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413

  东莞苗眯起眼睛,谨慎的问道:“是不是派几个brother 查一查?”

  Zhang Guobin 笑着把照片丢在桌面,畅said with a smile :“查乜嘢呀?邵先生是商界泰斗,敢做敢担,查到现在就够了,再查下去就是不给邵先生面子,帮我约邵先生直接出来聊聊就得。”

  “我知道了,宾哥。”东莞苗张口答应。

  商业竞争抓住机会很重要,上佳的机会摆在面前,不去咬两块肉下来,简直是浪费天赐良机。

  邵毅夫在办公室内收到秘书报告,面露疑惑的说道:“Zhang Guobin 亲自约我去饮茶聊天?”

  “这不寻常啊。”

  正常商业的互相往来,两个Big Boss 没必要碰面,派手下的人去执行就好。

  比如,梅艳方的官司还在打着,双方各有大状收钱办事,Big Boss 根本不会过问,Zhang Guobin 现在约他见面颇有一种wind and rain 欲来的感觉。

  他抬头向秘书问道:“莉娜,这两天华星唱片还有什么事发生吗?”

  莉娜细思片刻,答道:“华星唱片的副总下午突然离岗,有人目击是被不明人士在街头带走。”

  “那就是真有事情了!”邵毅夫嗅觉敏锐,顿觉不妙,捏着钢笔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很可能是梅艳方的事情,一群衰仔做事真是没风度,明天饮茶在哪里?”

  “旺角有骨气。”

  “那是和义海的地头啊!”邵毅夫当即感觉来者不善,继续追问道:“有没有说who 到场?”

  “张先生和Mister Li ,苗先生都会以义海集团总裁,副总裁,总裁助理的身份到场。”秘书讲道。

  邵毅夫却语气焦急,咒骂道:“这哪是什么总裁班,明明是和义海的坐馆大爷到场,摆明车马的江湖讲数。”

  “我看陈奕如性命不保了。”邵毅夫扯扯领带,心烦意乱的道:“你去调查一下陈奕如怎么操作的?”

  邵毅夫确实没有暗示陈奕如使用过界的手段做事,但却明示整个华星唱片想方设法要留下梅艳方,至少要拖垮梅艳方星途,否则,整個管理层都会受到问责。

  这当中法律手段是肯定会上,但是否会用过火的操作方式,全看管理层的决策,可当邵逸夫收到暗花事件的消息时,却怒不可遏,揉出一团纸丢进垃圾桶,破口大骂:“一群没前途的衰仔。”

  “邵先生,现在怎么做?”一名助理问道:“是不是联系一下和义和的天堂做说客?”

  曾经,邵毅夫是和胜和的Big Boss ,跟号码帮,新记也关系良好。

  考虑到跟号码帮许久没合作,新机又跟和义海不对头,干脆请和义和是最好的办法。Zhang Guobin 多少是要给和义和一点面子的,说客重要的并非是实力,而是人情,天堂最合适。

  邵毅夫却气急道:“你也不看看Zhang Guobin 点名叫谁上场!”

  “若是Zhang Guobin 一个人,或者带上苗义顺都还好。”

  “他叫了李成豪!”

  “大波豪啊!”

  男助理穿着西装,打了个冷颤。

  “Zhang Guobin 叫上李成豪一起讲数,那就是做好办事的准备,现在江湖上边个不知义海元帅大波豪的名?九龙皇帝账下的油尖旺霸王。”邵毅夫紧咬牙关,嘶声说道:“这回Zhang Guobin 抓住机会,怕是想要一口吞下我的Shao Clan 影业,不然,你believing or not 大波豪就会拿枪顶我的头。”

  “大,大…大波霸…..”男助理牙关打颤。

  人的名,树的影。

  Brother Hao 的波。

  邵毅夫可还不甘心放弃Shao Clan 影业。

  毕竟,Shao Clan 电影的辉煌。

  是他一生的荣耀。

  就算Shao Clan 影业已经走向衰弱,同梦工厂,嘉禾、新艺成的竞争中处于垫底地位,就连永盛近期都拿出几部卖座佳片。

  偏偏Shao Clan 影业还困顿在牢笼当中,追不上新派电影潮流,迟早将走向历史上被变卖的利益。

  但,邵毅夫眼下肯定不准备首卖Shao Clan 电影,更不肯以极低的价格贱卖,那可不是贱电视公司。

  是贱他那个“邵”字!

  他完全无法接受!

  至于为什么是Shao Clan 电影,而不是TVB,Shao Clan 院线?以Zhang Guobin 的性格真可能lion’s big mouth ,能捞多少捞多少。

  邵毅夫相信这一波Zhang Guobin 绝不是冲他命来的,而是冲他“财”来的。

  Zhang Guobin God of Wealth 的称号,江湖烂仔们听见会以为他有钱,商界大佬们却深知这代表他爱钱!

  真铁了心要做掉他,可不会提前约他饮茶。

  Shao Clan 电影是邵毅夫的底线,连电影公司都不想抛,更别说院线,TVB了。

  港府impossible 允许有一个Big Boss 拿两个Wireless Electronics 视拍照。

  太拽了。

  “这回我恐怕要大出血。”邵毅夫拿起一支雪茄,助理问道:“爵士,那这件事需不需要通知港府。”

  邵毅夫在1974年获英女王颁发CBE勋衔,1977年获英女王二世conferred as 下级勋位爵士,成为香港娱乐业获“爵士”衔头的Number One Person 。

  在港府内部有一定影响力。

  而作为上沪移民派的代表,其左右逢缘的能力,远远比李家城娴熟,如今早已搭上内地的关系,面对危机时却灵机一动,捏着雪茄道:“马上替我备车!”

  “我要去找银都机构的柳先生。”

  “hmph! ”

  “出血也不出给伱Zhang Guobin ,你想阴我?别做梦了!我们是一家人!”邵毅夫脚步急匆匆的离开办公室,抽着雪茄钻进一辆劳斯莱斯。

  以前Zhang Guobin 可以捐五千万港币买平安。

  他怎么不行?

  别逼急了我。

  逼急了人人都是慈善家!

  我邵毅夫也不是软柿子,你说捏就捏的!

  当晚,香江著名大商人邵毅夫先生要以名下基金捐献内地教育事业的急电,连夜传讯到内地教育部,初步敲定了一个教育基金捐献计划,主要以捐献教学楼,图书馆,建设基金的方式支持教育发展,至少每年捐献五千万港币。

  second day ,旺角,有骨气restaurant 。

  Zhang Guobin 穿着black 西装,抬手请邵先生入座,开口便说道:“邵先生,商业上的事按照商场的规矩办,我本来是不应该请您到有骨气走一遭的。”

  restaurant 大门早已被封起,三十名身穿西装,戴着耳麦,腰间配枪的刑paternal male cousin 把守内外。

  邵毅夫一身民国风的老式西服,手里抓着一根绅士杖,踩着皮鞋First Rank 阶登上茶楼。

  Zhang Guobin 望着他孤身赴宴,无惧三十支短狗的雄风,心头也不禁暗赞一声:“好气魄!”

  真是不减当年。

  “可是你公司有人犯了江湖规矩,做事做过界,就需要找邵先生讨个说法了。”他又坐。

  邵毅夫坐在椅子上,信手holding a tea cup ,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的饮下口茶,沏着碗盖,道:“张先生,我公司门下有人犯了规矩,拿命来抵,还抵不上吗?”

  Zhang Guobin 背贴着椅子,手掌撑着桌,面色冷峻:“他抵他的,你算你的,要是人人都派手下阴我,我都放过他Boss 。”

  “邵先生,我有几条命来做慈善啊?”

  邵毅夫放下茶盏,said solemnly :“张先生安安稳稳坐在这里,我公司的人可是真没命了。”

  “他的命,你可以報警。”Zhang Guobin 坦然道:“警察会办事,该抓人抓人,该入狱入狱,出来行,要认命。”

  “我的brother 总不至于袭警吧?”Zhang Guobin 话锋一转,逼迫道:“但是你!不能不清帐!否则我Zhang Guobin 的面子放哪里!和义brother 们点会服我?”

  “你不要说这件事情同你无关,我怀疑就是你指示的!”

  李成豪坐在旁边,挑着牙签,面露狞色:“邵爵士,我大佬让我尊敬你一点,可是我有点忍不住。”

  “嗙!”

  他一拍桌面站起身,掏出腰间的枪,指向前方:“唆使门人,挑拨洪门brother 情谊,其罪可诛!”

  邵爵士breathed deeply ,轻轻用手拨开李成豪的枪口,calmly said :“张先生,舞刀弄枪伤和气,开一个价吧!”

  “好胆氣!”Zhang Guobin 大赞道:“阿豪,开个价给邵先生!”

  “一条龙风光大葬,包元宝蜡烛六万六,邵先生有想法吗?”李成豪咬着牙签道。

  邵爵士望向Zhang Guobin :“张先生,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那我开个价。”

  Zhang Guobin 举起茶杯,饮口热茶漱漱口,出声道:“一张船票两千三,送你去南洋。”

  言下之意,就是要吃下邵毅夫的全部产业。

  邵毅夫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张先生真是好会谈判,要吃下我在香江的全部产业,不知张先生账户上的钱够不够数?”

  “就算我卖你,你钱也要够数,否则多少Big Boss 跟你抢,恶虎也难挡群狼呀。”

  Zhang Guobin coldly snorted ,抛出真实目的:“梦工厂需要一条自己的院线。”

  “我觉得Shao Clan 院线就很不错。”

  邵毅夫大笑:“hahaha ,张先生空口白牙就要拿一条院线,Shao Clan 院线在香江可是有三十七间电影院。”

  “我胃口向来不错。”Zhang Guobin 低头捞一筷子干炒牛河。

  邵毅夫坦诚道:“我没管教好下屬,确实有责任,既然张先生亲自找上门来,我愿意以和为贵,和气生财,取消梅艳Young Lady Feng 的官司,奉上梅小姐所有音乐版权作赔罪。”

  “张先生以为如何?”

  李成豪扯扯嘴,扭头把牙签吐在地上,回头道:“邵爵士,你当我们是叫花子啊?”

  Zhang Guobin 却眉头一蹙,沉声命令:“阿豪,放下枪。”

  “邵先生肯定還有话要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