为,张先生就是个好人。”猪皮手中端着茶杯,神态和煦的说道:“如果你must 报答张先生的话,

  请不要用身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