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415

  唱片公司。

  Zhang Guobin 一身black 西装,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望向录影棚里的一代歌后。

  梅艳方正在录制专辑《坏女孩》,当中同名主打歌由林振强填词,罗迪编曲,C.Dore/J.Littman作曲,一共收录11首歌曲,第二主打歌《梦伴》传唱率更高,21世纪照样耳熟能详,红透网络,数次被人改编翻唱。

  这张专辑由粤语歌坛Master “黎晓田”操刀。

  在华星唱片发行时,首周就拿下八白金销量,三个月专辑销量破72万张,打破香港乐坛销售纪录,同名主打歌荣获1985年香港十大劲歌金曲。

  黎晓田是张帼荣的恩师。

  在张帼荣回巢亚洲星后,就跟亚洲星合作很多,聘来操刀《坏女孩》给钱就行。

  梅艳方则是一个创作意愿很强烈的歌手,具有不错的音乐嗅觉,换挡公司并不会影响其音乐质量,特别是新公司给钱,给资源的情况。

  Zhang Guobin 听完一曲《梦伴》,抬手轻轻鼓掌,梅艳方关掉话筒,面带微笑,走出录音室打招呼道:“张先生,Mister Li 。”

  “梅小姐,歌曲编排的很优美。”Zhang Guobin 举止斯文,面色文雅的夸赞:“我相信新专一定会大卖香江。”

  黎晓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笑着插话道:“张先生,亚洲星在内地,东南亚都有发售渠道,本港盗版碟片少到稀奇,平均销售数量都高过其它公司,阿梅的专辑肯定会大卖。”

  梅艳方鞠躬行礼道:“many thanks 张先生支持。”

  香江音乐碟片的盗版商经过几次打击,目前已经很不活跃,也有烂仔悄摸摸的开小作坊,但多以盗版华星、宝丽金、台岛飞碟、滚石等,亚洲星唱片是盗版率最低的唱片,旗下歌星自然就稳胜华星等公司一头,华星一些公司也在打击盗版行动中获利,专辑销售量较以往有攀升,但肯定追不上有社团招牌罩的亚洲星。

  目前,香江唱片销量纪录保持者是阿仔的《Leslie》。

  “往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太客气,对了,我中午跟邵先生约出来饮了两杯茶,邵先生答应让你退出华星唱片,顺便把《心债》,《scarlet 梅艳方》,《梅艳方》三张专辑的版权拿回来。”Zhang Guobin 接过一杯水,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听闻你在华星还有一些行礼没有收拾,那就收拾好行李和和气气的搬进华星唱片吧。”

  “真搅出什么官司风波对你形象也不好。”

  梅艳方面露惊讶:“张先生,伱让邵先生让出三张专辑的版权了?”

  就连黎晓田都眼神震惊,心想张先生该不会玩出人命了吧!

  娱乐圈的最知道邵先生性格,TVB吸血合同榨干几多人,不肯续约的抵抗者要么冷藏,要么封杀,就连“华仔”在历史都被TVB封杀过,原因就是不肯续约,亚视的合约虽然也很严厉,但某些地方还是作出让步的。

  Zhang Guobin 观他们一脸惊吓的表情,连忙甩锅:“别误会,我什么事都没干,主要是Brother Hao 的名头比较响。”

  他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梅艳方把目光转向李成豪,李成豪咂巴着嘴道:“让他就让,不用枪爆他头就算给面,香江边个敢动和义海的招牌?”

  “many thanks Mister Li 。”梅艳方真诚的感激道。

  对于一名歌手而言,过档离巢是常事。

  名下音乐专辑握在两家公司手里却很伤。

  一是无法在商演的时候唱曾经成名曲,二是不够歌曲进行演唱会,本身华星就有打算近一两年为梅艳方在红馆举行首次個人演唱会的计划,一场演唱会歌手拿十几万出场费,公司赚个fifty-sixty 万不成问题,连续十几场连唱下来就是几百万的收入,谁听了不心动?

  梅艳方前两年发行三张专辑,加上再发第四张专辑就正好够歌开演唱会,人气也达到一定程度,如果前三张专辑还握在华星手里,光靠一张专辑歌曲根本撑不起演唱会连唱,单唱一场也没得赚。

  所以,邵毅夫让出梅艳方三张版权不仅是让出艺人,还是让出一笔庞大的利益,以前对梅艳方的投资培养都等同被Zhang Guobin 摘桃子了。毕竟,梅艳方在华星度过是新人期,正打算开演唱会人就换公司了。

  Zhang Guobin 给内地捐的钱更不会白捐,“Zhang Guobin 楼”一盖连带着国宾啤酒,国宾建筑都会有红利可吃,光是国宾啤酒一项就能有不少涨幅,大学生可是内地啤酒消耗的主力军。

  李成豪挠挠头,嗡声道:“谢我作乜?”

  Zhang Guobin 走出录影棚,坐进休息区,手指叼起一根雪茄:“阿梅,听闻华星年底打算帮你申请红馆演唱会?”

  “这张专辑发完就开始筹备红馆吧!”Zhang Guobin 干脆的向亚洲星总监讲道:“华星能给阿梅的,亚洲星一样能给!”

  “我会跟进申请的。”亚洲星总监奉上杯茶,恭敬的讲道,能赚的钱亚洲星肯定不会放过。

  “咦?”

  Zhang Guobin 捧起茶杯,观阿梅肩膀处有一块淤青,连忙问道:“阿梅,身体受伤了?”

  “给谁打的!”

  梅艳方把手不自觉搭在肩膀上,眼神瞥向大波豪,大波豪面无表情的望着她。

  梅艳方said with a smile :“昨天收拾房间被木板砸到一下,没事的张生。”

  要是梅艳方加入亚洲星还会被人殴打。

  那和义海肯定要撑她。

  不过,既然梅艳方都讲没事,Zhang Guobin 也懒得多管闲事,拳头印好明显的,她要说是被木板砸的就是被木板砸的喽。

  “阿豪,我先回公司。”Zhang Guobin 站起身说道。

  李成豪连忙道:“宾哥,我送你。”

  “不用,和记大厦就in the vicinity 。”Zhang Guobin 甩甩手,带人离开亚洲星,回到和记大厦。

  李成豪离开前,特意说道:“阿梅,many thanks 晒。”

  “要是宾哥知道我揍你,肯定要拉我一起去打拳,我可不想被人揍。”

  李成豪穿着white 西装,抬手挠挠后脑勺,啪嗒,胸前一颗纽扣蹦开。

  梅艳方婉儿said with a smile :“Mister Li ,客气了。”

  “要不要帮你缝补一下。”她用手指指李成豪的衣衫,李成豪却得意的一笑,拉起里面的拉链,夸耀道:“我西装也是刘培基设计,里面的拉链好棒,根本用不着补纽扣。”

  梅艳方男儿汉的气质只是舞台设计,表演艺术,实则是一个向往贤妻良母生活的寻常女子。

  自幼艰苦的生活,也养成一手好的女红功夫,常常会帮好友缝补衣服,还会参与舞台服装的设计。

  补一个西装纽扣都用不了two minutes ,望见李成豪得意的面孔,着实有些开怀:“Mister Li 这么有想法,不做设计师是服装界损失。”

  李成豪拱手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认真的道:“有空来油麻地拳馆找我,下次再继续打拳,我先去巡街了。”

  “Mister Li ,慢点行。”

  Zhang Guobin 回到和记大厦,却见到武兆楠抽着雪茄,守在办公室门口。

  “武哥。”

  “揾我乜事?”

  Zhang Guobin stride proudly ahead 。

  武兆楠站起身,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指着他骂道:“好你个阿宾,又瞒着我偷偷捐钱,要不是我正好在内地考察新工厂,真要被你给瞒过去了。”

  “武哥,你這话我听不明呀。”Zhang Guobin said with a smile :“我捐钱为乜要瞒着你啊?”

  “我又不是去抢钱。”

  武兆楠火气熄灭不少,笑吟吟的道:“不过你也别想甩下我。”

  “我已经答应跟彪哥联系過。”

  “以后有国宾楼的地方,就有我捐的操场,阿彪捐的器材。虽然我们不似你一样叫作God of Wealth ,但是该掏的腰带一文钱will not 少。”

  Zhang Guobin 拍拍武兆楠的肩膀。

  “进去饮茶啦,加钱哥。”

  银都办公室。

  柳文彦收到内地传讯过来的捐款资料,满脸写着unfathomable mystery :“怎么每次义海集团捐钱,洪数集团都要跟上一笔。”

  “这回还加上大圈帮了。”

  “把慈善事业当作赌注,一个个往上加码啊?”这令人发笑的攀比心!

  不过,香江能够带动其余港商捐款的人没有一个,霍先生算是最巴闭的一个,张先生却在社团企业中拥有奇怪的号召力。

  这种号召力产生的价值,是其他港商捐钱都比不上的。

  Zhang Guobin 叫人喊来耀哥,让耀哥跟进了一下对慈善捐赠的事宜,马世明则带着一份文件来到办公室,举手轻敲办公室门:“BOSS,关于港灯投资核电站的事情有突发情况。”

  “核电站项目出问题了?”

  Zhang Guobin 面色意外,光是内地方面的决心就impossible 让核电站出事,核电站内地可是持有最大股份,港灯电费是直接结算给内地的。

  马世明摇头否认,近前递上一份文件夹,语气严肃:“电力协会打算召开会议,打算禁止港灯接入新界电网的工程,理由是会影响到新界工厂的用电安全。”

  “丢雷老母,怎么各行各业都些协会可以跳出来搅鬼啊?香江真是一大群鬼…..”Zhang Guobin 望见馬世明面色正經,一本严肃的样子,改口道:“ghost spirit essence monster 的靓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