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416

  马世明一身灰色high level 西装,推推silver 眼镜,refined in manner 的讲道:“那请问张先生想怎样对付这些靓仔?”

  “香江政府用行业协会插手商业事务不是one or two times 了。”Zhang Guobin 喝着咖啡,靠着沙发皮椅,认真的道:“给予行业协会制定公约守则权利,再控制着行业协会,便等于是下放港府一定的管理权。”

  “正常国家肯定不会如此,不过对即将回归的殖民地而言,这种操作就很合理了。”正常政府肯定会紧抓立法权,唯有殖民政府,末代政府会不一样,下放权力的目的归根结底是为利益。

  香港开埠的时候怎么没有行业协会?70年代各类行业协会就开始成立,80年代雨后春笋般冒出来,90年代逐渐扩大权力,00年代开始疯狂搅事。

  把时间线拉长看很多怪事的答应就呼之欲出,大英的殖民地统治艺术久经考验啊。

  “当然,这在欧美嘴里叫作民主。”Zhang Guobin 耸耸肩膀,打趣着讲道:“可他们在国内一点都不民主!”

  “BOSS,这是艺术。”马世明said with a smile 。

  Zhang Guobin pondered then said :“打翻电力协会是impossible 的,特别是电力协会对我们也有益处,虽然,这时候限制了我们发展,但是,同时进行着对港灯的保护,毕竟,电力协会起码保证让香江仅有两家电力集团。”

  港灯方面不需要直接在新界铺设电网,但是要铺设几条管道把大亚湾的电接过来,通过新界电网再输入中环。

  大亚湾核电站搞基建的时候,港灯也要做好配合工程,但相比大亚湾而言工程量很小。

  马世明脑海里想起一句中华谚语:“Big Boss ,你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啊。”

  Zhang Guobin 用屁股都能想出来电力协会的阴招是来自中电集团,电力行业全港就一家竞争对手,根本不用去想敌人是谁。

  而港灯成为华资为主体的企业,不代表没有英资的存在,某种情形上讲,大亚湾项目也是为港灯系鬼佬争取到利益了。

  港灯的一大批鬼佬股东肯定要支持到底,反正在香江做生意躲不过鬼佬,就像鬼佬开政府必须用华人,那就把鬼佬们利用起来喽。

  他称之为“鬼打鬼”。

  跟洋大班管洋行是一个道理,关键是分得清主次,镇得住洋鬼。

  Zhang Guobin 手指戴着金戒,指间夹着支雪茄,用打火机点燃,深吸一口,said with a smile :“NONONO,this move 叫我丢雷老母,你玩你的,我干我的,等伱开完会,我输电管道都接好了。”

  “when the time comes 能不能接电,往哪里输电你可就管不了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作为一座城市市民要有主人翁精神,想做什么事情要你管吗?跟鬼佬的脚步走迟早入圈套,做生意要有自己的战略节奏。

  马世明颇有所得的赞同道:“张先生眼光独到,我马上去联系港灯董事局,让董事局按照要求来做。”

  “尽量拖延输电讨论会的进程。”

  Zhang Guobin 挥挥手里的雪茄,带起一片烟雾,甩手道:“你去忙吧。”

  “goodbye,boss。”马世明退出办公室。

  Zhang Guobin 拿起桌前的一台big brother 大,抽出天线,滴滴哒,拨出一串号码。

  “宾哥。”

  Tsim Sha Tsui 。

  一处工地。

  地主哥戴着黄色安全帽,身穿西装,踩着皮鞋,带着几名班主正在巡视建筑工地。

  他拿起big brother 大,跺跺脚下的泥,嗓门极大。

  毫不掩盖土Boss 气质。

  Zhang Guobin 听着电话里有工地的搅拌机声,知道地主不是在做工,就是在做事,干脆的说道:“地主,你让建筑公司的陆志辉来公司见我。”

  “知道了。”

  “宾哥。”

  地主答应一声,挂断电话,疑惑的扭头问道:“班主雄。”

  “公司有个叫陆志辉的吗?”

  班主是国宾建筑负责联络施工班主的总头,业内俗称总包,是和义海堂口的一名草鞋,熟识同国宾建筑合作的各个班主。

  班主雄道:“大佬。”

  “新界有個大班主就叫陆志辉。”

  “陆太公的孙子辈。”

  地主稀奇的喊道:“叫他去找宾哥吧。”

  “这个后生仔走大运了。”

  班主雄答应道:“好,我马上联络他。”

  每个班主都有负责的工地,固定承包的区域,工程。

  国宾建筑在香江开工,不可避免会承包新界工程,新界又是陆氏的地盘,很自然要跟陆氏产生合作。

  陆志辉上次出狱后,获得太公支持,开始单独负责一块建筑生意,成为陆氏年轻一辈最出位的挑梁人。

  陆志辉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新界一块工地抹墙灰,听见张先生要见他连忙跳下木制人字梯,把抹平铲丢进框里,衣服都来不及换就驱车赶到和记大厦,一套工装,满身白灰走进大厦电梯,惹得很多租户公司的白领频频回眸。

  而他却在一众惊讶的目光下直达52层办公室,在秘书带领下进入办公室,面色忐忑的讲道:“张先生,你找我?”

  Zhang Guobin 正站在落地窗一角看风景,听闻声音转头望见一双明亮的眼眸,当即看出youngster 心底的激动。

  他笑着beckons with the hand :“过来聊聊。”

  陆志辉走近两步,sorry 的讲道:“唔好意思呀,张生,来的匆忙没有换衣服,站着聊天不会弄脏沙发。”

  black 的真皮沙发线条设计大气,看得出是价格昂贵的大牌货。Zhang Guobin 坐在沙发上却毫不在乎泡起茶:“沙发就是用来坐的,大家都是youngster ,站着讲话要高过我吗?”

  陆志辉咧咧嘴连忙坐下,心底就算挨骂,却也觉得喜滋滋,特别是能喝上一口张先生亲自泡的茶。

  “哒。”Zhang Guobin 用木夹把茶杯放在陆志辉面前,出声说道:“上一回你被捉进荔枝角,我也没空亲自去探望你,正好最近义海的工程公司全部统一管理,地主的公司也并进国宾建筑,我偶然听他提起你,便叫你过来聊一聊。”

  “幸苦你了。”

  陆志辉双手端着茶杯,谨慎小心的饮下口茶,忙道:“不幸苦呀,张生,大家都是出来打工都是为揾水。”

  “张生开的价格够厚道了。”

  集团行业公司合并运营,其实是一件优化组织构架的好事,将来可以统一拆分上市。

  当香江房价再度起飞的时候,工程公司一样会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

  地主and the others 的公司则折算成股份。

  Zhang Guobin 是最大股东。

  地主则任国宾建筑总工程师。

  “嗯。”

  Zhang Guobin nodded :“新界那里最近开发的怎么样?”

  陆志辉pondered then said :“几条去口岸的公路扩宽了一些,高楼也多了几座,不过,黄土路同以往一样多,九龙几间工厂说要搬到新界,说了一年多屁股都还没挪,除了义海的啤酒厂扩大规模,就只有新记的食品厂在扩大规模了。”

  “只是…..食品厂转给新记接手后,原本的大佬李育天身亡,现在转交给杜连顺在管,很多乡民们加班都没有加班费了。”

  “好在工钱还是按时发。”陆志辉斟酌着道:“乡民们的要求不多,反正只要工钱按时发就得,但肯定没有和义做东主的时候强。”

  Zhang Guobin 喝着茶,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新界发展不起来是有很多原因的,比如新界的工业电价跟九龙、中环相差无几,新界交通又没九龙便利,唯一的优势就是地价便宜,可偏偏是踩在新界居民头顶上剥削利益。”

  陆志辉当即就支持道:“要拆新界乡民的田、楼,要平新界的山,港府有不肯给新界补贴,凭什么!”

  Zhang Guobin nodded 认可:“但从商业的角度上来讲,要吸引产業发展必须要有地区优势,不创造点地区优势怎么吸引工厂搬迁?搬迁工厂可是要花银纸的。”

  历史上,新界就是牺牲掉乡民的田地,屋企,让渡利益最终成爲香江工业区。站在环保去看,工业区污染很大,不是什么好事,可对于贫困地区而言工业就是经济命脉,成为工业区之後才能人人吃得饱饭。

  新界乡民望着九龙越做越旺,几个区的差距越大越大,心里不知多焦急,没办法啊!

  香江政府也需要产业迁移,最终一拍即合,而大部分产业转移其实也都在大亚湾核电站建成之后的事,因为有大亚湾核电站作电力供应,新界工业区的电价终于打下来了。

  Zhang Guobin 觉得港府拦着大亚湾给新界通电,无异于是拦住新界同胞的未来,必须如实相告,让新界乡民作出选择。

  陆志辉年轻干练,思维敏捷,一下就觉得有戏,当即就问道:“张先生是Big Boss ,对新界未来的发展一定很有见解。我觉得问港督都比不上问您,请问是不是有指教呀?”

  “指教不敢当,只是我觉得先把新界电价压下来会对新界居民有大利好。”Zhang Guobin 饮着热茶说道。

  陆志辉看过报纸知道张生就是港灯的最大股東,当即心头一跳:“张先生,你要支持新界发展吗?”

  “我一直都是支持新界乡民发展的,不过发展还须自身努力,我在内地投资了一座核电站有意要为新界输电,降低新界电价,不过好像有点问题,目前只能在中环输电了。”Zhang Guobin 叹气道:“中环能便宜不少。”